走正、走好这最后的时刻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七日】前一段时间,我地区出现了新一轮的抄家、绑架等迫害。恶警在同修A家里抄出了新做的师父各地讲法等书,逼问甲同修这些书是哪来的,谁给你的,并动手打了甲同修。

一开始,甲同修并没有说,恶警见甲同修不说,就审问她丈夫(常人)。平时甲同修所做的一切事都不让丈夫知道,她丈夫什么都不知道,但恶警骗她丈夫说,如果你能说出来别人,就放了你妻子回家。她丈夫知道邻居家有个老太太炼功,妻子经常去她家,东西一定是在她家拿来的,他就要说出邻居的老同修。同修甲见丈夫要说,便着急了,正念也不足了,想老同修七十多岁了,并不精進,根本无法承受这件事情,就开始想谁能承受的了呢?她认为同修乙这么多年看守所、劳教所都呆过,而且正念很足,为了丈夫不说出老年同修,便把乙同修说了出来,恶警又追问乙同修在哪来的书,因为乙同修不具备做书的条件,她便把一切都推到了丙同修身上,丙同修去年已被迫害致死了。后来她被放回家。

由这件事,我想起了在二零零一年的时候,我刚从劳教所回家不久,由于同修的不慎,我被绑架,当时恶警在我家抄出了新印的《转法轮》、经文、粘贴、新讲法等。那时恶警非常嚣张,审问我两天两夜,当时我刚从劳教所回来,什么都跟不上,对发正念也认识不清,就在心里反复背正法口诀,恶警见我不说,就装作要送我去劳教的样子。我当时就想就是脱掉这张人皮也不能去劳教所,更不能出卖任何同修,但也没想要回家,当时认为恶警在我家抄走那么多东西,根本不可能放我回家,当时头脑中就一念,宁愿扔了这张人皮,也不能出卖同修,更不能去劳教所。

恶警对我实在没办法了,就逼骗我丈夫,如果你说出你妻子和谁来往就放你妻子回家。我丈夫也是什么都不知道,但他认识经常去我家的协调同修,他当时就要说,幸好我妹妹在他跟前,我妹妹尚未修炼,但支持大法,我妹妹就用脚狠狠踩了我丈夫一下,我丈夫不知什么原因便没敢说。也许是我实在不想让同修再遭受迫害的心,师父帮我,没让我丈夫说出来,同时外面的同修在给我发正念,整体都配合的挺好,两天后就让我回家了。我当时感激师父的心情无以言表。

对这两件事,我想说的是,我地区还有一部份同修家庭环境没开创出来,就什么事都不能让家里人知道,特别是有的同修家属还很抵触大法,有时当着同修的面就说,你看你们炼法轮功的某某,说不上哪天,我就把他整進去(意思是被抓起来)。我媳妇没事还好,要有啥事,我把你们这些人(指他认识的同修)都送進去,等等。每次给这样的同修送周刊、资料都很费劲,得找机会,等没人了才能把东西拿出来,有时得很长时间找不到机会,时间长了她丈夫也知道谁给她媳妇送周刊等东西。

我想我们都是修炼人,都应该为别人着想,自己家环境不好,是否应该自己出来拿周刊(只是指个别极少数同修),不要在家里等,或者定好在什么时间、地点准时去取。这样可节约同修的时间。同修的时间都很紧,同时也是对同修负责,对整体负责。

还有的同修认为自己的丈夫、孩子都支持大法,便毫无顾忌,一点都不背着家里的人,使家里常人什么都知道,东西到处放,有时常人来了都能看见,我认为这是不注意安全的表现,毕竟邪恶还存在,这不是说没有正念,在关键的时候,修炼人也有把握不好的时候,你怎么敢担保不修炼的常人在什么情况下都能做好呢?

另外,为什么要发生以上的例子,我们看到、听到的能是偶然的吗?第三者看见不都要找一找自己,更何况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呢?师父还讲过“怀大志而拘小节”的法。在邪恶还没有完全解体之前,我们绝不能掉以轻心。

我们做什么事,首先都要为别人着想,为同修负责,为整体负责,更为了众生不造业,我们不要怕麻烦,怕费事,看似小事,不注意。往往事情就出在不注意上,不是指责,只是提醒大家。我们这么多年惨痛的教训还少吗?我们走到今天应该更成熟、更理智、更智慧的做好三件事,走正、走好这最后的时刻。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