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党九年来对梁云英老人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八日】梁云英,河南石油勘探局精蜡厂工人,九六年喜得法轮大法,原来一身疾病,通过学法炼功之后身心健康,更重要的是明白了人生的真谛,就努力的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一个好人,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黑云翻滚,共产邪党江泽民集团控制媒体造谣、诬蔑、诬陷师父和大法,动用国家机器对一群善良无辜的修炼人进行了残酷血腥的镇压。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八年这九年来,为讲明真相,揭露邪党的恶行,梁云英老人被邪党非法迫害、监视、关押、拘留、判刑达七次之多,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五日才由家人从监狱接回。

下面是梁云英老人诉述她亲身遭受的迫害。老人表示,将邪党对的迫害经历公布于众,是为了让人明辨是非,透过对她一个年老妇女的迫害经历看清共产邪党的罪行,认清恶党,抛弃邪党,正确对待法轮功,选择一个光明美好的未来。


一、被骗到南阳市唐河县非法拘留一个月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和共产邪党开始镇压法轮功,当时我就明白法轮功教人做好人,对社会、对国家、对人民百利而无一害,师父是清白的,我信师信法。电视上说的全是诬蔑,当时我天真的认为是政府听信了下面的别有用心的人的蒙骗才作出的镇压决定,于是我就和同修们一起去北京反映情况,以盼政府人员明白真相,不要铸成大错,及时纠正这一错误决定;可却遭到河南石油勘探局精蜡厂单位邪党领导的训斥恐吓。儿子被非法拘留,我一天三遍被叫到小区治安室签到,象对待犯人一样的被看管。

只因为我知道法轮功不是电视上说的那样,想让政府实事求是的对待大法,对待这一群善良的修炼人,难道错了吗?迫害我的单位责任人是:河南石油勘探局精蜡厂党委书记柳景清,保卫科长马成福。

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只因以一个公民的责任去向自己国家的政府反映实际情况,怎么就象被对待犯人一样的没有自由了呢?所以到二零零零年底的时候,我和同修认为做好人没有错,我们不应该是被管制的对象,不应该天天去签到。对此我们向单位反映后他们不但不听,保卫科长还到我家大吵大闹,并从此变本加厉派人到我家骚扰、监视,经常晚上12点还要来人把我叫起来,看到我在家了才罢休。

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被他们这么折腾还不算,河南石油勘探局公安局田某和精蜡厂副科长吕超把我骗到公安局,然后把我送到河南省南阳市唐河县的拘留所非法拘留一个月。我回来后老伴告诉我是交了钱才放我回来的,这一次是因为申诉不签到被非法拘留的。

这一次迫害我的单位是:河南石油勘探局公安局,“六一零”,精蜡厂,精蜡厂保卫科和唐河县拘留所。

二、被劫持到南阳市“洗脑班”非法关押二十多天

二零零一年八月,南阳市公安局、“六一零”办的所谓“转化班”,把南阳市各县、市、企业炼法轮功的“重点人物”集中到南阳市办班,强制人从精神上、思想上接受邪党宣传,妄图使修炼人放弃信仰。就为这,河南石油勘探局、“六一零”二十多人当着小区居民的面,在光天化日之下没有任何缘由强行把我劫持到南阳非法关押。

这一次的迫害单位是:南阳市公安局,南阳市“六一零”,河南石油勘探局公安局,“六一零”,国保大队,精蜡厂及精蜡厂保卫科。

三、讲明真相被非法拘留一个月

受到这一系列的迫害后我在思考: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反而受到疯狂的镇压,我一个六十多岁的人,只为炼功做好人竟无端的一次次的被非法拘禁迫害,在中国大陆难道这是我一个人、一个单位、一个地区的问题吗?不是!这是这个邪党历次整人的一贯做法,是历史上为维护邪党统治,不惜采用所有卑鄙手段制造人间悲剧的又一次重演;而这次对法轮功修炼团体的镇压最荒谬、最残酷、最血腥、也最有欺骗性、迷惑性、煽动性和仇恨性。我为了让人们明白是非,救度世人,我就走出去讲真相,张贴真相资料,被发现后,恶警们二零零一年十月三十日来我家抄家,并把我送到唐河县拘留所非法拘留一个月。

这次迫害我的单位是:河南石油勘探局公安局,唐河县拘留所。

四、我被邪党非法劫持到南阳政法干校迫害

上次他们是当着小区居民的面迫害我,二零零二年八月份这一次他们改变手法趁我去买菜的路上将我劫持到南阳政法干校迫害,逼迫我放弃信仰。他们为了转化我,用尽各种卑鄙手法:1、用手铐铐我,用装衣服的包带勒我的脖子,并在地上划两个脚印让我站在那里不动,稍微移动就拳打脚踢,嘴里还骂着:“打死你就送火葬场”。2、用污秽的语言辱骂,等等。

这一次单位派去做所谓“转化”我们的人都得了重感冒,只有我没有得,一起去看管我的干部孙冬梅就奇怪的问我为什么没感冒,我就给她讲大法的美好,修大法身体健康没有病,孙冬梅马上变脸又叫又骂:“我代表共产党整你,看是共产党厉害、还是法轮功厉害!”宣传科长孙同才说:“我们就是要利用这形势,看是共产党能救你、还是法轮功能救你。”还有一个年轻人也边打边说:“看你年纪大,打你是轻的,回家问问你儿子,我们是咋整他的。”(我儿子因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

我只为做好人,只为讲真相,只为说实话,并且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却要受到如此迫害,他们还标榜是转化我,他们想把我转化到哪里呢?这次迫害我的单位是:南阳市公安局,“六一零”,河南石油勘探局公安局,精蜡厂。

五、被非法劫持到南阳第一看守所迫害

二零零三年我和另一同修一起去买菜,走在街上听到一个卖菜的人说法轮功的坏话,我就上去好言劝阻,并讲明真相,被当地不明真相的人举报,派出所把我送到南阳市第一看守所(尚庄)非法拘留十个月,并勒索我家五千元钱,于二零零四年五月才放我回家。

南阳市第一看守所是邪党在南阳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这里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被辱骂、被毒打,由于我不配合邪恶,他们就给我戴死刑犯才戴的镣铐三次,第一次15天,第二次十二天,第三次十天。还有的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三十六岁的樊艳丽就是一例。

七、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零五年八月,我在河南石油勘探局文体中心附近讲真相,被公安局非法抄家,并又把我送到南阳市第一看守所,被邪党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五年八月至二零零七年二月我被关在南阳市第一看守所,二零零七年二月七日我被送到新乡女子监狱迫害,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五日家人把我接回。

新乡女子监狱11区非法关押大法弟子一百多名,邪党监狱的人员用尽卑鄙无耻的手段对其进行迫害:

1、疲劳战术。他们把我放到一个极其邪恶的排房,一天到晚由几个人轮流给我念所谓批判法轮功的文章和学习材料,诬蔑师父和大法,不让我出门也不让我解手。

2、关小号。小号是一个两平方米的黑屋子,一般刑事犯不服管教才关小号七天或十五天,而我因不放弃信仰被关长达三个月。小号内每天早上从五点到晚上十点用小喇叭播放诬蔑大法的邪恶言论,晚上还把我的一只手锁在床头上。

3、坐老虎凳。在小号我背法、炼功,说真善忍好,他们就找刑事犯来打我,先后叫我坐老虎凳三十次,恶警还说监狱不叫说真善忍,我们吃共产党的饭,就有权整你。在新乡监狱期间我身上被打的伤没有断过。

4、威逼利诱。他们硬的不行就来软的,轮番找人给我谈话,要我在“保证书”上签字,说他们有“转化”指标,不然他们没法给上边交代等等。最后他们感到实在没有办法了,于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五日才让家人将我接回。

在监狱迫害我的人有:监区长李霞,监狱长姓侯,队长一个姓黄,一个姓董,恶警童国荣,干事一个姓王,一个姓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