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的路上奋起直追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一、得法

我是得法刚满一年的新学员,二零零七年的十二月初我们全家有幸得法,一起走入修炼。过去误在别的法门中十多年,修的不是正法,深受其害,几乎到了倾家荡产的地步。担任教师的工作照理说应该是经济条件不差的,但当时的环境简直是外人无法想象的艰难。

然而我们生命中的春天与阳光,也就在去年的寒冬来临了!在因缘机会的安排下,有一位店家的老板将大法介绍给我们,幸运的是我们夫妻两人与十一岁的儿子同时得法,生命从此沐浴在师尊洪大的慈悲中。原本受牵连负债一千多万,也在尚未听完师父九天班讲法时,奇迹般的解决了。

得法之初,见师父照片,仿佛见到多年未见的亲人般,经常激动的泪流满面,心中呼唤着:「师父呀!弟子找您找的好苦呀!」多年来等待得法这一刻不知等了多久,虚耗了多少生命与时间,心里不免问:为何我们被安排得法这么晚?直到学了师父的这段讲法:“其实没有啥遗憾的,你们得的也不容易。你们知道的是现在偶然间好象别人告诉你,法得到了。那是埋藏在你心底的,就象那个电的插头一样,一下子碰到了就通了电了。”(《在加拿大法会上讲法》)之后才悟到:朝闻道,夕可死。今日有幸得法,怎能再错过这千万年不遇的机缘。

开始炼功时,因为自己的业力大,吃了不少苦;炼「头顶抱轮」时,两只手臂简直失去了知觉一般又酸又麻,苦不堪言。当时开天目的儿子说:「妈妈,我看到你刚才炼功时,头顶不断有黑色的物质往出冒。小腹上还有个白白的法轮在不停的转着。」我的泪水不禁流了下来。师父呀!谢谢您!您开始管我啦,您承认我是您的弟子啦!由此,我增加了炼功的信心,我是修炼人吃这点苦算什么!好不容易得法了,我一定要坚定的修下去。

开始在家里炼功,不知道哪儿有炼功点,后来发现自己任教的学校原来就是炼功点,同修在那儿炼功已经长达七、八年了,心中暗自叹息!原来得法机缘近在咫尺,多年来居然一次次的擦身而过。

二、努力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得法后,如饥似渴的读着师父各地的讲法,却是越读越着急,心中充满着紧迫感。正法的進程已到了尾声,对于得法未满一年的新学员来说,如何能同时赶上个人修炼,及做好正法时期师父要我们做好的三件事?我一刻也不想再蹉跎。然而学法未深,甚至连「真相」是什么都还搞不清楚,更别说走出去讲真相证实法了。

通过学法,明白了什么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责任;我们来在这个世上的目地就是助师正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完成史前洪愿。虽然在法理上理解的不深,但也急切的想做好师父对大法弟子的要求。

也许是师父看到了弟子这一颗心,给了许多机会让我们参与许多项目。我更新了家中的电脑,请同修帮忙装上网路、电话传真等讲真相的工具,我家的小同修也会善用电脑这个法器,帮忙申请讲真相用的帐号,每天监看是否完善正常。偶而异常还能悟到对电脑发正念清除干扰。

七月份的华盛DC法会活动,有三天的时间在中领馆前发正念,我家小同修说:「我刚才发正念时,把(另外空间)对面邪党中领馆炸掉了。」是呀,大法小弟子的正念威力惊人。纪念碑前烛光悼念会,在悲壮的《普度》、《济世》大法音乐中,我静静的告诉自己,一定要奋勇精進,努力尽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剑潭交流会上,被遣返的台湾同修呼吁香港讲真相非常需要台湾同修的支援,他们说:「过了这个村没有那个店!也许下一次就不再有需要到香港讲真相的机会了。」我听后,内心非常触动,此时不去更待何时?我们不就具备所有最「方便」的条件吗?

赶紧办签证,四天后我们到红勘车站参与讲真相,迎来一批批等待救度的大陆众生,没有时间怀疑自己身为新学员救人的能力。救人的心到位了,师父就给了我们机会。

一些老学员常常惊讶的说:哇!你们才得法几个月就知道参与讲真相了?嗯!难道正法進程为了等我们会慢慢悠悠的吗?师父在二零零一、二零零二年就已经告诉我们正法已到最后的最后了。而我们却迟至二零零七年十二月才得法,你知道要担的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可是要师父认定的,现在不做好三件事,不走出来证实法,难道要等法正人间之后再去悔恨莫及,痛悔自己不知精進吗?

多次学法时体悟到师父洪大的慈悲,佛恩的浩荡。在大法网站上看到大陆同修们置个人生死于度外、出生入死的在严峻的环境中讲清真相、劝三退救众生。可歌可泣的正气,令人动容。

师父呀!当您的弟子,我感到责任无比的重大。深感在台湾的大法弟子,生活条件既宽松又安逸,还常常为了自己不愿去的执著心找理由、找借口,死死不放弃人心;想想我们是多么的汗颜。

三、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得法前,我的争斗心很强,听不得半句冤枉话,眼睛里揉不得半点沙子,做事也是雷厉风行;被常人认为是光明磊落的人。自己经常为有这样的性格沾沾自喜,认为很好,能力很强。学大法后,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对照自己,真是无地自容,在常人这个大染缸中被污染的如此严重,还认为自己很不错。

得法后生了欢喜心,认为自己修大法了,了不起了,高于常人。开始远离同事也懒的理会常人的一切。在邪党官员来台期间,一个星期三上班日,早上五点到炼功点炼功时,听同修提起要到新竹科学园区和平表达停止迫害诉求。当下决定把当天的课调开请假参加;并以不真实的理由推掉了和同事下午的聚餐(这位好友多次诚心邀约但都被我借口推辞)。暗自认为自己参加大法活动不落人后,做事明快,懂的抓住机会。

没想到,第二天,这位好友告诉我,当天晚上电视报导中,看到了有关竹科地区法轮功活动的报导,质问我是否因为去参加了大法的活动,而编造理由欺骗了她。

当时我惭愧的无地自容,当场泪流满面,一边流泪一边对照大法开始向内找,我错了!大法教我说真话、做真事,身为大法弟子,不但没有用高标准来要求自己,还用谎言伤害了别人,把常人往外推。好友一番话让我悟到,修大法一定要扎扎实实的才是真修!师父要我修口,不说不真实的话,就算是在做好事上也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此后必定对照大法,要求自己当一个真修弟子。

四、修大法,亲人因此受益

父亲在九月初因高血压痼疾而经历了长达十三个小时的高风险手术,可谓经历了一次生死关。开刀前我告诉他诚心的念「法轮大法好」。也同时警醒着自己修炼人是无所求的,不能执著于亲情。父亲在呼吸器拔除后,诚心的念诵「法轮大法好」。

奇迹出现了,父亲告诉我,在四天加护病房的痛苦复原中,有人替他放着音乐(后来才知道是《普度》、《济世》大法音乐)并在他手术伤口上轻轻的按摩着,让他减轻了伤口的剧烈痛楚。九天之后,当相同病例的病人还需靠着轮椅无法自主行动的时候,父亲却神奇的复原出院了!迅速复原的程度令医生简直难以置信!经历一场生死的七十四岁老人,若不是大法的神迹,是不可能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恢复的如此神速的。

休养期间,跟父亲讲真相,将大法介绍给他,教他炼功。当听完了师父的九天讲法后。开刀未满一个月,已经可以开着车子满街跑了。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之处,令我的亲人们惊叹不已。

现在父亲也开始读《转法轮》,虽然尚未实修,但他明白是师父救了他,延长来的生命是让他学法的。而我心里对师父说:感谢师父,我将更加精進。

五、比学比修,共同精進

全家一起得法,深感这个机缘实在太难得了。同修也经常羡慕的表示我们一家的福报真大!虽然明白家庭生活就是我们的修炼环境,一家大小同修却经常处在矛盾中,意识到是考验,要找出自己的执著心,提高心性。然而管小孩也常发火,没有把自己当成炼功人。说来惭愧,有时看到儿子不能自动的炼功学法,无法学好自己的功课,甚至于还经常被学校老师罚写作业,那么难听的话就骂上了:「你到底还要不要修呀?」「师父的小弟子很多,看你带修不修的,哪象个修炼人?」

就这样带着自己强烈的执著心来看待家中的小同修,却忘了小同修也是师父的弟子,修炼人处处都得与人为善,应该也要用对待同修的角度来善待他才对。

慈悲的师父把我们一家人从业力滚滚的地狱中捞起,替我们洗净满身的业力,让我们从今以后可以堂堂正正的修炼,走上师父为我们安排的人生道路。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明白自己还有太多太多的执著应该修去,还有太多太多的不足,有待提升。唯有在修炼的路上奋起直追,才不负师尊的慈悲救度。

身为新学员,感谢师父给予我机会让我发表我极浅的一点体悟,有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八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