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锤之后的新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之前,我一直都是以法轮功之友的身份,陪着太太孩子参加大法的活动,万万没想到今天会是以这样的方式再走進大法,来报告心得体会,内心真的是感触万千。也希望能给目前仍在带修不修、犹豫不决的同修们一点小小的启示;修炼这条路,永远都有着让你意料之外的事。

当初与大法擦身而过

二零零零年经由同事的介绍下,读过《转法轮》,在当时觉的这本书里面所讲的事都是前所未闻,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整夜通读完一遍,其间也跑了两三次厕所拉肚子,读完后,只觉的真是神奇啊;但这是真的吗?这本书也就被我搁在床头。

之后又偶而看到《北美巡回讲法》里面的片断句子,在没有整体的阅读与理解,只看到片断文章的情形下,当时我的感觉是对大法打上一个大问号?之后,就忙着常人的事,在职场中忙碌的追逐著名与利,《转法轮》这本书也就被我束之高阁。

二零零一年太太在岳母的介绍下得法,虽然她们也希望我能一起加入修炼,因已有既定的想法,不管她们用各种方式邀请,我都认为,这和“宗教信仰”一样,人人都有选择的权利,一直敬谢不敏。

妻子殷殷劝谏 自己悟性低在大法门外徘徊

此时,我看待法轮功的态度是,这功法看起来还不错,真善忍的理念我也认同,也有很多神奇的故事,但请不要叫我读法、炼功讲真相,我尊重每个人的信仰选择,但我也希望能保有自己选择「信仰」的权利,但说穿了,骨子里其实是更割舍不下那些嗜好与执著,还有种种的家庭生活娱乐。

看着太太每天一大早就要起床,不分寒暑外出炼功,我心里想:炼功干吗要这么辛苦,我一边对法轮功学员的毅力佩服不已,一边也恋栈自己暖暖的被窝,就在这种矛盾心情中,过了一年又一年,而今回想起来:怕吃苦及逃避心才是真正的原因。蹉跎了这么多年,实在可惜。

虽说如此,因岳母、妻子、孩子都在大法中修炼,我也很幸运的能继续当个法轮功之友,而我也认同真善忍的信念,常常陪同妻小参加各种退党游行活动、法会、读书会、观看神韵晚会等等,也陆续认识了一些学员,对照着自己在工作职场认识的我认为是好人的朋友,最终多半经不起利益诱惑而一一变质,就算是交情再好,这些朋友心中永远有着个人利益的算计,而我认识的这些学员,多年来品格端正,始终如一,我心里了解,大法学员好,法轮大法真的是好,但我始终就是差了这么一步,心里潜藏着一个念头,就算我不是大法弟子吧,这么多年来我也跟着做了那么多事,好歹我也该有个福报吧,当我帮自己的「不修炼」找到一个好借口后,看待这一切事务就更显的理所当然。

渐渐的妻子也不再催促我学法炼功了,我也正乐在我的执著与嗜好中时,考验便悄悄的来了。

师父和大法把我从死亡边缘线上拉回来

今年的八月六日晚间,一如往常的去打桌球,桌球是种竞技性质很高的运动,和球友们几经奋战、杀球后,突然开始觉的有些胸闷,起初我不以为意,觉的只要在旁稍休息一下就好,但胸闷的状况逐渐转为绞痛,左胸的绞痛一阵阵的扩大,心脏仿佛被放入脱水机一般,愈来愈痛,痛到连头都抬不起来,手脚完全发软。

伴随着心绞痛加剧,脸色也更加惨白、全身都被冷汗浸到湿透,此刻,几乎已完全无法思考,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真的不妙了!心脏被一步步的咬紧锁住,我仿佛听见死神逐渐逼近的脚步声。在旁的球友注意到此一情形,忍不住问:你还好吧?我只能以微弱的声音回答:救护车。

球友此时才惊觉事态严重,急忙打电话求援,而我伴随着心绞痛的更加剧烈以及几近休克的状态,已完全不能动弹,進入半昏迷状态。

在模糊的意识中,知道救护车来了,众人一阵手忙脚乱,把我送進了急诊室,医师很快的知道我是「急性心肌梗塞」发作,必须進行导管手术。在听到要進行导管手术时,我感到非常的错愕,一直不敢相信,正值年富力强的我,竟会罹患这种疾病。

心导管手术是局部麻醉,尽管意识很疲惫,仍能听到医师间的对话:出血量实在很大,血栓实在太多了,清都清不完……,再加上手术期间有心律不整的状况,这短短的一个多小时期间是无比的漫长,我几度以为将在手术台结束生命。

想起自己的这一生到底是所为何来?所求何事?终其一生所奋斗的名与利,在临终前竟是如此的不值一提,此时,妻儿亲友谁也帮不上我的忙,我必须一个人面对死亡,在手术台上的我更显的渺小和无力。

在意识渐渐朦胧时,我想起了妻子和岳母手术前的叮咛,在最危难的时候,觉的自己撑不过去的时候,要记得喊师父,喊大法好。此时,我就在心中默默的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请救救我……」,离开手术室后,加护病房的护士和我说,急性心肌梗塞死亡率相当的高,你实在很幸运,终究是捡回了一条命!

提高悟性 走出自己的路

其实,我心里很清楚,这件事绝非偶然,在关键时刻的一念,必定有它的缘由,回想起以往所读过的《转法轮》,我知道自己是过了好大的一关,但这关不是自己过的,我的生命是被从新赋予的,在病床上我彻彻底底的流泪反省,往常在意的名利情,刹那间被打散的灰飞烟灭,而我整个身心仿佛被清洗到透明一般,一思一念都无所遁藏。

想起神韵晚会中,歌唱家关贵敏所唱的那首歌─《我是谁》,我终于知道自己错了,也深深的感谢师父慈悲。

出院后,我随即参加九天班,从新复习五套功法,未得法之前,只要炼到第二套及第五套功法时,心里就有压力,手一慢慢抬起仿佛就举起了千斤重,腿一盘上马上就会有抽筋的感觉,但很奇妙的是,此时再炼功也不会有这样的感受,出院第一天第五套只能盘上十分钟,第二天马上就能盘上一小时。

再把师父讲法依讲法时间开始有系统的通读,每当对法理有疑问时,过没多久总能在书上找到答案;如果我有任何一点不对之处,师父也会立刻在法中点悟我;这种情形几乎是屡试不爽,连我的太太同修都说,师父对我实在是太慈悲,一定是希望我赶快提升上来,来尽快完成我的誓约。而我心里的想法是,已蹉跎八年,不能再慢了,要赶紧跟上同修的脚步啊。

虽然身体偶尔会出现一些小状况,但我相信这么大的一关都走过了,自己总是要承担一些病业吧,常人看我觉的真是不幸,这么年轻就得了这种病,未来的日子该怎么办啊?而我自己却是这样的想:师父帮我担下了这么大的业力,让我能够有缘在此生中继续修炼,实在是太幸运了,未来更要勇猛精進。

密集的学法炼功之后,悟性也提升起来,体悟到自己不能只停留在学法炼功这个阶段,要赶紧出来做证实法的事,就决定先从「一句话救同修」打电话开始做起,每天都让自己有机会做好三件事,这个念头一出之后,很明显自己的身体健康状况又提升了一层,之前常有心律不整、胸闷的次数也渐渐减少了,此刻我已经愈来愈能体验到修炼是件奥妙的事。

正如师父在《新加坡法会讲法》所说的:「大家通过学法,通过修炼,也明白了。知道师父真正的在管着你们,为你们负责。那么你们的提高也都是有系统有安排的,每个人都有一个系统的修炼道路。」

我的故事是如此的真实,希望能给那些仍在带修不修,或以法轮功之友自居的同修们做一次启示。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