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口万全县恶党奥运前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九日】在二零零八年恶党奥运前夕,恶党如临大敌,为了所谓“平安奥运”不惜一切代价动用所有的国家机器。从省市县乡村层层落实,村村把关,使一个象征和平团结友谊的体育盛会变成了血腥奥运,把自己的国民看作是危险分子,把修炼“真、善、忍”的好人看成眼中钉。不但村村设卡,同时开始了对法轮功九九年以来的又一次严重迫害。

他们连早已不炼了的人也不放过,签字(不去北京、不炼法轮功);写保证;抢身份证。有的被关押村委会或关押乡政府多日,没有被关押的天天去村委会报到。不去报到的天天必须等村委会或乡政府派人去家看是否在家,还有的乡村派多人二十四小时专门看管一人。更多是被非法关押在县市看守所或洗脑班。对不放弃修炼的更是大打出手。抓捕、劳教、判刑。

万全县被非法关押迫害的大法学员据恶党人员自己说有一百来人。非法关押在村委会、乡政府的除外,这些大法学员大部份是七月二十五日晚十二点左右被从熟睡中绑走的。来绑架大法学员的人有县国保的、乡镇干部、派出所的、村委会干部等十几人黑压压的站满了地。绑架的每个大法学员都被非法抄家。

下面是收集到的奥运前万全县部份乡镇恶党非法查抄和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万全县洗马林镇被非法查抄的法轮功学员有高润梅、王爱莲、郭秀兰、王润娥、杨树英、张素娥、陈玉梅、周凤云、禄振山、席照青、黄瑞桃、梁凤明、王凤仙、赵金芳。并绑架了高润梅未修炼的儿子关押县看守所七天、张素娥、周凤云被非法拘留县看守所半个月。

万全县洗马林镇南夭村被非法查抄的法轮功学员杨粉枝,被绑架到县看守所数日后被秘密非法劳教。

万全县洗马林镇太平湾村被非法查抄的法轮功学员有龚玉枝及她的丈夫、云温奎。他们被绑架县看守所半个月后转洗脑班。

万全县郭磊庄镇被绑架拘留在县看守所的有:张永丽、白云桃、王晓仙、刘瑞林。关押数日后刘瑞林身体出现病状后被放回。其他三人被秘密劳教一年至一年半。

万全县郭磊庄镇旧羊屯村被绑架;李凤莲、冯俊娥、张济灵、杨培霞。冯俊娥被非法关押县看守所。

万全县郭磊庄镇丰胜庄村被非法查抄的有:邢素芳、龚庆英、刘玉花、张守连、霍小平。霍小平被绑架次日被放回。

万全县孔家庄镇被非法查抄和绑架的有:郭桃、杨爱芸、温如明、闫翠娥、田文华、王芬芳。郭桃、杨爱芸、温如明、闫翠娥、田文华关押市或县看守所。闫翠娥县洗脑班。

万全县孔家庄镇张家庄村被非法查抄和绑架的有:白尚莲,关押县看守所。

万全县万全镇被非法查抄和绑架的有:梁富、张凤花、段秀果、乔桂英、曹瑞枝、孙润花、康琴、杭世珍、原润花、赵卫平、李建文夫妇、王秀英、贾慧琴、闫斌、原润娥、刘秀琴、张秀兰、杨振录夫妇、杨素香、杨秀琴、尹德华、张秀贤、孙莲英、孙志瑞。赵卫平、李建文夫妇、王秀英、贾慧琴、闫斌、原润娥、刘秀琴、张秀兰、杨振录夫妇、杨素香、杨秀琴。被非法关押县看守所。张秀贤、孙莲英关押看守所半个月后转县洗脑班。孙志瑞关押苏家学校。

万全县宣平堡乡宣平堡村被非法查抄和绑架的有:吴秀桃、吴建明、史仲海、崔占梅、闫云夫妇、王素琴、孙彦。吴秀桃、吴建明、史仲海、崔占梅、闫云夫妇、王素琴、孙彦被非法关押县看守所。

万全县宣平堡乡水泉村被非法查抄和绑架的有:王秀明被非法关押看守所。

万全县膳房堡乡黄家堡村被非法查抄和绑架的有:池桂英、金永刚、李玉琴、黄女士、韩凤兰。池桂英、金永刚被非法关押县看守所。

万全县膳房堡乡梁家庄村被非法查抄和绑架的有:王普等四人。王普被非法关押县看守所。

万全县北新屯乡庙儿沟村被非法查抄和绑架的有:安天兵、韩世旺。

万全县北新屯乡西永丰堡被非法查抄和绑架的有:孙果桃等四人,被非法关押县看守所。

万全县安家堡乡安家堡村被非法查抄和绑架的有:杨以强郭秀荣夫妇、杨爱萍。现在杨以强郭秀荣夫妇仍被关押县看守所。杨爱萍被非法劳教二年。

万全县安家堡乡第八屯被非法查抄及绑架的有:李素燕,在邪党奥运期间被非法开庭十月十四日绝食身体极度虚弱放回十一月二十一日再次被绑架关押县看守所。

万全县安家堡乡贾贤庄被绑架的有:任凤娥

万全县安家堡田报庄被绑架的有:郭秀英

万全县高庙堡乡高庙堡村被非法查抄和绑架的有:王翠枝、孙喜、韩限梅、张继荣。张继荣被非法关押看守所。

万全县高庙堡乡民兵村被非法查抄和绑架的有:郭泰、郭振山、杨俊玲、任永花。郭泰被非法关押县看守所。

高庙堡乡于梁村被非法查抄和绑架的有:杨爱玲、于宪武。杨爱玲被非法关押县看守所。

万全县万全县旧堡乡旧堡村被非法查抄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王成德吴清梅夫妇、李凤琴、刘美桃、李凤琴、张永兰、杨润林、周富花、张永兰、赵志英、何秀莲。其中被非法关押在旧堡乡一个月的有李凤琴、张永兰、杨润林、周富花、张永兰、赵志英、何秀莲。关押在县看守所的有王成德、吴清梅夫妇、刘美桃在邪党奥运期间已被非法开庭。刘美桃一直绝食抗议十月十四日生命身体垂危后放回。十一月二十一再次被绑架在县看守所。王成德、吴清梅夫妇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

万全县旧堡乡三里庄村被非法查抄并被绑架的有:刘全生、贾丰贵、李慧琴、任玉梅、张志军、张启日。关押乡政府一个月:任玉梅、张志军、张启日。非法关押县看守所半个月的有:刘全生、贾丰贵、李慧琴。

万全县北沙城乡周家河村被非法查抄并被绑架的有:于宪淑,被非法关押县看守所。

这些被绑架的大法学员有关押张家口市看守所、县看守所半个月后放回的;有一直关押县看守所绝食出现生命危险被家人取保接回的;有直接被秘密劳教送走的;还有一直被非法关押县看守所的,等等。这些一直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大概有三十来人,大部份在恶党奥运期间被非法开庭,每个被非法开庭的弟子都被公安谎称从家中至少搜出三百份的真相资料,三百份的不干胶,几十至几百条的横幅,多本大法书。法院和公安国保大队互相勾结上下串通诬陷大法学员。有的大法学员家中没有查抄出任何大法书和真相资料,他们不知那里弄来的资料拿到大法学员家中再用摄像机拍照,来作为重判大法学员的依据。就是按照恶党自己的法律几百份资料也构不成判刑。但万全县法院和国保大队硬要行恶重判万全县大法学员而且许多大法学员都是秘密开庭的,没有通知家人,有的明天开庭今天通知家人。有的甚至在看守所就开庭,走走过场念念就完事了真是荒唐可笑。

现将万全县看守所非法关押的部份大法学员被迫害的情况纪录如下:

吴秀桃、吴建明、史仲海、杨粉枝、杨爱萍、张永丽、白云桃、王晓仙、关押不多日就被非法秘密劳教。

关押在看守所的多名大法学员为了抗议迫害绝食反迫害。八月二十八日池桂英、赵卫平、崔占梅身体已经极度虚弱。但已被非法开庭恶党人员怕承担责任让家人取保接回。而后多次去家中骚扰。现在被迫流离失所。

张继荣:被抄家后在高庙堡乡受到不法人员的打骂,同日又送张家口市看守所数日而后转万全县看守所。张继荣为了抵制迫害和被非法关押在一起的大法学员一起绝食抗议迫害。张继荣绝食期间,恶党人员也没有放弃对她的迫害。她在背大法经文时被看守所王所长重打几十个耳光,脸当时就肿了手指印在脸上,还受到女管教(某秀英)用电棍电。张继荣被灌盐水后全身浮肿,头也胀的疼痛难忍。二十多天后人也骨瘦如柴,奄奄一息。恶党人员怕死在看守所他们的眼皮底下,更怕承担责任不好交差,让其丈夫接回家。张继荣被非法关押期间正是农村大忙季节,丈夫张玉星一个人家里家外累的早已筋疲力尽,眼下看到悲惨的妻子,怨恨心痛交织在一起。恨恶党人员丧尽天良迫害好人,怨自己无能为力保护不了自己的妻子。一次次的精神打击,一次次的精神承受,使一个心地善良的人产生了轻生的念头。不让妻子做好人说不下去,恶党人员迫害好人什么时候是个尽头?担惊受怕、家庭的损失、恶党人员的压力使张玉星失去了生活的勇气。就在妻子张继荣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趁大早无人,把自己和妻子胳膊连胳膊用铁绳绑在一起,硬把妻子拖到村边的池塘里……经过两天的打捞,夫妻二人都已死亡。留下了一个未成年的女儿,又一个家庭破裂了。

王秀英:在看守所关押期间,旧病复发不省人事(没有炼功前有脑瘤)都不放人,绝食期间被灌食灌的经常吐血,但看守所警察无视人命根本不管。还说:奥运会什么都关了,就是火葬场不关。二十多天的绝食王秀英已经奄奄一息,看守所怕承担责任才将人放回。十一月二十日傍晚又被绑架到县看守所。两天后身体不行了虚弱的厉害才又放回。现已被非法秘密判刑五年。

杨爱玲:被绑架后送县看守所,在八十多天的关押中为了抗议迫害开始绝食反迫害,在绝食期间看守所警察两、三天一次灌食迫害。表面怕饿死,其实是在折磨大法学员,灌食时先给戴上手铐强行绑在铁椅子上,三、四个人一起上,把插管从鼻子插入胃中,粗暴的动作当时就使她流出了眼泪,痛的难以形容。有一次灌食后,心跳加速,手在抽筋,人也昏死过去,恶警给切住人中穴位半天才苏醒过来。从此人坐不起来,灌食时象死人一样被抬进抬出。二十多天后人已瘦的皮包骨,恶党公安人员怕承担责任,才让家人接回。身体还没有恢复。在十一月二十一日又一次被乡派出所人员又一次绑架了杨爱玲,谎骗其丈夫说是去乡里说几句话,当丈夫抱着杨爱玲上车后却给拉进了看守所。由于杨爱玲身体极度虚弱心跳加快处于休克状态关押两天后不得不放回这就是恶党迫害好人铁的事实,只要有一口气,就不放过。现在被非法秘密判刑六年。她二姐杨爱芸、弟弟杨以强、弟妹郭秀荣都被非法判刑六年。小妹杨爱萍被非法劳教现关押石家庄劳教所。

任凤娥:六月二十日被非法抄家后关进看守所。为了反迫害绝食抗议,绝食期间被强行灌食,灌食插管比一般正常病人洗胃管粗很多。插管时鼻嘴流血,胃里都插出了血,绝食时出现过尿血便血,二十多天的绝食中全身血脉不通输液连血管都找不到,人也瘦成了一把皮。才通知家人接回。现在任凤娥有家难回,被迫流离失所。听说已被非法判刑。

冯俊娥:在看守所迫害期间,旧病复发,心跳加快不能入睡,直到绝食二十多天后才让家人接回奄奄一息的冯俊娥。但一个月后,也就是十一月二十一日又被乡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县看守所已被非法秘密判刑五年。

李树叶:在看守所迫害期间,为了反迫害同样也绝食抗议迫害。被看守人员插管插的经常呕吐,二十多天后整个人骨瘦如柴,家人见了都认不出来,十一月二十一日来绑架李树叶正好不在家幸免迫害。

刘美桃:在七月二十五日被抄家绑架时,遭到村委会不法人员的毒打。在看守所绝食抗议迫害。一灌食就全身浮肿,多种旧病复发苦不堪言,有一次看守人员把被褥都拿走,人被扔在阴冷潮湿的在床板上。看守人员还骂:死了活该。二十多天的绝食身体已经不行了,才被放回。身体还没有恢复,十一月二十一日又一次被绑架走。被非法秘密判刑六年半。

刘秀青:家中有十一二岁的小女儿无人照顾。刘秀青在关押县看守所期间旧病复发。但是却被看守所警察给戴上手铐脚镣,行动不便,大小便都让拉在自己的饭盆里,经常被打耳光,有一次被打的满嘴流血,流了一地,警察还让她自己给擦干净。在非法开庭时只是让刘秀青在法庭上唱了几首歌曲,就算开庭了,真叫可笑。上月被秘密转走不知关押在何处。已被非法秘密判重刑。

贾慧琴:在七月二十五日被抄家绑架,在看守所里由于旧病复发以前的肝癌病状出现,大便不出来,差点憋死。关押不到一个月就被秘密非法开庭,现在被非法秘密判刑四年。

于宪淑:在七月二十五日被抄家绑架,在看守所里由于牢房阴冷潮湿,使一条腿长期麻木疼痛,绝食时被强行灌食迫害,现被非法秘密判刑。

原润娥:因不配合派出所警察、村委会人员的绑架从家一直被拉到镇政府,臀部被拉的血肉模糊,在看守所期间多日不能穿裤子,不能翻身。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张家口十三里看守所。已被非法秘密判刑五年。

王素琴:县看守所关押三个月后转张家口十三里看守所,已被非法秘密判刑五年。

杨素香:在县看守所关押不久就被非法关押张家口十三里看守所迫害。现已被非法秘密判刑七年。

郭秀英:七月二十五被绑架后一直关押县看守所,现被非法秘判六年

杨振录:七月二十五被绑架后一直关押县看守所,现被非法秘判五年

白颖富:在县看守所关押,已被非法判刑四年。现在被送唐山冀东监狱

李连兵:被非法秘判八年,现在被送唐山冀东监狱

七月二十五绑架关押在看守所的还有:王成德、吴清梅、张秀兰、李建文、闫云、孙彦、闫斌、韩世旺、郭泰等大法学员,他们也已被非法开庭秘密判刑请知道他们情况的同修尽快上网曝光邪恶。

这些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学员近日要被送监狱迫害。

参与迫害的相关单位及个人的电话号码:区号0313

河北省万全县县委 书记李敏 电话4222010 家电2192828 13903132188或8979999
县长王聪著 电话4233899 家电5908698 13323236606
政法委书记张振昌 电话4222304、4222012 家电4222946 13315300012或8978906
副政法委书记杨贵平 手机13833365666或8979666
万全县公安局:
局长 李奉楼 办公室电话4227873、4222312、 家电8202258 13903139700
万全国保大队电话:8687825 8687822
国保大队长 蒋爱国 电话8682823、4221688 、13603136126
副国保大队长 荣斌
国保指导员 赵秀花 手机13333036400
孔家庄镇派出所 电话 4223529或4236669
孔家庄镇派出所所长史建新 电话4229598 、 13831330898、13722353099
郭磊庄镇派出所 电话 4832204
郭磊庄镇派出所所长 许宪廷
洗马林镇派出所 电话4852006
洗马林镇派出所所长 蔡建平
北新屯乡派出所 电话4817781
北新屯乡派出所所长 寥义生
膳房堡乡派出所 电话4816519 4816511
膳房堡乡派出所所长 靳红
宣平堡乡派出所 电话4810543
宣平堡乡派出所所长 王延金
安家堡乡派出所 电话 4836750
安家堡乡派出所所长 冀学东
高庙堡乡派出所 电话4858564
高庙堡乡派出所所长曹风平
旧堡乡派出所 电话4855303
旧堡乡派出所所长 崔晓贵
北沙城乡派出所 电话4839520
北沙城乡派出所所长 牛连军
万全镇派出所 电话4812418
万全镇派出所 所长 李永恒
万全县检察院 电话
万全县法院 电话 4230101
610主任: 张齐兵
610主任副主任:陈广慧
科员: 王某
李明元:手机13931311886 电话4220065
万全镇东南街村长 孙润兵 手机13932303949
高庙堡乡派出所 电话4858564
高庙堡乡派出所所长 任进才
洗马林派出所 电话 4852087
非法劳教的男同修被关押地址:石家庄泰华街486号 501中队
非法判刑的女同修被送河北省女子监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