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雪琴遭恶警绑架受残忍迫害(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九日】山东省青岛大法弟子陆雪琴2008年1月26日在去市场买菜的路上,被中共警察绑架至辽源路派出所折磨九天九夜不让睡觉,刑讯逼供,多次昏死,并导致腿部组织挫伤、骨骼变形,腰、腿、脚受伤残废,腰与背内伤剧痛、腰腿肿胀脱不下衣服,全身肿胀、尿不出,必须插导尿管,大小便不能自理。形成大面积淤血与血栓,血栓从腿部发展到腰部与胸腹部,延误治疗而导致瘫痪。又因被恶警闵行用皮鞋猛踢腹部,下身流血不止,子宫内形成严重肌腺瘤与血栓,似怀孕3、4个月大小,已无法进行治疗。

9月26日,中共610人员林治昆通知陆的家属接回,“监视居住”,其实是害怕承担责任。此时,陆已经整个腰部以下不能动弹、无力说话、头脑昏迷不清,瘦弱的皮包骨头。

在这八个月当中,陆雪琴的家人不断的到辽源路派出所、市北分局、市公安局、邪恶610、检察院、法院等单位去申诉、要人,并给从地方到国家各级公检法机关写信投诉迫害,受尽辛苦与煎熬。


陆雪琴遭迫害前与家人在一起的照片

在修炼大法以前,陆雪琴身体有很多病,有风湿性心脏病、风湿性关节炎、肾盂肾炎、胆囊炎,以及手术之后的肠粘连等,这些病症在修炼之后都好了,家人和邻居都是见证人。1996年开始修炼大法,身体健康,心性提高做好人,与人为善,邻居对她的评价都很高。

陆在派出所和洗脑班多次向市北公安分局陈局长、检察院、法院人员等人投诉遭受酷刑迫害情况,即使未获得及时的回应,也不放弃追究的权利。她善心劝诫,告诉所有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们做好人讲真话无罪,是邪党在欺骗群众斗群众、搞迫害。即使对“恶人恶警”也不生恨、不放弃劝善,陆对这些人说:“虽然不想把你们叫成恶人恶警,可你们迫害好人的行为的确不好,别傻乎乎的为恶党卖命了,停止迫害,你们才能有未来”。

(一) 刑讯逼供,多次昏死

2008年1月26日,陆雪琴在去市场买菜的路上被青岛市公安局市北分局刑警队非法绑架至辽源路派出所。参与跟踪绑架的直接单位与个人包括:青岛市第二和第三刑警队、辽源路派出所治安所长李刚等。抄家抄走大法书籍、画像、多个手机、MP3、录音笔、录音机、人民币13万多元。

绑架至辽源路派出所后,第一天晚上和第二天陆雪琴被押坐在铁椅子上,一直九天九夜不让睡觉,并遭受严重殴打、精神折磨等形式的刑讯逼供,导致多次昏死。直接参与酷刑的恶人有:闵行、王建功(或叫张建功),还有刑警三队一个身高1.85米左右、身体强壮、黑脸长发大眼的恶警。

在第二至第四天,恶警闵行踩住陆的脚狠狠碾压,(致使其脚部骨骼变形),猛踢陆的腿部腹部,(致使形成大面积瘀血、子宫不断流血,全身肿胀,昏迷不醒),用拳头猛捣其头、眼、太阳穴,用手机砍其头部,揪其头发把人提起来反复摔到地上(致使其在四个月内不断掉头发,大部份头发都一缕缕掉净重生,一直到现在头皮还胀疼)。恶警闵行说:“你知道为什么要给你检查身体?检查证明你有心脏病和高血压,我打死你我没有责任,你是死于心脏病高血压!你们这帮×××,搞的我们年也过不了,看我不打死你!”

刑警三队一个身高1.85米左右、身体强壮、黑脸长发大眼的恶警,捏着陆的下巴把陆拎起来殴打胸、腹、头部,在陆昏迷时还想用冷水把陆泼醒但被制止。他说:我们是刑警队的,就是对付死刑犯的,说白了你就是个政治犯,不交代别想活着出去。他满口脏话,还说:你四五十岁了,不稀罕人了,我尊敬十七、八岁的‘鸡’(妓女)也不尊重你。

大约第五天,陆雪琴就向上级公安投诉。王明哲和另一个警察来了解投诉时,陆讲了恶警闵行等人的酷刑折磨、刑讯逼供问题,给他们看了身上各处的伤。陆问:哪一条法律允许警察打人?他们说:没有法律允许警察打人,打人不对。陆要求处理,他们口头答复一定调查处理,但是他们写了一份材料,其中一条是“我们有没有对你刑讯逼供”,欺骗陆签字。陆说:你们没有但是辽源路所闵行等人有。他们说,这只是指我们今天一天的工作,如果我们今天没有对你刑讯逼供,你就签字吧,闵行打你的事明天再处理。这之后,警察再也不承认有过刑讯逼供的事。以后市北分局陈局长在辽源路所和明霞路洗脑基地找陆谈话时,陆都投诉酷刑折磨问题,陈局长也口头答应调查处理,但未见处理结果。

(二)恶警阻碍治疗

腊月三十,因陆雪琴血栓症状严重,拉至海慈医院检查,医生要求通知家属、住院、进行取血栓手术、不要错过最佳治疗时机,但警察拉回未予治疗。陆问为什么不进行住院治疗,警察说,领导说海慈医院不好,怕把你治死,叫我们把你拉回去。这一夜仍不让陆睡觉。

新年初一,尹致军、张红等将陆拉至市立医院检查,医生要求立即通知家属、住院、卧床勿动避免血栓游动,如果血栓游动到肺部就抢救不了了。陆要求见家属,张红向陆要了家属电话号码,欺骗说要通知家属但未通知。而警察却要求医生签上“拒绝治疗”,陆说不是拒绝,只是要求先见家属。医生给开了十个吊瓶分十天打完,结果头三天每天拉去医院打了三个吊瓶,之后从港口医院找大夫到派出所打了两天,再以后就中断不给予治疗了。恶警说:打五个吊瓶就死不了,死不了也得治残了你,叫你再印《九评共产党》、推翻共产党。

2008年2月17日(正月十一),陆雪琴突然腰腹剧痛、流血不止、腿肿胀,拉去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山大医院)检查。辽源路派出所恶警王(张)建功和任某等,明知陆不能动应该抬着,却把她塞到汽车后备箱中,行驶中陆头部不断晃动碰撞车厢阵阵发昏。到了医院也拖着她滑动,直到医生制止说,不能拖动必须用轮椅。查出严重肌腺瘤,但又拉回来没给予治疗。当时医生要求住院手术,不能再延误,医生问,腿肿成这样还不给她治吗?任某说,领导只说来给她检查,没让治疗,检查完了拉回去就行。任某还说:让你疼、疼死你!你死不了不结案。王建功说:叫你咬牙,能咬牙就能走,×××叫我们年也不能过,给我们添麻烦,就得治你!

(三)瘫痪不能自理、在洗脑班继续遭迫害

2月22日,恶人将陆转移至明霞路洗脑班进行继续迫害。此时陆已瘫痪不能自理、呼吸困难、头昏眼花不能看清东西、腰背与内脏器官剧痛、下身流血不止,而恶人继续拖延,不进行治疗,并继续折磨迫害,致使陆的病情不断加重,多次几近死亡。

恶人同时对陆进行各种没有人性的精神折磨,包括每天从四、五个到十多个人的车轮式“审讯”,谩骂侮辱、不给翻身不让擦洗、故意憋闷不让透气等。洗脑班恶人林治昆说:“你是政治犯,你没有任何权利,政府有法治你,就得治死你,治死白死!”直接参与折磨的恶人有:洗脑班610人员林治昆、孙桂美、姜纯彬、马艳丽,合肥路派出所王永杰、胶州路派出所李某等。

从2月至6月,恶人多次粗暴的将陆雪琴拖至各个医院“检查”,但并不按照医生要求对陆进行治疗,也不通知家属,故意延误治疗时机,这种检查过程本身就是一种折磨。事实证明所谓“检查”,不是为了给予治疗,而仅仅是刑讯逼供和推卸责任的需要,恶人会根据不同需要,强制医生对检查结果和治疗意见进行改动加工。

3月份,在明霞路青岛市610洗脑基地,陆雪琴全身抖擞,眼看不清,心脏难受,喘不动气,无力说话,阵阵昏迷,大小便要靠药物作用。去山大医院检查后,开回药来,但不给用药。这段时间内,合肥路派出所于英杰和胶州路派出所李某等十几个人每天搞车轮战,辱骂折磨陆,他们说:你说也得说不说也得说,这是局长负责的大案,你是头,就得治你罪,不说就治死你!还说:就你坏,显得我们办案人员无能。

合肥路派出所于英杰、胶州路派出所李某和洗脑班610人员孙桂美,在明知陆心脏病严重、血压高、腰腿不能活动的情况下,硬是拖陆下床,说看看你能不能挪动脚步。结果拖几下陆就晕过去。他们还鼓动陪教人员说常拉她下来走走。(这期间参与迫害人员还欺骗家属说给她治好了、能下来走动了。)610人员林治坤说:“不用给她擦洗、换衣服,要换洗得向我打报告。不让她一起吃饭,叫她吃剩饭,就让她遭罪。你身体就这样了,要不然早把你投入监狱了,你想推翻共产党,是政治犯,治死白死!”

合肥路、宁夏路、延安路、胶州路派出所的警察于英杰、王波、李某、郝(音)某等人说:十八个人都指证你,一共22条,零口供也照样治你罪。你不说不要紧,他们说的你能承认一个两个和他们对起来也行。药品拿回来了,但你不承认几个问题不能给你治。

3月底,又将另一名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尹信晓戴着手铐脚镣拖到陆跟前,尹当时困乏疲惫饥饿。恶警企图以这种形式折磨陆的精神,恶警说:你看尹信晓一米八的大个子都成这样了,要是把你关进监狱你能不能活?不用管教警察,犯人就治死你了!

3月底,因流血严重、腰腹剧痛,又到山大医院妇科检查一次,医生要求住院手术不能再拖,但又拉回未治疗。

4月25日又到山大医院检查,被家属碰上了,陆此时已不能说话、不能动弹,又去了警察把家属隔离,欺骗说别影响治疗,治疗之后再看。结果又调一辆警车偷偷将陆从后门拉走。这之后家属知道病情危急,几乎每天去相关单位要人并要求及时治疗,警察只是说要向上汇报。

5月14日,因之前被闵行猛踢腹部致子宫一直流血不止,陆雪琴严重贫血,脸唇煞白,全身冰凉发麻,昏迷不清,又拉到山大医院检查,医生要求补血。市北分局一开始要求家人送阿胶、蛋白粉等,但家人送去后却被610人员林治坤、孙桂美、姜纯彬、马艳丽、崔龙等人把东西扣下未给陆使用。直至现在还扣在610。

6月份到海慈医院做了一次所谓“检查鉴定”,医生说,她这个身体不敢轻易做手术,但应先住院把血止住。警察尹致军和张红说做不了主,要汇报,就又拉回来了。之后再没有去过医院检查治疗,一直关在洗脑班。以后每次身体出现不好状况时,市北公安分局都说:已将陆的材料转给市北检察院,陆再有身体问题我们就不管了。610也推脱联系不上公安而不予治疗。

(四)生命垂危,“法院”通知说两天后“开庭”

7月16日,明霞路洗脑班搬迁至绍兴路,也将陆雪琴转移过去继续迫害。洗脑班610参与迫害人员有:林治坤、孙桂美、姜纯彬、马艳丽、崔龙等。因洗脑班上还关押着平度、莱西的大法弟子,为了不让其他人看到陆的身体情况,610人员林治坤把陆雪琴关在房间的门后,并关上门故意憋闷陆。他对“陪教”说,这不是叫她住宾馆,不让她睡好地方,不让她吹风扇,憋死她,她连喘气的权利都没有。陆因肠粘连导致肠梗阻、大便不通,洗脑班林治坤不让吃药通便,说:憋死她,叫她两头不通气!又对陪教说:她是政治犯,没有自由、没有说话权利、没有要求吃什么药的权利,一切我说了算,给她吃点药喘口气就行了。

8月22日,市北检察院吕强到洗脑班接见陆时说:检察院一直未见到病历。陆雪琴陆否认有罪,同时向其投诉恶人恶警的刑讯逼供、精神折磨,以及多次到医院检查时医生都要求住院治疗,但公安和610人员都不允许住院、有意延误治疗等问题,导致下肢瘫痪、下身流血不止。但未得到“检察院”有效的回复与处理。

9月22日(23日),市北伪法院法官王阁(书记员张某)到洗脑班,向陆雪琴递交对陆的所谓“起诉书”。

9月26日,洗脑班的邪恶610人员林治昆通知陆的家属去一趟,到了之后叫家属接陆回去,名义是“监视居住”,其实是害怕承担即将把人迫害致死的责任。而此时,陆已经整个腰部以下不能动弹、无力说话、头脑昏迷不清,瘦弱的皮包骨头。把陆接回来之后称重仅72斤,而被绑架时体重110斤。

家属带陆到多个医院检查身体,检查结果是:

腿部与胸部静脉大面积血栓(包括股总静脉、股浅静脉、腘静脉,无血流信号,左侧股静脉内血栓形成)。子宫肌腺瘤严重,已过了手术治疗时机,无法进行手术。医生除了埋怨为何发病时不及时手术治疗之外,还对家属说:这将是一个全身麻醉的大手术,病人现在极度虚弱,心脏血压都不好,麻醉之后很可能醒不过来,而且有严重血栓后遗症,手术过程中如果血栓脱落,无法抢救,会导致病人死亡。现在只能用中医保守治疗、针灸治疗,注意腿部不要受伤感染,否则有溃烂截肢危险。

10月22日,邪恶610指使“法院”通知说两天后“开庭”,不顾陆的死活,企图把陆拉去开庭,后又取消开庭。

参与迫害的人员与单位的名单与联系方式:

辽源路派出所:闵航、李刚、王丹龙、辛克柯、兰孝东、王绪祥、尹致军、张红、李燕、王(张)建功、任某、
合肥路派出所:于永杰、肖所长
宁夏路派出所:刘杰、王波,
胶州路派出所:李某、
延安路派出所:郝(音)某,
银川路派出所:韦志成
610人员:林治坤、孙桂美、姜纯彬、马艳丽、崔龙,
市北公安分局:陈局长、反某教科科长肖红,科员李志坚
市北检察院:检察员吕强,
市北法院:法官王阁,书记员张某,
此外还有:阎铭
电话:
青岛市北区610办公室:办532-85801110
青岛市北区政法委 书记 邵杰功:办 532-85801376手13869889858

青岛市邪恶610洗脑基地(绍兴路):
林治坤主任、洪俊江主任、孙桂美、姜纯斌、崔龙、马艳丽、吴振宇、王欢:0532-85656108

青岛市看守所 :532-66571900 (2008/02/20确认不是空号),
532-66571930,
532-66571925

青岛市公安局查号台 66570000
青岛市公安局办公室 66570151
青岛市公安局局长电话:0532-82866287(24小时人工值班)
青岛市公安局 督察室(警务督察举报投诉电话) 66573611
青岛市公安局 刑警支队(刑事案件报警、线索举报电话) 66572100
青岛市公安局 刑警支队技术处(法医门诊咨询电话) 88905262
市公安局局长公开电话 66570155
市公安局行政效能投诉电话 66570299


1.青岛市市北区法院(经办法官王阁、书记员张法官)
地址:山东省青岛市延安三路36号
邮编: 266022
青岛市北区法院办公室电话:0532-83651059
“审理”13位法轮功学员的法官王阁电话:13583297296
电话:0532-83651057
0532-83651046
0532-83651068
0532-83651073
传真:0532-83627044

2.市北区检察院(经办检察员:吕强):0532-83011975、
0532-83812000

3.青岛市北区公安局(陈局长等)
地址:山东省青岛市威海路106号
总 机:532-66575559
国保大队 532-66575597, 532-66575598
市北公安分局公开电话 0532-83832054、0532-83830168
市北分局 刑警大队报警电话 66575563
市北分局 警务服务大厅(业务咨询) 66575559 66575560
市北分局 治安大队(业务咨询) 66575550
市北分局 秘书处(警民联系) 83832054
市北分局 纪委(举报电话) 66575535
市北分局 督察(举报电话) 66575537

青岛市公安局市北区分局反×教科:(科长肖红、李志坚)0532-66575610

青岛市公安局市北区分局下辖的很多个派出所直接参与迫害:
市北分局辽源路派出所:
(恶警闵行、经办所长李刚、所长王丹龙、李玉璞、辛克珂、兰孝东、王绪祥、尹致军、张红、王(张)建功、任某、李燕)
0532-85624477
0532-66575837
所长: 0532-66575839
副所长 李刚:0532-66575838

市北分局合肥路派出所(于永杰、肖所长、所长王建国、副所长孙述森)
富源一路27号 0532-88735677

市北分局延安路派出所(所长于宏刚、警察郝某、赵强、管进华、郭健斌、隋振涛、杨方、王朝勃、康君)
延安路 0532-83617809

青岛市公安局市北分局胶州派出所(警察李某) 博山路100号 82827369

青岛市公安局市北分局宁夏路派出所(刘杰、王波、林惠英) 南仲家洼384号 83633910

青岛市公安局市北分局银川路派出所(韦志成) 同安路602号 88730331

市北分局 辽源路派出所报警电话 66575830
市北分局 合肥路派出所报警电话 66575850
市北分局 延安路派出所报警电话 66575780
市北分局 胶州路派出所报警电话 66575700
市北分局 宁夏路派出所报警电话 66575810
市北分局 银川路派出所报警电话 66575860

4.青岛市市北区委党校
地址:山东省青岛市西吴路161号
5.青岛市法院:0532-83868111
6.青岛市检察院:0532-83011111
8.市北区区长公开电话:0532-82612345(工作时间有人值班)
9.青岛市长公开电话:0532-12345(上午8时30分-下午5时30分。其他时间电脑值班)
10.青岛纪检监察信访信箱 :jjjc@qingdao.gov.cn

11、山东省公安厅 0531-85123070
山东省监察厅 0531-82027107
山东省司法厅 0531-82923507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