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日】

师尊好!
大法同修们好!

我叫袁圆(化名),女,今年七十九岁,家住成都市(现住外地)。几次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征稿我都在写,很想把得法修炼后在实修中身体的变化和道德品质的升华写出来与大家分享,但都半途而废,总认为自己没有写作能力,向内找还是自己学法不精進,悟性差,人心重所致。其实大法是看修炼人的心,不是要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师父说:“我们要把法会开成一个总结经验、找出不足、发扬好的成果,树立大法弟子正念的盛会。”(《师父致欧洲维也纳法会》)这次写出来的内容如果有不符合大法标准的地方,请慈悲指正,谢谢。

我从事医务工作,在部队立过三次功,转业后,多次被评为单位的先進工作者和市级先進工作者。我曾经是个被中共恶党奴役、欺骗五十多年的老党员,曾在恶党的血旗下举起右手发过毒誓,做它的驯服工具。

回顾几十年来,我都没有享受过独立思考和选择的权利,象木偶一样任邪党摆布,在亲身经历了邪党对大法和大法弟子迫害的九年,在看了《九评》后,才真正认识到中共邪党的邪恶本性,并已声明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不再听这个肮脏的邪党摆布,不交党费,不参加恶党的一切黑会。正因为这样,他们找不到我要党费就不经我同意在我的退休金中直接拿走了,这不就是明抢吗!我亲口告诉他们党章规定党员半年不参加组织生活、不自动交党费就算自动退党,我早就不是党员了,他们一笑了之。回想这几十年来的经历,感到自己真是一个耻辱、可悲和被蒙骗的受害者。

五十岁后,我疾病缠身,挣扎于看病吃药的苦日子中,心脏病、肠胃病、甲减、全身风湿病、严重失眠等二十多种病长期困扰着我,按理说我在医院工作,看病吃药再方便不过了,但是用药都达到了中毒剂量,病情却没有好转,几次犯病差点就没命了,所以那时写了遗书,儿女为我买好了墓地。

就在这苦不堪言的时候,我接到一个北京大法弟子打来的电话,说她给我寄来两本书:《转法轮》和《法轮功(修订本)》,叫我好好看,到公园找炼功点,说北京很多大学生、中央高官、知名人士都在学,说李洪志大师是来度人的。收到书后,我顺手打开看,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张照片,照片中的人年轻英俊,严肃而又可亲,他就是李洪志大师,再看写的什么,感觉通俗易懂,不象我想象中的寺院中的那些东西,不知不觉就一直看了下去。以往我看小说,不到一小时就头昏眼花,脑袋发胀,直犯恶心,怎么看《转法轮》时这些症状都没有了。大约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我把书看完了,我告诉女儿这本书很好,她上夜班时就拿到单位去看,同事看到就问她也学法轮功吗?她说“是我妈在学,我拿来看看,我妈到公园找炼功的地方,没找到”,同事说:“我家大院就有,明天我带你们去。”女儿回家后告诉我带我去找炼功点,我说我病成这样怎么去,(看完《转法轮》后,我身上有些病都翻出来了,已经卧床几天,是师父开始给我净化身体,当时没有悟到)。女儿叫我起来学师父在《中国法轮功(修订本》上封面的样子打坐,很不象样的坐了几分钟后,我感觉好多了,女儿就扶我到炼功点,认识了辅导员小王,当时看到她头的上半部是透明的,就问她怎么回事,她说伯母你开天目了。因为《转法轮》我只大概的看了一遍,印象不是太深,她讲的话我也没有在意。跟着炼了几十分钟功之后,我就轻轻松松的自己走回了家,象没生过病一样。就这样,到了第三天我就能自己到一个较远的炼功点参加炼功了。炼功大约三、四天吧,奇迹出现了,不但身上的病不翼而飞,还出来许多功能。天未亮时看到炼功点对面树林中有一栋屋顶通红的房子中一轮红日冉冉升起,走近看却是一片漆黑;出门倒水被绊了一大跤,却没有倒下,还看到一个大大的法轮;晚上出门学法炼功,在家门口树上看到一条脸盆口那么粗的大蛇,想到师父说一正压百邪,一念再看,没有了。

还有很多,师父说过这些东西不能求、不能执着、不能显示。所以就很少提起。

说到吃药这个问题,中共恶党一直造谣说“法轮功不准吃药”,真是可笑。以我为例,自一九九五年十月二十五日之后我再也没有和药打过交道,病都好了,吃药干什么?其实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现在只要常人喊一声“法轮大法好”,师父都要保护他,很多常人得到大法护身符或听到大法弟子讲清真相后诚念“法轮大法好”都得到去病健身的奇效。

修炼法轮功后,我的病去掉了,身体非常健康,我的人生观改变了,道德品质升华了。师父要求修炼人要从做好人做起,好人就是道德品质高尚的人,我能有今天,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来,为我们生生世世造下的天大的罪业承受、赎罪,给了我们历史上最好的一切,给了我们知识、智慧和无数法宝,这些只有实修大法弟子才能感受得到,才能体会他的珍贵。师父为我们付出了太多太多。师父给予了我第二次生命,这是修炼的一生,是带我们返本归真,从人走向神的道路的一生。我要珍惜这开天辟地都没有过的慈悲与浩荡佛恩,与师父同在正法时期维护好大法,做好大法赋予我们救度众生的使命,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在维护大法,助师正法做好三件事中,我虽然在做,但还离大法、离师父的要求很远。

在中共邪党迫害初期,不管他们怎样欺骗、吓唬我,都不与之配合,坚持从逆境中走出来。不准炼功,搬到家里炼;让我写保证我写我立过功,受过奖,从不违法;叫签名反×教,我说我不签。不准大法弟子外出,我在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二日一个人坐飞机去北京证实大法。去之前一直都胡思乱想,最后想到一切都是师父在安排,顺其自然。下飞机后来到金水桥中央,这里站着很多穿黄大衣持枪的军人,五步一岗,还有许多穿黑衣的恶警,看表正好十二点,来往人特别多,我想既然来了,就在人最多的地方证实法,就把带来的真相传单撒出去,好象恶警没有发现是谁撒的,一个象是下班的人指着我,意思是我撒的,恶警抓住我,捡起地上的传单,连推带搡的把我带往天安门右边的平房去,他一边推一边骂,我就喊警察抓好人,他说都象你这样叫,何时才把法正过来。回想他这句话,说明我有怕心,为什么不喊“法轮大法好”,向他们讲清真相。到平房处,由于下班了,门锁着,他一边骂我一边看我撒的真相资料,我不停的背诵“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洪 吟》〈威德〉),一正压百邪。他握拳向我打来又缩回去了,要用脚踢我又缩回去了。是师父保护了我。车来了,把我叫上车,不知开往何处,半路又上来几个大法学员,到了不知是什么单位,屋里面有很多被抓来的同修,一个四十来岁的警察看见我后问我,看样子你好象有病,我摇摇头。过几分钟他又这样问我,之后叫我進来一间屋,里面站立几个人,估计也是非法抓来的同修,坐在一边的两个警察问我姓名,我不回答,他看看我后说:“穿这么好看,你的儿女很孝敬你的,看样子你象教师,或是医生。”说完后一个年轻警察叫我出去跟他走,走到大门口他指向右边告诉我:“那边是大马路,有车,你回去吧”。在整个过程中都是师父在保护我,没有师父的保护,没有足够的正念都过不了这一关。

一次,我要到女儿家,派出所派人来阻止我,我说这是我的权利,你们不能阻止我,你们弄那么多警察暗地跟踪就跟吧。他要我留下地址电话,我问他整天骚扰我还不够,还想骚扰我的孩子家人吗?这样派出所的人就灰溜溜的走了。

三月份,北京召开两会,怕大法弟子上北京,一个不落的落实大法弟子在哪,他们通过单位负责人找到我儿子的单位,知道我在女儿家,我知道后与他们取得联系,来人却说你的医疗卡发下来了,告诉你。中共干坏事,敢干不敢承认,从大魔头到它的徒子徒孙,都讲假话,来监视我却说成是来关心我。我女儿警告他们,我母亲年岁这么大,从来都是安分守己的好人,不准你们这样骚扰她,如果出了什么事,你们要负全部责任。他们连说好好好,从此后再也不敢来干扰我了。

中共邪党对大法弟子灭绝人性的迫害步步升级,不少同修因此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流离失所。我尽量为他们做一些事,为五位同修解决住宿问题,为他们的生活和资料点建设提供经济帮助。

在证实法中,同修们经常在一起切磋,由于人心作怪,会出现互相猜疑、误会,对这些我能以较好的心态面对。一次,炼功点的辅导员被派出所上门盘问,就怀疑我泄露了他家人的电话,说我是特务。后来其他同修告诉我,叫我不要生气,我说我不会生气,这正是提高我心性的好机会,可是我确实从来没有向任何人说过大法弟子什么事,我对他的误会不会有半点记恨之心。

在讲清真相中,认为自己口才不好,经常采用发真相传单、贴标语、发《九评》的方式,说的最多的是修炼后的身心变化。无论我走到哪里,都遇到不少人问我为什么身体那么好,如果不是白发的话看起来就象五、六十岁的样子,我就把我过去的身体情况和修炼法轮功后的变化以及中共的造谣和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向他们介绍,告诉他们,只要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祛病健身得福报。同修也说这是现身说法、洪法的好条件。

抓紧一切时间救度众生。师父要挽救一切众生,而邪恶势力却在真正的利用众生对大法犯罪,根本目地是毁灭众生。作为大法弟子,这件事刻不容缓,学好法、提高悟性、提高心性、去掉一切执着与怕心,正念正行救度众生。在讲真相之前,我在家请师尊加持,出门一路发正念,经过中共邪恶黑窝发正念,车上发正念,清除恶党对常人的毒害。能口头讲的就口头讲,有的就送他们《九评》、真相资料,清除得到传单的世人被邪党毒害的因素。什么地方有问题就到哪里讲真相。由于我炼功,家里有孩子要去留学却不批准出国,我就到派出所、省公安厅借此给他们讲真相。

在学法修炼中,我用大法标准衡量自己,看师父讲的大法弟子不足之处自己身上有没有,虽然都在向内找,但总有的事明知故犯,如求安逸心,看电视经不起常人心带动,有时睡不着觉却不炼功,这些都是我要过的关。写了这些,有不规范、不正确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