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一览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日】法轮功学员以“真、善、忍”法理指导自己,修心向善做好人,强健身体,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迫害以来,已确认因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达三千一百六十人,另有数目不详且巨大法轮功学员在活着时被摘取眼角膜、肝脏、肾脏出售,数十万人被投入监狱、劳教所、精神病院、洗脑班、秘密场所等长期非法关押,更有众多的法轮功学员受到抄家、绑架、非法拘留、勒索、骚扰、跟踪、监视、威胁、毒打、开除公职、降职、扣工资、通缉等不同形式的迫害。从青海法轮功学员受到迫害惨烈程度就可以看到全国的迫害情况,您会看到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是一个流氓党、流氓政府实施的历史上最邪恶的迫害。

一、 被迫害致死学员情况:

自迫害以来,据不完全统计,已被证实青海省共有八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他们或死于酷刑之下,或惨死于注射毒针之后。

1.法轮功学员谈迎春被迫害致死的情况

大法弟子谈迎春,西宁市昆仑学校高中生物教师,于2002年12月29日在臭名昭著的青海省女子劳教所被迫害致死,离世时四十六岁。谈迎春死前,一起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看到谈迎春大腿部位有令人心惊的伤痕。另一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揭露女子劳教所的恶警有一次从背后用绳子将谈迎春的脖子勒住向后拉,使她差点窒息而死。为了销毁证据、掩盖罪恶,谈迎春死后三天,女子劳教所才公布死讯,并宣称谈迎春是“上吊自杀”。当法轮功学员指出谈迎春脖子并没有勒痕这一明显漏洞时,有一个恶警竟说“她是学生物的,知道怎么自杀”,暴露出青海省女子劳教所的自相矛盾。

2.法轮功学员张学风被迫害致死的情况

张学风,原西宁市铁路分局人,在臭名昭著的青海省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两年期间,张学风受到了恶警的残酷迫害,恶警要求张学风放弃修炼,张学风不答应。恶警们就对她进行药物迫害,给她吃破坏中枢神经的药,张学风拒绝吃,后来恶警们就强行对她注射药物,致使张学风精神时常恍惚,最后导致精神异常。尔后又被恶警们强行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直接导致精神失常。2002年12月份被释放回家,张学风最终不堪忍受江氏集团迫害她所造成的痛苦,2003年11月20日恍惚之际跳楼身亡,时年四十岁左右。

3.张有祯

张有祯,男 ,被迫害致死时47岁,青海省互助县法轮功学员,原边滩乡水洞小学校长。张有祯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以来,兢兢业业,严于律己,对教学工作认真负责,曾多次获得“优秀教师”、“先进工作者”等10多项荣誉称号。因修炼法轮功遭到“文革”式侮辱迫害,在万人大会上被铐、胸前挂牌批斗,并游街侮辱;随后在互助县看守所和青海省劳教所遭受酷刑折磨致身体极度虚弱,于2003年6月19日含冤去世。

4.赵香忠

法轮功学员赵香忠,得法前目不识丁,得法后,能通读《转法轮》及新经文,五个月后能背诵《洪吟》。1999年7.20以后,赵香忠曾被非法抓入青海女子劳教所共四次。第四次,邪党十六大之前,恶警用六辆警车包围贺万吉(丈夫)的家,贺万吉一家被非法绑架和关押,其中有寄放在贺万吉家里的两个亲戚的小孩——一个十二岁左右的女孩和一个两岁的女婴,也被惨无人道地关押达十几个小时之久。赵香忠被关押在女子劳教所的禁闭室里,遭到严酷的迫害,大冬天却让睡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二十几天后,赵香忠被放出来时已不能行走,下半身没有知觉,胸部以上疼痛难忍,水米难进,骨瘦如柴,几乎瘫痪在床,生命垂危。不久,赵香忠于2004年2月22日死亡,时年五十岁。

5.贺万吉

贺万吉(法轮功学员赵香忠的丈夫),男,离世时年仅53岁,原为青海省西宁铁路分局公安处干警。因修炼法轮大法不断遭受邪恶的迫害,先被非法关押再青海省劳教所劳教一年,后被非法判刑十七年,关押在青海省门源监狱(原称海北州浩门监狱)。因长期监禁并滥施酷刑,出现高血压症状,于2003年5月28日门源监狱突然通知贺万吉的家人,声称贺万吉因脑溢血抢救无效死亡。

6.樊丽红

2001年5至6月,臭名昭著的青海省女子劳教所将27岁的大法弟子樊丽红(未婚)强行送到精神病院。在精神病院里,恶警和医生强行给她吃药物。之后,樊丽红又被强行送到精神病院多次,精神和肉体受到了极大的摧残。从精神病院出来后,药物导致樊丽红整日不思茶饭、精神恍惚,原本一个好好的樊丽红被折磨成的没有人样,谁看见了都痛心,多好的一个女孩就这样给毁了。二零零二年一月她的尸体在青海人民公园被发现。

7.平春峰

法轮功学员平春峰,男,青海师范大学教工(原青海省师范大学后勤处科长,第一次非法劳教后被降职),家住师大家属院。因坚持修炼真、善、忍,力做好人,曾两次被师大的恶人诬告而被关押在青海省劳教所遭受迫害。第一次劳教释放后,在二零零二年和二零零三年间曾两次诉说,在劳教所被打毒针,被下毒,由于当时他精神恍惚,精神表现得不正常,描述不清楚、不确切,就要求他落实、表述要清晰。但文章他还没重写,就第二次被非法抓捕,出来后就被邪恶严密看管,但是平春峰于二零零五年去世,青海师范大学封锁消息,到现在平春峰究竟是怎么死的还没有确切的讯息,当局说他是“跳楼自杀”的。但不论平春峰是怎么死的,有一点可以肯定,以平春峰周围同事来看,在被迫害前平春峰没有丝毫的精神病,从一系列事情来看,现在可以肯定的是,虽然平春峰并没有表达清楚,但他是遭受到青海省劳教所里恶人的投毒暗害,这是导致他精神不正常的原因,也是导致他死亡的原因。所以我们认为平春峰是到现在为止,我们能够查证的青海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第七个案例。

8.黄凤英

法轮功学员黄凤英,女,青海省西宁市虎台中学退休教师,家住虎台中学家属院内。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回家后,对她来自居委会、学校、派出所、“610”(迫害法轮功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邪恶组织)、公安局的骚扰接连不断,在极大的压力下,终没能逃出魔掌,于二零零六年上半年含冤离世,时年六十五岁。

另外,因修炼法轮功的亲人被邪恶夺走生命后,他们的家人无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而去世的有贺万吉的老父亲,赵香忠的老母亲……

二、 失踪法轮功学员:

鉴于邪恶中共干出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而后焚尸灭迹的罪恶,我们非常担心失踪学员的安危。目前,我省有一名失踪学员,名叫席孝莲,女,于二零零一年失踪,时年61岁,青海省交通学校退休职工,家住青海省路桥公司一处9号楼,曾被非法关押在青海省劳教所女队(青海省女子劳教所前身)。

三、 迫害以来被非法关押过或正在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1. 被非法判重刑总计十四人(注:括号后数字为迫害年数):
张荣娟(20,女) 贺万吉(17) 李崇峰(15) 尤豪(8)马贵(4) 段晓燕(7,女)  李生金(7)  赵予杰(6)隋建波(5) 刘启龙(5)  魏海明(5)  赵宗华(5,女) 张秀兰(预谋非法判刑5年,女) 徐学立(4)

2. 曾被非法劳教或关进洗脑班的(迫害时间为1-3年,括号内数字为多次迫害次数,不带括号数字为当时年龄):

男法轮功学员(总计33人次):
包远近 赵予杰 唐发邦(3) 李崇峰 李华时 刘锦国(2)平春峰(2) 贺万吉(3) 张有祯 李俊青 胡波 窦易生 刘泉林 刘继文 古风宝 陶玉信 张福 曹生祥 刘启龙 李兴福(2) 李生金 薛顺奎 罗龙安(2) 沈恒刚 孙本星

女法轮功学员(总计70人次):
张荣娟 段晓燕 赵香忠(4) 樊丽红 贾国红(2) 张玉社 谈迎春(2) 苗茂林(2) 曲淑芸 张瑞珍 葛延华(2) 张敬萍 胡爱春 席孝莲61 张桂芹 赵宗华 李月贵62 李玉君67 黄凤英60 余会香 亢金英(2) 兰玉香 谭晓菊(3) 张学风 张秀兰 任华 杨丽 王淑娟 丁英兰 徐英兰
张庆元(2) 罗芳 陈继平 苗青 李桂香(2) 李元萍 荣香莲57  任传凤61  李建彩 石彩云59 石德花 王宪锦62宋菊邦 史翠霞(2) 薛顺芝 王蕴珍 王玉芝60  季广秀 李国华 张翠菊 郁荟 欧光兰(2) 皮桂芹 赵秀花(2)张淑梅

现仍被非法关押的(不包括被非法判刑的,姓名后括号内数字为非法劳教年数):

(1)非法关押于青海省女子劳教所的:
张淑梅,女,70岁,海南州建筑公司退休职工家属;
贾国红(2),女,34岁,西宁市出租汽车司机,这是第二次非法劳教;
李知,女,42岁,秘密关押,劳教所极力掩盖不让外界知道,便于迫害;
谭晓菊(2),女,49岁,格尔木钾肥厂职工;

(2)非法关押于青海省劳教所的:
李岩(2),男,42岁,互助县村民,二零零八年元月二十日,被互助县公安局从家中绑架到平安县看守所,长期非法关押,而后转到劳教所继续迫害;
孙本星,男,湟中县丹麻乡丹麻中学教师,被湟中县公安局绑架到劳教所迫害;

(3)非法关押于看守所的:
张秀琴,女,47、8岁,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三日晚发放真相资料后被西宁市南滩派出所恶警绑架到西宁市看守所;

四、 被非法拘留、抄家、勒索、恐吓的法轮功学员众多,目前无法详细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