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对待遭迫害同修

与济南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日】几个星期前,看到明慧上有消息说,济南陈同修在市场上讲真相时被绑架了。大家立即开始发正念清除邪恶迫害、正念加持同修。但是过了不久,便听传说陈同修向邪恶妥协了,主动交代了自己做的一些证实法的事情,还有其它一些不好的传言。一时间同修们意见有了分歧,有些同修认为,他自己都妥协了还管他干什么,不用帮他发正念了。另一些同修则认为,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不能承认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应该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对此,我们学法小组進行了交流,并与就近的同修進行了交流,在法理上有了较清醒的认识。认为本着对法负责、对同修负责,也应该写出来与济南同修進行交流,以引起大家的思考,希望能促進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首先,对陈同修遭到邪恶迫害,我们了解他一点情况的同修都感到很痛心。该同修修炼十几年了,在原单位修炼环境开创的很好。曾有一两次较大的工伤事故关,正常情况下工人得歇几个月、甚至半年多的公伤假,他硬是凭着修炼人的正念闯了过来,休息了几天就上班了。并堂堂正正的证实法: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没事,我有师父管。加上平时能按修炼人的心性严格要求自己,在工厂里上下影响很大,大伙都佩服他,常有人说“跟人家法轮功老陈学学去!”两千年、零一年前后有几次警察去骚扰,从门卫到厂领导都公开保护他。“七二零”以后一直坚持在办公室公开炼法轮功,学《转法轮》。几年如一日证实法、讲真相,救度了大量的众生。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完成着自己的使命、兑现着自己的誓约,走过来的路是非常值得珍惜的。

师父《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说:“作为我这个当师父的来讲,我是绝对不承认利用这场邪恶迫害来考验大法弟子的,大法弟子也不要抱着承受迫害因此而修的高的错误想法。”在《正念制止行恶》中师父讲:“大法弟子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救度世人与众生,都是在揭露迫害,都是在制止迫害,所以不能承认邪恶的各种迫害行为,更不能在迫害中叫邪恶随心所欲的迫害大法弟子。”师父不承认,我们当然也不能承认,无论同修还有多少没修好的地方、还有多大的缺点没修去,邪恶迫害他都是不能承认的,都是对正法的犯罪!即使同修妥协了,或者写了什么了,那也是迫害造成的,也是旧势力的安排,是对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干扰,必须全盘否定!

其次,从另外一方面来看,在陈同修身上我们也有足够的教训应该记取。使我们更加清醒的认识到了修炼是非常严肃性的,你走偏一点都不行。由于前面谈到的,陈同修前几年做的好的那些方面比较突出,受到同事夸赞,得到周围同修认可,可能是逐渐的起了一些心。后来在与同修相处时,表现出越来越强的自我,听不進别的同修的意见,自以为是,很看不起怕心重、小心谨慎的同修。与同修交流时声音高,讲的多是他自己怎么怎么。近几年听说与这个那个同修有矛盾,常有同修为此找他交流,都听不進去,还背后说这个不行、那个不行。在他被迫害前一阶段与他见过面的同修讲,他说自己除了上班之外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做证实法的事,基本上舍不的睡觉,也不大炼功了,学法主要是听mp3,有时听睡着了,醒来再接着干。

从中我们分析认为:一是,有些片面理解了师尊关于“要抢人、救人”的讲法,从而偏激的去做,把师尊讲的要做好三件事弄成了一件事、两件事。二是,有点把做事当成了修炼,认为自己信念坚定、胆气壮、做的多就是修炼的好。还拿自己的这一点与做的不如他的同修比,越觉的自己修的好。所以一直忽视向内找,修自己。三是,由于后来太执著于做事,不能静心学法,特别是听法多,不能系统的学师尊后期经文、讲法,淡漠了师尊关于正法修炼的要求,因而不能够清醒、理智的在证实法中修好自己。四是,当自己做的好一点、修的好一点时,没有能把握住自己,及时修去欢喜心、显示心,从而有点自满自大起来,有点看不起别人了,以至于在有些方面走到了偏离法的状态还不自知,还以为自己是非常精進的。忘记了师尊在讲法中的告诫:“大家一定要注意一个问题:你们在证实法,不是在证实自己。大法弟子的责任是证实法。证实法也是修炼,修炼中就是要去掉自己对自我的执著,不能够反而助长这种有意无意在证实自己的问题。”(《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

第三,我们认为,如何对待同修被迫害,既是修炼心性方面的反映,也是修炼人必须面对的修炼问题。在这方面明慧上有很多外地同修的体会文章,我们只是针对这里的具体情况说说我们的看法。

一是,要本着对同修负责、对整体修炼环境负责,不乱传小道不实消息。记得大约是零六年底、零七年初,济南市干休所的大法弟子王玉珍老人被市六一零邪恶绑架,正当大家发正念、积极营救时,不久就传来她已被放回家了,把自己关在家里,谁去也不见。同修听说后就都不管了,而且传她怎么不理智,专门找警察、六一零的人讲真相(这样做不是很了不起吗?)。但是几个月以后,却在明慧周报上看到了她一直在看守所、后到劳教所被迫害的曝光材料。那么前面传的“已放回家”的消息来源是怎么回事呢?其他绝大部份同修当然是不知道真假的,就信以为真了,可那个消息的源头是谁?你是怎么得到的这个消息的?凭猜测、分析、估计,就向外传?你可帮了邪恶大忙了。并不是当事后诸葛亮,我们是修炼群体,就是要修去人心,对吗?现在又有传陈同修一些事,其中也有估计猜疑之类的话。其实到现在有没有同修真正和他家属交谈过,有没有同修去看过他?怎能确定传的这些消息的真实性呢?不负责任的乱传消息的同修应注意修心修口,大多数同修是出于关心,或者是接受教训的心或者是好奇心打听消息,也有要修去的东西。再说,同修已被邪恶重点迫害,我们再说这说那,给同修空间场中加那么些不好的东西,这不是有意无意助长了邪恶、加大了同修的魔难吗?

师尊这样要求我们:“我希望你们更少的把精神头用在谁长谁短、谁好说坏、谁怎么样怎么样上,把你们的精神头都用在证实法上。”“当然有些人是有问题,是应该说,我们应该本着对法负责,以法为第一位,善意的把这个问题解决掉,决不是用常人的办法。”

因此,我们建议:以后再有同修被迫害的事发生时,听到消息的同修如不能参加其他的营救项目,就是持续发强大正念,清除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铲除迫害同修的一切邪恶生命邪恶因素,清除同修空间场中不好的因素,正念加持同修。不去乱打听,修去好奇心、好事心。平时与被迫害同修近的、或一个学法小组的,要严格把好心性关,除了要告诉同修们她(他)被关押的地方以外,其他一概不传,有确实消息就发到明慧网上去。待一些情况确定后,由了解情况的同修负责任的写出分析体会文章发到明慧网上,供本地学员交流切磋。因为别的同修的经验教训,也是对其他大法弟子的心性检验与走向成熟的学习。

二是,同修被迫害,不管出现什么情况都是旧势力的安排,都是对同修的迫害,是不能认可的,都必须全盘否定,他是师父的弟子,谁都不配管。不用人心对待,一听说同修在黑窝里表现好就愿意帮发正念,反之就没情绪发了。大法弟子是人在修炼,就会有人心在,就会有错,这是个修炼问题,与邪恶无关,邪恶不配考验。再说在那种邪恶环境里,同修承受相当大,是外面的人想象不到的。应该多为同修着想。

师父说:“旧势力以为我也那么认为的。行了,这下逼他写了什么书,你李洪志也不能要他了,因为他背叛了你,你那么苦心救度他,他却背叛了你,你一定也不能要了,不能要怎么办?消灭掉。”“旧势力就这样想的,他们也是那样安排的。可是我没有这样做,我就是要度成他。他今天没做好,你旧势力不是还在迫害吗?我叫他明天再做,一定叫他(她)们做好!”(《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师尊如此洪大慈悲所以能度了我们。我们对同修理解、包容,才能形成一个圆容不破的整体。

三是,向内找,提高自己。修炼的人听到的、看到的事都不是偶然的,都有自己要修炼的东西在里面。那么当我们听到同修被邪恶迫害了,发出的第一念是什么,心态是否纯净?是立即发出强大正念否定、解体邪恶,还是马上想到自己要注意安全?是麻木、无可奈何,还是象常人一样凑热闹、打听消息,传来传去,或者是平时对该同修有看法,这时就带着情绪乱发议论。修炼到最后了,我们不能再忽视其中的人心了。另一方面,看到、听到同修有不理智或是因有怕心或什么原因被迫害时,有没有找自己?自己是否也存在这样的问题需要学法修心提高一步?与被迫害同修接近的学员,平时发现同修有问题,有无真正发慈悲心帮助他?还是象笔者原来那样,看到同修不好交流就疏远他?

我的认识可能比较肤浅,如有不当,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