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面骨折,第四天上班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日】

  • 大火后深思

  • 脚面骨折,第四天上班

  • 搓纸轮又能正常工作了

  • 大火后深思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六日,昌图县后窑乡某村的一场大火五垛玉米秆被烧,烈焰冲天。火借风势,风助火威,烧的人胆战心惊,也给人留下了深深的思考。

    六日下午一时多,西南风大约四—五级,村西头一垛长约10多米,宽4—5米的玉米秆垛突然起火。火借风势迅速又燃着邻近的一垛玉米秆。两垛燃着的玉米秆燃起的火团借着风势迅猛向村中烧来。村中第一家的玉米秆垛是大火必经之路,也是必烧的第三垛玉米秆。这家的女主人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当她发现大火烧来时,她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说也神奇,大火绕过她家玉米秆垛。不可思议的烧着了东邻两家与对过一家的玉米秆垛,火光冲天,百米外的一家塑料大棚也被烧了很多窟窿。

    大火过后,人们望着她家本该烧着却没有烧着的玉米秆垛,感慨万千!相信神佛的人知道是神佛的护佑,也有人说:“还是人家炼法轮功的有师父保护。”同时也奉劝那些至今还受无神论的迷惑的乡亲们清醒吧!俗话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这实实在在发生在我们身边的奇迹总该相信了吧,大法是救人的啊!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脚面骨折,第四天上班

    以下是近期发生在山东济南东部小镇的真实故事。

    郑健(化名)从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现在一个锻造厂上班,他干的工种是用夹板锤锻打铁件毛坯。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十日上班后,叉车把一件千斤以上的铁饼叉到铁砧上,准备加工。由于放偏了,郑健拿起撬棍想调正它,不料铁饼顺着撬棍滑落下来。撬棍脱手,砸在脚面上,铁饼压在撬棍上。同班职工吓慌了,认为这只脚完了!一阵忙活,把脚抽出来,只见脚面压了一个凹。厂长马上安排车送医院。郑健却说:“我没事,不用去医院,把我送回家吧。”大伙还是把他送去医院。

    到医院拍片检查,脚面一根趾骨骨折错位,医生让住院手术治疗,得用钢针把断骨穿住,治疗费用三千元左右,术后脚不能着地,至少要歇三个月。郑健心里明白,这是对常人的治疗办法,大法弟子是超常人。他耐心告诉大伙:“我用不着住院,也不用手术,回家歇两天就好。”在他的坚持下,大伙把他送回家。

    回家后,郑健脚不痛也不肿,但明显的看出断骨处脚面凸出,有点发红。厂里领导、同事,亲戚、邻居来看他,他象没事一样,沏茶倒水,还送客到大门口。妻子上班,他按时把午饭做好。

    三天后,他沉不住气了,第四天他就上班了。上了两天班后,由于活动量大,断了的骨头错位,脚面出现红肿。这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一个职工不小心,一脚正踩在他的脚面上,疼的他出了一身冷汗。就因为这一脚,第二天脚面凸出的部位平了,也不肿了,一切正常了。

    事情已经过去半个月了,郑健一直正常上班。全厂的职工亲眼目睹了这一神奇的事例,无不惊叹法轮大法的神奇。人们進一步看清了中共邪党镇压法轮功的荒谬和不得人心。


    搓纸轮又能正常工作了

    两周前,我在打印《明慧周刊》时发现:每打印五、六张时,总出一张废品。问题出在哪里?

    我仔细检查了自己,没有发现心性问题,可能存在干扰?于是我静下心来发正念,发完正念之后,再次打印,问题依然存在。

    这一定是机器本身问题了,是搓纸轮不能正常工作造成的故障。这台打印机才用了一年,搓纸轮的磨损度并不严重,那么搓纸为何不正常?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湿度。东北这个地方冬季要供暖,我家的供暖是地热的(暖气在地面下),房间内很干燥,搓纸轮当然也很干燥,搓纸轮的摩擦力当然就小……

    我将纸盒抽出,让家人把打印机托起,我用一块干净的湿布拨动搓纸轮,使它旋转一周,把整个搓纸轮都擦了一遍,然后装上纸盒,再次打印,一切正常……

    说点题外话,电脑、打印机是我们修炼人的法器,我们应该对它们倍加爱护……那年,我新买了佳能打印机,据以往经验,我断定这东西也就能用两年,去年,这台打印机出故障了,无论如何也不能正常工作了,我一查记事本,果真它就干了两年,真是:“好坏出人的自一念”(《转法轮》)。修炼人的一念更是了不得……

    对于我的这台新的打印机,邪恶自然也不肯放过,多次干扰和破坏,企图让打印机提前“退休”,我就是不承认它们的安排。我坚信只要我的正念足,又有师父和护法神的保护,邪恶是左右不了打印机的命运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