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会执行委员会报告:中共系统迫害法轮功

二零零八年中国人权报告摘要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日】(明慧记者章启明、卢欣然编译报导)美国国会中国问题执行委员会近期公布二零零八年中国年终报告,委员会认为,在过去的一年中,中共当局继续镇压法轮功、维权人士、西藏人士,非法关押上访人士,控制媒体,与法制背道而驰。

报告首次详细的介绍并分析了中共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的“六一零”办公室、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政策和具体执行情况,以及在北京奥运会前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系统迫害等。

*“六一零”办公室凌驾法律之外

报告中说,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中共前头目江××和政治局委员罗干建立了凌驾于法律之外的“六一零”办公室。这一机构被受命执行禁止法轮功,以及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开始的对法轮功的镇压。在九十年代,有上千万的中国公民炼法轮功。尽管中共当局不停的迫害法轮功,但在中国仍有千百万计的人在炼法轮功。

*北京奥运会前 中共加强迫害法轮功

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会开始的前几个月,中共加强了已持续九年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共警察继续关押和监禁法轮功学员,并拒绝承认其在监狱和劳教所中酷刑折磨和虐待行径。二零零七年九月,中共政治局委员、当时任公安部长的周永康,下令所有警察和公安在中共十七大和奥运会前,对法轮功和“海内外敌对势力”进行严打。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起,已有数十万的法轮功学员遭到关押。

中共政权的网站定期公布法轮功学员被捕的消息,一些省份和地方当局向举报法轮功的告密者提供五千元人民币(约合七百三十二美元 )的奖励。

今年七月,中共媒体报导说,新疆有二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抓,七个资料点被破坏。

二零零七年,安徽省颍上县政府透露,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在当地受到关押。

在同一时期,四川省米易县记录显示,作为严打运动的一部份,该县关押了六十二名法轮功学员。据来自法轮功学员以及他们在大陆亲属的消息,在奥运会前的二零零七年十二月至二零零八年六月期间,全国估计有八千零三十七人被关押。国际观察家认为,被关押在大陆劳教所内的人,法轮功学员占了一半。

法轮功的消息来源报导说,至少有二十万学员被关押在劳教所和监狱。截至二零零八年四月,在美国的法轮功学员记录了三千多被中共迫害致死案例,以及自一九九九年以来发生的六万三千起酷刑案例。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五年,在联合国酷刑调查员收到的酷刑折磨案例中,法轮功学员受折磨的案例占百分之六十六。

委员会在二零零六年的报告中指出,中共政权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违反了《民事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六一零”办公室在迫害中的核心角色

公开的政府文件详细的描述了“六一零”办公室在迫害法轮功中的核心角色。自成立以来,“六一零”办公室的打击目标也扩展到被中共当局认为“有害”的其它宗教和气功团体。

根据二零零八年六月南京市发表的公安条例,“六一零”办公室是“组织和领导斗争法轮功的急先锋。”它的责任包括“指导调查重大案件,调查法轮功的活动和组织者,收集情报,组织、协调城市公安力量来防止,控制和惩罚法轮功及其他气功团体。”

*中共官方网站公布迫害法轮功政策

二零零八年三月,在云南省的政府网站上张贴通告指出,政府必须“严厉打击法轮功”,认定其为反共产党、反社会主义的×教组织。该通告警告政府工作人员如果听到法轮功的宣传要立即通知所在单位领导和“六一零”办公室。

二零零八年四月,一份张贴在福建省贵田县官方网站的通知,明确政府的基本政策是“取缔法轮功”。

一些文件提到安全官员应当达到“三个零”的目标。湖南省长葛县武陵区中共政法委的官方报告中要求干部在“六一零”办公室管理工作中要坚决达到三个零,即没有人到北京上访,没有当地的集会和抗议和没有电视广播干扰。

同一个报告也强调了为达到这个目的所需要执行的四个任务:“第一,加强对法轮功的防范、控制及管理,并严密监视法轮功学员;第二,加强“转化”作为打击法轮功的防线,不遗余力地“转化”法轮功骨干成员;第三,加强对法轮功的打击和惩罚,让法轮功地下组织感到害怕;第四,加强反邪教防范教育,加强人民识别、防止及反对邪教的能力。”

*监视法轮功学员的具体措施

“六一零”办公室工作的一个主要方面就是严密监视。武陵政法委声称已经采取了一套“三个责任措施”来确保“六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受到派出所、居委会及其亲属的严密监视。”该政法委还命令安全官员组织一个监控措施,当地警察需要每天三次家访法轮功学员。

为能监控更多的法轮功“骨干”成员,公安部门要成立一个“监控小组”进行“二十四小时监视。”江西省某县在其报告中强调需要在“敏感日子”“派遣监控人员”来“跟踪法轮功学员一天二十四小时的活动”,并且“随时向‘六一零’办公室报告异常情况。”除了监视,“六一零”办公室也受命扩大“情报渠道”“随时了解敌人的动向。”

全中国的“六一零”办公室通过司法程序外的“再教育转化”机构专门关押劳教到期但当局不想释放的法轮功学员。“教育转化”就是“一个意识形态重组的过程。在这过程中,对学员施以各种身体上和精神上的压力直到他们放弃信仰。”二零零二年,湖南省的地方官员和“六一零”办公室针对法轮功学员成立“再教育转化班”,动用的手段包括单独隔离”。二零零零年,普利策奖获得者伊恩•约翰逊(Ian Johnson)在一篇报道潍坊市转化班的报道中写到,“对(法轮功学员的杀戮)就是发生在这些非正式监狱里”。

中共官方消息多处提及关于“六一零”办公室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消息。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的官员说,在二零零二到二零零六年期间“已经侦破三十一例法轮功案件,这包括三十三次拘留,十九次劳改判刑,二十九次刑事拘留,二十次拘捕,十二次破坏秘密集会地点”。

一份递交给云南省昆明市关都区第九届人代会的报告中提到“在二零零五年抓获二十六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十一人被正式抓捕,六人被送往劳改营”。

* “六一零”办公室是类似盖世太保的机构

曾为许多中国异议人士辩护的高智晟律师揭露了许多被“六一零”办公室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暴力和酷刑折磨手段。高认为“六一零”办公室是一个类似盖世太保的机构,它拥有世界上任何一个文明国家都不会设想的权力。高进一步指出,在他所了解的让人难以相信的真实暴力案例,以及所有的政府针对自己人民采取的非人的酷刑折磨的案例中,最让他震惊的是“六一零”办公室和警察所惯用的对女性生殖器的侵犯。高自二零零七年九月公开发表一份致美国国会的信件后失踪,至今仍被秘密关押。

*反“邪教”协会与“六一零”办公室破坏中国公民信仰

报告说,中共的反“邪教”协会是另一个与“六一零”办公室紧密合作破坏中国公民信仰、迫害法轮功修炼以及其它宗教信仰的全国性机构。

在省、地区、市和居民区的各个层次都有反“邪教”协会。这个组织是当局迫害法轮功的主要信息管道,它通过组织学习和其它社区活动来广泛散播反法轮功的宣传。以北京为据点的反“邪教”协会成立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它自称是一个自愿成立合法注册的非营利社会福利机构。

然而在这个机构发表的文章和组织的活动中却可以清楚的看到政府的影子。贵州省反“邪教”协会在其发表的文章中承认该组织是在中共和政府领导之下成立的。反“邪教”协会发表的文章经常暴露出它和“六一零”办公室的联系。长春市二零零七年五月的一份报告揭示,吉林省的反“邪教”协会和省市“六一零”办公室联合组织和发动了在省会八十七个中学的反“邪教”宣传。

*与法轮功和奥运会有关的命令和条例

二零零八年四月份,“六一零”办公室的中央机构,给当地政府发布内部命令,要求在全国范围内展开宣传活动来防止法轮功对奥运会的干扰破坏。所有省政府和所有各级当地政府机构都在其官方网站上发表这一命令。绝大多数地区的官方报导重点突出当地政府已经加强治安并且按照要求对管治对象进行“教育”。地方政府大面积传播这一命令从而引起公众注意力。从与政府间接相关的公共机构网页上,比如官方企业、公共学校、大学、公园、电视台和气象局等机构,到与政府没有表面关联的商业和社会团体机构网页上,都能看到有关这条命令的内容。反“邪教”协会也积极传播和推动“六一零”办公室有关奥运会的这一命令。

*利用奥运迫害法轮功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夕,上海和北京的市府以及奥运官员,也都下达了有关法轮功的指令。上海公安局于二零零八年四月,向法轮功学员和异议人士发出警告,要求他们在奥运期间不许离城,并在十月底前要每周向公安局汇报。

通知威胁说,任何人如违令,将受到监禁或其它处罚。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北京奥运筹办者提醒来宾,严禁携带法轮功书籍,外国游客也不例外。北京公安局还发布公告,奖励举报法轮功“破坏”奥运会计划的人五十万人民币(约合美金七万三千一百元)。

据报导,二零零八年一月至六月,公安人员在北京所有的十八个市区和县,抓捕了至少二百零八名法轮功学员。法轮功方面记录了其中一百四十一位被关押在北京的学员的姓名和相关信息。其中三十位学员已被判长达两年半的劳教。

中共安全部门的官员在奥运前发出声明,企图将法轮功与恐怖份子联系起来,却不提供任何证据。北京奥保队军事部门头目田义祥(音译),将法轮功与那些有可能“利用各种手段,甚至极端暴力来干扰或破坏奥运会顺利进行”的团体列在一起。

*利用海外机构策划反法轮功活动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国家“保护侨居海外的中国公民的合法权益,保护归国华侨及海外华侨家属的合法权益。”这里所指的主要政府部门是国务院 - 国家的最高权力和行政机构。其中的侨务办公室(简称“侨办”)负责执行这项条例。

二零零一年,当时的侨办主任郭东坡,要求集结侨办资源去“团结一切可团结的力量……使他们能理解和支持中共处理法轮功问题的立场和政策。”二零零七年一月,侨办的省、市级负责人与全国的负责人一起,在北京召开侨办主任会议。会议的正式报告中称“侨办也协调海外相关部门发起了反法轮功的斗争。”

二零零六年,侨办主任陈玉杰,对从芝加哥来访的一个由华侨和美籍华人组成的代表团,就其“在与法轮功和其他敌对势力的斗争中作出的正面贡献”“表示赞赏。”据报道,在欧洲也出现了类似号召攻击法轮功的情形,如中国反邪教协会带头在当地散发诋毁法轮功的宣传资料。二零零八年九月,侨办网站上报道中共驻阿根廷大使参加了当地一名中国男子的颁奖仪式,表彰他在奥运火炬传递期间,“组织阿根廷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成员积极与法轮功和藏独作斗争。”

美国国会于二零零零年创立的中国问题执行委员会旨在观察记录中国的人权和法制发展。委员会由布什总统任命九位参议员、九位国会议员和五位资深政府官员组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