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的盛事 心灵的圣宴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日】时间如白驹过隙。零八年神韵艺术团的演出依然余音绕梁、色彩沁脾,零九年更加盛大的神韵晚会,昨日已分别在美国的费城、亚特兰大及佛罗里达同时开场。神韵的三个艺术团(神韵纽约艺术团、神韵国际艺术团、神韵巡回艺术团)同时登场,推出一台全新的大型歌舞——全新的歌舞,全新的精美服装、全新的动态天幕、全新的原创音乐,全新的色彩色调,这是何等恢宏壮观的气度!艺术的盛事中,洋溢着对观众的厚爱,回旋着神的呼唤。

大器全新的作品

零八年神韵节目中的“仙女踏波”,总是在帷幕尚未全部拉开时,就引起一片掌声和低叹。那宜人的蓝,清纯的白,那神来之笔的道具和服装,观赏多少次,都能让人的感官和心灵同时得到一种掸去尘埃的轻灵。“创世”唤起的那种久违的超凡之感,“精忠报国”体现的纯正忠义,“长白仙子”的天人合一,“迎春花开”的清丽、娇憨,“嫦娥奔月”的无私、大勇,“清韵”少女们的淑德、柔美,“善念结佛缘”中的神佛慈悲,等等,这些越品越想看的零八年节目,竟然全被零九年新品取代!充满神韵神思的规划,让人在为神韵感佩赞叹的同时不禁想到:惜时惜缘,在物欲横流、精神萎靡的现代节日风中,今年争取多看几场神韵,以便在明年节目推出之前,把今年的神韵,留在心中更好的品味,让神韵给心田带来更多的生机、更丰富的收获。

智慧超凡的调色

纽约是世界服装之都,多少艺术家、服装设计家每年都在苦心的寻找、调配着次年的新潮颜色。然而任何一年的新潮,曾带来种种抑郁和怅惘,却从未能象神韵舞台的调色那样牵动心灵。和许多观众一样,零八年神韵晚会,我从舞台上感受到的是淡雅而丰富的色调。去年的颜色,象一阵阵清纯清新的春风,复苏着千年轮回中许多圣洁却渐已淡忘的记忆。今年的神韵舞台,颜色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好似由从天而降的巨手,为我们开启了又一扇观天之门:从天幕到服装到道具,颜色深厚而不沉,亮丽而庄重,一种说不出道不尽的感人韵味。那种意境,好似平凡、触手可及,却又那么高贵、智慧出奇。这些颜色虽然并不发声,却让人想起“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这句古诗。

“天衣下凡”的服装

服装是一台戏的重要外包装之一,在观众得到的视觉效果中,服装直接的影响占有很大比例。对于大型艺术团来说,服装决不是一件能简单拼凑的事。神韵艺术团的服装,可说是天工造化。这不但体现在能工巧匠的手工制作、用料的精细,更体现在服装本身的造型和颜色搭配。这几年各地流行唐装,但流行来流行去,总使人感到这里不正宗,那里不对劲,让外国人产生误解,中国人感到别扭。而神韵艺术团的服装,能让观众看到正宗、看到完美,有些观众还难免会想到“天衣下凡”这四个字。整台神韵服装,不但给人视觉的享受,还能让人充份感受到中国古典服装、民族服装的道德和审美价值、实用价值,给人以美好的灵感与心灵启迪。神韵服装给人的,是高尚的艺术和精神享受。个人以为,抛开神韵的歌舞音乐天幕,只观赏神韵的服装,本身就超过了看世界上任何一台服装秀,所以,如果只看一场演出,怎么看得过来呢?

神已归来

更多的感触,写不完。神韵演出的美好和广博内涵,超过了语言所能描述。从五千年文化中采摘的点点滴滴,经神韵之手搬上舞台,就放射出智慧、灵性和深邃之光。神韵演出能让人超越时空、地域和世俗角色的间隔,洗去混浊,触及生命的来源、意义和归宿。这是在神殿才能体验到的经历。个人认为,无神论不过是一种虚妄,否则,古代最伟大的画家、雕塑家、音乐家、哲学家们,就不会虔诚的匍匐在神的脚下,就不会创造出令后代仰慕不止的传世之作。从远古到现在,五千年来,神就在人身边,为人开创了神传文化、铺垫了回归之路,今天,更如各民族预言所述,到了人神同在、随神回归的最后时刻。一刻千金。

神已归来,并且在关切的注视着人、呼唤着人。在道德极度败坏的今天,为何出现神韵这部艺术杰作、这场跨世纪大戏?朋友,预言中的婆罗花已悄然开放,神已归来,你是否闻到了婆罗花的芬芳?是否感受到神的慈悲、听到了神的呼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