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与同修整体配合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日】下面我把自己如何与同修整体配合中提高的过程向师父和同修汇报一下。

据同修说,几个偏远的村庄没有人发真相资料,我们几个同修准备好资料,晚上开车去那儿一个庄一个庄的发,但还有很多走不到的地方。在静静的夜晚,看着满天的星星,心里想:说不定这里也有我的同修,如果能把他们都找到,让他们与我们一同来做真相该多好!这样就能成为一个无脉无穴的整体了。

因为纯正的一念,很快就与一个在这地区做协调的同修甲联系上了。当时甲同修正在村里与另一个同修协调做证实法的事情,他们没有真相来源,资料只能靠手写,我就与市里的资料点同修联系,告诉她们甲每周的用量,又买了许多证实法需要用到的物品,送往村里,每次都是大包小包的。

随着与甲同修不断在法上切磋,当地同修不断的在法上提高,出来讲真相的越来越多,真相资料的种类也越来越多,各村都有人发真相资料、挂条幅、面对面讲、贴不干胶、喷真相标语。有的同修还拿着自家的VCD走家串户放真相光盘。

在整体协调中,同修们的心性提高后,就想在一同修家建立资料点,可是因为没有经验,资料点还没建呢,许多学员都知道了,我和市里的协调人切磋此事,发现这不行,在资料点呆过的同修都知道,这不存在信不信任的问题,而是对同修对社会负不负责的问题。一段时间后,甲同修从新找了一个地方,这样资料点的地点就确定下来了。

我买好设备及一切所需物品,请丈夫(未修炼法轮功)帮忙,他下班后开着单位的一辆小车回来,准备用这辆车送货,他刚会开车不久,那车的一个大灯还不好用。晚上一下班儿,我、丈夫、同修乙一起出发了,还没出城市,天就下起了大雾,雾越下越大,能见度不足十米,往城外走的路不熟,车的大灯又不亮,行驶时多数时间都是看着过路车的尾灯前行。我和乙不停的发正念。没走多远,家里母亲来电话,说我妹妹生气离家出走了,让我去找。我心里明白这是干扰我做正事,心一横,不管怎样,今天我送定了!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平安到达。平时坐班车四、五十分钟的路,开了足足三个小时。回来时雾散了,妹妹也回家了。

之后的很长时间,我一直担负着购买耗材并送去的工作,只要同修说证实法要用的东西,我都毫无怨言,不管多忙都在最短的时间内备齐送到,心性上有问题想不通时,大家就静下心来在法上切磋,明白法理后继续前行。

不久,我又在另一个地方同修丙家建资料点,买好设备后,用纸箱把东西装好。一天晚上,同修借了辆面包车,我和丈夫去送货,同修在家发正念。路过收费站时,在我前面的一辆车不交费就跑了,这时我们的车门突然被打开,三、四个警察、收费人员坐進来,说:“追上前面的车!”我当时心一惊,但马上静下心来,继续发正念,不许他们乱动、乱问,一直追到了县城也没追上,他们就下车了,这时离我们要去的地方已过了好远了,我们还要往回开,因为从来没来过,路不熟,在师父的加持下才找到了那个村镇,当时已很晚了。丙家前后都有门,以前我都是从前门去,去他家前门要经过一个大门,大门晚上要上锁的,后门呢我还不知道。可是那天晚上,村里扭大秧歌,我们去时前门还开着,当时我就想,因为我做的对,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也更加明白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的法理,师父一直在帮我们,师父却把威德给了我们。

虽然在整体配合时,无论怎么样,都要在第一时间做好,配合好,但在这个过程中却起了要建立威德的心,不自觉中有了干事心,每当同修提出时还总是不以为然,直到摔了跟头,被绑架。在看守所,我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反省,有一天,当背到《精進要旨》〈圣者〉时:“其人赋天命于世间、天上,具厚德而善其心,怀大志而拘小节,博法理可破迷,济世度人而功自丰。”这时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我出来后,有很长一段时间,非常消沉。同修找到我,和我在法上切磋,让我明白了,我是在证实自己。当时心里不是很服气,看别人比看自己要多,但还是能向内找,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法理并不清晰。之后的一段时间,只要我一想干什么,就有干事心,弄的我很矛盾,不知道是做还是不做,我不断的排斥它。继而我明白了我在配合中所欠缺的是宽容。师父说:“非常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能真正设身处地的去想别的生命。”(《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在证实法中,不是非得拿出自己的意见,别人说的行,我就要圆容,要补充。

不久,与我合作的一个同修丁由于种种原因流离失所,许多同修对此很不理解,说其邪悟。我被非法关押回来后,也有一段被同修误解的痛苦经历,深深知道这时的艰难,就与这个同修联系,丁说马上要见我。丁说由于同修的不理解,不信任,他们的资料点(只有复印机,需要底稿才可以制作)很少有新的明慧资料,因此想让我把每周的明慧周报、周刊及其它的真相资料的底稿定期送过去,而且丁还希望可以协调一些钱买一台电脑,彻底解决资料的供给问题,我答应了。

我回来后,先准备好近期的底稿送去。接下来就是与同修协调资金,这时一位同修把我介绍给了一个卖电脑的,并约好第二天见面。当天中午,我回家的路上被一辆小车给撞了,当时心里明白我没事,我有师父呢,可是因为正念不足,给撞的很难受,晚上翻身都很痛,又不能与家人说,怕他们不理解(我经常讲大法神奇)。第二天挺着起来,尽量表现的没事一样去赴约,和同修见面后说了需要的东西,同修准备好后,第二天,我就把设备送到了。至今这个资料点都在很好的运作,而且做真相的资金也不是问题了。

在我与同修配合过程中,也在法中不断的提高,法理越来越清了。每当我们在法中明白了一个理后,就会互相切磋,共同提高,越来越意识到修自己、向内找的重要性。前一段时间,有一个外地同修要回老家,走之前想学会电脑及打印机的使用,我就把她介绍到一个家庭资料点居住、学习,之间外地同修和家庭资料点的同修矛盾不断,资料点的同修找到我,当时我没能向内找,怨心一下出来了,与同修抱怨此事,同修说:“师父连特务也度,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宽容呢?”这时我才静下心,在向内找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的心还不够宽容,没能站在同修的角度为她着想,应该多看对方的好处,少看不好处,当我放下对同修的情时,我体会到了慈悲的含义。

我把明白的法理不断的和周围的同修切磋,和同修在法上共同提高,同时也鼓励同修把明白的法理与自己周围的同修切磋。今天,我们同修一部法,在法中同时提高,而不是去改变别人,师父在《洪吟》〈容法〉中讲过:“佛光普照 礼义圆明 共同精進 前程光明”。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

在修炼中我也遇到过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对我身体的迫害,在非常短的时间内让我胃痛的直冒冷汗,第一次我立即跟同修联系请他们帮我发正念,很快没事了,因为来的快去的也快,就没有细想,在后来邪恶因素又来迫害时,我才静下来在法上归正,那这痛是哪来的?如果我有错,我就在我师父的法中归正,你旧势力没有任何资格干扰迫害我,今天的大法弟子是来跟师父正法的,我们就要正一切不正的。师父在《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中说:“‘好人’一文话不多说明了一个理。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就在这时,头脑中突然冒出,你们不是讲善吗?我当时就意识到这是邪恶生命把它的思想在往我脑子里打,当时我就想起了师父《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法是慈悲众生的,但是威严同在。法也是有标准的,对众生是不变不破的,是不能够被随便的左右的。我可以慈悲众生,但是,哪个生命真的犯到了那一步的时候,是有法来衡量的,再慈悲就是无度的,就等于自毁了,那么这样的生命就被定作是淘汰的。”于是立掌将干扰的邪恶因素快速消灭。

在向内找的过程中,发现自己在与常人接触时思想经常混同于常人,令邪恶因素有空可钻。其实师父说过:“其实你们知道释迦牟尼佛也好啊,其他的神佛也好啊,他们连牛马的思想都知道,更低生命的思想都知道,一切尽知,但是他们不会進入其中,就是什么都知道,仅此而已。”(《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今天的大法弟子虽然是在常人社会中修炼,但是要走出人,不能被人的观念所左右。虽然我现在还不能时时刻刻在法中,但我会快速的抓住不正的、不符合法的思想,去掉它。

前不久开奥运,邪党作恶太多,出于对民众的恐惧,跟踪、绑架许多的同修。而我又一次的见证了法的神奇,更加明白了这不是人对人的迫害。当时我与一同修约好下午在另一个同修家学法,可同修被跟踪,把跟踪的人带来,自己却不知道,接着从居委会、街道办事处、派出所到小区保安等二十多人把我们所在的楼围住,楼道里上下都有人,当时我只感到寒气逼人,而自己不自觉的心跳加快,我问自己心跳加快是哪来的,我不能承认这个。我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因为不被承认而强加的迫害是犯法的”。师父说的是法,按法的要求做没错,于是我们开始发出强大的正念,同时也请外面的同修配合发正念,二个多小时的整体配合,另外空间的邪恶被消灭,被利用的人也散去了。在这一过程中,在信师信法中我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那一日读《转法轮》,“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很多时候我们只看到后一句话,而没看到前一句话,只有当我们做的正的时候,师父可能为我们做。当然即使我们没有做好,师父也在帮我们,帮我们做正,帮我们加快提高。

几年来,经历了很多,见证了法的神奇,在此要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千言万语说不尽,同时也感谢我的同修们,把你们在法中明悟的法理不断的与我切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