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好状态应高度重视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最近我地一位印象中很精進的老年同修被旧势力恶毒的夺走了肉身。这位老年女同修晚上八点过从亲戚家出来不远,在公路上与一辆摩托车相撞,她被撞在地上,一辆汽车刚好开过来从她身上碾过,当场死亡。而此时,我父亲也刚刚遭受另一种形式的恶毒迫害,只不过在师父的加持下,经过同修的全力发正念,把他救回来了。

我先说说父亲的情况。父亲被邪恶旧势力恶毒迫害的情况已出现两年时间了。说起来惭愧,虽然我们家四个人都在修炼,但确实修的差劲,所以才出现这些事情的。邪恶旧势力对父亲的恶毒迫害第一次发生在2006年10月初,半夜三点过他就出现了几乎要去世的状态,口吐白沫,四肢抽搐,脸嘴都乌了,发出的声音就是要背过气的样子。母亲和姐姐为他发正念,求师父救他,早晨他很快恢复到什么事也没有的状态。从那以后他几乎每月都要出现一次。每次他被迫害之前,都会出现一种现象:他正打坐或发正念或学法时,突然间嘴里嚼骨头〔实际附体在嚼〕,然后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就去睡觉,到半夜就严重了。

我们四人的修炼状态是:父亲性格极其固执,党文化思想严重,很难见他向内找;很难见他承认自己错了,人心很重。他是抱着对共产党不满、对社会不满的根本执著走入法的,同时也是抱着大法能治病的根本执著走入大法的。他天天都很热衷的学法炼功,但是我却觉的他根本不知道怎么修心。他谈起共产党怎么坏滔滔不绝,但是很难见他在法上说一言半句。很难主动讲真相,根本执著不去。但尽管父亲这么长时间还不能真修,师父还是一次又一次给他机会,一次又一次救了他的命。

我和母亲是属于那种很想修好但老是突破不了不好状态的那种人。姐姐则带修不修的。我们这个修炼状态邪恶要钻空子是很容易的。每次父亲被邪恶迫害时,我们三人就紧张了,一定精進起来,一定走师父安排的路。父亲缓过气来时,我们三人也切磋怎样精進,但是过一段时间我们又不精進了。当然还有父亲自己的原因,邪恶就又利用他迫害我们这个整体。就这样,在师父的无数次原谅我们、给我们机会中,在师父的无量慈悲中,父亲的命延续到了今天。

今年我们都意识到了除了我们自己要精進起来,还要帮助父亲从心性上提高上来,才能彻底摆脱邪恶的迫害。但是由于父亲党文化思想极其严重,他又没意识自己主动解体自己头脑中的党文化思想,每次我给他把怎样发正念解体自己头脑中的党文化和不好思想写在纸条上,过几天他就不按我写的发了。我们很难与他在法上交流,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当然这与我有关,我在修炼中走了很多弯路,两次非法劳教给家人带来了痛苦。我意识到我必须修好自己我们家小整体这个空间场才能正起来。

师父在《转法轮》第三讲说:“你光去炼那些动作,心性提高不上来,没有强大的能量加持一切,谈不上修炼,我们也不能把你当作法轮大法的弟子。你长此下去,别看你炼功,不按照我们法轮大法的要求,你不提高心性,在常人中你还是我行我素,说不定你还会遇到其它麻烦事,弄不好你还会说炼我们法轮大法把你炼偏了,这都是可能的。”父亲正是属于这种情况不修心性造成的。父亲党文化思想严重,与他在法理上理性交流又太难,我想请同修与父亲一起学法为他发一段时间正念,从心性上帮他提高,彻底摆脱邪恶的迫害。[注:学法点最好开在修炼状态正常稳定的学员家,避免出现万一,给大法声誉造成不必要的损失。另一方面,长期不能真修、不能精進的学员走出去参加集体学法,也是努力过程中的一种必要的付出。]

同修们的无私使我们感动,我们下决心一定要修好自己,把坏事变好事。从此我们的集体学法小组成立了,每天晚上七点半左右开始学法,学到十点发完正念结束。现在集体学法一个月左右了,每个人都感到收获很大,同修们说,在家里学法惰性很大,有时很早就睡了。集体学法有了环境,克服了惰性,保证了学法的数量和质量,还可以互相交流提高,真是坏事变好事啊。一位前几年才得法的同修说,集体学法的场很正,每晚在家看电视都心慌,老想往这跑,不愿落下一晚的学法。父亲的变化也是明显的,到现在为止也没出现不好的状态了,以前听力很差,现在好些了,以前从不愿与我们一起集体学法,现在精神饱满,越学越来劲儿;心性也在提高,愿意接受意见了(党文化解体了)。昨晚说了一句让大家都会心一笑的话,他说,你们都是为了我这个修的不好的人来的。终于承认自己不对了,以前可从来听不到这样的话,他总认为自己对,总认为自己修的好,这样认为已经不对,就是党文化的思想,现在终于党文化在解体了。

有一件事最后还没说。父亲被迫害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们家特别是父亲不敬师敬法,所以邪恶才利用父亲破坏法。开始我们还没意识到这一点,真的是师父叫一位同修点醒了我们。我家的大法书和资料都有点乱放,没把宝书当作最珍贵的书来尊敬。父亲的《转法轮》一书简直弄得皱巴巴的,脏兮兮的,这位同修一眼就看出了问题所在,他告诉我们大法书一定要整整齐齐的放在很干净的地方,看大法书时身体要坐端正,手应该怎样拿书,这些都是我们平时养成的坏习惯不注意的地方。同修还把父亲的《转法轮》一书拿回家花了两三个小时的时间从新装订,包上封面,把每一页的卷角弄平,把一本整整齐齐的《转法轮》送到我家。我们真的太感动也太惭愧了,现在我家敬师敬法方面做的好些了,但由于坏习惯的根很深,都还有乱放书的时候,一定改过来,希望有与我们一样不敬师敬法的同修以我们为戒。

集体学法太重要了,整体太重要了。尽管我们这个地方的同修都修的不怎么精進,比起《明慧周刊》上那些写交流体会的同修的正念正行,我们简直差的十万八千里,特别是我,从迫害以来就在走弯路。象父亲,我曾经觉的为什么法都改变不了他,但是通过集体学法,通过整体的力量他慢慢在提高了,我们都慢慢在提高,就是说明整体太重要。一支筷子再硬,也容易折断,一把筷子尽管不怎么硬,却不容易折断,就是这个道理。

而文章开头那位很精進的同修,她是一个人独居,虽然每天也参加集体学法,但可能只局限于为学法而学法,没有在法上认识法(只是我的猜测),或没有同修对她不好的状态引起重视(据说她在出事前一段时间在同修家学法和炼功时翻白眼,看书看着看着就笑,其实已经被邪恶生命控制了。如果有同修引起重视为她发正念,就不会造成这样严重的后果。

我是修的很不好的弟子,修炼中干扰也大,最近放下了一个执着,稍微顺了一点,我很多时候都不敢看师父的法像(师父的法像对我总是很严肃),但是我真的很想很想修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在此借明慧一角谢谢师父的慈悲救度,谢谢同修的帮助,并且真诚希望同修给我们提宝贵意见。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