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中的一朵小花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我是年轻女大法弟子,九七年末通过妈妈的修炼得闻法轮大法,九八年逐渐走入大法中来,蹒跚的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一、关于明慧网及法会投稿

1、受益于明慧网及《明慧周刊》

明慧网、《明慧周刊》,是我修炼路上的益友。有很长时间我学人不学法,认为自己的二姐有文化,修的比我精進,所以对她比较“迷信”。她对周刊持否定的态度(到现在我还没有说服她改变态度),所以一度我也离开了这个修炼的好环境。在后来的修炼中我逐渐认识到了周刊的益处,刚开始看周刊挑看自己比较喜欢的文章,同修发现后建议我每篇都看。后来在周刊上也有此方面交流文章。(但现在仍不重视新闻汇编的文章,需要今后改正)“弟子切磋 整体提高”、“讲清真相 救度世人”两个栏目对自己有颇多指导提携作用,常常是流着泪看完同修们的文章。为他们无畏的正义之举而感佩。慈悲的师尊常常把我正在迷惑、需要進一步提高的相关文章及时在周刊上发表出来,指导我走正证实法的道路。比如:当我正困惑如何面对面的讲真相时,网上及周刊上就会发表这方面做的好的同修如何面对面讲真相的经验交流文章;一段时间没太注意使用真相币,周刊上就会较多的有关此方面的文章发表。

2、法会投稿

前三届的交流会由于悟性差认为写交流稿的都是精進的大法弟子。自己修的不好,汗颜面对师尊、同修,没有参加的资格。此事好象与我无关一样,只是等着、盼着看同修们的交流文章(这是一颗只想索取,不想付出的私心)。

当看到第四届交流会的通知,认真思考后认为无论修炼的如何都应积极参加法会,但由于没重视,拖拉,发稿截止时间到了还没动笔写。后悔,错过了机会。

看到第五届交流会的通知后感谢师尊慈悲,再次为弟子提供参加修炼心得书面交流会的机会。心想一定不能错过了,无论修的如何也得進这个“考场”,向师尊、同修们交“考卷”。不能因为怕“不及格”连“考场”都不敢進。同时劝身边的同修也来参加投稿,千万别错过同修们共同切磋、提高的机会。

在写此交流稿的同时,我才发现自己被邪党文化侵害的太深了,平时在给上级写工作汇报时,总是夸大其词,已经习惯了,比如为十三名失业下岗育龄妇女体检,汇报时按领导的要求写为四十六名失业下岗育龄妇女体检。在写交流稿时此说假话的习惯又出来,发现后及时改正。写交流稿是个全面审视自己的好机会,是个提高的过程,动笔时才知道自己要修的地方太多了。没有达到修炼标准的地方也太多了。

二、正法中的一朵小花

九八年我就能简单的使用电脑,但对互联网还不太熟悉。二零零三年在同修的帮助下,我能上明慧网了。看到明慧网的主页时,就象掉了队的队员终于找到自己的大队人马一样,回家的感觉,非常激动。

刚开始做资料时,受邪党文化的影响总感觉是一个地下黑加工点,我知道这不是自己真正的想法,努力排除它,并给我家资料点起个名字叫“光明资料点”。由于旧势力的破坏,一段时间上不了网,由同修传送优盘,做资料。二零零五年末才可以独立运作资料点,形成一套机制;在单位上网下载,回家制作资料。当时没有主动同昔日的同修联系,互相协调配合。直到自己认识到了这颗私心后,心想能为大资料点分担一部份多好。就这一念,师父看到了。很快师父安排同修与母亲联系在我家取资料,出于安全(其中包括私心),让同修与母亲在外面交接资料。为了确保资料供应及时。资料点有规律的运作着。可没过多长时间,机器出现了问题,眼看着同修来取资料时间要到了,资料还没有做出来,想着同修的等待,我急哭了,这时才感到资料点的责任重大。因资料交接没有协调好,同修不在我这取了。这才感到太坚持自我了,很后悔“逼”走了同修。没有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来。

后来外区的同修不定期的在我这里取资料。又承担起四、五个同修的周刊和真相资料的工作。有时电脑出现问题,发正念就解决了,打印机出现问题了,向内找自己的不足之处,认识到了,再看机器毛病找到了。在做资料的过程中体悟到心性每提高一步,自己的技术就有所提高,用的法器也一个比一个先進。一次身边的同修被绑架,从里面传出话让转移设备及资料,我信师信法没有动。当时正在背法,每天背法有时间就多发正念,讲真相。平稳的度过了这一关。

单位是环岛形开放式的办公环境,每次要上网前都求师父加持,并发正念让同事看不到,刚开始上网时,怕心很大怕同事看见了和领导汇报,心怦怦直跳。在师父的加持下,现可以如意上网下载、发表三退声明(事先准备好模板,只要填写三退名字复制粘贴就行了)。

三、走出来证实法

1、利用各种方法讲真相

经常和同修利用各种方法讲真相,发资料;粘贴;手写真相标语;真相纸币。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我悟到应该面对面的讲真相了,我和同修首先面对面送资料,利用节日送相关内容的明信片,元旦我们送新年贺卡,圣诞节送有关圣诞由来的贺卡,过年送明信片。渐渐的修去了许多怕心,一次给老大爷发真相资料,刚转身走向别人,他在后边高声喊:“嘿,你发的什么?”当时心怦的吓了一跳,一边面带微笑,一边发正念走向他,祥和的对他讲这是关于法轮功的真实报道,国内很难得到的信息,他说我就想看这方面的,你给我揣好(他有点半身不遂)。我忙把真相单揣到他的上衣兜里。为面对面,直接劝三退,打下了基础。

面对面劝三退,我大都是和同修一起做,她骑电动车带我,看到“目标”,我下车讲,她在旁边发正念,(有时她讲,我发正念)一般事先起好名字,找个话茬,先拉近距离,然后直接切入三退主题。一次看到一位大姐推着自行车一拐一拐的走着,我在离她较近的地方下车了,好象是同路人偶遇,走上前问:“大姐,怎么车子坏了,大姐腿脚不太好吧?”不等她回答直接说:“‘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身体就能健康”。“大姐是团员吗?快退了吧。”

她说:“你怎么信这个呢。我不退。”

“法轮功是正法,并不象电视上说的又剖腹、又自焚的。现在全世界有八十多个国家都在炼法轮功,真的祛病健身。要是真都又剖腹、又自焚的哪还会有这么多国家炼呀。”我一边走一边说。

“我入过团,还是党员呢。在单位时是党支部书记。”
“是吗?快退了吧。”我有点意外。
“现在干什么呢”我问。
“现在下岗了。”她回答。

“贵州有个藏字石上面着写的‘中国共产党亡’,快退了吧,化名也行。”“可别跟着它陪葬,咱也没得什么好处,都失业下岗了。”她不作声听着我讲。

她有点胖,“给你起个化名叫‘胖姐’吧,就叫‘胖姐’退党、团行吗?”她点头应允。身边的同修一直骑电动车跟在后面发正念。我们为又一个生命得救而高兴(其实这也是欢喜心,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2、在工作单位讲真相

我是在最基层政府工作,这里的工作人员受邪党毒害比较深,一次在领导办公室里他们谈到共产党的腐败,科长还说他拣了张《九评》的碟,大家七嘴八舌,我借机给大伙讲真相,得到主管我的领导认同(她当时是邪党党员)。她是个工作非常认真,有头脑的人,为给劝她“三退”铺平道路,平时我把自己的工作做得很细致,得到她的认可。没事闲谈,我以第三者身份给她讲真相,还送她小册子、大法护身符。一次加班我们一起吃夜宵,我又谈到了三退,我直接给她起个化名劝三退,她笑着同意了。三退后她很快就得了福报,升了科长,之前的专职工作被评为市先進个人,她的女儿也考上了一所向往的大学。

在工作中有居民来到我这里办事的,比较熟的我直接劝其三退并送大法护身符。不太熟的我先发正念,一边热情的为其办事,一边唠家常拉近距离,然后说送一个小礼物,把其领到××室把事先准备好的小册子、护身符送给他,会上网的送软盘告诉其如何上动态网,并劝三退。面善的直接问是否入过党、团、队,为其起好化名劝三退了。有不太好讲的环境时,待为其办完事以后,追出去再劝三退。这过程中也有不听,害怕不退的,我并不强求。告诉其记住法轮大法好。

我还有没有协调好的工作关系,有时劝三退的状态正好,书记就找我谈话,说谁谁到她那举报我劝人家退党了。这时我除了发正念,默不作声,还不太会处理(跟她讲过真相她不听不信)。谈完话心想不能承认旧势力的安排,该讲还得讲,就是不听你旧势力的。但怕心又出来了,就不敢讲。有时求安逸心上来,不爱讲。就这样时而讲时而停。没有做到修炼人无私无我的心境。

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做的跟正法的進程还有很大的差距。还有很多常人心,比如:争斗心、名利心、私心、怕心、妒嫉心修的反反复复的。

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时刻,同修们让我们抓紧时间兑现自己史前的大愿,完成师父交给我们的神圣使命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