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学大法时闯病业关的一点体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修炼前我是一个全身上下都是毛病的“废人”,头部长年累月象被大石磨子压着一样,又闷又重,动不动就天旋地转,一睡就是三五天,一个星期不能下床,还有肚子经常痛、颈椎、肩周炎、腰椎、坐骨神经等,几寸长的针扎進肉里,连医生护士都万分的心疼,叹息说:这么年轻的人扎这么长的针,以后年纪大了怎么办!

有时觉得这样活的太痛苦了,真是生不如死,不如一死算了,可看到年幼的孩子要人照料,老人难以承受,先生对我也十分好,我始终下不了决心。

那时只要听说什么气功能治病我就去练,哪个庙灵我就去烧香,见菩萨就磕头,冤枉钱花了一大堆 ,可是病情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日渐沉重。

就在1996年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情况下我喜得大法,十余年来我的执著心很多,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同修们的帮助下,一路跌跌撞撞的走到今天,这里谈谈对闯病业关,放下生死的一点感悟。

1998年秋季的一天下午,突然咽喉肿痛,吃晚饭感觉困难,开始说话嘶哑,后来逐渐发不出音来了,只能用笔写,咽喉里堵住了,吃饭开始能够喝点粥,后来只能仰着头和脖子,用手按住進一点水,再后来水米未進长达半月之久。我当时人尽管瘦的变了形,但仍每天坚持学法炼功,炼动功坚持不了就炼静功,每天照常上街买菜做饭,料理家务,因先生不在家,两个孩子放学吃饭需人照料,当时同修们也很担心,我的症状属于封喉,不仅不能吃喝,晚上睡觉也只半靠半坐,否则气就喘不上来,但我有着一颗对师对法坚定的心。

还有一件考验心性的事,大孩子有扁桃体,经常发炎,发烧,医生建议做手术,说定了时间,到时医生不是开会就是没有时间,直到我不能说时医生又通知做手术,怎么办?孩子的手术和学习都不能耽误,我当即决定同意做,“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我无数次的背这句师父的法,一切都有师父的慈悲呵护,签字、手术的照料全是我。我只能用笔与医生对话,凭医生的敏感,大概看出了什么,再三要求我检查,我都拒绝了,心里十分坦然,我庆幸修炼大法了,我是超常的,不存在病。

《转法轮》中说:“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如果没有师父,说不定我早就不在世了,现在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黑气往出排,一点不承受是不行的,所以心念很正,将生死去留完全交给师父。这样二十余天后,呕吐不止,吐的尽是脓块,后是血块,吐的昏天黑地,旁边的同修看的心惊肉跳,因为我半个月未進水米,他们怕我一口气上不来过去了,而我心里十分坦然,有师在,有法在,一点危险也没有。

第二天,我与同修一起骑自行车到离家十余里地的集镇去参加洪法,世人和同修见到我都惊呆了,从我身上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大法师父的慈悲伟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