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整训队”的罪恶行径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位于西山坪山间的一栋五、六十年代建造的半口字型二层小楼,大队部位于小楼正前方山坡上,小楼的底层是七大队一中队(七大一),即所谓的“整训中队”,二楼是七大队二中队(七大二),是所谓的“法轮功专管中队”,专门针对法轮功修炼者迫害。在七大队一中队里,也包藏着许许多多的罪恶,甚至更加野蛮、更加残暴。

新进入西山坪的劳教人员首先都要在“整训队”里整训一个月左右,这些劳教人员在里面被叫作“新教”, 在西山坪,“整训”和“新教”这两名词有着深重的内涵,那就是可以任意的折磨他们,让他们遭受痛苦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在西山坪的劳教人员中流传着这样的话:“整训”的“整”就是“整人”的“整”;“劳改背个名,劳教整死人”。

来到“整训队”就如同走入地狱一般,尤其在零八年六月份新条例出来以前,更是如此,过去的那些罪恶在以后的岁月中必然都会被揭露出来,所有的参与者必然都会得到惩处。

一进入“整训队”,首先就是挨打,值班劳教犯们站在各个必经之处,对经过的每一个人都拳打脚踢,然后是搜身检查,把劳教人员携带的衣物扔的到处都是,脱下身上的衣服(包括内裤),还要跳几下,再接下来就是绕院子跑,值班劳教犯不停的恐吓、催促快跑,跑慢了就要被抽打,另外还有叩起(双手抱头,身体呈90度弯腰站立)、抱头蹲下(臀部离地30公分)等,一进入“整训队”,就体验到了什么是恐怖,七大一的黑板上曾经写下很大的两行字让“新教”回答:“你是什么人?”“你为什么来到这里?”,就是要让“新教”明确自己的身份。

“整训队”的“整训”活动都是由值班劳教犯操作,“整训”的内容就是打人、各种体罚(每天至少都要叩三次)、各种整人的“训练”、挨饿、挨脏等,平时稍微有一点不合要求就会被打,有时一个人“没做好”就会连累所有的人受罚。值班劳教犯打人是得到狱警默许的。有一次,有三名劳教人员在队列中和值班劳教犯发生冲突,当班狱警就把这三人叫出来,当众亲自打这三个人的耳光,然后值班劳教犯依次让这三人趴下,拿鞭子用力抽打他们。曾经见过值班劳教犯站在升旗台上,用脚扇站在下面“新教”的耳光;值班劳教犯在指挥训练的过程中,躺在升旗台上休息、唱歌,足见值班劳教犯的嚣张跋扈。

由于七大一和七大二的特殊关系,对于“整训”的法轮功学员,值班劳教犯们也特别关注 ,一般最脏、最累、最麻烦的事情都要叫法轮功学员去做,平时如果稍微没有“做好”,就会被打的更凶。另外,对于没有写“三书”的法轮功修炼者,值班劳教犯在“整训”中让他们额外的扛起沙袋,回到舍房也要扛沙袋。大法弟子秦大群带病、带伤,“整训”中也扛过沙袋,到了人快要不行的时候,才保外放回家,回家后不久便离开人世。

在“整训队”里劳教人员是毫无人格尊严的,不知什么时候兴起的,集合开饭的时候,值班劳教犯一喊话,劳教人员马上整齐、迅速的把头低下,下面的程序(除了吃饭的时候)一直都要把头低下,不准张望,在平时的活动里,在蹲下时也都必须是双手抱膝,把头埋下。

“整训队”里对人的折磨是肉体和精神双重的,在高压下劳教人员始终处于一种极度的恐惧之中,当一听到 “训练”、“出来”等这些熟悉的喊声时,就如坠深渊一般,这种精神的折磨远甚于肉体所承受的痛苦。

在“整训队”里,值班劳教犯敲诈勒索“新教”是由来已久的事情,值班劳教犯可以毫无顾忌的拿他们的物品,或者拿旧的换新的,更严重的就是值班劳教犯在经济上对劳教人员的敲诈。在西山坪劳教人员实行刷卡消费,在“整训队”里,劳教人员的卡由值班劳教犯(主要是魏绍红)统一管理,劳教人员没有机会接触到自己的卡,对卡的使用情况一无所知。值班劳教犯们长期消费高档香烟,吃昂贵的小伙加菜,还经常吃火锅(也常见到一楼的狱警吃火锅)。对于敲诈勒索,处于恐惧中的“新教”只有敢怒而不敢言,甚至连怒火都没有了,只有逆来顺受。

今年十一月份发生了两起法轮功学员向队里反映被敲诈情况的事件。一个是王显华在七大一“整训”期间,家属接见上了六百元的帐,不知什么原因,这六百元重复上于王显华的帐上,变成了一千二百元,由于王显华没有接触到卡,对此并不知晓,王显华到了七大二发现卡上还剩余约两百元,钱少了约两百元,王显华当时认为差的不多也就没有在意,但是不久负责账务的蒋少华主任结账时,要求王显华退还多上的六百元,王显华当时蒙了,扣完卡上所有的钱(包括后来又上的帐)还欠一百多元,王显华向队里反映问题,后来又写了书面材料要求中队、大队给予解决,中队上报到大队后,至今不予答复。另外与王显华一起反映类似情况的还有大法弟子余富荣,他在“整训队”被魏绍红敲诈一千多元,魏绍红做贼心虚,后来送给已转入七大二的余富荣一个充电剃须刀,余富荣的问题大队解决下来,只是让魏绍红退还余富荣五百元钱,而对值班劳教犯魏绍红的敲诈行为没有追究任何责任。

另外,在零八年十一月三十日发生了一起打人事件,大法弟子张银明因生产劳动之便,接触到了七大一值班狱警李裕成,劝其不要放纵值班劳教犯折磨已经精神失常的大法弟子亢宏,李裕成恼羞成怒,一拳打在张银明脸上,并放纵、指使值班劳教犯魏绍红殴打张银明,致使张银明受伤进医院。对此打人行径,整个大队不但不予以处理解决,反而相互勾结,阻止消息的外露,不让家属知道,七大二对十二月一日的法轮功家属接见进行严格监控;对十二月一日解教的大法弟子任东川故意拖延时间,不打电话通知当地派出所来接人,拖至十二月二日上午才打电话,到中午才放人离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22/1920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