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修炼小故事四则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一:丈夫因祸得福走上修炼

我姓高,人们都叫我高姐,今年五十六岁。我丈夫老马今年五十八岁,现在我们都是修炼人。说起老马得法,还有一段故事。

那是二零零四年腊月十五,老马和往常一样去工地干建筑活,中午到女儿家吃饭。走在路上自东向南拐弯时,被一辆拉土的大卡车给撞了,路人给叫了救护车拉到人民医院抢救。我接到电话到医院一看,丈夫的头上、手上、腿上全是血,锁骨给撞断了,成粉碎性骨折。医生说,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是住院开刀。

我是个修炼的人,知道丈夫出车祸是业力造成的,只要他能认识到这点,正确对待,就不会有大事情的。可是丈夫不修炼,怎么办?我和丈夫说,咱也不住院,也不开刀,咱学大法,怎么样?丈夫痛快的答应了,当天就出了医院。医生说:都这样了还不住院咋行呢?我和丈夫坚持出院,医生没办法,给了个锁骨带捆上,使劲勒着。

当天他躺在床上,我一直给他念《转法轮》,一直念到夜里一点半。问问他:“疼不疼?”他说不疼。锁骨都断了,粉碎性骨折还不疼,你说这不是奇事吗?医院给开了二百多元钱的药,他吃了三天就停了,因为一直不疼。

回家第二天,丈夫嫌锁骨带勒人,就给他松了松,以后每天都松一松,最后根本就不管用了,到第五天就完全摘下来了。结果他人好好的,什么事情也没有,到现在连一点疤痕都没有留下。后来他说:我觉的有个人使劲推我的胳膊,连推了三下,好象骨头还响了。之后就好了。

过了个把月,还从他的头里抠出一粒带着沥青的大砂子,可是他啥事也没有。

打从车祸事件后,老马切身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从此以后开始修炼了。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可我丈夫九十天后就出去干建筑活了,令人称奇的是,车祸受伤的那只手干活时有劲,另一只好手却没有伤手有劲了。

当初撞老马的司机去看丈夫时,十分害怕,带了五、六个人。我对他们说:没有事,你们放心,我是学炼法轮功的,师父教我们做好人,不会讹你们的。他们要放下钱,我不让,争执了老半天,最后我说你们要是不过意,就少放下几个,放二百元药钱就行了,他们说什么也不干,硬是放下了一千五百元。我给他们讲了真相,还送给司机一本《转法轮》。

得法后丈夫走到哪里都洪扬大法。前年去干活时,丈夫一抡锤,一颗钉子把没有受伤的另只手的手背上的皮豁开一个大口子,他只去诊所用绷带包扎了一下,回到家跟我说,这次这边的业力也消掉了。之后再也没有管它,手也不痛。

去年正月初四,丈夫突然腰痛,痛的连动都不敢动,我赶紧起来发正念,清除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干扰迫害。症状减轻后,我告诉他和我一起发正念,本来对发正念不怎么重视的他,亲身感受到了发正念的威力和作用,从此他也重视发正念了。

得法头一年,一次他牙疼的受不了,后来发了三次正念,就再也不疼了。再有一次是他在工地上搬板子,不小心扭了腰,只歇了三天就又出工了。劝他歇歇,他却说“没有事,我干着干着就好了。”果真如此,他什么事情也没有。

二:共产党逼的她炼了法轮功

老李和他的妻子、四个儿女以及两个儿媳都修炼法轮功。说起大儿媳得法,他说,她是叫共产党逼的炼了法轮功。

原来,二零零零年秋天,大儿子到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抓被关,大儿媳便一次又一次到单位去要人。恶党书记说,写了保证书就放人。大儿媳替丈夫写了保证书。恶人又反悔,又说必须缴钱才能放人。大儿媳回家凑了钱去缴上。这下该放人了吧,可是那些恶人们却耍起无赖的把戏,说话不算话,拒不放人。大儿媳当场气愤的撂下抱在怀里的三岁的女儿,拍着桌子斥责他们没有人性,不讲道德,她说:“我现在算是知道了,不是人家法轮功不对,就是你们共产党不对!以前我整天说丈夫不好,说法轮功不好,但人家从来就不撒谎!人家讲真、善、忍,你们说谎成性,出尔反尔,你们不是不准炼法轮功吗,我明天就开始炼!你们不是不让去北京天安门吗,我明天就去,也要告诉人家法轮大法好!”她的话有力的震慑了邪恶,使恶人行为有所收敛。

果然,她的丈夫出来后,从来没有修炼过的大儿媳和丈夫、三岁的女儿一家三口坐火车来到北京。女儿问爸爸:“我们去北京干什么?”爸爸告诉她:“到了北京,你就喊法轮大法好!”一下火车,女儿在火车站就高喊“法轮大法好!”。来到天安门,没有修炼过的大儿媳和丈夫、女儿一起高喊“法轮大法好!”从此开始,她也走上修炼的道路。

三:从单纯的受益到佛法修炼

老李的小儿子更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的受益者。小李是工厂的电工,一次他一手抱着电钻,一手扶着梯子爬高,快到二层楼高的时候,突然梯子倒了,小李仰面朝天摔倒在地上,头磕破了,不省人事了。同事急忙把他送到医院里治疗,经诊断是轻微的脑震荡。当时他迷糊了一下午,同事们都吓坏了。出院后小李明显感觉自己的脑子灵了,别人也说他比从梯子上摔下以前更聪明了。家人感觉他的心胸、境界、眼光比以往开阔了许多,他知道自己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的那位受益者。

之前有许多菜他都不爱吃,可是自从摔了那一跤后,吃什么都不再挑剔了,都爱吃了。更稀奇的是,他自己说,我这一跌,原先的头疼病再也没有了,脑子更清楚了。

后来,小李也走上了大法修炼的道路。

小儿媳因为公公、婆婆、大伯和大姑姐多次的被抓、被打、被关押,以及大姑姐的非法判刑、被抄家,刚开始的几年对大法没有正念,对大法弟子很有看法和怨言。后来由于丈夫的亲身经历和大法弟子对她的慈心善举,亲身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对大法的态度逐渐转变,终于认可并赞同真、善、忍的法理,现在也双手捧起了《转法轮》。

四:从新修炼的高姐识字了

今年五十六岁的高姐在一九九八年就得法了,可是由于修炼不是很精進,自己不认识字,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听信了邪恶的谎言,就不再修炼了。后来她就在城里卖菜。由于长期的劳作,逐渐各种病都出来了:腰痛、腿痛、肩周炎等,那个罪可是受大了,痛的她以为自己得了骨癌。不说别的,光是因为双腿静脉曲张,夏天再热也不敢穿裙子、穿短裤,右腿做手术划了五刀,抽去大筋,可手术后腿还是肿胀,为了腿她吃了四十付中药。后来痛的不能卖菜了,就去妹妹的饭店里包饺子,一月三百元。

同村的同修知道她的情况后,多次给她送来了真相光碟等材料,她越看越明白了,知道是政府错了,共产党错了,自己也错了,悔不该听信邻居的话烧毁了师父的大法书啊!她又想修炼了,怎么办?她决心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

二零零三年年底,从新开始自己的修炼之路。她从同修那里借来了《转法轮》。可双手捧着《转法轮》,却认不得几个字,翻开第一讲,开头就是“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转法轮》第1页),她却只认识“正”、“高”、“人”这三个字,因为“高”是自己的姓,“正”是在生产队里记工分时认识的。没办法,碰见不认识的就问丈夫、问儿子,其实大部份都是别人念给她听。问一遍、两遍、三遍都好说,问的遍数多了,时间长了,人家也就烦了,她丈夫说,给你买本字典吧,你自己查。这样家里人教她学会了查字典的偏旁部首、笔划等,她牢牢的记住了,遇见不认识的字就查偏旁。

后来同修为她送来了《转法轮》,她学的更认真了。年纪大了,有些字记不住,就在《洪吟二》等书里夹同音字的纸条,直到自己把所有的文章全部背下来为止。慢慢的,《转法轮》、师父的新经文等都能熟练通读、背诵。现在高姐花的真相纸币都是自己写的,经常往人民币上写“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等字,随手就能花出去。高姐说,如果不是大法,不是师父,做梦都不敢寻思这么大年纪还能认识这么多字,这都是大法的威德啊!

从新修炼五年了,高姐从不明白法理,到精進不止,这期间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天天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救度众生,并带动了丈夫也走入修炼中来。五年了,高姐扔了药罐子,从此再也没有吃过一分钱的药,浑身上下也轻快了,快六十岁的老人了,还象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样能干,上坡干活象年轻人一样有劲。一上午,她就能从家里担出十一担水,爬到西岭上一棵棵的浇在桃树上,这么大的工作量就连年轻人也未必能做到,而她到了晚上就象没有干过活一样,还能走十多里路做大法真相,返回来两条腿走路更轻快。

高姐是过敏体质,原先桃树上、柿子树上的吧唧毛虫(也有人叫“拔夹子”,毒液進入人体后受伤处又痒又痛)把她蜇了,就会难受的一夜都睡不着觉,连活都不能干了。去年,她又被蜇了,当时发出一念:“没事,我是修炼的人。”五分钟后果真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从新修炼后,她就一心扑在大法上:早上三点三十分起床参加大陆地区统一炼功,之后就学法、制作真相材料,每天晚上7点多开始学法,还要外出讲真相。法能改变人心。开始她常恨给她毁大法书的邻居,后来经过不断学法修心,觉的邻居也苦,同样是被共产邪灵蒙蔽了,这个恨的心没有了。后来这个毁书的邻居也遭到报应,得了肺大泡病了。高姐觉的他们很是可怜,就给几个经常围在一起议论医院、治疗、病情和医药费的有重病的人讲真相。开始他们不相信,还诽谤大法,后来她在讲真相前发正念清理他们空间场里的低灵烂鬼和坏神,再去讲真相,告诉他们少看一小时的电视,每天可以多念念法轮大法好,会得福报。最终那位不信气功的毁大法书的邻居终于相信了,开始念“法轮大法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