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制造了二零零八沈北特大冤案?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奥运前后,中共以“安全稳定”为由,先后将沈阳沈北新区奚常海、王素梅、孙玉书、霍德福等四名法轮功学员绑架。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一日及九日,沈北新区伪法院先后非法两次开庭,将四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重刑。其中,王素梅被非法判刑十年,奚常海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孙玉书被非法判刑八年,霍德福被非法判刑六年。

非法判刑就是六一零头目一句话

尹家乡法轮功学员王素梅首先被非法庭审,据参与庭审的公、检、法人员讲:大法弟子判多少年,都是“六一零”说的算,我们定不了。

沈北新区的原来的“六一零”头目是佟树良,因迫害法轮功“有功”,被邪党提拔委副书记,新上任的“六一零”头目叫孙永刚,此人在蒲河管委会任职时就卖力的打压当地的大法弟子。此次大法弟子王素梅被非法绑架,坚持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罪,要求立即释放,令“六一零”头目叫孙永刚大为恼火,由于刚刚上任,向主子邀功心切,孙永刚失去理智的叫嚣:“我判你十年”。结果“六一零”头目孙永刚的一句话,这位“善良的农妇王素梅就被非法判了十年。

王素梅原本是尹家乡光荣村的一名普通的善良农妇,村民都说王素梅的善良是一般人比不了的,做不到的。因为王素梅的丈夫另寻新欢,抛弃了她,但王素梅却一如既往的照顾着年迈的婆婆,无怨无恨,邻居及乡亲们都劝,趁年轻再嫁算了,可王素梅却说:我是学大法的,师父教我们真善忍,做好人,别人对我不好,但我们不能。就这样,这位普通的农妇王素梅一个人挑起了家庭生活的重担。当得知好儿媳被无辜判刑十年后,无助的婆婆伤心至极:我的好儿媳哟,十年怎过呀,不知还能不能见一面,这是啥世道啊!

伪法官不许法轮功学员自辩

继尹家乡法轮功学员王素梅被非法判刑十年后。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一日早九点,沈北新区法院又非法开庭,对三位财落镇法轮功学员孙玉书、霍德福、奚常海进行了非法审判,非法开庭前两小时,沈北新区法院才通知家属。

在非法庭审现场,奚常海的老伴和儿子和霍德福的媳妇等家属终于见到了已经被非法绑架几个月的亲人了,家人都惊呆了,原本高大魁伟的奚常海被折磨的非常消瘦,孙玉书和霍德福也被折磨得神志有些不清,面无表情 ,目光无神。

庭审法官邹东辉(音)不许法轮功学员为自己辩护,只许回答是与不是。非法庭审匆匆结束后,几名法轮功学员被立即带走,不许家人接近,家属们眼睁睁的看着亲人被押走。

据知情人讲,四名大法弟子奚常海、王素梅、孙玉书、霍德福在狱中受到了的警察刑讯逼供,为了消磨大法弟子意志,恶警采取最简单,也最邪恶的方法,不给吃饱饭,不让睡觉。开庭前,恶警两天不让法轮功学员孙玉书等合眼。说是防止大法弟子在法庭上喊:法轮大法好!

几个月来,家属们日夜思念着狱中的亲人们,为了亲人的早日获释,家属们不停的奔波于公安局、看守所等部门,不停的各方求救,然而各部门都说:法轮功案件归“六一零”管,我们(公、检、法)说的不算。

十二月九日,沈北新区法院公布了非法审判结果,奚常海被非法判了十一年、孙玉书被非法判了八年,霍德福被非法判了六年。当家属听到非法审判结果时,都感到不能接受,表示要上诉。当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质问:奚常海为啥被非法判了十一年时,法院人员回答:农妇王素梅被判十年,奚常海是头儿,就多加一年。大法弟子奚常海不服判决,要求无罪释放。

奚常海、孙玉书、霍德福都是沈北财落人。奚常海是财落镇的小学退休教师。孙玉书、霍德福都是大辛三村朴实的农民。几个家庭无法接受这非法审判的结果。都觉得的中共的统治,百姓没处说理。令他们想不通的,都是本乡本土的,为什么那些官员会如此的下黑手,发个传单,挂个条幅,危害到谁了,犯了什么罪。

当地村民得知大法弟子被判重刑的消息后,觉得太荒唐,奚常海、孙玉书都是六十岁的人了,判十来年,这岂不是变相杀人吗?。

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已经近十个年头了,这些法轮功学员家属们和亲人们亲身经历着这场不公的迫害,其中奚常海这次已经是第三次入狱了。九年来,奚常海因为信仰真、善、忍,他和家人屡遭迫害,共同经历苦难,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奚常海刚刚修炼不久的儿子也来到省政府上访,没想到遭到警察的暴打,接下来儿子被单位开除,孩子的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二零零零年末,奚常海因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非法劳教,孩子彻底崩溃,一度精神失常,四处乱跑。奚常海的老伴无奈的承受这一切,泪水不知流了多少。

是谁制造了二零零八沈北特大冤案?

这些天,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重刑的消息在沈北大地不胫而走,无论是机关企业,还是街头巷尾,老百姓都在议论这个话题,纷纷觉得不公与惊讶,这大法弟子发个传单,挂个条幅,咋就一判十多年?

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近十年来了,沈北的法轮功学员和全世界的法轮功学员一样,和平理性的向民众讲述着迫害真相,这些年来,虽然沈北新区“六一零”操纵公、检、法,干了许多迫害大法的恶事,多人含冤离世,多人被劳教判刑,多人流离失所。但是大法弟子没有把他们当成仇人,不断地劝告他们,不要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不要执法犯法。劝善信不知写了多少,真相电话不知打了多少。大多的警察和干部明白了真相,不再参与,有的还退了党。可是这些“六一零”这些成员可能坏事干的太多的缘故,就是不肯回头,死心塌地为邪党卖命。

据知情人透露,在“2008沈北最大冤案”的态度上,“六一零”,和公检法态度严重分歧,某位公检法的局级干部主张走过场,尽早放人,这也是公检法大多数人的态度,然而沈北新区“六一零”却与善良为敌,拿邪党党性要挟,执意重判,沈北新区“六一零”就是“2008沈北最大冤案”的制造者。参与的主要责任人就是沈北新区“六一零”头目孙永刚,原政法委书记佟树良,沈北新区公安局长秦华。

“2008沈北最大冤案”的实质就是“六一零”操纵公、检、法各部门一手造成的,公、检、法的官员违心的听命于“六一零”,把司法公正的职业道德扔在一边,与“六一零”犯罪组织一样,沦为中共的帮凶。

在此对参与制造“2008沈北最大冤案”的沈北新区公、检、法的官员说几句,尤其是沈北法院的法官,虽然你们是在“六一零”的操纵下干的,但却是你们昧良心判决的,用你们的法律术语叫从犯。罪恶也有你们一份。

所有参与制造“2008沈北最大冤案”的公、检、法的官员们,你们昧着良心干了一件你们一生中最可耻的事情,将四位善良的信仰真、善、忍得民众判重刑,所有有正义感的民众都会谴责你们的不义之举。面对四个破碎的家庭,你们的心可否安宁。

再次善劝沈阳的依旧参与迫害的官员,冷静的为自己和家人想想,为什么如此的失去理性迫害好人,制造一个又一个人间悲剧呢?,为什么做事不计后果呢,给中共卖命会有什么好下场。善恶到头终有报,害人必害己,这是天理。自古以来,邪不压正,不管中共多邪恶,必将被光明驱散,所有继续跟随中共残害善良的人如不及时悔改,等待你们的必是正义的审判和上天的惩罚。

建议当地所有法轮功学员、家属、善良民众、觉醒警察等积极的搜集保存“2008沈北最大冤案”相关证据,所有参与此案的“六一零”级公、检、法官员的犯罪资料。我们会将此案提供给“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国际),把他们的罪行记录在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