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学法、正念否定干扰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 加强学法、正念否定干扰

  • 正念一出,血旗就是升不上去

  • 加强学法、正念否定干扰

    中国大陆大法弟子:明明

    我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大法,修炼前因小儿麻痹后遗症,下肢残疾,肌肉萎缩无力,行走困难,而且身体还有许多病痛。得法修炼后,身体上的病痛全都消失了,而且残疾的双腿也在好转。

    九九年七二零后,在邪党的残酷迫害下,曾被关進监狱,被打成重伤,家中也常常被邪党的人员骚扰。在邪恶环境下,因我学法不深,怕心太重,感到精神压力很大,虽坚持修炼,但状态不好。特别是近几年,身体常常出现不适,残肢无力,站立几分钟就累得不行,甚至出现修炼前每到冬天残肢冻疮的现象,我还以为是自己的业力。

    最近通过学师父的《洛杉矶市法会讲法》,我悟到我现在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大法师父亲自救度的生命,是带有重大使命的,是不受任何旧的因素左右的,我不承认身体上的所谓残疾,我认为这是旧势力对我的迫害。近些时,我加强学法,高密度发正念,清除自己空间场的一切邪恶因素、清除迫害我双腿的一切邪恶因素。现在我感到身体轻松,以上不正确的状态也消失了,学法也能静下心来,正念也强了,每天五套功法一步到位。

    现在残疾的下肢有力,萎缩的下肢在增粗,现在天气很冷,多年的冻疮不见了,身体越来越健康,在证实法、讲真相中起到了好的效果。

    以上是个人经历,如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正念一出,血旗就是升不上去

    余庆(化名)家住吉林省,上初中二年级,每天跟妈妈学法,读《转法轮》,是个大法小弟子。这里讲的是他发正念,使血旗升不上去的事。

    十二月初的一个星期一,全校师生都被迫站在寒风里,冻的缩手缩脚,等着升血旗走过场。广播里老师开始介绍升旗手,然后宣布升旗开始。余庆一听马上发一念,想:不让血旗升上去。只见四个人拿着血旗,手忙脚乱的鼓捣了半天,还是没挂上。这时,音乐都快结束了,负责音乐的老师只好把音乐停了。又上来一个体育老师帮着挂血旗,又费了半天劲儿,还是弄不上去,五个人无论如何就是没能把血旗升上去。广播里老师宣布解散回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