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油画家范一鸣仍被关在北京(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明慧记者陆南追踪报道)新年将至,著名油画家范一鸣仍被关在北京。范一鸣于二零零八年八月在北京被抓并劳教,至今已四个月过去了。据知情者介绍,范一鸣的户口是福建的(非北京户口),因此过年之后,范很可能被送出北京,从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送往内蒙。

明慧网于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二日报道了著名油画家范一鸣被捕的经历。七月八日晚,著名油画家范一鸣接放学的儿子(八岁)回家,在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派出所附近被警察尾随进家。北京警察绑架了范一鸣夫妇并抄家。警察将范一鸣夫妇关在北京东城区看守所。经友人花钱托人,一个月后范妻被放回,范一鸣被送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非法定为劳教两年。中共借举办2008年奥运会之际大肆抓捕在京法轮功学员,范一鸣只是其中之一,其消息辗转两周许才得以在明慧网上发表。


油画家范一鸣

范一鸣1967年生于福建,为人忠厚,自幼酷爱绘画。1991年,他在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研修班学习结束后成为专业画家,其作品多为欧美等国私人所收藏。2001年,范一鸣应邀为英国前首相西斯先生画像并被邀请前往英国进行文化艺术交流。2001年至2003年在香港三次举办个人展。2004年在英国伦敦举办个人展。2004年9月由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出版《同路而行——油画家作品专辑——范一鸣油画精品》,2004年10月参加在北京国际艺苑举办的首届“同路而行”油画联展;2005年11月参加在北京今日美术馆举办的第二届“同路而行”油画联展。


油画家范一鸣的作品《雪花飘过》(局部),在美国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首届「全世界华人人物写实油画大赛」中获银奖

北京调遣处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魔窟

明慧网2004年3月3日报道,“北京调遣处”位于北京大兴县团河,是非法关押各类劳教人员的中转站,全名叫“北京市公安局劳教人员调遣处”。亲历了该处所的法轮功学员们说,北京调遣处条件之恶劣、恶警之残暴,对人权的肆意践踏,当数世界之最。

法轮功学员一进调遣处,就会被一群穿警服的“恶狼”扑来,按倒在地踩着。警察全副武装,掂着警棍、电棍站在两旁,怒吼着,辱骂着,逼法轮功学员抱着头(两手指交叉,低头抱着后脑勺)。抱高了不行,抱低了也不行,一定要抱着后脑勺,否则“啪啪”的电棍就在头上响了。两脚尖叉开,脚跟相并不能离地,两肘还要夹在两腿间,很难受。稍有不如恶警之意,或承受不住的姿势出现,拳打脚踢、电棍、橡皮棍就来了。这是人人都要过的所谓第一关。

在调遣处,无论是何种方式写了所谓的“保证书”的法轮功学员都被编入班,强制超强体力的奴役劳动,被迫包一次性的所谓“卫生筷”,每人每天要包7000~10000双筷子,其中有蜘蛛网、小孩的臭袜子、鸡粪、鼻涕等等。这样肮脏的筷子,被大陆官方作为“卫生筷”送往各地餐饮场所使用。

2004年,在北京调遣处,大法弟子张力前因不写所谓的不炼功“保证书”,被4、5个恶警打得鼻青脸肿。大法弟子沈文敏,因2002年5月在调遣处的广场上高呼“法轮大法好”,恶警半个多月不让她睡觉。大法弟子方永梅不写所谓的保证书,恶警就唆使吸毒人员打她,方永梅的脚被伤得很重,因没有得到及时治疗,造成脚的肌肉麻痹,行走困难。北京一名叫余素芹的学员,脸被抓破了,牙也扳活动了,有一次差点被灌得几乎昏厥。

在北京调遣处,大法弟子干的是超负荷的包筷子、折纸等奴役劳动。完不成任务不让睡觉,经常干到后半夜。有的法轮功学员在那里被关了两个多月,裤子和袜子一次都没让洗,好多人身上都生了虱子。有时经常还给法轮功学员吃些不明药物,学员不吃,两个班长就一起上来,一个就拽住头、捏鼻子,另一个就往嘴里塞。

声声的惨叫,声声的谩骂混在一起,所有去过调遣处的人都认为那里就是人间地狱。

2006年底,北京市劳教调遣处还成立了11大队,号称“攻坚大队”,用于专门迫害所关押的女性大法弟子。

呼吁海内外各界人士积极打电话、写信营救大法弟子范一鸣,维护正义,支持善良。

相关信息:

北京各劳教所咨询台电话:(010)1600225转
北京团河劳教所管理科电话:(010)61292590
北京团河劳教所教育科电话:(010)61292591
北京市劳教局局长:郑振远政委:张兴荣副局长:戴建海等
北京市团河劳教所所长兼党委书记:张京生副所长:李爱民(2002年11月从调遣处至团河,重罪犯)赵所张所杜启文

请知情者提供更多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