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石家庄鹿泉的两个黑窝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河北女子监狱和女子劳教所这两个黑窝就位于石家庄鹿泉市铜冶镇。鹿泉市位于太行山东麓 ,石家庄市西邻,117路公交车自纪念碑-终点,南行1站至女子监狱;或211路公交车自火车站-女子监狱下车,沿监狱外墙北行至拐弯处西行200米左右,就是河北省女子劳教所。

河北省女子监狱四周空旷,围绕女子监狱步行一圈大约二、三十分钟,监狱大门朝东开,位于监狱的东南角,探视从这里登记进入。监狱的家属楼位于整个监狱的西南角。家属楼往北是有武警看管的伪监狱范围。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位于河北省女子监狱的北墙外,劳教所大门的西边是正在完工的现代化家属楼,百姓的血汗钱用在了镇压百姓上,这也是中共邪党的一大特色啊!

一、河北省女子劳教所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于2007年11月19日设立,邪党把河北各地女子劳教所的劳教人员基本都转这里继续关押,主要以迫害法轮功学员为主。刚成立时关押200人左右,奥运期间已达到400人左右,其中法轮功学员占70%左右,上访的和其他信仰的占20%左右,真正犯罪的不到10%。奥运期间疯狂抓人,高峰期有时一天送来30多人,其中独腿的、传染病的、高血压的、心脏病的,见人就收。

目前劳教所一楼非法关押着近百名坚定的大法学员,四楼近百名大法学员是奥运期间陆续从各地绑架来的,她们都很坚定修炼法轮功。二楼三楼非法关押着所谓被“转化”的学员,陆续有人写了重新修炼法轮功的“严正声明”。

奥运之前,劳教所管教打人还稍微少一些,2008年8月9日奥运一开始,马上形势就变了,恐怖气氛逐渐升级,恶警对法轮功学员严加监控,8月20日达到顶峰,开始体罚、打骂、污辱(这是明令禁止的)。为了强制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穿号服,恶人们把女学员衣服扒光,内衣内裤用剪子剪开,铐在光板床上,打、电、铐、罚是家常便饭。

9月20日,恶警刘子维把未婚的唐山女法轮功学员张燕春衣服扒光,打得满脸开花,其状惨不忍睹,没法见人。为掩盖其罪恶行径和进一步迫害,把张燕春单独关在小库房(小号)内,不让出门,吃喝拉撒全在里面。

唐山遵化女大法弟子陆素华,因为不放弃修炼,被多次罚站,关小号,手臂被恶警刘子维踢成骨折。

更多详情请读者在明慧网搜索关键字“河北女子劳教所”。

二、河北女子监狱

河北女子监狱,强制劳动时间造假说只有八小时,周六、周日休息。实际情况每天早上七点出工,七点半到车间立即干活,直到中午只有半小时的吃饭时间,接着回车间干活,晚饭也是半小时,没有休息时间,一直干到晚上八点半收工,回到监舍已过九点。而且还得经过多次报数,搜身才能回监舍休息。名义上说周六、周日休息,其实根本没有休息过。并且基本上每月都要有一个星期加班到夜间十二点,高强度奴役劳动。根据最新调查,工作时间至少12小时,而且不管年龄大小一律出工。

对于刚入监的法轮功学员,河北省女子监狱就把她们全部与其他人隔离,在教学楼一楼专门成立了一个攻坚组,企图转化这些大法弟子,不写所谓的四书就不让出门,不准自己打水、打饭,不准与别人说话接触。据调查,这种迫害方式叫出入监,也就是说彻底隔离,让人几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见不到阳光,而且要忍受寂寞。从出入监出来,强制法轮功修炼者看假经文,目地还是洗脑,不同意洗脑,剥夺一切与外界联系的权力,小到在伪监狱的购物权都会被剥夺。

接见亲属,这个黑窝很有算计,每个月一个支队只有不定期的一天可以和亲人见面,从家里拿的衣物都不准带入,只允许在监狱内部小卖部购买,还假装限额一百元消费,其实多买是可以的。到中午11点的时候,由黑窝狱警开始宣布,可以与探视家属吃饭的名单,其次是不可以吃饭、只能隔着玻璃说话的,还有不可以接见的。到餐厅后,还是见不到人,得等到12点左右收工后,才能一起来餐厅与家人聚餐,这个时间,家人可以在监狱特别提供的购物窗口购买水果和一些食品,因为来一次不容易,所以只要有一些钱的,都会买上一大包。

河北女子监狱对被关押人员及家属的算计,可谓颇费心机,其求财、剥削人、害人的本质也是一览无遗。

2008年8月28日7点半左右,八监区干警兰云鹏打大法弟子刘玉枝(宣化人)。毕春梅、孙志军2008年9月18日毁书,大法弟子同喊“法轮大法好”,毕春梅、孙志军教唆犯人打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李艳平(保定人)被打的全身是伤。狱医张建儒明知道有危险还强行给大法弟子灌食,对大法弟子李艳平强行灌食三、四次。这里的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用的全都是下三滥手段,卖东西缺斤少两等等,利用各种手段榨取在押人员钱财。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报道,河北省女子监狱共有十一个监区,其中十个监区都关押着法轮功学员。监狱里专设了一个用来“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也是整个监狱里的一个最邪恶的地方。现年26岁的法轮功学员王博就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里面,每天24个小时有两个监控形影不离左右,晚上不让睡觉,面对墙罚站。王博在那个恶魔聚集的地方被迫害折磨已长达两个多月了。

王博的母亲刘淑琴也刚刚从这个邪恶的洗脑班出来,深知这个黑窝的毒辣、残酷,对女儿的处境非常担忧。2008年3月8日那天下午,监狱举行所谓文艺演出,刘淑琴对着邪恶洗脑班高呼:“法轮大法好!”恶警头目葛曙光喝令七、八个人,在2500余名服刑人员的面前对刘淑琴施暴,恶徒揪住刘淑琴的头发,捂住她的嘴,对她拳打脚踢。3月29日早上,刘淑琴再次高喊“法轮大法好”,又一次遭到七监区恶警操纵七、八恶徒暴打。残忍场面令所有目睹的人为之震惊。

人类与生俱来有爱好和平的自由,也应该有信仰的自由,但中共邪党从四九年祸国开始,已经致使八千多万国人非正常死亡,从来没有向人民忏悔的诚意,因此制止中共邪党继续对善良百姓的酷刑、虐杀迫在眉睫,您的每一个正义声援都是对邪恶的窒息,您的每一个正义举动都会使我们大家的未来更加充满希望,正义的凝聚就是对邪恶最有力的制止,我们在此呼吁请伸出您的援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