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正“矛盾”中向内找与修炼提高的关系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回想自己在风风雨雨的修炼途中已经走过近十一个春秋,也算是个老弟子了。可是每一颗人心的“魔”去,都是在摔了大跟头、在人心的揪扯、矛盾的激化中才勉强舍去。总象是被逼着修,而不是主动的去同化法。究其原因,还是没有摆正“矛盾”中向内找与修炼提高的关系;没有从根本上明白什么是观念、什么是修炼;不能正确对待修炼中的“苦难”。想到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中那慈悲、急切又语重心长的话,便汗颜、愧疚,为师父苦度我的艰辛和自己的浑然不悟而落泪。

在常人中,我从事艺术行当,是个唯美、浪漫、重情重义、精神生命为大的理想主义者。对不经意间获得的“人”的功名利益处之淡然。但是,对于生命精神层面的价值追求,却死看死守,真是“有甚者为假理付出生命而不可改变”(《精進要旨》〈为谁而存在〉)。

这种观念根植的很深。在物欲横流、人心叵测的世间,我这个追求高尚完美、依旧生活在童话世界里的人,在理想与现实的冲撞中,心灵所遭受的伤害可想而知。在生命处于茫然无助之际,我幸遇大法。表现上我似乎是在追求真理、实践和成就返本归真的生命的终极意义。可骨子里却为实现“美好人生”、兑现“人与人之间相互仁爱不受伤害”的人生理想而努力。抱着这种根本执著,我走入大法修炼。正如经文《精進要旨》〈和时间的对话〉中那个旧宇宙的神所言:“神:这批人目前而言,他们有的来学法是因为找不到人生目标,抱着这样的不想改变的认识。”这些旧的势力以我入门时的根本执著为借口,在我“个人修炼”时期与“正法修炼”时期安排了诸多死关,从而达到它们破坏法的目地。我在这些死关中苦苦的挣扎着、突围着。在找到自己的根本执著以及连带着的人心之后,面对错综复杂的表象愈来愈能看清那个实质的东西,继而能够从容的审视和似乎能够把握它了。可是愈到表面那个根本的东西表现的也就愈为激烈。直至近日,在与一学员的“矛盾”冲突中,我对它又有了更進一步的认识:旧宇宙中的很多参与正法的生命,在今天的正法中似乎是在帮助师父正法,实质上是借助师父的正法,在拼死保留自己要保留的东西。大法修炼中抱着执著心不放时亦是如此。这正是旧宇宙自私的生命与因素之所以被正法淘汰的可悲之处与根本原因所在。

我的生活常态,是那种遇事谦和忍让、尊重他人、温厚闲雅、善解人意的人。为此,太多的人觉的我是韩国女人。可是我还有一种截然相反的生命特质,就是每当我的安宁生活被搅扰时,遇到无法回避的丑陋的事物时,我会突然变的易怒、焦躁不安;当我的所谓尊严、面子被伤害到某种极限时,“士可杀、不可辱”的观念支配下,我会拼死与之相斗,不惜鱼死网破;更有为世间公道而舍身取义之侠骨。带着这些旧宇宙的变异因素,在如今的要求绝对的严格绝对的纯正的正法修炼中,在正法一步步推向表面时,我与学员间的“矛盾”冲突也显的尤为尖锐。

由于我所从事的专业,在常人中养成了一种变异的追求完美的审美标准,不能圆容的看待世间相生相克的事物:善恶、美丑、好坏,在我的理念里异常分明,拒绝丑陋,其中渗透着很浓的爱恨情仇。在一切我认为的美好的事物里,我都能在其中感知一种美质,且徜徉其中不能自拔。相反,对于那些丑陋的事物,我便极为厌恶、排斥、甚至焦躁心悸。我这种品性,在修炼中与那些较温厚、个人修炼扎实的学员能相处溶洽、配合得当,而与那些暂时还存有自私、妒嫉等等人心的学员相处中,我自觉不自觉的就有种排斥心理,不能包容、善待他们。当他们的人心触及和伤害到我那变异的观念时,先是忍让、然后躲避、直到无法忍受的极限时,便河流决堤般彻底暴发……。

我这个把清静闲适当作命根子、视尊严面子为最根本利益的人,两年来竟做起了至今令自己都觉的不可思议的协调工作。一生躲避矛盾喜欢清闲惧怕伤害,如今却时时在矛盾的浪尖儿上被抛上摔下,期间求名心、面子心、自尊心、气恨、抱怨、委屈、急躁、愤愤不平等等人心暴露无遗。在自我的根本利益与正法需要的角逐中,对于协调工作,我一次次的面临一种异常尖锐的生死抉择:坚持还是放弃?!

在消极、沉迷、保全自我不受伤害的痛苦中一次次的放弃,又在师父一次次的慈悲鼓励中从新拾起:“我要把你带成啊。你哪里需要什么,我才要你去做的。”(《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反思几次的放弃都是与学员间的“矛盾”冲突使“我”受不了而退却,我感到几次的“矛盾”之间似乎有着一种必然的联系,我的心好象总是围绕着某种东西在“魔炼”。旧的势力到底抓住了我的什么把柄,竟一次次的给我设置魔难,逼我放弃协调工作,根本上是迫使我放弃修炼,妄图毁掉我的同时达到它们破坏法破坏整体的目地!我终于找到了它,那就是——我的根本执著。

“人要过不了生死这一关,他就圆满不了。但是绝不会让你非得疼那一下儿才算能放下生死,那只是一个形式。我不看重,我看你的心,真正能不能做到。”(《瑞士法会讲法》)在大陆异常险恶的证实法工作中,面临通常意义的生死考验,我能很自然的放下,能从容泰然的应对一切。可是,那个妄图借助正法修炼实现“完美人生”实现“人与人之间相互仁爱不受伤害”的根本执著,那才是我生命的根本利益,能否放下这个最根本的利益,对我来说就是能不能放下生死。旧势力死死的抓住我的这个生死大关,真的想置我置众生于死地。

生活中许多我曾经向往的所谓美好的事物,用法的标准衡量,都是生命下走轮回中衍生、变异的痼癖,旧宇宙的败物都是在师父正法中必须祛除的。可是我们往往把它当作自己生命的一部份,死死的守护不肯割舍。在“矛盾”冲撞的痛楚中,正是这些生命垂死挣扎之时,如果我们能主意识清醒的及时分清和消除它,那正是生命真我得到升华、同化、归真新宇宙的时候。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只能成就和证悟新宇宙的法,而不是保守旧宇宙为私的垃圾。旧宇宙生命为私的属性就是总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其实,别人的好坏与自己有什么关系?别人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通过别人的执著如何发现和抓住自身的疏漏,从而去掉它才是关键。我们往往把“向内找”当作让别人改正错误的口头禅,这是没有理解“向内找”的真正内涵。其实,“向内找”永远是针对修者自身而言的一种修炼的机制,是提高、升华的法宝。

不同的学员有着不同的生死关。有的病业反应,有的怕心拦阻,有的执著钱财,有的执著功能,有的苦盼结束时间等待圆满。无论有着怎样的难与关,其实都是对自我根本利益的执著,都不是我们当初来到人间的本愿。找到它,去掉它!乘着满载众生的法船,随师返还家园。

所在层次的初浅认识,不妥之处,恳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