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东营暨胜利油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概况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据不完全统计,二零零八年在明慧网曝光出来的东营暨胜利油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如下:非法判刑一人、非法审判二人,非法劳教十七人,绑架强制洗脑几十人。此外,韩庆坤二零零七年被迫害致死。

一、非法判刑一人,非法审判二人

1、荆海,男,胜利油田电力管理总公司客户服务中心职工,于二零零七年十月被恶警董宁等人绑架,非法关押在胜利油田滨海看守所。二零零八年六月四日上午九点,东营区法院非法开庭审判法轮功学员荆海。恶人一直不让他的家人探望,直到非法开庭也不让他的妻子及父母等家人进法庭旁听。法院直到六月底才宣判,法轮功学员荆海被非法判刑五年,已经送到济南监狱迫害。

2、游云生,六十多岁,东营胜利油田大法弟子,因讲法轮功真相被迫害,二零零六年来到寿光。二零零八年三月以来,在潍坊市党委指使下,寿光市党委及六一零办公室的策划下,以奥运为借口,恶人疯狂抓捕法轮大法弟子近百人,游云生是其中之一。寿光市法院预谋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对其进行非法审判。

3、李素真,六十多岁,东营胜利油田大法弟子,因讲法轮功真相被迫害,二零零六年来到寿光。二零零八年三月以来,在潍坊市党委指使下,寿光市党委及六一零办公室的策划下,以奥运为借口,恶人疯狂抓捕法轮大法弟子近百人,李素真是其中之一。寿光市法院预谋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对其进行非法审判。

二、非法劳教十七人

1、刘炳芳于四月二十五日到五月四日被滨海公安局伙同胜利油田“六一零”非法组织绑架,被非法劳教三年。

2、陈萍于四月二十五日到五月四日被滨海公安局伙同胜利油田“六一零”非法组织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半。

3、张晓玲于四月二十五日到五月四日被滨海公安局伙同胜利油田“六一零”非法组织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半。

4、赵连安于四月二十五日到五月四日被滨海公安局伙同胜利油田“六一零”非法组织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

5、张忠华于四月二十五日到五月四日被滨海公安局伙同胜利油田“六一零”非法组织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

6、山东省东营市酱菜厂一姓艾的大法弟子,在利津县讲真相时被恶人绑架,随即被非法劳教二年半,关押在东营市劳教所(新建)。

7、马士祥,东营市广饶县稻庄镇马楼村大法弟子,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日被广饶县国保大队伙同稻庄镇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在广饶县看守所,一直不允许家人探视。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二日,马士祥被送往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8、朱学义,东营市广饶县稻庄镇西朱营村大法弟子,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日被广饶县国保大队伙同稻庄镇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在广饶县看守所,一直不允许家人探视。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二日,马士祥被送往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9、崔桂霞,东营市八分厂法轮功学员,七月三十一日在自己开的服装店里被东营区胜利街道办事处绑架,第二天下午被送往东营看守所。二零零八年八月六日从东营看守所被送往王村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两年。

10、黄金菊,女,五十多岁,山东省德州市临邑县临盘镇的胜利油田临盘采油厂退休职工,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至十八日左右被非法绑架和抢劫。后被非法劳教一年。

11、赵金蓉,女,临盘采油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至十八日左右被非法绑架和抢劫。后被非法劳教一年。

12、张惠吉,女,五十多岁,山东省德州市临邑县临盘镇的胜利油田临盘采油厂退休职工,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至十八日左右被非法绑架和抢劫。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13、薛玉环,女,五十多岁,山东省德州市临邑县临盘镇的胜利油田临盘采油厂退休职工,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至十八日左右被非法绑架和抢劫。后被非法劳教二年。

14、蔡云娥,女,五十多岁,山东省德州市临邑县临盘镇的胜利油田临盘采油厂退休职工,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至十八日左右被非法绑架和抢劫。后被非法劳教二年。

15、宋春林(音),男,三十多岁,临盘采油厂采油一矿职工,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二日左右被非法绑架和抢劫。被非法劳教三年。

16、王彩文,女,五十多岁,胜利油田地质研究院法轮功学员,于八月中旬在街上被东营公安局恶警抓捕并关进东营区公安局拘留所。后被劫持到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

17、宗善芳,女,六十岁左右,原胜利油田三十中退休教师,被洗脑班迫害几个月后,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底被送往王村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三、绑架洗脑几十人

二零零八年胜利油田和东营市被非法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几十人,他(她)们是:郭树森、李海英、邓秀婷、黄玉萍、魏金枝、石永久夫妻、秦姓同修、戴连启、龙泉、李卫东、李红英、王凡、高梅、孤岛的胡女士、王振书、李爱芬、王学勇、朱恒德、吴素琼母女、任秀芸、孙坚安、文信章(音),还有四月份绑架的杨洪、郑华、刘炳芳、陈萍、张晓玲等二十余人。

四、严重迫害案例

案例一:邱红梅在劳教所遭吊打、灌药、软缩带等酷刑迫害

邱红梅,女,三十多岁,胜利油田东辛采油厂新大劳动服务公司职工。二零零五年六月邱红梅被非法劫持到王村第二女子劳教所。恶警不让她睡觉,恶人恐吓她如果不放弃信仰就受刑,她妥协了。二零零六年三月邱红梅声明从新修炼大法。劳教所恶警轮班熬她,不让她睡觉,她又喊着“法轮大法好”,被吊打,恶警殷桂华找电棍打她,恶警们用抹布塞口,用胶带封口。她挣扎着不让堵,恶警们就把她绑起来了。打掉一颗下牙,另一颗也快掉了。

恶警李爱文强制她喝不明药物,她不喝,恶警们就往她嘴里灌,灌也没灌进去,就用毛巾捂邱红梅的嘴和鼻子,邱红梅当时昏了过去,恶警们就给她灌药物。邱红梅醒了以后头晕,头疼,手还带着铐子,硬挣扎,时间长了把两个手、手腕都磨烂了,恶警一看手和手腕都流血了,恶警李倩出坏点子,就和恶警们说用软缩带绑她,软缩带勒她的两个手和手腕,痛的她死去活来。

恶警逼着邱红梅站起来,邱红梅好不容易扶着东西站起来,还没站稳,恶警丁海英穿着皮鞋把邱红梅一脚踢倒,又逼着她站起来。邱红梅被恶警们迫害的头脑一直不清醒,而且恶警把她的两个手和手腕用软缩带勒的她非常痛苦,一直到邱红梅回家时,手仍没有知觉。

案例二:吴素琼被野蛮绑架后遭毒打折磨

吴素琼,山东省胜利油田黄河钻井钻前公司家属。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二日上午在住处与赵凤英三人同时被章丘明水县党家派出所绑架。

当时党家派出所的七、八个恶警,穿着便衣,在无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象强盗一样闯入她们的住处到处乱翻,六十多岁的赵凤英制止他们的土匪行径,被恶警崔玉岭打倒在地,后脑勺摔出鸡蛋大的包。他们三人拼命的抱成一团,七、八个恶人使尽浑身力气也无法分开她们。恶警在又一轮猛烈暴打之后,把老人和孩子绑架走,之后吴素琼回院内锁上大门,可是恶人们翻墙而入,其中张涛、崔恩贺等恶警把吴素琼打得不能动弹之后,砸烂门锁,用手铐铐着,拽着手铐把吴素琼拖上了车。围观的老百姓再一次见证了邪党暴徒的暴行。

第二天,恶人们把她们三人都送到了邪恶的济南看守所非法关押,在这黑窝里,吴素琼因不配合迫害,受尽了折磨和凌辱,遭到恶警管教张逸仙、陆萍等人的打骂,他们指使在押犯们一拥而上(每号里关押十五~十六人),对吴素琼进行拳打脚踢,她拼命挣扎呼救,恶人们就用枕头、擦地毛巾捂她的嘴,勒她的脖子,就差一点被恶人们捂死。整个行凶过程完全在恶警眼皮下发生,因为每个监室里都装有监控器,监室里的一举一动都在它们的严密监控之内。后来吴素琼使尽浑身力气喊出她是炼法轮功的,她是决不会自杀的,如果她死了,就是被看守所谋杀的。希望还有良知的人能为她作证,就这样管教们才不得不出来制止。

最后吴素琼在绝食抗议半个月之后,处于半昏迷的状态下被钻前公司于八月八日晚上接回,非法关押在胜华酒店继续迫害。她女儿八月九日上午被绑架到集输洗脑班,也已绝食,由恶人王俊美给她洗脑。 八月九日吴素琼出现呼吸困难,送往医院抢救。之后送往酒店,直到八月十四日下午在她绝食绝水二十多天之后,生命垂危的情况下,钻前公司人员才不得已把她送回家,即使这样还派多人严密监视着她,她丈夫也完全配合钻前公司一块迫害她,还妄想使她进食身体有所好转之后,再绑架到洗脑班继续迫害。

案例三:韩庆坤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一日报道,山东省胜利油田中学教师韩庆坤,于二零零六年底在北京被邪党恶警绑架、非法劳教,被河南许昌劳教所迫害致奄奄一息,劳教所怕担责任,于农历二零零六年腊月二十八才通知家人去接。

当家人见到韩庆坤时,其面目已经无法辨认,头发胡子灰白,腹部高高隆起,臀部有一个洞往外流脓血,衣衫破烂,人高烧不省人事。韩庆坤在二零零七年三月三十日含冤离世,终年五十二岁。

韩庆坤于二零零六年底在北京住旅馆炼功时,被恶人举报,遭北京宣武区恶警绑架,被非法劳教二年,然后被非法关押在河南许昌劳教所。在非法关押的两个多月中,韩庆坤受到非人待遇。一个原本身体健康的人,被折磨的肝硬化腹水,劳教所不通知家人,不许保外就医。生命垂危的韩庆坤于零六年大年三十,即公历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七日回到家中,仅一个多月就含冤离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