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证实法中修炼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见到明慧编辑部关于《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征稿启事》的那一刻,我就决定自己一定要参加这次大法弟子难得的交流会,系统的整理一下这几年来自己学法修炼的经历,以期在写稿的过程中理清思路、在法理上得到提高。二零零四年第一届交流会我也曾投稿,那是我得法前五年的总结。四年时间过去了,这次想就在工作中如何修炼自己、救度众生方面向师尊做个汇报,与同修交流一下心得。

得法前我被公认是个好学上進、争强好胜的人。在没有机会上大学的情况下,曾经靠自学参加高自考取得了英语专业大专毕业文凭,而后又自学了一年第二外语,取得了专科证书。毕业后在一家较大的国营企业進出口部任职,其间又与朋友合伙在开发区注册了一间有限公司,并与另外一人在国外开了又一个公司。所以在同事和朋友圈中认为我是个有理想抱负、有能力的人。一九九七年底原单位效益日趋下降,我离开了企业自谋生路。在得法前的四十二年间,我认定人的命运把握在自己的手中,只要有目标有努力,人就可以实现自己的理想。

一九九八年春天,我得以進到大法当中修炼。那时的我,已经是从头到脚一身的毛病了。得法初期,我那兴奋喜悦的心情、大法对我身心的改变曾在零四年第一届法会稿件中详细叙述过,在此不再赘述。当时我在海外注册的公司、自己的护照均已办妥,合伙人已开始工作,只等签证下来我就出国经商去了。可是当我在十数天内拜读了当时出版的师父的八本大法书籍后,带给我内心的震撼无以言表。真正知道了“当人不是目地,是为了返本归真”的人生意义,而且我认为修炼的群体在中国。所以我当时就定下心来,哪也不去了,留下来用自己的余生修炼这部大法。

那时觉的自己一下子就放下了名、利、情,“真修大法 唯此为大”(《洪吟》〈得法〉)。既然当人不是目地,那只要食可果腹、衣可蔽体即可,其它一切都不重要了。“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洪吟》〈无存〉)。入门初期,自己就以当时对修炼意义与实质的理解来指导自己的行为,所以自己觉的活得轻松自在。当自己不执著孩子的学习名次而只是引导小学毕业的儿子入大法修炼时,孩子考上了市重点中学;当自己不执著住房好坏时,却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好房子。许多事实证明,只要你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在任何问题上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对待,师父给你的是最好的安排。但是在工作问题上,自己却因为当时对法理解的片面性而走了极端。得法后,我通知了在国外的合伙人,不再出去经商了。那时自己认为经商就得说谎骗人,只要找份简单的工作能够维持生计就可以了。所以初期我曾经在商品批发市场帮过工,在大学学生宿舍看过大门,当过接线生。我曾经对朋友们说过,如果让我去扫大街我都会欣然前往的,以表达自己放下名利的境界。那时的同学、朋友、亲戚们对我修炼法轮功的认识,一些人看到我身心的巨大改变觉得大法的超常,从而走近了解、進而修炼法轮功;另一些人则表示不解,认为我没有了原先的那种好学精神及理想追求,而是消极遁世、对自己、对家庭的不负责任。我对这种看法、持有这种想法的人不屑一顾,片面的理解“我们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东西,而我们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转法轮》),甚至私下暗想“你们钱再多房子再大有什么用,不过几十年的光景。我修炼大法那是解决永远不再轮回的问题”,全然不知这完全是自己嫉妒心、争斗心的表现。自己有意的远离了过去的朋友同学,“不受干扰”的一边“清修”去了。更有甚者,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执著正法结束的时间,二零零一年春天又受到假经文的影响,连工作都不干了。二零零一年夏天辞职回家“专修”,专做大法真相资料。由于没有经济来源,家中的先生不修炼,也使得做真相资料受到了一定的局限,更让一些对自己做法不理解的同学、朋友们对大法产生了误解。自己对大法断章取义的片面的理解,影响了自己发现、清除早该去掉的执著心,更是影响了救度众生的大事。这样一晃就是三年时间过去了。

随着三年中不断的学法,逐渐的认识到自己对于法的理解有偏激的地方,更加理解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修炼与过去个人修炼完全不同之处;大法修炼与其它小法小道修炼的完全不同之处。“我们这一法门,在常人中修炼的这一部份,要求就在常人社会中修炼,最大限度的保持着和常人一样,不是在物质利益上叫你真正失去什么东西。不怕你当多大官,也不怕你有多大的财,关键是你能不能把那颗心放下。我们这一法门就是直指人心,在个人的利益上,在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当中,能不能把这些问题看淡看轻,这是关键问题。”(《转法轮》)认识到自己学法不深,不但影响自己的提高,更使得常人对大法误解,障碍了自己完成正法时期救度众生的重大使命。固然真相资料的制作、发放可以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但大法弟子在社会、家庭、工作环境中良好的行为,也是众生关注的,更是为后来人留下参照的路。由此我才感到自己身上的责任重大,学好法,走好走正自己在世间证实法的路的至关重要。

由于自己的认识提高上来了,很久不联系的一个朋友在一家无损检测公司帮我找了一份统计工作。我对于无损检测专业、统计专业一无所知,对使用电脑也只限于会打字、编辑简单的word文档,而且自己的年龄已是天命之年。刚到公司上班的前几天,办公室的文员给我讲解了如何使用excel表格做统计日报、月报、无损检测的四种方法以及公司所涉及的市内外的几个工程,我也是听得头头是道。可是她一离开,我就感到茫茫然,记不得她所讲的东西了。两周过去了,始终自认为颇为聪明的我依然是一头雾水、不得要领。说实话当时的我心急如焚,甚至于有了打退堂鼓的想法。家里人也劝我放弃,认为这个年龄已经不适合再学新的专业了。那天晚上,我一个人坐在阳台上,考虑着是坚持下去还是辞职回家的问题。我想作为一个大法修炼弟子,我刚刚走出家门打算通过自身的行为来证实大法,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進入不了状态呢?为什么这么长时间学不会呢?我知道这不是大法没有给自己开启智慧,那么肯定是执著心在障碍着自己,旧势力在干扰着自己,是自己学法不够造成的。

“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于是我静下心来,不再去想工作中的事情,恭恭敬敬的捧着《转法轮》开始学法。就在自己静心学法的过程中,我发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自己在证实大法的过程中有着很重的证实自己的成份在。我从小到大很好学,功课一直很好。工作之后也是单位的台柱子。在九一年经贸部组织的外销员资格考试中,单位十几个业务员中又是唯一通过的两个人中一个,而那一位是财经大学的本科毕业生。所以,我的显示心非常重,非常喜欢听别人称赞自己的话。一旦做了一项非自己专业的、扬短避长的工作,那么自己的亮点不能在众人面前展示时,就觉的很沮丧;同时又会让人认为自己很笨拙,这样就很不开心,就想尽快逃走。这时已经想不到自己救度众生的使命了,只在乎自己的面子、自尊。这哪是个修炼人的行为呢,这哪是在证实大法呢?我之所以能来到这家公司,肯定这里有与我有缘的人需要救度,我怎能这么自私只想着自己的自尊呢。想到这里我羞愧极了,当即清除自己这些不好的执著、人心,发愿一定要完成自己的救度众生的使命。学完法,我觉得自己的心轻松了下来。

第二天早上我来到办公室,打开电脑开始新的一天的工作。我惊奇的发现就象是捅破了一层窗户纸,原来深奥难懂的检测方法好象并不是那么难以理解;找出了射线、超声、磁粉的工艺,看起来也并不复杂;原来认为很难的统计工作其实很简单;原来需要一天的时间才能完成当天的统计,那天只用了两个小时,而且感觉到自己的大脑异常的清晰。这是自己到公司上班第十五天发生的事情。我内心非常激动,如果不是修炼了大法,不是师父的帮助,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在完成本职工作后,我很快的熟悉了工程中使用的设备及材料,又把公司的设备库、材料库的管理及账册接了下来;在公司工程师的指导之下,我又了解并熟悉了相关的专业。这一切是我到公司工作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做到的。后来我又接下了公司工程车辆及油卡的管理,学会了暗室洗片。实际上我一个人已经做了几个人的工作。这让公司的老总很吃惊,他认为这是一个年轻人都很难做到的事。因为在公司中,除了公司老总和一位总工外,就属我的年龄大。因此我的身体状况、工作能力也让公司其他员工觉得不可思议,这给我在以后的讲清真相打好了基础。

在这家公司工作的一年时间里,我处处以一个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早上上班提前到岗,工作中兢兢业业。当我干完办公室的工作,就去厨房帮忙做员工的中餐;看到厕所无人打扫,我主动去做卫生。这一切公司的员工们都看在眼里,甚至工程部的部长对老总说:“您在哪儿找来的这么好的人?”老总的太太在公司任出纳,虽然年龄较之我小了七岁,但一身重病。她的脾气非常大,为人不吃亏且争强好胜,属于在常人中我不太喜欢的人。一次她有几天没来上班,我得知是又病倒了。我心想这正是自己向她洪法的好机会,下班我就去她家给她讲大法的真相。可是转念又想这种人会理解吗?会相信吗?会不会因此怕影响公司而不允许我在公司继续做下去?一时间人的念头都冒出来了。但是自己深知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上的重任,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者一定要修去这种为私为我、保护自己的观念。一个大觉者是宇宙的保卫者,可以为众生放弃自己的一切,必须达到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境界。想到这些我定下心来,今天我一定要给她讲大法的真相,我就是要救她。

下班后,我给她买些营养品并带着真相光盘、小册子、护身符去看望她。我直截了当的告诉她我修炼大法前后的变化,告诉她大法简单的法理。出乎我意料的是,她双眼专注的看着我,认真的听我所讲的一切。没等我讲完,她就一把把我带去的东西搂在自己怀里,对我说:“我相信你说的,我愿意跟你学。”

从那天开始,她走上了修炼的路。大法带给她身心很大的变化,只要工作一忙完,她就与我交流学法修炼的体会。后来她的母亲,一位八十多岁的多病老人,曾一度病危卧床不起,他们子女已经为老人准备后事了。我得知后把大法护身符给了她,让她告诉母亲带在身上,并诚心颂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两周后她惊喜的告诉我,她母亲已经完全可以自理了。三年多过去了,至今她母亲仍然健在。她一再感谢我,说我救了她们母女二人。我说:“千万别谢我,是我的师父救了你们,是法轮大法救了你们。”由于这件事,公司老总及办公室的同事们都对大法有了正面的认识,公司老总对我的评价是:“您真是个大善人哪”。我把真相资料发给了大家,把《转法轮》送给了愿意進一步了解大法的同事们。

通过这件事让我认识到,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一定不要被个人的后天观念所障碍,只有学法修心,加强正念,破除“为私为我”的根本执著,才能真正完成大法弟子的史前大愿,才能不辜负师父、众生对自己的期盼。

一年过后,另一个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外贸业务员的工作。这家公司的老板在听到我的情况介绍后,在没有见到我的情况下,就一定要我去他那里工作。当时我觉的也许这边该做的真相工作已经做完了,那间公司里又有我要救度的人,所以我就答应了下来。但是我也很清楚,这对于我来说又是一个挑战。因为我离开外贸专业已经九年时间了,这期间,从国家的对外贸易政策到整个的進出口业务操作流程,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在的业务基本上都是网上操作,而对于这些我是根本就不了解;因为是畜产進出口公司,所涉及的商品都是羊绒、羊毛之类,对于商品的规格、品种、国际市场价格等我也是一无所知。即使这样,为了救度有缘人我还是来到了这家公司,我相信,只要我时刻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来要求,把学法、修炼、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我一定会能做好这份工作。

到了公司,我很快就熟悉了商品、客户及外销市场。我仍然象以前一样兢兢业业的工作,严于律己,宽厚待人,与公司的老板及员工们相处的很好。我也利用午餐时间向办公室的其他员工讲了大法的真相。但是公司里发生的一件事又让我打起了退堂鼓。一年前,由于公司经理先前没有按照海关监管货物的相关规定处理来料加工的货物,没能及时核销手册而受到海关缉私科的审查。为了应付海关缉私官员,经理要求我们业务人员更改过去的业务卷宗,隐藏与客户的往来邮件,最后他还是通过疏通关系解决了此事。在此过程中,我的心波动很大,想了很多。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修炼真善忍,不应该说谎骗人作假,可是身为常人的老板以利益为重,要求你帮他作假,你该如何面对;身为修炼人洁身自好,那么我应该立即辞职,不与其同流合污,更不能助纣为虐。可是我当初来的目地是为了救度众生,讲清大法的真相,难道就这样一走了之、知难而退?辞职很简单,这份工作、这份薪金对于我并不是很重要,我可以再找相对简单一点儿的工作,但这样做是否会让常人不理解从而误解大法呢?一时间自己感到非常的困惑,我反复的想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呢?为什么师父安排的这条路我就走不下去呢?在自己一时想不通的情况下,我向老板递交了辞呈。

按照常理讲,现在社会上高学历且年轻有为者多的是,可是没有想到的是,老板说什么也不准许我辞职,找到我的朋友、家人劝说我回公司,并多次打来电话要求与我面谈。实话讲,回到家我很苦恼,觉的自己不是个合格的大法弟子。明明知道这对于我是个要过的关,是需要自己继续提高心性才能过得去的关,而且我也知道这是自己该走的路,不能避重就轻,在修炼的路上走极端。但是如何把握自己的行为,如何走正这条路又觉得左右为难、手足无措。

还是大法解开了我的心结。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讲:“那么为什么现代一下子来了许多各种各样的文化、各种各样的学说、各种各样的社会表现形式呢?这就是各个宇宙巨大体系的东西在人类最低层表现造成的,目地是被选择。”“大家想过没有?如果这个社会中许许多多行业、许许多多的领域都是他们遥远的生命体系弄来的东西,大法弟子在这样一个环境中修炼、各种不同的行业中都有大法弟子修炼,是不是等于是在用法正他们?是不是承认他们的存在?是不是在救度他们?”“也就是说,人类的这些形式并不是神要的,神是想让你利用这些形式升华。你能利用这些形式升华了,你就是在证实法、证实神与救度众生,是不是这个样?(鼓掌)大法弟子在各行各业中修炼就是承认那些体系的生命,也是在救度着一切众生。”师父在《精進要旨》〈无漏〉中还讲:“对于不同层次的修炼者,法对他也存在着不同层次的要求。舍是不执著于常人之心的体现,如果说真能坦然而舍、心不动者,其实已在那一层了。可是修炼就是为了提高,你已经能舍此执著了,那么为什么不把怕执著本身也舍掉呢?舍它个无漏其不是更高的舍吗?”

师父的谆谆教诲使我豁然开朗。我悟到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按照大法来严格要求自己这是正确的,但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更大的使命是救度众生。只有在各自的工作、生活环境中修好自己,走出一条正确的道路,才能救度那里的众生、归正那里的一切,给将来留作参照。所以我们身上的担子很重、责任很大。我应该利用这个机会向老板讲清真相,希望他能为自己选择一个好的未来。在与他会面之前,我一直在发着正念,清除旧势力对我讲清真相的干扰,清除对他了解真相的障碍。

当老板问及我辞职的原因时,我就向老板开诚布公的讲了自己是个法轮功修炼者,详细的介绍了法轮大法及其修炼者应该秉持的行为准则,并向他讲了善恶有报的天理,希望他能为了自己的将来而注重自己的修为。他坐在那里认认真真的听我讲述完这一切,然后告诉我:“自公司成立十几年以来,辞工与被辞的不下几十人,但是没有一个人让我如此动心。在我与你的接触中感到你与其他人有很大的不同,你的行为让我认定法轮功是个好功法,越是这样的人我就更愿意与之合作。”他表示尊重我的信仰,欣赏我的为人;并表示以后不会再有这种欺骗海关的行为,一定要规规矩矩的做业务,以诚信来促進公司的发展,希望我能留下来给他一个机会。不但如此,他还在公司的会议中,公开承认自己的问题以示诚意。我把破网软件给他安装在他的办公电脑上,又给了他一些光盘、小册子,希望他能多了解一些法轮功。自此之后,我工作的环境非常宽松,工作也逐渐的步入正轨。工作之余我可以堂堂正正的看书学法上大法网站,向公司中其他员工讲大法的真相以及三退的事情,有的员工也走入了大法修炼。

在外贸业务中需要经常与商检、货代公司、保险公司等人员接触,在与不同人员的交往中,我也利用各种机会讲真相做三退。在当今社会里,货运代理公司给货主公司业务员回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少则几十、多则上百美金是很正常的。当我做出口业务向货代公司寻海运费时,几家货代公司向我报价时都提到了要给我回扣,并要我的手机号码以便私下联系,都被我一一回绝了。一天中午,我利用午休花自己的钱请了货代公司与我合作的业务员吃饭。期间我向他讲述了我不能接受回扣的原因——我是一个大法修炼者,并向他介绍了大法的真相及三退的事情。他非常钦佩我的为人及工作能力,也由此对大法有了很好的认识。他对我讲,在他工作的这些年中,所有与之合作的外贸业务人员,没有一人不伸手向他要回扣,没有一人不要求他请客吃饭,没有一人在合作中不与之为难,只有我一个人例外。他说:“如果这个社会中多些象您这样的人就好了,我们的工作也就好做一些了。”

在该公司的两年工作中,使我深深感到师父的慈悲与大法的无所不能。做过外贸业务、特别是出口业务的人都知道,出口的每个环节中都不能有任何纰漏,尤其是出口合同、单据,一个英文字母都不允许出错,否则,出口收汇就没有保障。我所在的公司虽然是个外资独资公司,但是公司规模较小,我一个人的工作是从出口合同开始,一直到工厂跟单、商检、订舱、投保、制单、收汇、核销为止。在工作中,我认真仔细、不敢有一点儿含糊,生怕出现错误给大法抹黑。曾经有几次,经我反复核对后准备出单了,却又莫名的觉的需要再看一遍,结果发现了错误。一次次的我被感动了,被师父无微不至的照料、看护所感动,师父时时在呵护着我们,牵着我们的手走正自己的路;我也为自己身为一名大法弟子时时沐浴在佛光之中感到无比的幸福。我也在不时的提醒自己,学好法、走正路,让师父少为自己操心。

随着自己在这四年中的不断修炼,对大法认识的不断提高,自己意识到救人的紧迫。我就利用各种机会,联系上了过去许多的同事、朋友以及过去的工作部门的领导。他们看到目前我的身体状况、精神状态及工作能力都很佩服,他们觉的我不是那个修炼前心胸狭隘、患得患失的我,也不再是那个修炼初期消极遁世的我,而是工作认真努力、心地善良豁达的我。我再向他们讲起大法的真相,他们也都愿意了解接受了。

这四年在工作中证实法的经历使我认识到,只有静心学法修心,不断的归正自己的行为,在修炼的路上不走极端,才能做好的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事情,完成大法弟子的史前大愿。

最后,我想以师父的一段法与同修们共勉,这段法我几乎天天都在背诵,激励自己越最后越精進。

“不管我讲多少,修炼的这条路得你们自己走。怎么样能够把这条路走好、走到最后,那才是最了不起的。因为在你走的这条路的过程中会有困难,会有各种各样的考验,会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难,会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种各样的执著与情的干扰。这种干扰来源于家庭、社会、亲朋好友、甚至于你们同修之间,而且还有人类社会的形势的干扰,人类在社会中形成的观念的干扰。这一切一切都能够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你能冲破这一切,你就能够走向神。所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邪恶看着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长时间鼓掌)”(《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