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八年德国法会成功召开(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明慧记者吴思静德国报道)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在德国南部城市,德国联邦最高法院和德国联邦宪法法院所在地卡尔斯鲁尔(Karlsruhe)举办了一年一度的德国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来自德国、奥地利和瑞士德语区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参加了法会。多名德国新老学员和与会者从不同角度分享了他们修炼的心得体会。


多名德国新老法轮功学员在法会上交流心得

来自科隆大教堂前三退服务站的西人大法弟子安德里亚斯(Andreas)介绍了当地学员从二零零二年开始在这个世界著名景点前设立摊位,给从中国来的旅客讲法轮功真相的经历。退出中共大潮出现后,学员们在此地成立了退党服务中心。两年来有两千多名到这个莱茵河畔边的美丽城市旅游的中国人在他们这里办理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手续。

讲真相过程中,他们注意到了几年来大陆中国人态度上的转变。二零零二年当他们递上真相资料时,不少中国人会说些很难听的话,有些人态度还相当凶狠。如今有些人会非常惊喜的接过资料,有些人带着疑问而好奇的表情在观看。当然有些人还是显得很恼怒,学员们就给他们讲邪党的真相,给他们选择自己位置的机会。

一位中国同修谈到他做此事的动机:“很多中国大陆的人并不知道自己国家正发生着什么。在这里遇到法轮功,也可能是他生命中的唯一一次机会退出中共这个邪党组织,否则他就会随之被淘汰。”他说的话代表了科隆退党中心服务点所有义工的心声。

已经有些年纪的杨女士德语不好,几年来她一直坚持通过电话和网络给大陆的中国人讲真相,劝三退。一次电话打过去,对方称自己是警察,并多次挂断电话,而杨女士并没有放弃,她又打电话告诉对方:“你是防暴警察也好,国安警察也好,我的目地就是为了救人,是为了你好。”最后这个警察同意杨女士在网页上帮他发表退党声明。

德语大纪元二零零四年诞生,次年出了印刷版。广告推销员尼娜(Nina)讲述了她为了帮助这份可以传播真相的报纸良性循环,如何放下对推销员收入不稳定的担心,对推销行业的偏见,和怕被广告客户拒绝的心,而参与到媒体广告推销的工作中来的。现在德语大纪元广告推销的队伍已经从对推销一无所知,到对一些广告客户的行业有了很深入的了解。比如他们在饮食业已经很懂行情,以至产生了连锁效应。老客户介绍新客户来,这些新顾客即使对德语大纪元本身并不了解,但是他们还是会很信任这份报纸,这样长久的商业关系就建立起来了。

四年前走入修炼大门的彼得(Peter)在神韵售票中认识到了学法和时刻保持正念的重要。神韵的售票小组每天先读《转法轮》,然后交流,十一点发完正念后才出发讲真相,真正把法放在了第一位。在和一位中国同修一起上门找公司推票的过程中,曾经发生过不让進去的情况,他们只能把材料留在门房。中国同修说,她还从来没有碰到过不让進的现象。由此彼得认识到了他的一个“西方人的观念”,觉得只在门口被接待,并留下一些资料在门房是很正常的。破除了这个常人观念之后,几乎每家公司都让他们進去了,有的公司主管还对神韵很感兴趣。

郑女士也和大家交流了她分发神韵特刊的经历。她主要在地铁口、晚上在剧院门口发神韵特刊,发的过程中,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人,有的很友好的笑着接过来,有的脸上毫无表情,有的一脸厌烦的挥挥手,有的满脸的嘲讽。她觉的,这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的云游一样,她意识到应该。一次在忙了一天没有顾上吃饭的时候,有一位上了年纪的女同修问她要不要在晚上十一点去一家剧院外面分发神韵特刊,当时下起了蒙蒙细雨,郑女士又冷又饿,但因为不忍心让这位同修一个人拎着很重的资料去发,所以和她一起去了。雨越下越大,在一家餐厅避雨的时候,她啃着随身带着的干干的面包片,心里觉的有些委屈,眼泪快流出来了。这时那位老年同修说:你在这等着,刚才路过一家咖啡店,我忘了放些资料。说完便冲進雨中,没有一丝犹豫。郑女士暗自为刚才的委屈感到惭愧,很快老年同修回来了,还带回了两杯咖啡,她迅速喝完,说:我来读《转法轮》吧。郑女士的眼泪流下来了,为自己的怕吃苦而惭愧,更为同修的精進之意而感动。

在分发神韵特刊的过程中,郑女士还悟到,必须突破自我,去掉怕丢面子、怕自尊心受到伤害的执著。即使遇到冷言冷语也坚持不放弃,一次不行两次、三次……

周女士交流的主题是如何在和媒体打交道的过程中保持正念。在奥运前几个月,她和一家体育记者协会联合搞了一个介绍中国现状的研讨会。会上她作为《欧洲大纪元》中文版的主编做了有关中共媒体封锁的报告,一位德文大纪元的编辑做了题为《法轮功——从大众体育变为中共头号敌人的过程》的报告。包括德国最大的报纸、杂志、电视台等在内的七十多名记者参加了会议,并得到了大法弟子开发的破网软件。奥运会开幕当天,还有德国记者坐在北京的国际新闻中心往德国写邮件,索要最新版的破网软件。

在研讨会过程中,有对法轮功有误解的记者发难,周女士意识到自己的争斗心一下子就上来了。在经过几分钟内心的抗争后,她感到争斗心象一块坚冰一样化掉了,会议结束后她和记者進行了一次沟通,使这位记者对法轮功学员做的事情有了進一步的了解。

史戴凡(Stefan)是个新学员,二零零七年九月开始炼法轮功。他和大家交流了举办九天讲法班的经历。在寻找场地的时候,他专注于找一个做报告的大厅,但是一直到九天班开始前的两天还没有找到。他求助于另外一位学员,结果她在第二天就找到一个酒店作为场地。从中他学到了什么呢?史戴凡总结到:“当我必须要完成什么事时,一般来说我宁愿自己单独完成,因为不需要讨论,一切就按自己的意愿去做就行了。但是我找不到场地。为什么她找到了而我却不能,为什么不是我的建议而是她的想法得以实现了?我认识到,我要学会信任别人。我不能把什么都先规定好,其他人也可能有好的想法和主意。”

法会结束后,新学员孙女士感慨的对记者说:“我真得好好炼法轮功!太感动了,每一篇心得都非常感人。”她表示,那篇在科隆大教堂前讲真相和那篇通过电话和网络向中国人讲真相的文章给她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现在她也在考虑如何给她周围的人讲真相,劝三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31/1925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