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三个半小时闯出魔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七日,我发真相资料和光碟时,被同济医科大学不明真相的学生举报,遭武汉宝丰路派出所绑架。

進派出所大门时,我高声喊了一句:“警察抓好人啦!”几名警察使劲推我,大声吼:“喊什么喊!”。

在值班室,他们搜查我全身,什么也没搜出,趁恶警们到门外商量的几分钟,我看到那两个学生还在那里写证词,我就对他们说:“你们今天配合他们迫害好人,就不怕遭报应,善恶有报是天理,后果你们得承担,命都会搭上的。”有一名学生开始知错就说:“我们该怎么弥补呢?”,我说:“你们一出门双手对天合十,向我们师尊承认错误,念‘法轮大法好’,求我们师父保佑我回家,以后再碰到法轮功真相资料好好看一看,了解一下,对你们有好处。”话一说完,警察就進来了,一会儿他俩就走了。

在三楼,三恶警向我逼供,要我报姓名、住址、资料来源,给我照相,我一样也不配合,什么也不说,心里不停的发正念,解体他们背后邪恶因素,灭掉他们背后邪恶生命,求师尊加持我今天一定要回家,很多众生还不明白真相,抓紧时间救人,还有很多事要做。

面对邪恶我不惊不怕,恶警怎么样说,我就怎么样否定。他们要给我照相时,这边照我往那边扭,那边照我往这边扭,就是不配合。一个年长的警察狠心的打我耳光,还将沾满鲜血的手在我身上擦。当他打我时,我说“打我,痛你”;另两名恶警将我头发抓着往墙上撞,我说:“谁撞我痛谁”,当他们三个一起大打出手时,我大声喊:“师父,邪恶在迫害我,师父救弟子”。他们停手后,拿着手铐说,要将我吊起来,我又说:“谁整我谁去承受痛苦”。

相没照成,年长的恶警耍花招,将照相机放到自己面前的桌子上,嘴里假惺惺的好言相劝,当我眼睛看他眼睛时,他摸着将照相机按了一下,闪了一下光,他得意的说:“上当了吧”,一看相机,自认为可以,又拿到楼上去冲洗打印时,我在心里想,让照相机功能失效,求师尊帮忙,将照相机的镜头全部退去,决不让邪恶得逞,后来真的什么也没有,三次都没有成功。

中途当我提出要上厕所,恶警们不让,将报姓名作为交换,不报姓名不让上厕所,我很平和的对他们说:“上厕所还要报姓名,谁规定的?人有三急,不让上厕所,你们连人的理也乱了,别说天理,逼急了,我就在这里拉。”他们说:“你想耍赖”,我说:“是你们太缺德。”后来恶警们就来软的说:“你不报姓名也没关系,我与法轮功打交道好几年了,不报名的很多,照样送走,硚口洗脑班一去就是三个月,很多人最后还是报了名,把你送去你都过不成年了。”我立即否定,“你说了不算!”他们说:“局长说了不算,谁说了算?”我说:“我师父说了算。”恶警们直呼我师父名字,嘴里不干不净的骂,我说:“不允许你们叫我师父的名字!”……他们说:“你不愿说,就是不愿坐牢,我们照样把你送到牢里去,也不要你回家。”

我坚定的说我要回家,我师父叫我回家,谁要判我坐牢,谁去坐,并对那位局长说,你如果今天存心给我设难,不让我回家,那就是要迫害我,如有不测,后果由你全部承担。善待大法弟子有福报,迫害大法弟子遭报,不由你不信。他连忙说,我没能迫害你,老百姓举报了你,这件事交给了我,只是叫你报个姓名和住址,送你回家,我向谁都有个交待,我们有我们的法律和程序。真是冠冕堂皇的伪善,我决不上邪恶的当。我严肃的对他们说:“我要自己走回去,不需要报姓名,也不需要你们送,你们的法律程序早就解体了,连法律本身也解体了。我不说姓名、住址为借口不让我走,这就是迫害,谁接手这件事谁承担后果。”后来恶警们见硬的不行,软的也不行,在外面商量了一下,局长先走了,当他陪着我下楼时,我什么也不想。一到大门口看见有车停在院子里,还以为要将我送往哪里。当我走过车身才知道是让我回家。我转了几趟车,到家时十二点整。

这次绑架再一次见证了伟大师尊的慈悲,时时保护着每一个弟子。只要大法弟子自己正念正行,也就是时时事事心中有法,心中有师,对师对法没有半点怀疑,一思一念体现出一个正法弟子做的正,邪恶是不敢迫害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