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大法退团员 考研超发挥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 信大法退团员 考研超发挥

  • 失控的车瞬间停下来了

  • 儿媳遭重病大法显神威

  • 默念“法轮大法好”化险为夷

  • 信大法退团员 考研超发挥

    晓兰(化名)现在是北京一所名牌大学的研究生。去年她还是山东某理工类大学的一名大学生。下面是她考研期间的一段经历。

    本来晓兰在大学期间成绩一直处于中等偏上水平,但是到大四以后,面对考研压力,学习成绩却出现了下滑趋势,期末考试一下有两门课不及格,这是四年大学都没有出现过的最差成绩。

    面对不到一个月的研究生考试,晓兰情绪极为低落,找到我哭诉自己的不幸,认为自己考研没有希望了。我知道法轮大法可以创造无边的奇迹,就告诉她,法轮大法创造了许多高考、考研奇迹,如果你能相信法轮大法好,每天心里默念几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或许考研就能够出现佳绩。晓兰说:“我相信。”我说:“那你就想着每天念这两句话,保证会出现意想不到的效果。另外,共产党迫害法轮功,与真善忍为敌,现在共产党已经成了世界上最腐败最邪恶的党派团体,这样的团体,将来肯定只有灭亡的份了,所以现在有识之士都悄悄的退出了党团组织,为了你将来有一个好的未来,你也把团员退了吧,用一个化名,就叫晓兰吧。”她说行。

    今年四月份,考研成绩公布,晓兰成了全班考研成绩最好的学生,一下考出了398分的好成绩,超过投档分数线80多分,并且顺利考上了北京这所名牌大学。

    晓兰最后告诉我:“我真想不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这么好的奇迹,真的是太神奇了,我真得好好谢谢法轮大法。”


    失控的车瞬间停下来了

    我是得法三年的大法弟子,总想将自己深深受益的体会告诉自己的亲人。家里人通过我讲的真相,也都慢慢的接受了大法,只有我哥除外。他这人性格比较倔强,给他讲真相时,他一脸的怪像,更别说退出中共邪党了,他总是敷衍我,说他自己的事用不着我管,我真为这个生命着急!

    零八年三月初的一天,我哥一大早打电话给我说:“妹,我信了。”原来昨晚上,他和他们的三个领导驾车出去玩,回来的路上,三个领导都喝了酒,就他没喝。本来他要开车,可领导说让某某来开。

    在高速公路上行驶一半的时候,突然司机说:“糟了,刹车失灵了!”大家这才象从梦中惊醒过来,司机又急问:“你们快说是选择撞防护栏,还是一起飞下高速公路。”

    这时哥一句话没说,心里想起了我给他讲过的真相,他就在心里默念了两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车顿时就撞在两棵树的中间停了下来,一看就前面的两个人受到点皮外伤,后面我哥和另一个人都无事,他心里明白了。从那次以后他相信了我告诉他的话,也相信大法了。

    这事发生在贵州平坝县。


    儿媳遭重病大法显神威

    我是九四年得法的老弟子了,大法的神奇一次又一次的展现在我的面前。事情是这样的,我曾给自己的亲家讲过真相,使他们明白了大法好。亲家母每天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几年过去,她的眼病好了,血压也不高了。

    最近她女儿、我的儿媳妇得了重病,一直是高烧不退,打针、吃药、吊盐水都无效,到省大医院去治,也不退烧,而且越来越重,高烧达到四十多度。医生诊断为肾囊肿,说肾已坏死,需马上将肾切除,但因为病人高烧不退,如果马上手术的话很危险,很可能发生白血病。

    亲家母一听昏了过去。当明白过来时,亲家母对医生说:“把我的或她爸爸的肾给我女儿换上,她还年轻一定要救她呀。”又自语道:“我女儿还年轻啊,怎么办?”她眼前一片漆黑。在这紧急关头,她突然想起求救大法师父,于是立刻双手合十:“师父啊,救救我女儿吧,她还年轻啊。”又想:“师父能救我女儿,请给我显现一道光吧。”这时只见眼前出现一片红光,她激动的喊着:“啊!我女儿有救了。”当天晚上,病人的高烧退了!二十多天的吃药、打针、吊盐水都不管用,而大法的神奇一下子就见效了,还是大法好啊。

    第二天,亲家母给女儿戴上大法护身符,将她送入手术室。医生打开腹腔一看,肾囊肿已破裂,浓和血充满腹腔,还有一个四斤重的肿块。奇怪的是,病人长出第三个肾,拿掉一个还有两个肾,和正常人一样。在场的人个个目瞪口呆。这么大的手术只进行了两个多小时,非常顺利。

    在场的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明白了是法轮大法师父救了一个垂危的生命。这些人都三退了。


    默念“法轮大法好”化险为夷

    张永在煤矿打工,在井下采煤。张永及他的全家都相信大法,他知道常念“法轮大法好”保平安。所以,每下井之前,他都在心中默念“法轮大法好”。一次,他在井下推煤的半路上,从六米高的顶棚上掉下一块煤,正好砸在张永的胳膊上。因为顶棚高,很大一块煤,惯力那么大,真是很危险。他当时想:这下完了,胳膊准折了。

    可是到医生那一看,仅是皮外伤,两只胳膊只有两条口子,流了一点血,什么事也没有,第二天照常上班。张永心想:是大法师父救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