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证实法中修好自己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四日】二零零七年底,我投入到神韵演出在比利时的推动卖票活动中。那真是一段难忘的修炼历程。我体会到,要做好神韵的卖票工作,一个是要去掉自己的执著心,再一个就是对神韵演出意义要有深刻的理解。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以一颗纯净的心把晚会介绍给世人,我们说出的话才更有力量。

在这方面,我深有感触。第一次推票时我感到很忐忑不安,因为众人都盯着我们三个穿仙女服的姑娘看,这使我顿时产生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一方面来说,我不想与众不同;另外,自己有怕心,很害怕见到熟人看到我穿的如此特殊。当时脑子里什么都想,完全不能静下来把晚会的信息告诉给世人。对比一下,我在二零零七年二月份在纽约参与卖票时,这种不安的心理表现的还没有如此强烈,那个时候也没有意识到我在这方面的人心这么强;因为在那里仙女到处都是,自己也就感觉不到那么与众不同了。这使我悟到:我们心里埋藏的执著心,无论它是大还是小,迟早都会通过一定的方式暴露出来,从而让我们去掉它。

回家后,我对自己白天的表现感到很后悔。我意识到要想做好晚会的卖票工作,首先应该去的就是人心。我读了师父的《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师父说:“人从剧场出来,对大法弟子的态度基本上是百分之百的变,对法轮功的态度都变了。人的念头一动,那就决定了他的留和不留。”

师父的这段话在我脑中打上了深深的烙印。我一下子意识到了演出的重要性。我问自己,“正法進程这么快,还有多少时间、多少机会能留给众生去选择自己的未来啊?还有多少机会留给我们大法弟子去修好自己呢?”

当我牢记神韵晚会对众生得救起着多么重要的作用后,当我真正把卖票活动当成是修炼的一部份后,我懂得了去珍惜来到自己眼前的每一次机会。从此以后,无论天气有多么的恶劣,我都不会退缩。有好几次,我觉的自己完全被大法弟子所应有的那种慈悲心所包围着,看着路过的行人,我几乎要流出眼泪,心里一直在对他们说:“这是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在救你们啊,你们不能失去这难得的时机,未来是由大法创造的,如果你们现在不抓住时机了解真相,你们怎能進入未来?”我开始把神韵演出介绍给他们;很多人变的开始感兴趣;人们也在详细的询问晚会的信息。

记得有一次,我们在布鲁塞尔发有关介绍晚会的传单;当时没有申请许可,但我们几个人都觉的警察应该不会阻拦我们。那条街上人很多,六、七名警察要经常经过那里巡视治安状况。有一次,一名警察突然在我的面前停住了,我先是一愣,但马上告诉自己:我们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他不能干扰我们。这名警察微笑着对我说:“我能拿一张传单看吗?”我听了很兴奋、又很吃惊。我当时就在想:“是我的错;他先前从我身边经过那么多次,我都没有把传单给他,而是把他同其他行人分别对待。其实警察也只不过就是一个职务而已,他也要被救度。师父让我们做的不就是把机会带给每个人吗?由于我后天养成的见到警察就怕的观念,差一点儿使这位警察错过这个机会。”我意识到自己在这方面必须得改,把每个人都等同对待,不论他们是来自什么阶层,都要把机会带给他们。

整个卖票过程除了让我去掉骨子里所有的那种为私为我的因素外,让我体验更多的就是卖票过程中所体现的整体的力量。当我看到同修不辞辛苦,长期坚持半夜把我们从剧院送回家,当我看到同修们坐在一起发正念铲除邪恶的干扰时,当我看到每个大法弟子都在为神韵演出而自愿付出时,我感觉到是法的力量使大家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而只有大法弟子才能形成这个无私无我的整体。

有好几次深夜,我在忙着做神韵报导的翻译,突然感觉到一股热流通透全身。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加持我,在鼓励我做好。我知道我应该抓住更多的机会让人们了解晚会信息。比如,在坐火车时,我随时都可以遇到有缘人。

几个月前,我参加了二零零九年神韵在比利时演出的卖票活动,无意中我遇到了二位去年经我介绍去看演出的女士。他们见到我非常兴奋的说:“演出太美了,太美了。明年他们来演出的话,我们还要去。”我找不出恰当的词儿来形容他们的面部表情。我可以强烈的感觉到,她们那种兴奋感不仅仅是由于看到了神韵演出的美而发出的,而是她们生命觉醒的那面知道自己已经得救后的喜悦感。我真的为她们高兴。

下面我还想利用一点时间和大家交流一下自己最近经历的一次考验。由于时间关系,我在这里不详细描述事件发生的经过。但我想要和大家分享的就是,我的思想在整个事件发生过程中的转变,以及这次考验对我近期修炼状态的影响。

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没有重视学法,导致的结果就是人心很强。最近的一次考验给了我一次深刻的教训。

九月份,我在办理比利时签证时要向市政厅出示医疗健康证明,接到通知让我去医院做体检后,我忐忑不安。当时人心马上就冒出来了,心想:如果修炼前的肺病和肝病还在的话,那岂不是不能得到签证了?更糟糕的是,当时身体上出现的那种极其虚弱的假相,加剧了我这种怕心。我甚至向几位其它国家的同事询问他们体检的情况。所有人的回答都是很简单,医生只是问了问,做细致检查。我于是带了一颗怕心去了医院。使我出乎意料的是医生让我做全面检查。我立刻意识到我之所以遇到比常人还要多的麻烦是因为我的心不正,没有把自己当成是大法弟子,没有把这当成是一次信师信法的考验。使得邪恶抓住漏洞不断往我的脑子中灌输坏思想,让我不断的想“我这个病还有,我过不了关”。

我知道作为大法弟子不应该这么想,应该用正念去抵制这种不好的思想。一连几天,我一直在跟自己的这些思想做斗争,担心它会越积越厚,结果这种担心又使我无意中产生了新的怕心。这种无休止的斗争使我感觉到筋疲力尽,而且我的身份有效期马上就到了。

就在这关键时刻,同修们从法理上帮助我提高,并且强调了学法的重要性。我意识到:正念是从法中而来,信师信法的程度也是在对法的理解后建立起来的。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特别是在迫害以后这些年,你们所做的这些证实法的事中,无论碰到了什么样的具体事情,我告诉过你们,那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

师父的法,同修的鼓励,使我的思想彻底的改变了。清醒的认识到这些不好的思想不是我。在我时刻注意把这些坏思想和真正分开自我之后,在强大了正念的支持下,我的心能够平静下来,怕心也顿时消失了。在我归正思想后的第二天,也就是我的身份有效期的最后一天,我去做体检,一切顺利,结果正常。随后我顺利的办理了相应手续。

在此过程中,我感受到了法的力量,师父的慈悲。同时同修们的关心帮助使我更体会到了整体的力量。

这使我更加珍惜现有的修炼环境。我体悟到了学法、炼功、发正念的重要性。从那以后,我坚持每天晚上和早上的全球发正念,以及炼功,学法。我开始把师父的讲法从最早期的一篇一篇的读。师父也让我看到了很多的法理。虽然每天睡的少,但是我感觉到精力充沛,自己的正念也加强了不少。我为自己以前没能珍惜这部伟大的法而感到遗憾。我经常对师父说:师父,弟子要跟您回家,我不要呆在这里,这里不是我的家,弟子一定会精進的走好修炼的路。

以上是我修炼的点滴体会,不当之处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零八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