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真正做到静心学法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五日】随着师父的正法進程向最表面空间不断的突破,再加上大法和大法弟子在世间所形成的正的场,现在表面空间的邪恶与世间的恶人真的就邪恶不起来了,大陆各地的大法弟子都在陆续的恢复学法小组的集体学法。我所在的哈尔滨地区的大法弟子也在本着自愿、就近的方式,组织起了众多的学法小组。作为大法弟子的一员我不但参加了学法小组的学法,还在师尊的安排呵护下有幸结识并参加了本地区其他一些学法小组的学法和交流,通过不同区域学法小组的共同沟通和交流,大家都有同感,那就是通过恢复集体学法,大法弟子在整体上凝聚力更强了、更加坚不可摧了;同时面对邪恶对大法弟子的干扰与迫害,可以更加快捷有效的发挥学法小组和大法弟子整体的威力,把干扰与迫害尽快的解体与清除。

与此同时伴随着集体学法的不断深入,一些干扰静心学法的因素与现象越来越明朗化的突出了,比如:学法时困倦甚至昏昏欲睡和睡觉(有的甚至把书都掉在地上)、思想走神溜号以致读完后却不知道自己读了什么,头脑中对读过的法没有任何记忆和印象,经常出现读错(包括错字、丢字、添字);虽然多数大法弟子的学法状态都非常好,但上述严重的不正确学法状态在一些学法组仍然存在,甚至有的学法组几乎所有人普遍存在,这些已经成为真实存在的事实,无论对于大法弟子个人和整体,这些干扰静心学法的因素都是迫切亟待解决的。

笔者曾在《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发表过题为《让我们真正做到静心学法》的体会,当时在文中就如何做到静心学法谈了一些理性认识,现在受学法组和本地其它区域大法弟子的委托,再谈一谈对静心学法的认识,以下认识有的是我个人的认识和升华,有的是大家通过交流后形成的共识和升华。在此前发表的《让我们真正做到静心学法》一文中曾引用过的师父讲法,有的在本文中再一次引用,因为大法在不同层次有着不同的内涵和不同的指导作用,所以对于师父相同内容的讲法,现在的认识和当初是不同的。

谨以此文和所有的大法弟子共同交流提高。

一、静心学法的过程在另外空间是真正的轰轰烈烈的正邪大战

师父在《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中教导我们:“在常人这边表现的越平常的东西,可能在你们看不见的、在你们所修炼的这个境界中表现的却是真的轰轰烈烈的”。实际上我们在静心学法时无论采取何种方式去学法,比如:通读、背法、抄法、听录音、看录像等等,在世间都是一个简单的方式而已,这些方式在外部表现形式上虽然是既平常又平静的,但是在我们修炼境界的另外空间的表现却是轰轰烈烈的、是真正的正邪大战。

大法弟子头脑中后天的观念与执著(包括思想业和在不同境界转生时所形成的后天因素)与旧势力压入大法弟子头脑中和身体(包括不同空间的身体)中的变异败坏的物质因素,它们都是有生命的,它们知道如果大法弟子在学法时能够做到静心学法并全身心的溶于法中,它们就会被解体清除掉,因此它们想方设法的干扰大法弟子的大脑,不让大法弟子在学法时静下心来。我们在学法时思想溜号、走神、困倦甚至睡觉等等既是最主要的表现、同时也是最严厉最邪恶的干扰,因为这些干扰最直接的影响了我们对法理解的升华和修炼境界的提高,我们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要真正的问一问自己:学法时面对这些最严厉最邪恶的干扰我们静下来了吗?“因为主意识控制大脑越厉害,其它生命也就插不進去”(《转法轮》第九讲),我们大法修炼是修炼主元神的,如果我们在学法时主元神高度集中且理智清醒,用主元神牢牢的控制大脑,把读的法(或学的法)堂堂正正、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反映到大脑中,那么就能最大限度的做到静心学法。

“随着你们明白那一层理的时候,那一句话的理时,你的身体会有不同的反应。有的感觉身体一震,有的感觉头顶一热,一下子贯穿到脚底;有的人突然间身体一胀的一种热流,一种类似激动的感觉,都有不同的感觉。那时整个情况变化非常的大,但是人最大一层分子构成的身体的表面接收到时却是非常弱的,所以它只成了这么一个感觉。可是在你身体的更微观粒子构成的身体的那一部份发生的变化却是相当大,那真是脱胎换骨的变化。因为你要進入那一层次中去,你必须得符合那一层次中的生命身体的标准和思想境界对你的要求,就发生这么大的变化”。(《欧洲法会讲法》)在静心学法中,伴随着我们对法的理解与心性的升华,不但我们的修炼境界在不断的提高,而且我们另外空间的身体也不断的被演化成高能量物质的神体,这种境界的提高和本体的演化在另外空间的表现是震撼极强的、是无比的殊胜与玄妙的,真的就是轰轰烈烈的。

无论我们头脑中那些后天观念与执著,还是旧势力压入我们头脑和身体中的变异败坏物质,它们都是存在于我们自身空间场中的旧宇宙的因素,当它们干扰我们的大脑时,如果我们的主元神能高度清醒的把握住大脑去抑制排斥它们并做到静心学法,这个排斥抑制的过程就是清除解体它们的过程,而这个过程在另外空间的真实体现就是正邪两种因素的激烈交锋,真的就是正邪大战。我们在静心学法时发生在另外空间的这种激烈交锋的正邪大战,在世间是用肉眼看不到的,而此时世间的表现形式却是大法弟子很平静的在静心学法。切记,能不能做到静心学法是对我们主元神最直接、最严厉的考验,在这场轰轰烈烈的正邪大战中大法弟子能不能取胜的关键是我们能不能做到静心学法。

二、注重学法的实效不要追求数量和速度

我们学法是为了溶于法中同化法,那么学法的过程中就存在一个实效的问题,师父在《转法轮》第七讲《医院治病与气功治病》一节中针对拔牙的问题讲了一段法,并教导我们:“我们不能看表面的工具,得看它的实效”,由此我们可以悟到,在学法时我们也不应讲究表面形式,要注重学法的实效,这种实效不是指在同等时间内学的快而多(当然在静心学的前提下,学的快而多是好事),而是在学法时全身心的溶于法中的同时,最大限度的理解所学的内容,最大限度的达到静心学法的状态与收到最好的学法效果。

“所以学法的时候,大家不要拘于形式,但是一定要放下心去看,真正的去学,不要思想溜号,一走神儿啊,那就等于白学”(《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学法的目地就是叫你们明白,明白才是第一位的。你们读法的时候,大家一定要知道自己读的这行字是什么意思,最起码表面意思你得知道。至于说读过去就忘了,那个你就不要管,没有关系的,你只管去看。说我连什么字都不知道了,就这么看着,看着,嘴在念,眼在看,思想没在这儿,这不行,达到不了修炼的目地”(《加拿大法会讲法》)。

因此我们在学法时首先要做到主元神高度集中和清醒,决不能出现思想溜号走神,在学法过程中眼睛看每一个字时不但都要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反映到大脑中,而且每一个字的文字表面的意思一定要清醒的知道,这些是做到静心学法的前提,只有在我们做到静心学法时,每个字背后师父的法身就会把大法的内涵点醒给我们,即使是只学了一节甚至一段也不白学、也有收获。反之,如果在相同的学法时间内读的很快、读的很多,而大脑中对所读的内容没有任何反应,那么这样的学法就是白学还浪费时间。因此我们不要总是注重每天学了多长时间、学了多少,而是要真正的问一问自己:在学法时,我们收到静心学法的实效了吗?我们溶于法中了吗?

我们试举一个抽象的例子:如果一个大法弟子在一小时的学法时间内自始至终都做到了静心学法,那么他就收到了一小时学法的实效;另一个大法弟子在两个小时的学法时间中,只有一半的时间做到了静心学法,而另一半的时间都是在思想溜号走神甚至困倦昏睡中度过的,那么他尽管学了两个小时,但是却只收到了一个小时学法的实效,由此可以看出俩人虽然分别学了两小时和一小时,但收到的效果实效是一样的。

我学法主要以通读大法为主,在读法时我都是语速缓慢且平静平和的通读,从不追求数量与速度只注重质量与实效,在学法的过程中自始至终的做到并保持主意识强而清醒,决不漏掉任何一句和一个字;有时外出或乘车我除了讲真相外,还采取背法的方式学法,在背法时始终用真正的自我(主意识)牢牢的控制住自己的大脑,并使自己全身心的溶入于所背的每一句法中,此时如果周围的环境不是特别的嘈杂喧闹,那么收到的学法实效与在安静的环境下静心通读是一样的。

在静心学法过程中除了领悟大法在不同层次内涵的同时,师父还及时的点醒和归正了我在修炼中出现的一些严重问题。

二零零三年初,在学《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讲法时,师父点醒和归正了我此前承认旧势力变异安排的所谓认识,当时我在做证实大法的事情时遇到了一些干扰,最后虽然事情成功了,但由于执著自我,因此在证实自我的强大执著心的作用下,产生了偏离法的所谓认识。我当时认为“我是修炼状态好,对邪恶有震慑力,邪恶害怕我,因此才在我证实法时干扰我”,我当时这种承认旧势力变异安排的认识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并企图绑架我,虽然我在师父的加持帮助下正念脱身了,但过后又因此而产生了“脱身”后的成功感和自我膨胀的状态,当时有同修指出了我的严重问题,可我根本听不進去。后来在学《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时,是师父的圣洁呵护点醒了我,使我豁然惊醒并发自内心的认识到了上述承认旧势力变异安排的严重偏离法的认识,实际上正确的认识应该是“修炼状态好,对邪恶有震慑力,邪恶虽然害怕,但是却不敢靠近与干扰,那样将会被大法弟子的正念所清除”,师父讲法中讲的“有的人一只脚已经踏空了”,就是在说我呀。若不是师父及时的在法上唤醒我,后果实在是不堪设想。以上所述虽已过去多年,但仍铭刻在心,唯有多静心学法,并理智、智慧、清醒的全力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才能不负恩师的师恩浩荡。

二零零五年以前,我对恶党邪灵(包括中共恶党)和大魔头(江鬼)的认识是:它们的生命在产生的时候,就注定了是迫害大法的邪恶生命、是不可救要的;它们是毒药,就是毒、就是邪,它们是决不会有被救度的机会的。但是在二零零五年上半年学《美西国际法会讲法》和《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时,师父纠正了我这种不在法上的认识,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说:“当然正法中,如果中共邪党不迫害法轮功,那也就无所谓了,因为很多认识不清的文化与理念都会在正法中自然的归正,这方面也不需要修炼人做什么,作为其恶党的邪灵也会被正过来从而得救”。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中说:“那么也就是说呢,对当初的这个中共邪党来讲,并没有想清除它,尽管它干尽了坏事、造就了什么邪恶的中共邪党文化、杀了无数的人与其它生灵。因为在正法中一切不正的都可以纠正,甚至于不需要修炼人直接面对这个问题,也不需要修炼人去修它,正法中这些从本质上就归正了。也就是说,从表面上根本就不触动你。包括中共邪党的那些邪灵,都可以归正,使它变为好的生命”。因此我从新悟到了,虽然旧势力安排了恶党邪灵(包括中共恶党)和江鬼来迫害大法,但是只要它们不选择迫害大法,大法仍然可以把它们归正为好的生命。尽管师父在此前的讲法中多次讲过,正法中不计一切生命的过往之过,就看今天对正法的态度(个人认识,不是原话),可是由于自己静心学法不够,所以直到此时才悟到。师父又一次慈悲的纠正了我偏离法的认识。

二零零七年,我在第二遍看《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时,师尊针对大法弟子存在的诸多严重问题,在讲法解法时的音容笑貌和慈悲的开示,使我的心性微观深处发生了强烈的震动。我发自内心的由衷认识到了,我在与同修的交往中,经常说话指责、刺激别人,有时不但影响大法弟子之间的互相配合还甚至出现矛盾隔阂,我的这些表现已经不止是一般的执著心和证实自己的问题了,而是旧宇宙生命强烈的为私为我、做事先考虑自己的生命因素和特点的集中展现了。大法弟子在得法前也是旧宇宙的生命,我们只有在证实大法的同时,用大法来归正自己那些为私为我的旧宇宙生命因素,才能使自己在大法中被同化成新宇宙的神。我惊醒了也明白了:我长期不去的为私为我、做事先考虑自己、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的这些旧宇宙的生命因素,不但长期桎梏影响了我自身的提高和救度众生,而且还影响了大法弟子互相之间的共同提高和配合;从另一个角度去体悟,我上述的所有表现,旧宇宙的生命、旧势力的残余因素(它们都是不同层次的生命)及乱神和黑手烂鬼,它们都看的到,那么它们就会认为我虽然得了大法了,但是和它们是一样的,因为我还是没有脱离旧宇宙的私。当我的心性发生上述转变的时候,师父便开始给我解决我自身在另外空间长期存在的干扰问题了,具体表现是:我在看讲法录像的同时身体定住了,同时感觉到自己的头顶象喷泉一样(喷泉和头一样粗)在往外迅猛的喷泻变异败物,时间持续了近十分钟,此前我在静心学法时虽然经常出现美妙殊胜的状态,但是在静心学法时能够明确的感受到师父帮我清理身体,修炼以来这还是第一次。

由于我从修炼以来始终注重静心学法的状态与实效,所以长期以来我静心学法的状态一直非常好,只要学法我就能百分之百的静心学,越学越爱不释手、越学头脑越清晰敏锐,由于时时都能用大法来归正自己的心性和行为,因此多年来,面对本地区邪恶几次对大法弟子的疯狂迫害,我都在师父的呵护帮助下化险为夷了。在静心学法的过程中大法的无边内涵经常点醒我,使我对法的理解与升华真的就可以达到突飞猛進般的日新月异、每日俱新,有时甚至达到每时俱新;大法修炼是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所以每当对法的理解有了升华之后,不但静心学法的状态也随之升华突破,而且炼功和发正念的入静入定的状态也在随之升华突破,那种全身心的溶炼于大法洪若无际内涵中的感觉,真的就是言语难表。

三 做事心对静心学法的干扰

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为法而来的生命,我们要做很多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事,但是做事时的基点和心态一定要摆正,无论何时何地、无论外部环境严峻或宽松,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修炼而不是常人在做事、都是在证实法而不是证实自己,因此只有多静心学法、学好法,不断的在法上升华,那么在做证实法的事情时,才能体现出大法的威力和加持作用以及大法弟子正念的作用,同时大法也会给我们开启源源不断的智慧,使我们更加的理性、智慧。

“所以不管怎么忙,你们学法的时候,什么思想都要放下,根本就不去考虑其它的,就是学法。也许你在学法当中,你所思考的问题都能给你解决了,因为每个字的背后都是佛道神,你要想解决什么、你眼前正在着急要做的是什么,他们能不清楚吗?那么能不告诉你吗?但是有一点,你必须做到不抱着所求之心学法,大家早已经明白这个问题了,不能抱着执著解决问题的心去看法,你就静静的去看,收到的效果就一定是非常好的。”(《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无论大法弟子个人或整体,在做证实法的事情时,不管面对多么棘手的问题和事情,不管多么忙、时间多么紧,都绝不能忽视淡化学法,到学法时一定要静下心来学,因为学好法是证实法的事情能否成功的根本保障。

当大法弟子不能静心学法的时候,在做证实法的事时,可能就会出现阻力和干扰,此时如果能够及时的向内找、重视学法,那么不但阻力和干扰很快就会被清除,而且先前不正确的学法状态也会得到纠正和解决;与此相反,如果此时不能及时的在法上找原因,不能够向内修向内找,而是向外求,那就会把自己陷在事情当中,于是做事心也就应运而生,明明应该很快做完的事,做了几天也做不完,错误的认为整天忙忙碌碌的有做不完的事是精進的表现,用做事来填补不能静心学法造成的心里“空虚与寂寞”,持续下去就会忽视淡化学法,以致用多做事、做大事来证实自己,甚至把做事的多少、做事的大小作为衡量大法弟子的标准。实际上利用做事心来消耗浪费大法弟子的时间和精力,是旧势力的因素对大法弟子既隐蔽又不易察觉的干扰,我们发现我们地区一些为大法做了很多事情的同修,特别是一些资料点的同修,目前确实存在不能静心学法,而且执著做事的状态;甚至有的同修被干扰的不能一个人学法,而必须和其他同修一起学法才能勉强“拿起书”,要知道这种状态是大法弟子整体和资料点被迫害的最大隐患。发生在哈尔滨市二零零五年的九二三事件(李洪奎等同修被绑架)和二零零六年的八一○事件(鸿朗花园事件),就是惨痛的血的教训,其中九二三事件被绑架的吕丽华和八一○事件被绑架的张忠被迫害致死,大法弟子的鲜血决不能白流,“教训应该使你们更成熟。不叫旧的邪恶势力钻你们的思想空子,唯一的办法就是抓紧学法。”(《走向圆满》)

做事心体现在证实大法中是一种强烈的向外求的表现,作为大法弟子都知道要重视学法、学好法,那么我们就扪心自问:我们做的如何呢?真诚的希望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够在静心学法上下一下功夫,真正的做到只要学就能够静下来、只要学就能够最大限度的收到学法的实效;无论证实法的事再多再忙也要静下心来学法,“由于大家现在确实很忙,很多人都主动分担了好多工作在做,就使学法很难投入進去。思想中老想着正法的事,在学法中静不下来,实际上等于白学。你不能理智的、清醒的学法,那就是白学,还耽误时间,所以这方面大家一定要认识到”。(《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挤时间学就最容易出现一个问题──定不下心来,定不下心等于白学,浪费时间。要学你就放下心来,稳住心,思想静下来,真正的学,哪怕你学那么几段,比你心不定看一本书要强。学法一定要学進去”。(《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现在九二三事件和八一○事件中一些被绑架的同修,已经陆续回到家中,希望这些同修多静心学法,并上升到法上深刻反思,究竟是什么心、什么因素,促成了自己偏离了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并抓紧弥补给大法和大法弟子整体带来的损失。同时其他的大法弟子也不要排斥和回避这些曾经走过弯路的同修,要多引导帮助他们共同向内找,共同形成坚不可破的整体。

四、对集体学法的认识和想法

师父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中教导我们:“集体学法是我给你们开创的一种环境、留下的这种形式,我想还是应该这样做。因为这是从实践中走过来的,这样修对学员提高最快。自己一个人修,提高没有促進的因素。那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不是讲过师父叫怎么做就怎么做吗?讲过应该走正大法弟子应该走的路吗?”集体学法既然是师父给开创并留下的共同提高的环境与形式,那么我们就要最大限度的利用好学法组的集体学法。现在大法弟子每天除了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以外,还要处理好家庭、工作和生活中的各项事情,在这种时间都很紧、都很宝贵的情况下,再抽出一定的时间大家在一个安全的、不被干扰的场所(学法地点)共同集体学法,那么这个机会是非常珍贵的,绝不可枉费;因此我们要堂堂正正的把集体学法落到实处,真正的使这个环境成为对修炼提高有实效的环境,从而使大家在集体学法中通过比学比修和互相促進,能够不断的在法上提高,同时对一些干扰大法弟子静心学法的因素,也可以发挥学法组的整体作用,把干扰尽快清除。

通过学法组互相之间的交流大家共同认识到,学法组除了学习《转法轮》之外,还要安排学习师父的其他讲法(特别是师父七.二○以后的经文讲法),因为师父在七.二○以后的经文讲法中,针对这场迫害讲了许多大法弟子怎样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法,因此大家集体学好七.二○以后的经文讲法,可以更加有利于走正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和救度众生。同时大家还共同认识到,由于安全问题所以一般学法组的人数三至十人为宜,如果人数太多,就应该考虑再成立一个组;因为每个人都有讲清真相等等许多其它事情要做,所以集体学法的次数一般每周一至四次比较适合;学法时主要采用大家轮流通读,每人读一至二个自然段,因为这样有利于其他人主意识高度集中,当出现读法读错时,一定要互相纠正,而且要把读错的那一句法,从新从头到尾完整的读一遍;有条件的学法组最好每隔一段时间,都安排集体看一遍师父的讲法录像(济南、大连或广州)和师父教功录像,并互相纠正炼功动作;另外,学法组最好要安排固定的时间集体发正念,清除干扰迫害大法弟子集体学法共同提高的邪恶因素,从而使集体学法的环境更加稳定和安全。

无论集体学法还是个人学法,通读大法的速度都不宜太快,师父曾经就学法的速度问题教导我们:“弟子:有人说您说的一天半看完一遍《转法轮》太慢了。师:我没这样说!我觉的太快了。(鼓掌)我叫大家抓紧时间看书看书,那么他一下就跑到那个极端上去。看、看、看、看,拼命看,每个字是念什么他都不知道了,那你看什么呢?你不在学法吗?学法、学法那个学你放哪去了?你看的是什么你都不知道了,怎么修啊!你必须得知道在眼下你看到的东西是什么啊!你念的是什么字、在表面上是什么意思你都得知道啊!那怎么叫学法呀?那还念他干什么呀?拿本书这么一翻,那就完了呗。是不是这个道理啊?”(《新加坡法会讲法》),因此我们在通读大法时要静下心来,平和而缓慢的通读,而且读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要清晰明了的反映到大脑中,伴随着缓慢通读的同时要静心体悟。以前曾经有同修在交流中谈到,当读速很快时思想不走神不溜号,但是如果采用缓慢的读速时,反而思想走神溜号,通过交流大家共同认识到,这是一种很不正确的学法状态,因为当读速很快时主元神完全用“读”牢固的控制了大脑,而不是用“静心学”来控制大脑,此时既要读的快、读的流利和不出错,所以此时主元神完全集中在“读”上了,而不是集中在“学”上了,“因为主意识控制大脑越厉害,其它生命也就插不進去”(《转法轮》第九讲),因此这是用一种不正确的“读”的状态去掩盖了另一种不正确的学法走神溜号的状态,实际上我们应该用静心学法的正念去牢牢的控制大脑,从而最大限度的做到静心学法。

1、关于学法中的干扰问题

在集体学法中一些长期干扰静心学法的因素和现象越来越清楚明了了,最突出的表现是学法时思想走神溜号、读法时读错(包括错字、丢字、添字)以及困倦、昏昏欲睡等等,上述这些种种形式的干扰,主要都是来源于我们自身后天因素的干扰,这些干扰目前在一部份同修中不但仍然存在,而且干扰非常大且长期存在,有的学法组几乎所有人都不同程度的存在(有的把书掉在地上,甚至都昏睡打呼噜了),以致有的同修面对走神困倦等被长期干扰的不正确状态,已经不自觉的形成了一种无可奈何的消极状态,甚至已经形成了一种所谓“自然”状态了,只要一学法就走神困倦,“有的人老是讲:老师,我一闭上眼睛就晃。我说不见的,你已经养成了放弃自己的主意识的习惯,你一闭眼睛就把自己的主意识放松了,没有了,你已经养成这种习惯了。坐在这儿你怎么不晃?你就保持睁着眼睛的状态,这么轻轻把眼一闭你晃吗?绝对不会的。你认为这气功就得这样练,你形成一种概念,一闭眼你就没了,哪去了也不知道。我们讲你的主意识一定要清楚,因为这套功法是修炼你自己的,你得明明白白的提高。”(《转法轮》第八讲)

因此学法时我们的主元神一定要清醒、理智,凡是在学法时出现困倦、昏昏欲睡的同修,绝大多数都不是因为睡眠不足造成的,因为如果此时放下书停止学法,则困倦之意全无,只要再拿起书学法“睡意”又来了。
“弟子:学法时有人老想睡觉。
师:学法睡觉,读书睡觉,炼功你也睡觉,反正连这个最初期的东西都没有冲过去,那是意志啊!大家知道,不只你在修炼当中构成人的任何因素都不让你脱离人,构成人任何环境的东西都不让你离开,你什么都得突破,什么魔难都得过去。最大的表现是他们给你制造的痛苦。但是痛苦有不同形式,睡觉也是一种。修炼不了的不精進的人却不知这是苦。你得不着法,不让你学法,你还感觉不到它是魔难,除非你的心不在法上不想修。那为什么不克制它呢?加强你的意志。人要是能够抑制住自己的睡觉就能成佛,我说太容易了。这一小关你都过不去那怎么修哇?”

我们悟到,由于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所以因干扰而不能静心学法的同修,首先在法上要清醒明确的认识到干扰的严重性,对于自己面临的干扰绝不能回避,更不能不了了之,“有些人甚至不敢正视,不敢触及,不敢承认客观存在现象的事实,是因为这些人太保守,不愿改变传统的观念去思维。”(《论语》)同时要充份的认识到,我们要静心学法时,那个让我们思想不静的因素不是我们,我们要用强有力的主意识控制我们的大脑去排斥它们、抑制它们、不承认它们,切记,主元神一定要精神起来,因为学好法是我们同化大法整体升华的根本保障,因此一切对我们静心学法的干扰都是最严厉最邪恶的,我们大法修炼是修炼主意识的,那么我们的主元神面对能否同化大法的考验为什么就不能精神起来呢!如果所有被干扰的同修都能堂堂正正的做到: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的大脑我就自己说了算,那一切干扰都会灭尽解体。

对于上述干扰,我们也可以发正念清除。在二零零二年,我在学法时出现了困倦的干扰,虽然用强有力的主意识去抑制,但是困倦依旧,于是我放下书后直接立掌发正念约十分钟,清除利用困倦干扰我静心学法的一切邪恶因素,发完正念后学法状态非常好;不久以后又出现过两次学法困倦的干扰,我同样发正念清除,此后至今再也没出现过学法困倦的状态。

2、关于学法中的交流切磋问题

学法组在学法之余要安排一定时间的交流,但是交流的时间不要太长,要力求理性深入,切不可就事论事、流于形式。大家在交流探讨时,有时只是谈一些具体事情的经历,实际上这只是一方面,我们更主要的是要交流:在事情发生之前,自己对法是怎样认识的;在事情的发生、发展过程中,又是怎样按照自己对法的理解向内修、向内找的;在事情过去之后,自己通过整个事情的经历,在法上有了哪些提高和升华,并通过向内修、向内找修去了哪些不足。我们只有针对具体发生的事情,上升到法上有了清晰明确的认识后,境界才能升华、层次才能提高,如果我们的切磋交流只是“在事情当中去谈论事情”,那就会有谈不完的事和做不完的事。

我在修炼中一直是这样做的,当我在法上悟到应该怎么做时,我就会和同修交流,做到整体提高,同时不管别的同修做不做、如何做,我个人都会以法为师去坚定的按照自己的体悟做好;当同修提出一件事情,而我在法上又没有悟到时,我就要看同修针对提出的事情,在法上有没有依据,如果在法上没有依据,无论是谁提出的或者多少人提出的,我都不会“盲从”,因为我们修炼是以法为师,不是以人为师,更不是少数服从多数。

大法弟子互相之间看到同修的不足、甚至在法上出现偏差时,一定要善意的和同修交流。还有的同修认为,大法弟子有不足、甚至在法上有严重问题时,在互相交流中不能说,如果说了就是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就给同修“定住了”。其实这是一种需要在法上纠正的认识:大法弟子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的事就是你的事,面对同修的问题和不足,我们本着共同走正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从而使大法和大法弟子少受损失甚至不受损失的基点,不带任何指责、排斥和埋怨的心态,善意的和同修共同交流提高,是完全在法上的。

3、要摆正交流切磋与修炼的关系

大法弟子经过切磋交流,可以发现自己的不足,通过比学比修、互相促進,能够更快的在法上提高。但是由于相生相克的理的存在,有的同修在这种环境中形成了修炼中的依赖性。每当遇到问题、矛盾或由于一个新的环境的出现,而不知道自己应怎么做时,总是热衷于和别人切磋,并把切磋后的认识作为自己的真正认识,还有的同修甚至跟着协调人、“名人”和老学员“走”,看到协调人、“名人”和老学员怎么做,自己就稀里糊涂的跟着怎么做,做的是否符合法,自己也不知道,完全不是凭着自己明明白白在法上的体悟去做。其实,真正起指导作用的只有师父的法,同门弟子的各种体悟、认识,只能起借鉴、引导作用,自己的提高应该由自己牢牢的把握,不要把自己的提高、升华寄托于和同修的交流或寄托于别人的体悟,而应寄托在自己静心学法和对大法堂堂正正的认识上。

结 束 语

要做到静心学法,那么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中的发正念和讲清真相也不能放松,“有的人说老师我现在为什么提高这么慢?我说你光看书了不行,因为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你只做一件事所以你就感觉不到提高。你如果三件事都做了、做的很好,你就会感觉到提高,和当初自己个人学法修炼那个阶段完全不同了,就是因为这个关系。”(《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所以要做到静心学法,不是单纯孤立的只想做这一件事就能做到的,而必须三件事同时做好,在整体提高的前提下,才能做到静心学法。大法弟子只有做好三件事,才能走正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才能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变异安排,从而使大法和大法弟子少受损失和不受损失。

此文在动笔之初,邪恶曾经以发高烧的方式,对我的表面身体進行迫害,我通过发正念,迫害不停,正念不止,两天多以后彻底清除了迫害。由此可以看出,邪恶对大法弟子整体做到静心学法是非常害怕的,希望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够拿起笔来,写出自己对静心学好法或其它方面的心得体会,并运用明慧网这个大法给开创的共同交流的平台進行整体交流。此文在撰写过程中,多次感悟师父的慈悲点醒和加持,可是由于修炼境界所限,写出的文字实在无法表达心里的真实体悟和感受。

以上体悟的不足之处,望大法弟子指正并圆容,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