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大学法学教授王卫东生前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五日】吉林大学法学院法学教授王卫东,女,在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长期迫害中,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五日离世,时年六十六岁。在王卫东病重住院期间,她的一位在农业部工作的大学同学,得知消息,特地从北京赶来看她,到医院却被要求出具单位介绍信方可探视,这位同学请示“上级”,“上级”回答说不允许,只好无奈的离去,没能见上最后一面。

吉林大学法学院王卫东教授
吉林大学法学院王卫东教授

王卫东天资聪颖,勤勉好学,教学、科研都很出色,是当初法学院为数不多的几名教授之一,经常出席全国性学术会议,在法学界有一定知名度。在吉林大学,知名教授去世,都要发讣告,组织悼念,王卫东去世很多人都不知道,还有很多人知道了却被阻止不让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江泽民集团开始残酷迫害法轮功,非法抓捕大法弟子以后,王卫东的一切行动都被监视、跟踪、监听、录像,甚至到外地旅游都有警车监控乃至全程跟踪“陪同”。邪党有关部门企图利用王卫东的影响,逼迫她写文章诬陷法轮功。王卫东严词拒绝,并向有关人员讲大法修炼百利而无一害的事实,讲自己修炼多年身心的变化和体会。她还通过书信等方式,向中央及有关部门反映事实,说明镇压法轮功是违法的,所谓“取缔”是错误的,大法清白无辜。

王卫东一九九四年五月西安开会期间,在会议之余拜读了《中国法轮功》修订本这本书,立即被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所吸引,从此走上了修炼道路。回校后,听说大法师父在吉林大学礼堂举办的法轮功第七期传授班刚刚结束,她后悔不已。后来,听说大法师父还要在哈尔滨、广州办班,她非常高兴,马上放下一切事情,紧跟着参加了大法师父的这两个传法班。

当时,王卫东的身体不好,患有两种疾病,修炼法轮功后,特别是参加了大法师父亲授的传法班后,一下子什么病都没有了,一身轻。心性的修炼使王卫东对名利看淡了,在学校评职称、长工资等利益面前不再象以前那样去计较了,人也和善了,改变了以前那种“女强人”式的咄咄逼人的作风,认识她的人都觉的她文雅端庄,温和有礼。无论是在家庭中,还是在社会上,她都使人感到亲切和善,又有独立思想,所以大家都尊重她。

因为王卫东参加过大法师父两期传授班,又是吉林大学的教授,有一定社会影响,加上她又有热心和能力,所以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她是吉林省法轮大法总站负责人之一,自愿利用业余时间义务为大家服务。王卫东对待自己的修炼是严肃、认真的,她常说:“大法给了我一切,我就是为大法来的。”

二零零一年前后,王卫东带着上访信去北京,到人大、政协,又去国务院信访办,在信访办门口被等候在那里的吉林省国安、长春市国安、吉林大学保卫处等人劫持。回到长春,王卫东被送到吉林大学南校区非法“审讯”。王卫东利用这个机会耐心、平静的向学校领导和在场的人讲自己修炼大法的体会,讲大法给人身心健康带来的好处,给社会、民族带来的好处,又从法律角度讲对大法、大法弟子的迫害是违法的,在场的人听了,无以辩驳,反而都认为她讲的很有道理。最后,对她“不予追究”。

鉴于王卫东的法学教授身份和社会影响,邪党人员对王卫东的迫害主要采取了一种隐蔽的方式,用流氓特务的手段暗中进行。吉林省“六一零”、长春市公安局把她定为所谓“重点人物”,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以后,王卫东家对面楼上就安了摄像头,还在她家大门口旁边建立了一个什么“服务部”,经常有不明身份的人出出进进,监视她的行踪。这种卑鄙的非法监视给王卫东及其家人造成了极大的精神伤害。

即使在这种情况下,王卫东仍然理智、智慧的利用自己的所学和能力,不断的向她所接触到的世人讲真相、揭露迫害。

在长期的高压迫害下,二零零六年七月,王卫东被医院诊断为乳腺癌,生活不能自理,被家人送进医院。在医院里,她继续受到邪恶的监视,和亲友的接触受到非法限制。

王卫东含冤去世,至今已有两年多了。逝者逝矣,生者思之。实质上,在这场邪党对法轮功和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中,每个人都是受害者。邪党作恶自有天惩,它是自取灭亡。受害最严重的其实是普通百姓,他们被邪党无辜的剥夺了了解真相的权利,被强制灌输了一脑子邪恶的谎言。那么在天灭中共的时候,如果不能及时脱离中共邪党,就会成为它的陪葬。

世人啊,不要被邪党一时的淫威吓倒,不要被邪党骗人的谎言迷惑,不要被眼前暂时的利益诱惑,听一听大法弟子讲的真相,看一看大法弟子递过来的真相传单,读一读《九评共产党》,顺承天意,退出邪党、团、队,把握自己的未来。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真的是为了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