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路 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六日】

一、破除旧势力安排,结束流离失所被迫害的状态,回归家乡,堂堂正正证实法

二零零四年,由于自己一段时间里忙于工作,学法炼功没跟上,被邪恶钻空子,企图迫害我,我被迫流离失所到异地。在那里通过参与当地证实法和同修交流配合,自己在法理上不断有新的体会,深挖自己被迫害的根源,找出执著,天天在学法背法、发正念中解体、清除那些变异的观念和邪恶因素,感觉自己提高很快。在异地梦中时常碰到家乡的亲朋、同事、乡邻等,梦中他们看到我都很亲切,很挂念我的样子。醒来后心里总不是滋味,知道自己没做好,没有走正师父给安排的修炼路,可家乡的有缘人还在期盼我回去救度。

与同修切磋此事,他们都鼓励我从新正念归正自己的路。起初我仍有些犹豫,一想到回去可能面对的困难,打心里发怵,不愿回去。后来师父多次点化我,一次梦中,冬天里冰天雪地,在一个极陡的坡路上,一辆公交车满载着行人正在往坡上拱,我就在旁边站着看,很惊奇,心想,这能上去吗?坡又陡又滑的,还载着一车人,怎么可能啊?眼看着那辆车极其艰难的在往上缓缓驶進,有两次,车滑下来了,但没有放弃,还往上爬,第三次象被人用力推着一样奇迹般的拱上来了,在梦里我哭了。我悟到,师父希望弟子回去,因为那里还有那么多与自己有缘的众生,自己的使命没有完成,尽管回去的路可能是艰难的,但重任在肩,要回去,必须回去!有师在有法在,只要自己横下一条心,放下执著,放下自我,真正体现出大法弟子慈悲救度众生的真实意义,一定能冲破旧势力的一切因素,走正师父安排的证实法修炼之路。

做出选择后,慈悲的恩师又点化弟子,一次发正念打莲花掌时,眼前清晰的呈现两层莲花灯:下面一层由七、八盏小灯组成莲花状,上面单独一盏大灯,所有的灯由一根电线串起来,一通电,上面的灯先亮,接着瞬间下面的灯都亮了。这一下我心里更亮堂了,悟到家乡的同修需要交流,法理上有待整体提高。临近回去的一段时间里,我白天晚上的学法、发正念,与同修切磋,异地的同修们给了我很大帮助,并针对此事持续帮我发正念。过程中针对自己的情况我進一步悟到,虽然大法弟子在哪里都能救人、证实法,比方说我现在待的地方,天天也有很多事要做,但从我来的第一天起就发现,这里的同修整体上一直比较稳,各就各位,各司其职,做资料的、协调的都圆容的比较好,我在这里只起个帮手作用,这段时间对我而言,更形象点说是位过客,暂时来这里是为充电、取经,而且也常常觉的自己“身在曹营心在汉”。每当参与他们的整体活动,如开法会,整体协调制作并散发当地真相资料大面积揭露邪恶,去单位、派出所要人时,我心里都常常惦记着:家乡的同修啊,我们是否也在齐头并進赶上正法進程呢?他们好的做法和经验,我都默默记下,资料的模版、样本我都留心储存,其实从一开始我就在为回乡做准备了。

临走那一天,我去同修家辞行,一進门就看到墙上的一幅画“猛虎归山”,鼻子一酸又流下眼泪,我知道是慈悲恩师在鼓励。师父啊,弟子太不争气了,您得替弟子多操多少心啊,弟子没做好才导致这一难,要归正,从新走回您安排的路,您要再为弟子承受多少,付出多少啊,为弟子善解渊怨,平衡那一切,还要一点点的启悟,一步步呵护,不断的鼓励……这次弟子一定做好,自己在心里更加坚定一念:就走师父安排的路!

回乡的过程和师父的梦中点化惊人的相似,前两次都因种种原因迫使我又回来时,当时觉得是真难,如履薄冰,但没有想过放弃。反思其中原因,根子还在怕上,怕自己再遭邪恶迫害,怕自己冲不过去这一关,正信不足。关键时刻同修又无私的帮助自己,几天里我俩一起通读《转法轮》、经文和其他讲法,每天只休息很短的时间,除了学法炼功,就是交流,法又清除自身许多败物,自己感觉心里越来越稳,最后出门要走时与同修发正念,眼前看到一片平地上整齐的排列着四门炮,我立掌时,四柱烟齐窜天顶,轰隆隆的炮声震耳欲聋,现实空间这边则是不远处传来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声音一直持续到送我走出门。同修由衷的说,师父对弟子真是用心良苦啊!

二、圆容家庭和工作,走出自己证实法的路

(一)回到家乡,又经历了一些小波折,我终于稳当的住進家中。家里也有修炼人,但这几年来都不同程度的遭受迫害,阴影还在,我的回来也给他们造成一定压力,想起师父的经文“力挽崩裂前 怎容烂鬼祸”(《洪吟二》〈金刚志〉),悟到这样的局面必须得扭转,大法弟子不是来承受迫害的,我们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宇宙中最荣耀的生命,怎能让这些邪灵烂鬼,这些粪一样的败物无度的浸染呢?“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任何时候,任何环境下,法都是弟子走正路,破除迷障的根本。所以,刚回到家时我没有急于做什么,而是稳下心来学法、背法,圆容家庭。自迫害以来,家人聚少离多,几年未曾团圆的一起过年过节,历经的魔难,岁月的痕迹,都在夫妻间,与孩子和亲人间留下了有形无形的隔阂,这些都不是一下子能解决的,是需要在今后的修炼路中不断弥补、纠正的。

首先面对的是工作问题,当初我被迫流离失所后,工作就被单位中断了,回来后我针对此事发正念,心里不执著于结果但正念很足,不允许对大法弟子的任何形式的迫害,包括经济,大法弟子都是有福份的,归还本该属于我的一切,这也是给那些曾参与迫害我的生命一个弥补的机会,归正一切不正的!每个整点都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正念中同时启迪与这件事有关联的生命的善念,善待大法弟子也是善待他们自己。当时就认为这是正法的需要,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的需要,因为基点站在了法上,所以,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回到家二十天之后,当地“六一零”和单位负责人就找到我,在我强大的正念和祥和的场中,我一直占据主动,工作如愿以偿的解决了,其它的一概未提,他们只是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稳定的家庭和工作是大法弟子开创证实法修炼环境,走稳、走好修炼路的基石,这是我以前所忽视的。通过这些教训才進一步领会一点在常人社会中修炼的博大内涵。“我们还看到这样一种情况:当一个人降生的时候,在一个特定空间当中都有他一生存在的形式,也就是说,他生命到了哪一部份,该干什么,那里边都有。谁安排他的一生啊?很显然,就是更高级的生命做的这件事情。比如说,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他出生后,这个家里有他,学校有他,或长大了单位里有他,通过他的工作和社会上取得了方方面面的联系,也就是说整个社会的布局都是这样布置好了的。”(《转法轮》)个人理解,常人的路由神来安排,修炼人的路由师父安排,我们今天的正法修炼虽然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但它们的确起到了前所未有的破坏作用,大法弟子被迫流离失所、被劳教、判刑,甚至迫害至失去生命都是它们罪恶的表现,而师父给弟子安排的路永远是光明的,在难中消业、修心去执,善解恩怨,提高心性,升华层次,处处体现的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在关、难中,如果我们能及时放下人心,而不是长期执著不放,旧势力则不起作用,我们就能顺着师父的安排走正路。我们在常人中所立身的家庭、工作环境都蕴藏着修炼、救人、证实法的天机,按照师父安排的路走,大法弟子圆容好这些,既能给未来留下做人的典范,又在利用其平稳的、自然的证实法。

从新有了稳定的环境,我安心的做我们该做的。从同修那儿得知,前段时间当地有几位同修在传递资料时遭迫害,某片一位重要的协调人被劳教,导致片与片之间同修的猜忌、间隔,一段时间里都各自为政,大大削减了整体的力量。想起师父点化我莲花灯,就去找同修交流,同修有信任的,也有不信任的,开始也遭过冷眼和闭门羹,心性也真正得到魔炼。后来总结经验:遇到事情有难度,一时难于突破则不急于事情本身,就静下心来再学法、发正念,修自己的心,到时就会发现是哪儿出问题了,一般往往是自己心性哪里不到位而造成事情的不圆满。就这样,不管别人怎么看,怎么说,自己只是不断调整心态,见缝插针的找同修交流切磋,渐渐的几个片又都间接或直接的联系起来。

有几片地区的同修原本就做的比较稳、比较扎实,只是出事后多少起了保护自我的心,通过其他同修去交流沟通,大家都挺高兴,表示整体做事时别落下他们。另两片的同修,个别人之间内部矛盾较大,还有修口做的不好,造成隔阂深,交流后在法理上意识到要对同修发出善念,不要给同修加不好的物质,另外也意识到了不修口给自己和他人造成的不必要的损失。在同修的共同努力下,我们地区整体协调在当地大面积做了几次贴、发真相资料,揭露邪恶的事,每次都很安全收到了较好的效果。现在我们就很少这样大面积做了,除非当地出现迫害案例时,大家协商在几天内统一做完真相揭露迫害,一般情况下都是各片有针对性的深入生活区、附近农村或更远的地方去做,因为这几年当地的真相资料无论是城市还是农村都已铺过几遍了,没见过真相的世人可以说不多,当前大家的重点是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我们在这方面交流的也不少,当地有些同修特别是老年同修几年如一日的坚持到周边农村,集市和大街上讲真相,相比之下,自己在这上做得很不够,虽然上班但富余时间还是有的,关键是用心上没有同修们那么持之以恒,机缘一瞬间,深感自己真得快马加鞭赶上来。

(二)家庭资料点和小资料点遍地开花

在外流离失所时就参与做真相资料,所以回来后不久我就顺理成章的办起家庭资料点,开始供应的同修较多,而用的机器比较老式,速度慢,每周的资料周刊、周报、小册子等做完还要送到几处,不定期的还要和同修碰碰头交流一下。工作不忙时还能应付得来,工作忙起来就顾不上家里的做饭、清洁卫生了,有时熬几宿赶资料,学法就保证不了,这一环节保证不了可就最容易出问题。有段时间自己出了很强的干事心,结果电脑有病毒,机器出毛病,马上意识到问题的严重,赶紧停掉手中的一切活,先借用另一片同修那边的部份资料,自己用几天的时间埋头学法把状态调整过来。

这次给我的教训很深,亲身体会到带着任何一颗人心去做大法中神圣的事都是危险的。但这次教训也让我萌发了一个念头:带动有条件的同修也参与做资料,设备和技术我帮助解决,这样一方面可以改变他们等靠的观念,同时在参与的过程中能促动彼此更精進;另一方面自开始面对面讲真相以来,本地坚持走出来讲的同修不多,资料做的倒不少,虽然跟同修一见面就交流此事但收效不大,所以自己也想转变一下能够多抽出些时间出去劝退。我体悟到当你的一念真的是出自于为法、为众生、为整体时,事情很快会自然而成,而且往往如你所愿。在选择参与同修的人选时,头脑里闪现两位同修,他们的家庭条件都允许,当时就抱着先得为同修负责的心态去交流,因他们都不知道我做资料,所以我以第三者的角度跟他们一个个的协商,因从未做过,他们心中没底,开始都未表态。我也没着急,知道这不是急出来的,心想可能时机不成熟吧。结果没过多长时间,我再去其中一同修家时家里居然多了电脑和打印机,同修说别人也跟她交流,她意识到了这也是证实法的好机会,而另外一位同修后来也提出可以承担一部份,真是从心里为他们高兴,同时感谢慈悲的师父。

(三)想想回到家的这几年,头两年虽然各种形式,大大小小的关、难多些,但觉的心跟法贴得很近,正法進程也跟得很紧。每当发生跟大法弟子修炼切身相关的重大问题时思维能够很快到位,马上悟到该怎么做了,但今年表现得不好。自己也意识到放松了许多,最明显的就是在对待奥运上,开始很长时间都没把它放在心上,但临近开幕的几天里受到网上预言影响居然相信奥运开不了,邪党会受到重创的,思想上有一定波动,发正念时,看到我骑的自行车后轮链条掉下来,梦里有几次在往楼下走,我知道自己真是松懈了,怎么回事呢?找到原因就从根子上解体它。

刚回来时意识中有这是师父从新给自己争取的机会,必须加倍珍惜,有弥补的心,所以动力大,想快点赶上,赶了两年就觉的差不多了,可以歇息了,开始放松了。原来自己意识中还深埋着如此隐蔽的私心,修炼的根本基点还是站在为私上,尽管在做事的过程中心态看似纯正却原来骨子里还藏着这样肮脏不堪的心。现在明白了为什么近一段时间意识到自己松懈了,想还象以前一样通过几天的静心学法调整过来,但收效甚微,究其原因是没有找到这颗心。感谢恩师,就在我第二遍整理该稿时,也就是打字打到这里才好象一下开窍。一直以来还觉的自己有些关之所以过得快,就是因为基点摆得正,但看似正念的底下却紧裹着一私──为我而修。

总算实质性的触及到这个东西,从大的层面来说修掉它就没有什么可以间隔自己生命的本质和法的了,欣喜从心底油然而生,感觉现在再说“救度众生”如清泉汩汩流出。想起大法弟子的歌,“为你而来”,就打这行字的时候我又流泪了。亘古的誓约,久远的记忆,辗转轮回走到今天,为了自己的众生,我曾经不惜生命的付出,而今天在无名的迷中,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师父为我们大法弟子几乎耗尽了一切,我的众生,放下我的执著就可以救了你,我还有什么做不到的呢?!

我要无愧师父对我的救度,也要无愧众生对我的期盼,只有扎扎实实的精進更精進!再次感谢师父的洪恩浩荡!

谢谢同修!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