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变观念破执著 信师信法正念行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七日】 面对面讲真相,开始的时候觉的特别难,主要是被观念所障碍,觉的自己不善言谈,爱紧张,特怕别人不接受,而且面对的都是陌生人,所以开始的时候非常打怵。有时对方挺接受,效果很好,就非常受鼓舞;有时人家觉的我怪怪的,不理我或挺戒备,我就很不自在也很难过,有时还生出怕心。回来后向内找,悟到自己没摆正基点,抱着完成任务的心态,是为私为己,没有大觉者的慈悲善念。悟到后有所改观,心态祥和了,效果也好了。有时觉得很困难,就请师尊加持,正念强大,往往有机会做好。

随着不断的背法,法理上清晰了,正信越来越强,对讲真相也有所体悟,心不再那么执著了,一切随缘,走路、坐车、买东西、上早市、去书店、逛商场、都是我讲真相的好场所,走到哪里讲到哪里,根据对方的接受能力去讲,智慧的讲。注意保持祥和的心态,不强为,让他感到就为他好,效果反而很好。

——本文作者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全世界大法同修好!

转眼一年又将过去,又是硕果累累的金秋时节,欣逢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圣会的召开,心中感慨万千!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又一次给我们开创了这一集体交流、共同精進的宝贵平台。回首自己的修炼历程,由满身欲望的常人成长为助师正法的大法徒,真感到自己成熟了,冷静了,理智了,人心越来越少了,正念越来越强了。在学法、实修、助师正法的过程中有许多的体悟,也有许多的不足,正好借此总结一下,吸取经验教训,挖出执著的根源,更加珍惜这瞬息即逝的珍贵的正法修炼机缘,走好走正最后的路。不再辜负师尊的洪大慈悲,更好的救度一切有缘人,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同时借此盛会向为众生、为弟子操尽了心、无量慈悲的师尊致以崇高的敬意和感恩!

一、心性在法中升华

作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学好法才能更好的助师正法。“大法弟子要走好自己的路、完成好三件事,就必须学好法、认真对待学法。那些在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中做的好的、变化大的地区,一定是大家法学的好。那些个人提高快的大法弟子一定是重视学法的。因为法是基础,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是从人走向神的通途”(《致澳洲法会》)。为什么自己一路走的磕磕绊绊的,我悟到就是没学好法。虽然学法也很抓紧,只是保证时间和数量,学法时精神无法集中,脑中有杂念,学一会儿就走神了,自己也很苦恼。因此法理上悟到的也很少,很少看到层层法理的展现。同修几次建议我背法,我背了几次都没背完一讲就停下来了。

直到二零零五年,在同修的带动及催促下我才又开始背法。这一次下决心一定要坚持到底。我背法很慢,尤其刚开始的时候,有时一上午才能背下来一段,心也静不下来,思想一会儿就溜号了,越背不下来越着急,开始闹心,而且觉的时间占用的太多却收效太小,不如看书来的快,追求数量。

但这次看同修在坚持背,自己也硬着头皮坚持,克服畏难情绪,尽量集中精神,一字一句的往脑袋里打。随着不断的背法,心渐渐的静了下来,我习惯读出声来,觉的全身心都溶于其中,非常舒服(但往往这时容易被打扰,这都是干扰的因素,一定要警醒。)能静心学法的时候,背的也就快了。在背诵的过程中,我发现对法的理解与原来不一样了,好象以前没看到或理解到这一层法理,对修炼的内涵有了更深的体悟,感悟最深的就是修炼的严肃性。修炼是万分严肃的,来不得半点儿的掺假,只有时时把自己当成修炼人,扎扎实实的修自己这颗心,严格要求自己,无条件向内找,才能真正升华上来。

“天天光炼这几套动作,就算是法轮大法的弟子了吗?那可不一定。因为真正修炼得按照我们所说的那个心性标准去要求的,得真正的去提高自己的心性,那才是真正的修炼。”(《转法轮》)每念到这里我都一带而过,而且觉的自己不在其列,我可在真修哇。可背这段法时我的内心非常震撼,觉的句句重千斤,体会到修炼的无比神圣与庄严,以及作为一个修炼者应持怎样的心态去面对修炼。认识到自己这方面做的很不够,马马虎虎,不能严格要求自己,在大法中混,总是明知故犯。这怎么能提高呢?随着不断的背法,达到了静心学法,法理不断的展现,我体味到背法的好处,真是妙不可言。虽然没有通读那样行云流水,但却真正将心溶入法中,受益匪浅,这和以前形成鲜明对比,真正体悟到学法的内涵。

以前我对师尊讲的证悟自己的法理始终不太明白,理解不好。觉的师尊把宇宙大法都讲给了我们,不用自己去悟法呀。现在我才明白,虽然都学这一部大法,可每个人体悟的都不同,而且你只明白这一层法理还不行,还得真正力行做到,达到那一境界的标准要求才是真正证悟了那一层法呀!

在背法的过程中,也暴露出许多人心,畏难心、求安逸心等等。背的好一点儿时,马上生出欢喜心;背的多时又生出显示心。心一起,又背不下来了,赶紧向内找调整自己,去除这些人心,归正自己,保持正念,每一次归正都是自己的心性在升华。而且背法与心性修为息息相关,“三件事”做的好,背法進度也快,反之就慢或背不下来,又需要自己提高了。背法的过程也是个修炼的过程,也面对各种各样的干扰,思想业也会反映上来,让你不能静心,严重的干扰你,让你不想坚持下去。第一遍是最困难的,也最关键,还要特别注意别背错。给以后打下好基础。我是反复了多次,最近又开始背了,但只要你坚定的走过来,肯定是海阔天空又一番景象。

二、讲清真相救众生

(一)开创环境救度身边有缘人

我家住的地方是新环境,没有老亲少友,给讲真相带来难度,但我想师父既然将我安排在这里,就是和这里的众生结缘来了。我接触的人都是我救度的对像。所以不论走到哪里,我都很注重开创身边的环境。为了更好的救度这一方,我很注重与他们相处。首先尽力把生活安排的井井有条,象模象样,他们就对你有好印象,而且要主动的同他们打招呼,多沟通,尽快熟悉起来。遇事多为对方着想,热心帮助别人,宽容忍让,上下和睦,给讲真相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我没有顾虑心,一心想救他们,所以他们也都能感受到我很善良,真心为他好,而且小日子过的“象模象样”,让他觉的你人好,是正经过日子人,讲真相都能理解和接受。

几年来,我们周围的人几乎都明白了真相。这也渐渐引起了楼长、居委会的注意,开始观察我。我刚开始也有些顾虑,也生出怕心。怎么办?如果被他们监视,就会影响我们救度这一方。心也不静了,人的观念左右着胡思乱想。后来悟到不能用人心来对待,得用法来衡量。我静下心来找自己,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把自己当成了人,把他们和自己对立起来,把这场迫害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没有摆正救人这一基点,没有觉者的慈悲,没有想到他们更应被救度。忘了自己存在的真正意义,为了自己所谓的“安全”,不想面对总想逃避。这哪象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啊。“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相、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我不再逃避,直面去救度。因为他们没明说,那我就给他们家送真相资料,选择有针对性的送。因此也引发我一个想法,不但是我们的楼长、社区主任,我们这一片所有的楼长、社区主任、干部、派出所,只要我能找到的我都给他们送资料、送《九评》,不止一次。并发正念让他们自己了解真相,请师尊加持开创环境。不久,他们的态度改变了,不闻不问,而且不死心欲监视我们的楼长出现了报应,儿子摔断了腿,从此他态度大变,后来我们借机讲真相他也接受了。

自此以后,他们很多都不再骚扰大法弟子了,都暗中保护大法弟子,环境有了改观。我们的环境越来越宽松了。我悟到真正的安全就是讲真相,这真是师尊给我们的一把万能钥匙、一大法宝,能真正改变人。人们都明白了,都不迫害大法弟子,我们才最安全。还有些不太好讲的,我也悄悄把真相给送去,选有针对性的,再发正念让他看。

我们这有一位退休的老干部,多年的老干部,不太和人交谈,不太好讲真相,我就把《九评》挂在他家门上,后来找机会给他讲。他就告诉我,说他看了《九评》什么都知道了,但对退党有顾虑,只说不再交党费,自动退出。我又给他讲了原委,他也同意退了。就这样,我身边的人一个个得救了,我们的环境也在悄悄的变化,给我们讲真相、同修交往、做其它大法工作开了方便之门。

直到今天,还有些同修对周围的人很戒备,不敢讲真相,顾虑重重,很封闭,没把环境正过来,其实也给自己带来诸多阻碍。我悟到我们身边的人都是和我们非常有缘的人。他们能有幸和我们相邻相近,就是等待救度的。如果我们为了保护自己而不救他们,那不太自私了吗?其实他们都明白了真相,都保护着你,你才更安全。当然,不是千篇一律,证实法中要智慧圆容,针对自己的情况去选择不同的路。

(二)社会生活中到处随缘讲真相

我主要是面对陌生人去讲。面对面讲真相,开始的时候觉的特别难,主要是被观念所障碍,觉的自己不善言谈,爱紧张,特怕别人不接受,而且面对的都是陌生人。所以开始的时候非常打怵,不知如何开口,明明知道是有缘人应该讲,可就是迟迟开不了口,心里又着急,硬着头皮跟人家搭话,有时对方挺接受,效果很好,就非常受鼓舞;有时人家觉的我怪怪的,不理我或挺戒备,我就很不自在也很难过,有时还生出怕心。回来后向内找,悟到自己没摆正基点,抱着完成任务的心态,是为私为己,没有大觉者的慈悲善念。悟到后有所改观,心态祥和了,效果也好了。有时觉的很困难,就请师尊加持,正念强大,往往有机会做好。

随着不断的背法,法理上清晰了,正信越来越强,对讲真相也有所体悟,心不再那么执著了,一切随缘,走路、坐车、买东西、上早市、去书店、逛商场、都是我讲真相的好场所,走到哪里讲到哪里,而且不再那么注重结果。根据对方的接受能力去讲,智慧的讲。注意保持祥和的心态,不强为,让他感到就为他好,效果反而很好。不接受的也不要紧,别怕别慌,发正念,智慧的应对,把善意留给他,以后能有机会再讲,或给别的同修做铺垫。

我家地处市郊,早市上都是周边的农家人来卖菜及农副产品,我就利用买菜的机会讲真相,我买菜不挑剔,多站在他的角度着想,给多的我从不要,秤高我都给拿下去,不占小便宜,给他留下好印象,接着再讲真相效果都很好。以前我都是付钱时讲,有时会错过,后来我就利用挑菜时讲,一般他都帮忙,正好借机讲,而且时间好掌握,效果较好。不但给他们讲,还特别告诉他们传给亲朋好友。有的开始很反感,可多接触几次发发正念,他自己就转变了。有的让我一定要小心;有的人明白真相后,再三感谢我。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做好。

(三)广传真相救度有缘人

我主要的讲真相方式还是发资料,贴传单。这里距农村比较近,人口较分散,我们几年来一直坚持面向周边的农村发资料。特别是春秋两季,农村地里活忙的时候,我都特意多去几次,把粘贴贴到田间路旁,或挂条幅、放资料。有时发几张资料就得走十几里的路,就是步行,方便灵活,但很辛苦,而且环境不熟,但只要心中保持强大的正念,真心为了他们得救,一切都很顺利。其实我们只是去做,师父就在身边看护,我们应去哪里救度,就会点化我们走到哪里。有时人家看到了,就直接和他们讲,有的当面给,大多数人都能接受。也有撵我走的,也有不怀好意的,我都善意的给他讲善恶有报的道理、讲真相,只想着救他们,都能使他打消恶念。只要正念足,都能化险为夷。

但面对面讲真相我还是做的很不够,最近一段时间很懈怠,心里也很着急,这也是我必须快速突破的。一定要勇猛精進,救度更多的有缘人。

三、正念去除怕心

(一)在正法修炼中去除怕心

迫害刚开始的时候,我觉的自己对法坚信,怕心少,敢于走出来,其实很多凭的是人的勇敢,是舍生忘死报师恩的心态,但在法理上对助师正法认识不清,也因此被多次迫害,从而形成很严重的观念,加重了怕心。而且我还生出一个怕心,就是怕走不好给自己和大法带来损失,所以小心谨慎,不敢大意,不敢迈大步,所以很长时间走不出来。然而,“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走出死关》)自己也知道应去除怕心,也多次发正念,但收效不大。而且形成的顽固观念也在助长它。比如:一有剧烈的敲门声,就想起恶警砸门抄家绑架的事,马上害怕,赶紧藏书。越怕越敲,也意识到是怕心招来的假相,尽量抑制它、发正念解体它,还是不彻底。

有一次给人讲真相效果不好,一路上害怕,快走到家时忽然悟到,是自己摆错位了,总把自己当成无能为力的常人,总认为邪恶很强大,能迫害我。从根本上不信师信法,站在大觉者的角度上看,会怕它吗?它算什么东西,用神通解体它不就行了。还悟到一有风吹草动就用迫害时形成的观念去套,这不是自己在求迫害吗?其实邪恶怎么能动的了我们呢?

(二)在近距离发正念营救中去除怕心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我们助师正法又走向新阶段,开始走出去近距离发正念、面对面讲真相及直接配合营救同修。刚一开始的时候,一提去近距离发正念时是有点儿打怵、有些发懵,其实还是把自己当成人,没有转变观念,其实还是怕心在作怪。

记的第一次去看守所发正念,刚走到大墙边绕了半圈就折回来了,不能做到堂堂正正,心态也不稳。回来与同修交流,才知道路线,又跟同修去了一次,觉的能发出正念了,也不那么怕了,坦然多了。从此不但自己去,也与当地同修交流,共同提高,同修们都能不同程度走出来近距离发正念。一次次近距离解体邪恶的过程,也是一次次去除怕心、纯净自己、增强正念的过程。我们坚持经常去邪恶的黑窝发正念,越走越积累经验,不驻留时间太长,就地就近,分散去做,比较注意安全,理智去做不强为,效果一直很好。

不但近距离发正念,还积极参与整体营救同修 。开始的时候心念很纯,记的有一次去邪恶的黑窝配合要人,主要是配合发正念,当时真的放下自我,正念强大,觉的他们什么也不是,连去了好几次,都很稳。后来同修也被营救了出来。

但也有正念不足的时候。后来又有同修被绑架,我们去营救的时候,头两次还行,再去怕心滋生了,人的观念占上风,正念也不强了。又得向内找归正自己。有一次同修告诉我,去臭名昭著的某某教养院营救同修需要人手,问我能去不,我悟到既然来找我,就是我的机缘,毫不犹豫的走了出去。但毕竟这个黑窝太邪恶了,不免在观念中形成很深的印象。当时警察很邪恶,态度恶劣,根本不让见,我们就去找主管科长、院长,到处不见人,听说躲在里边不敢出来,只好又找劳改局,也不给找,我们一再坚持,才勉强出来一个科长。我们正念很强 ,同他反复讲,后来给教养院打电话,我们只好又返回去,可还是没见到,他们互相推诿,但在这过程中确实震慑邪恶。由于有事我只坚持两天,当时做的很好,可事后却有些怕了,没再强为。还是心性没到位,修炼可掺不得半点假。

还有一次陪同修去营救她的亲人,在等人的过程中,有一个人前来问这问那,我起了人心,怕被他注意,因为得经常来发正念,这一生出怕心,便不坦然了,顾虑重重。还有觉的她家人同修多,自己不是其家人,有点不理直气壮,不如专心发正念。一同修直接问那人并给他讲真相,同修对我有想法,我又受到伤害,觉的自己没修好,心性不到位,强为不起好作用,误在那里很长时间。后来静心找自己,确实有怕心,没有正念神念。同修的正念正行确实启悟我放下人走向神,转变观念去除怕心,真正在法上看问题。

从法理上明白后,怕心去了不少。自己能用正念看问题了。通过大量的学法背法,我对怕心问题上又有了新的领会,法理上更加清晰了。就象有同修悟的,它们只是岸上的猿,叫声再凄厉,对江中行使的小舟有什么影响?只要你别被它所动,轻舟很快越过万重山。我最近也悟到,邪恶就如同圈在旧笼子里的兽一样,再怎么凶猛,只能在笼子里发威,对走在神路上的我能干什么,能做了什么?再有,怕从根本上说就是对师对法没有强大的正信,就是不相信师父能保护你,这不是大漏吗?其实怕并不属于我,它只是我的观念招来的不好的东西,就是人的状态,就是私,严重干扰我做好三件事。写出来也是要从我的所有空间中彻底的曝光它,清除它,解体它,也包括一切不同化大法的人的执著、各种因素、派生物质。让我真正的在大法中重塑的主体生命主宰一切。

最近几次去邪恶的黑窝,没有了以前那种状态,不再感到它怎么强大,能堂堂正正的去面对警察,智慧的讲真相去救度,并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邪恶,这是在法上升华后才能达到的。

四、转变观念去执著

“辗转轮回不知年,千辛万苦为哪般;执著满身难寻己,欲转观念难上难。”

修炼这么多年, 我才发现以前做事的基点是为私为我,所以遇事首先考虑自己的安危、看重自己。因为在当初邪恶的严酷迫害中形成了许许多多的观念,招来了很不好的东西,致使我们在很多事情上没有正念。比如:邪党一开会或搞点什么事、所谓的敏感日,就会想形势又得紧又该借机迫害了;一谈做资料、上网就觉的非常危险;一听开奥运先想把自己藏起来;甚至自己状态不好就认为要被迫害;或者认为谁有名就危险;同修一被抓就认定会遭严酷迫害;还有的给狱中同修存很多钱衣物等等。其实很多事情都是我们首先认定的,都是用人的观念看问题而认定的,因而加重了迫害。师父告诉我们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可我们的一思一念都被旧势力左右着而不自知。

回首走过的路,有很多时候都是先认定迫害,被观念左右着使很多事情让邪恶钻了空子。“正法传 万魔拦 度众生 观念转 败物灭 光明显”(《洪吟》〈新生〉)。我体悟败物、邪恶就存在于我们的观念中,当我们转变观念正念一出时,就象阳光驱散黑暗一样,败物立即被解体。很多事情做不好,都是因为我们没修出正念,越是人心重、观念强,越容易被邪恶钻空子迫害,正念正行的走的又快又稳,所以我们的观念越少。念越正,路越顺。当我们做不好时,实际是在帮邪恶的忙,起反作用。

近一年来,觉的自己在很多事情能够用正念看问题了,能够用法来衡量,不再用人的观念去想,这是自己与以前相比最大的不同。我体悟这是我学法入心了法理上升华所带来的状态。能很少被外界的因素所带动了,不管是节假日、敏感日、开人大、办奥运等等,都不为所动,都干扰不了我做“三件事”,再没有什么又紧了避一避这些想法了。那都是假相,邪恶就想利用这些观念来干扰,只要心中正念坚定,知道救度众生是我们的历史使命,是师尊交给我们的重任,把握这一宗旨谁也不配干扰。“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以前在营救同修的事情上,自己能够积极配合近距离发正念、去要人。但我的基点是执著同修出来,是对同修的情、对邪恶的恨,担心同修被迫害,还有着急的心,这不是在求吗?还自己觉的不错呢!通过不断的背法,我发现我以前的认识不对了,只是用人的观念来对待营救同修的事,并没有真正在法理上明白。首先我认定旧势力会迫害同修,因为那么多迫害实例早已在头脑中形成观念,所以同修一被抓就担心,就会顺着观念去想,给旧势力借口了。我应该去除这一旧观念,用正念去想问题,把坏事变成好事,不但不允许邪恶迫害同修,还要发正念加持同修零距离除恶,就象孙悟空钻進妖精肚子里一样,内外配合解体邪恶。再者,警察及所接触的有关人员都是应被救度的对像,他们只是被邪恶利用的工具,他们才更可怜,更应该救度,因为他们将来的走向是可悲可怕的。他们将永远去承受偿还。我不但没有把救度他们放在首位,还一味的恨他们,我不但没有慈悲的对待他们,反倒把他们推了下去,这怎能不被邪恶钻空子呢!只想我们自己的安危,这不就是为私为己的旧宇宙生命的表现吗?这怎能助师正法呀!

还有一件事困扰了我好几年。自二零零二年我身体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手、脸、身体肿,起小水泡,奇痒无比。那时刚从邪恶的黑窝出来,自身状态不好,空间场不纯净,发正念走神,满脑子私心杂念,还有一个执著,怕人家看到影响讲真相,学大法怎么还有“病”呢?心里着急求师父给消,又怕家人给治——抱着一大堆执著使邪恶钻空子一再迫害。法理不清,正念不足,最后过不去了,又怕家人不理解,无奈采用了人的办法。事后很懊恼。这以后五、六年每隔一段时间就反复出现,时轻时重。我也发正念、向内找,可没找到根子上,时日一久,形成顽固的观念,觉的自己修的太差劲,起了自卑心,消磨我的正信。今年又起了,来势很凶猛,手脸都变形了。我特消沉,已经走到危险的边缘。同修都帮我发正念,我也悟到这是邪恶的疯狂迫害,已严重影响我救众生了,决不再消极承受。我也定下心来深挖自己的执著,有了这颗心,师父就会管,我找到了执著的根,原来我一直把它当关过,认为自己没做好,一次次的“补过”,这不是承认旧势力迫害吗?在旧势力安排的魔难中修炼,过的再好也不过是旧势力的标准,这哪是师父给安排的路啊,不让我做好三件事,我怎能承认?找到根源后,坚定正念解体它,我还去除我怕它的观念,不执著它,把它放下,静心学法,师父借同修口点悟我多学后期讲法,病业假相很快消除了。经此一事,我更体会修炼的内涵,学好法,破除观念,找到执著的根源破除它,才能真正走过来。

通过大量的背法学法,发现自己在变,遇事能理性的去看,不那么冲动、执著自己了,而能用法理破除观念看问题。正信增长,正念强了。 法理上升华以后,再从新审视自己的修炼,真有点后怕。看看自己虽然修炼多年,遇事用观念人心衡量,执著自我,滋养着许多执著,不但没有坚决排斥去除,还不断的自我掩盖,再掩盖,死抱着这些肮脏的东西不放,在大帮哄中“混日子”,遇事向外求,总是强调别人的执著,却不扎实修自己,还觉的自己不错呢。

我深刻的体悟到: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对个人执著的去除是至关重要的、非常严肃的、决不能含糊的,有许多执著心不去是不得正果的。比如:欢喜心、怕心能使一个罗汉掉下来;“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在历史上或在高层空间中,看人能不能修,看人的欲望、色这个东西很主要的”,“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转法轮》)等等, 师父在法中都讲给我们了。我深刻反省自己,开始扎实的找自己,发现自己有许多心都没修掉。特别是妒嫉心、色欲心、名利心、欢喜心、显示心,还有不修口、外求心、求安逸心、怕心等等,这些心是直接决定人能不能修成的关键,所以在修炼中一定要时刻注意。抓住自己的一思一念不放松,遇事知道先守住自己的心,跳出人的认识、人的观念,不将自己搅在情中、气中、常理中,并静心去想,是针对自己的哪颗心来的,发现执著就立刻清除。而且注意修口,无条件向内找,才有点摸到修炼的门了。

随着对法理认识的不断加深,也越来越能明了这些执著都是左右人的,它并不是我本性所有的,都是人的观念招来的。就象一袋袋脏东西绑在自己身上,必须彻底清除掉,才能升华上来。现在我才真正体会修炼可不是表面的轰轰烈烈、漂漂亮亮,做事再多影响再大也不能代替实修,如果不能真正从内心改变自己,那是没有真正价值的,只能积点福份,那可不是我的本愿哪。谁愿意在大法中求这些呀!写出来也想与和我有同样问题的同修交流,快点儿提高上来,千万别错过这万古机缘哪!

我还悟到大陆大法弟子交流会的一层含义,是师尊对大陆弟子的无量慈悲,让我们快速走出人来,归正自己,整体提高到位,立即结束迫害,跟上正法進程,救度更多的众生,兑现我们的誓约。让精進的更加精進 ,让还被人壳包裹的打破层层束缚走出人来,因为师父不想落下一个弟子。别再觉的自己不行,放下人你就能行。

以前总觉的自己不行,自卑气馁,后来我悟到这本身就是对师对法的不敬,消磨了精進的意志。能有幸成为师尊的弟子,就一定能做好。不管我们还有多少执著,都能在法中修掉。走不好就是法没学好。法理上升华后,觉的对很多事体悟与以前大大不同,人心少了,正念强了,心态平稳不急不怕,遇事能有正见,修炼的路简单明朗。这一切都源于静心学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因自己法理体悟的不深,还有很多执著没修去,因此三件事做的还不够好,情很重,今后一定修好自己,更好的救度众生,圆容师尊所要的,做一个真正的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纯净自己、真正升华上来,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跟师父回家!象师父希望的那样:“目前大家就是怎么样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响更大、救人更多。”(《美国首都讲法》)

正信坚定,勇猛精進,我们就能做好!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