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义县张凤珍、郭凤芹被绑架勒索的经过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七日】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晚,辽宁义县聚粮屯乡法轮功学员郭凤芹和张凤珍,去附近羊圈子村粘贴大法真相,刚一进村就被人跟踪上了,横走了二趟街,又朝南走了一个胡同,刚一拐弯,这个人便紧走几步,走在了她们前面,拿手电筒照了一下身边的电线杆说:“贴几张了?”郭凤芹一听声音便知道了是谁,就说:“是你呀?”他也听出了郭的声音(因郭的娘家就是羊圈子村,以前见面曾给他过护身符,讲过大法好),郭就说:“你知道我们为什么冒着风险来贴这个吗?”他说:“我知道。”郭说:“大法是救度所有好人的,知道大法好,退出党、团、队,老天爷和神佛保护你。”他点头“嗯”。

郭凤芹接着说我们两个为什么这么晚(八点多钟)还出来贴这个,我们决不是为了自己,就是告诉所有的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因这句话是救命的话,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就是人心不好了,天要灭中共,只有退出党团队才能保平安,咱老百姓不就图个平安吗?他还是“嗯”了一声,郭说:“你干什么呢?”他说:“没啥事,闲溜达。”郭说:“那跟我们贴几张吧?”他说:“走吧。”

这样三个人从西走到东,回来贴了三根电线杆。后来郭和张凤珍都对这个跟踪的熟人说:“你真没事吗?”他说:“我下半夜要出车。”郭和张说:“那你就早点回家歇着吧。”郭还对他说:“我和你姑从小是同学,都是老实人,告诉你姑,退队写在钱上就行,老天有眼。”还说:“现在有举报法轮功的都遭了恶报。”他说:“是”。就这样那跟踪的熟人走了。二人一再叮嘱他出车一定带上护身符。

二人真诚、坦荡,心想这个人将来一定是个不错的生命,二人放心的继续到村子里去贴,贴了大约两趟街往回走,就知道后面有灯亮着,以为是赶路的,接近的时候,郭对张凤珍说:“大婶,咱先避一下。”

刚进胡同,二人就被那个跟踪的熟人带来的乡派出所的警察发现了,这时那个跟踪人和派出所的警察一挥手就走了。这样二人被乡派出所的人绑架到车上,劫持到了乡派出所。

两个人被分别审问,问郭的是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郭善心的说:你们也是被蒙蔽的,为什么世界那么多国家都在炼,中共不仅不让炼,还对法轮功的进行迫害,人无德天灾人祸,这时所长杨州出出进进几次,他说:共产党也没让人杀人放火,你们善良,那四川地震你怎么没当志愿者,你捐了多少钱?你真在哪里?善在哪里?郭说:咱们已经认识了好多年了,(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经常去郭的村),我们是用“真、善、忍”要求自己的修炼人,待人真诚、善良、宽容、忍让,为了别人好,与世无争,不斤斤计较。郭还说天安门自焚是他们自导自演的,说了很多劝慰他们的话。他们根本不听,最后把郭和张凤珍送到了派出所大西边南屋。

屋里放着两张床,把门一张床,靠南窗一张床,有个叫王健的,拿过手铐把张凤珍的左胳膊铐在了床头上,把郭凤芹左胳膊和张凤珍右胳膊铐在了一起,拿了两个小圆凳,二人坐着到了第二天(二十六日)上午十点钟左右,被劫持到了义县公安局,这时国保大队的刘海志说:“郭凤琴你说出你贴的单是哪来的,马上放你走。”郭只是一笑,就这样把郭和张凤珍又劫持到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到了二十七日上午,非法提审二人时,国保警察刘海志问郭凤芹,国保警察周化来问张凤珍,还是问:贴多少张啊?以前贴过没有哇?最后问郭贴的东西是哪来的,郭说门口捡的。郭说:我有权保持沉默。他说:好,那你签字吧。郭说:我不签。那也行,不签不签吧!就这样这次问话就这样终止了。

到了二十八日晚上,张凤珍被家中接走,郭凤芹是二十九日晚上,由妹妹把她接走。回来后,郭的妹妹以及两头的亲友,都在精神上承受着想象不到的痛楚。郭凤芹的妹妹说星期一国保送你们俩到马三家教养,如果要交钱每年得一万二千元,二年二万四千元,后来郭的妹妹说我们都是农村的,苞米今年不值几个钱,我东挪西凑凑了二万元,这样才说得到医院开个证明,办取保候审。郭凤芹八十多岁的婆婆这几天没吃好、没睡好,一哭就是半宿。

法轮功学员为别人好,告诉别人真相,远离灾难,上天保佑,没有错。共产邪党这样用各种手段来迫害法轮功,同时为自己谋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