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灵儿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七日】(一)

灵儿是一个有着先天智障的女孩儿,这孩子的一举一动都充满着童稚,语言表达不是很流畅,表情有些木讷。她的眼睛很漂亮,目光却呆呆的,很让人心疼。

灵儿十六岁那年,爸妈和妹妹喜得大法。一天早上,灵儿兴奋的告诉妈妈,昨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在她断断续续的讲述中,一幅美好,殊胜的画面展现在妈妈面前,一位老人摇着一只小船在浩瀚的大海上航行,把幼年时的灵儿送到了一处仙境。那里美景如画,鸟语花香。这孩子一边玩耍一边和仙鹤孔雀们打着招呼,它们都欢迎她的到来。忽然灵儿站在一个大殿里,那里端坐着一尊尊金色的大佛,闭目结印。好奇的女孩儿转来转去又来到一个更大的殿堂。这里很特别,只有一尊最大最大的佛端坐在莲花台上。灵儿眨着眼睛,仰望着大佛那神圣,庄严的面容,顿时殿内金光闪闪,光芒四射。大佛慢慢睁开双眼,慈爱的摸摸灵儿的头顶,微微一笑。啊,是李老师。孩子幸福的大叫。听到这儿,妈妈明白了;这孩子和大法有缘哪。从那天起,大法弟子的队伍中就又多了一个小弟子。

灵儿的学法方式很独特。每天上午在固定的时间里,她都要洗净白白的小手,坐在桌子旁,聚精会神抄法两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开始时字写不好,常常把“好”字写成女、子,把“相”字写成木、目。而且字迹也不工整。在父母的引导下、鼓励中,这孩子持之以恒,每天的学法时间从未间断,抄法坚持了整整十二年。这些年,《转法轮》灵儿抄写了三遍,还抄写了《精進要旨》、《法轮大法义解》、《转法轮卷二》、《法轮佛法 在欧洲法会上讲法》、《法轮佛法 北美首届法会讲法》、《法轮佛法 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法轮佛法 新加坡法会讲法》、《法轮佛法 瑞士法会讲法》、《法轮佛法 美国法会讲法》、《法轮佛法 悉尼法会讲法》、《洪吟》等等。

在这特殊的学法过程中,灵儿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令周围的人们且惊且喜,刮目相看。细细端详:昨日粗糙干涩,迟钝,呆板的面容早已离她而去,女孩儿特有的滑润,细腻和白皙的肌肤奇迹般的在她身上展示出青春的气息。她的字经过大法的洗涤,变的自成一体,流利工整,紧凑干净。同修们夸她:灵儿,写的真好呀!她眨着明亮的眼睛,笑了。

(二)

灵儿得法后,在身体方面承受了很多。以前她患有严重的鼻炎、呕吐、嗓子眼儿长年不透气儿。特别是她那干燥的皮肤不断掉皮儿,还有那没有光泽、黄黄的头发里长满了头屑,总也洗不净。更令她痛苦的是经常在腋窝、肚皮、大腿等部位肆虐的那些疖子,它们大的犹如鸡蛋一般,小的也有大枣一样大。开始时周围皮肤发热、红肿,疖子里面象针刺一般疼痛很难忍受。灵儿的悟性极好,她对妈妈说:没事儿,业消下去就好啦。当疖子里的脓血往外排出的时候,她痛的全身颤抖,流着泪背诵着“难忍能忍,难行能行”。两个多小时后,妈妈给她挤尽了最后一滴脓血,鸡蛋大的疖子一瞬间瘪了。灵儿擦干眼泪,瞅着妈妈笑了。

(三)

99年8月的一天,灵儿和往常一样坐在桌子前抄法。突然街道派出所来了两个警察。妈妈把他们迎在外屋没让进来。说话间他们道出了来意,要妈妈说出来炼功点同修的名字和资料的来源,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他们走了以后,妈妈急忙进屋,见灵儿笑眯眯的坐在桌子旁玩儿呢。妈妈问,书呢?她歪着脑袋,指了指身后盖着的盒子,“在那儿呢。”

在那黑云压顶、邪恶猖狂的日子里,不时传来同修被迫害的消息。灵儿和家人同修一起,长期发正念加持同修,直至他们平安归来。在同修眼中,她既是一个天真、单纯的小女孩儿,又是一个正念十足的小弟子。

一天晚上,社区的干部来了,要求妈妈明天去社区签写一份保证书,口气挺强硬 。妈妈不被其所动,义正词严的拒绝了,并给她讲了真相。最后这位干部无可奈何的说,你不去就算了,这事儿自愿。说完急匆匆走了。灵儿对妈妈说:“你和她讲话,我们都在发正念呢!”在这个整体配合的强大的正念场中,邪恶的因素没有丝毫的招架能力,只能以失败而告终。

这些年中,无论是与家人同修的相处,还是和周围同修的接触,灵儿总是那样的安然和从容不迫。她天性纯真,直言不讳,偶尔冒出一句不经意的话却点中魔难中同修的执著所在,使其受益不浅。一次小妹在学校和同学闹了矛盾,没有过好关,回到家里大哭一场,十分委屈。灵儿在旁边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句:“她是常人,你不是炼功人么?”话音刚落,妹妹破涕为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四)

2004年冬天,灵儿的姥姥突然生了一场大病,家里一片混乱。这种状态持续了很长时间,妈妈和姊妹们焦急的奔波在医院和家庭之间,花了很多的医药费也没有一丝的好转,简直束手无策。妈妈日日夜夜都守在姥姥的身边,失去了正常的修炼环境,整个心被亲情带动着上下起伏,一筹莫展。

姥姥的病很奇怪,没有了记忆,家人也不认识,总是莫名其妙的喊着一些死去的人或陌生人的名字,不敢闭上眼睛睡觉,两只手胡乱驱赶着什么。这种情形的出现使家人很困惑。一天晚上,灵儿跟刚下班的爸爸说,她看到姥姥在一条大蟒的缠绕下挣扎,她家的客厅里,墙壁上还爬着一些长的象蜥蜴一样的长尾巴的邪灵。灵儿和父母一同立掌,把它们全部清除,不能安眠的姥姥这时平稳的睡着了。灵儿轻松的告诉妈妈:“好啦!屋里全干净啦。您可不要忘记教姥姥念‘法轮大法好哦’!”

被提醒的妈妈明白了:这不就是救度众生吗!她一字一句耐心教老人背诵,家里不修炼的老父亲和妹妹们都尽心尽力的教着,诚心诚意的念着,经过两年多的时间,姥姥能流利的完整背诵啦!现在,已经退出邪党的全家,特别是姥姥早已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刻在心里啦。她老人家头脑清楚,身体硬朗,天天都在笑哩!

(五)

灵儿的精神世界很丰富。她有一些我们看不到的朋友。她时常和家里的墙说话,也高兴的和她能接触到的其它生命打着招呼。她看的见元婴坐在金色莲花盘里,也能看到同修们巨大功柱不断变化的壮观景象。这些是灵儿特殊的兴趣,可她轻易不对别人讲,这孩子懂得修口呢。

姥姥搬到新居后留下了一个旧饭桌,不想再要了。妈妈说这个桌子虽然旧一点可比咱家用了近三十年的饭桌棒很多,拿过来用吧。是啊,灵儿家的桌子太旧啦,桌面的漆年头久了已经发粘,擦不干抹不净很不美观,而且那四条桌子腿也摇摇晃晃,吱吱嘎嘎。灵儿问:“那咱的桌子怎么办?”“劈劈留着生炉子呗。”

第二天,灵儿要跟妈商量一件事儿,那就是把家里的饭桌留下来。孩子很认真的转达了桌子和她的对话。在另外的空间里,那张桌子崭新,黄澄澄的颜色,很漂亮呢。它哭着求灵儿:救救我吧,不要烧了我,看你在我身上抄了十多年法的份上,留下我吧!妈妈听到这里恍然大悟:对呀,它也是一个生命,而且是和大法有缘的生命,怎么能随意的对待它呢?差点铸成大错。就这样桌子留下来了。灵儿说:它知道自己得救了,张开两个小翅膀,一边调皮的拍打着、跳着,一边笑着说:谢谢你啦! 爸爸细心的把桌子腿修好,用漂亮的材料包好了桌面。这小家伙摇身一变,就象一个穿上了花衫的小姑娘呢。好啦,就写到这儿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