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释放虞超和褚彤夫妇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九日】我弟弟虞超和他的妻子褚彤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小家庭,弟弟毕业于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是网络工程师,在北京一家外企担任主要职务,收入颇丰。妻子褚彤也是清华毕业,在清华大学微电子所任教。夫妇二人工作努力,夫唱妇随,两人有一个可爱的儿子虎虎,长的聪明伶俐。

这夫妻二人都是法轮大法修炼者。他们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与人为善,大法给他们带来健康的身体,净化的心灵。给家庭带来了更多的温馨。这样一个美满的家庭,随着中共对法轮大法的残忍荒谬的镇压,而变的支离破碎。迫害开始后,他们一家的噩梦开始了。1999年10月,褚彤因为在天安门展开横幅被抓走,当时他们的儿子虎虎不满2岁,就这样失去了妈妈。2002年8月,刚出狱几个月的褚彤和她丈夫虞超因为在互联网上发言,揭露修炼法轮功被抓、被迫害的真相,被警察劫持,从此一去就没回来,随后二人分别被非法判刑9年和11年。虎虎尽管父母双全,却早已备尝孤儿的辛酸。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到今年已经9年了。我最后一次见到弟弟的妻子褚彤,是在1999年被非法劫持之前。之后的9年多中,一家人颠沛流离,再没见过面。她的苦难经历,我是从其他人那里得知的。她曾经因为拒绝改变信仰而被剥夺睡眠,在监狱中被严密监视,连与人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弟弟虞超因为在互联网上发表揭露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事实,2002年8月,虞超、褚彤夫妇在大街上被七、八个警察公然绑架,弟弟奋力挣脱时受到众多警察的毒打。他们租用的房屋被劫掠,整座楼被封锁包围。弟弟、弟媳被国安和610送到团河的“北京法制中心”迫害,被恶警毒打,他们用杂志卷成筒抽他,用手指弹他的眼睛,弟弟绝食绝水抵制逼供、洗脑、毒打,恶警把他的身体呈大字形固定在木板上,不让他洗漱、上厕所,弄脏了裤子。近5个月,弟弟一直被捆在木板上,进食及大小便也不松开,以至他的肌肉产生萎缩。“转化”他的帮教与警察换了一批又一批,都无法动摇弟弟坚信大法之心。他们无奈,将弟弟、弟媳转移,不知去向。家人忧心如焚,四处奔走,也无法知道他们是死是活。

而对于褚彤来说,作为母亲,最大的痛苦是无法照看自己幼小的孩子。弟弟夫妇的儿子今年10岁,由于中共的骚扰,孩子从2岁多起辗转于亲戚朋友之间,完全失去了儿童所需要的正常成长环境。其中有很长时间,中共为了折磨他妈妈褚彤,不让褚彤见孩子。孩子现在由褚彤的父母照顾。这两个老人,已经年近七十,是一对与世无争的善良老人。现在不但要为女儿担惊受怕,还要在风烛残年抚养十岁的外孙。姥爷为了养活虎虎,快七十岁了还在工作。姥姥则因为常年惊吓,落下心悸之症,双手控制不住的颤抖。虎虎由于长期未跟父母生活,而对父母的印象越来越淡漠。

这个父母双全,却像孤儿一样生活的孩子,一直期盼着与父母团圆。而他的父母,正在监狱、劳教所遭受残忍迫害,要长达十一年的离开自己的孩子。中共对人伦的伤害,真的是很残忍啊。在中国,中共残酷对待国民,令和睦家庭破碎,亲人分离。这些被迫害的人往往是有良知,有道德操守的人。中共自称“允许人民参政议政”。而实际情况是,作为一个国家的合法公民,像我弟弟一家,他们仅仅是因为在互联网上发表言论,为受迫害者呼吁,就被弄的家庭离散,孩子无家可归。就要付出人生最宝贵的十年。说了真话却遭监禁长达十一年之久。中共严重侵犯国民的基本权利,国民甚至会为了这些再正常不过的权利付出一切,乃至生命。这违背了人类文明社会的基本理念,这样的社会管理者是不合格的。

我呼吁立即释放虞超和褚彤夫妇,他们是无罪的,让他们的孩子和父母团聚。立即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因为只有恢复公平正义,社会才能恢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