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对情的根本执著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一日】二零零三年,我因在做大法资料的时候,没严格按照师尊的要求对待,抱着强烈的做事心,多次的点化也没悟到,被邪恶钻了空子,被强行绑架進看守所后一年多,被邪党伪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今年才闯出魔窟,回到家中。

回家最初的日子,总感觉自己的思想整天漂浮在另一个世界,无法溶進现实生活,学法不仅不能集中精力,而且特别困倦,头脑昏沉。丈夫(同修)知道这几年我在监狱学法很少,应该大量弥补,才能跟上。他把所有师尊的讲法和经文都拿给我,让我全部通读。在读法的过程中,思想逐渐溶入法中,身体也处在巨大的变化中。看了《九评》、《解体党文化》和有关明慧文章,不断清理自己思想中所存在的邪党文化的因素,常常感到身心的震撼,不时有热流通透全身。

因我们一家人都修炼,多次被邪恶抄家,没收财产,大量财物、资金在一夜之间全部散尽。丈夫于二零零一年被公安和国安特务强行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在狱中因坚决拒绝“转化”,出狱时,邪恶欲再次将他绑架到洗脑班。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在家人的抗议中,在同修的正念帮助下,邪恶的阴谋未能得逞。回家后,他也没去上户口,身份证也被扣押。为了彻底摆脱当地邪恶的骚扰,几个月后,被迫流离到其它城市。在陌生的异地,开创出了一片天地。我因在读硕期间,被邪恶绑架,户口还在原来的学校。出狱后,邪恶要求我必须将户口迁回原来所在地,并每个月按时报到和参加它们的洗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只能去正一切不正的,怎能顺遂邪恶的意愿呢?当时我要求恢复学籍,学校说已经不可能。于是我拒绝将户口迁回原籍,而是不动。

一个月后,我到另一个城市寻找工作。半个月后,找到了一份工作,收入还算过的去,并且有大量的时间可以学法,讲真相,让我再次感到师尊的慈悲安排,对弟子的一片苦心,常常在学法的时候,觉得自己太不争气了,辜负了师尊的谆谆教诲,而泪流满面。

可是,事情并非我想象,而是随时面临各种过关,而我遇到最大的就是情关。上班一个多月后,突然有一天,丈夫又如多年前一样,提出和我分手。我知道他从事文学创作,生性追求浪漫的爱情,也曾与多位女性产生两性情谊。我曾苦苦相劝,他都以各种借口挡住,家人也施与强大的压力,都没能完全改变他的心意。我们之间就一直僵持着,他几年前被投入监狱,主要就因为在男女情方面强大的执著而让邪恶钻了空子,造成重大损失。

他说有两位网友,多次向他示爱,他难以抗拒。听到他的话,我觉的很不可思议,沉痛的教训难道还不够深刻?都走到今天了,还有如此想法,还在追求常人的美好生活,追求浪漫的爱情。他也说这种想法不对,但是无法放弃自己的执著,也不可能放弃。同时他还说我没回家的时候,他就有此想法,才让我到另一个城市找工作,目地就是希望我和他分手。看他如此坚决,我当时没说什么,也没答应他的要求。

之后,我静下心来学法,对照自己,发现不仅他的情很重,而且自己在情方面也是非常执著的,一直渴望有个温馨的家,希望一家人厮守在一起。对他的理解不够,也没完全尽到作为一个妻子的责任。因长期分居两地,互相之间沟通太少,都太看中自我,也很怨恨他以前对我情感的背叛和对我的冷酷。在修炼中一直不精進,只期望他的改变,我才会改变,遇到事情都向外找,没能内求,为私为我的心太强大了。为什么不能自己先改变而让对方改变呢?

师尊讲,“离婚呢,我告诉你们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你们今天离婚也好、结婚也好,我都不说什么,我是从法理上讲,但是我告诉你,未来是不允许这些事存在的。是现代社会现状造成的,我也不能够强迫你们怎样去做,但是未来的生命是不允许这样、不会这样做的。”“人哪,除了讲道义之外,夫妻之间还有一个恩呢。”“如果都放下自我,都修的很好,没有那么强的自我,夫妻俩都是大法弟子还处理不好这些事?”(《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我理解,在新人类,离婚这种事情是不允许存在的,离婚是人类变异的形式,是人心堕落、道德败坏的结果。夫妻之间存在一个感恩的问题,作为男人,女人把她的一生都交给你了,就要对她负责任,疼爱妻子;女人呢,应该体贴男人,全心全意追随他。当互相都为对方着想的时候,还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呢?还会有这类事情出现吗?夫妻之间牢不可破啊!我想,作为夫妻同修,离婚这类事情是更不应该出现的。关键是要能真正放下自我,真正负责任,真能为对方好,怎会有不可调和的矛盾呢?

我告诉他,我们都是修炼人,离婚这种事情不应该发生在我们之间,而且我们也不应该把这种变异的形式留给后来的人。这种形式不符合新宇宙的要求,是旧势力安排的邪恶考验,我们应该彻底否定,将最纯净的东西留给未来人。他当时却说,按我的想法,他再也不会得到所期望的爱情了,还是希望我能答应他。我明确告诉他,如果他非要如此,我也没办法,我不会强求的,只是这是太不好的东西。

他说,在他的修炼中,还没看见我与他之间的缘份,却看到了历史上和其他人之间的缘份,他认为我们之间没多少缘份。我告诉他就我看到的,我们就有好几世的缘份。其实,我早已知道我们之间有着极大的缘份,不能因为没看见,就否认,那还悟什么呢?修什么呢?被关在监狱的时候,在梦中,我和他曾谈到情的纯化,我们之间非常和谐,而且在生命的轮回中,我也没看到我们之间的恶缘,当然更深层的东西,现在是不可知的,只有开功开悟的时候,一切都明了。但不管怎样,夫妻之间是应该珍惜这种机缘的,而特别在大法洪传的今天,又同为师尊的弟子,今天的所为就是后来人的参照。一旦正法时期结束,想见都不可能了,岂能不珍惜呢?

两个月之后,他再次提及分手一事,他说有一个网友,给他写了二十多封情书,他很难割舍。我知道他的魔性又返出来了。当时我心态还比较平和,也没多说什么,只希望他能以法为师。如果他坚决这样,我就答应他。可是经过一番分析和交流后,他突然说,以后再也不会提及此事,第二天一定去彻底了断,精進实修。

第二天一早,他就出去了。我在学法的时候,却双泪横流,师尊真是太慈悲了 !为了弟子的圆满,不知费了多少心血!后来,他真的做到了,我也看到了他升华之后,与以前完全不同的状态,我们之间也溶洽了。

可是后来有一段时间,当我一个人在另一个城市,回想起往事,却有些忿忿不平,心里还气的不行,还感觉剜心透骨的疼痛,甚至有时深陷其中。以至一天早晨,我在炼功的时候,电脑屏幕突然黑了,无法启动。此后两三天,都不能使用。当我拿给一个朋友修理的时候,他告诉我没有问题,好好的呀!我想自己心性真差,太缺乏正念了!静下心来学法,发正念,清除一切干扰破坏因素,电脑又恢复正常了!同时反省自己,看到了自己一颗强烈的人心,没有用修炼人的慈悲对待一切,没有把与自己有关的一切物什都当作一个生命来珍爱,还在用常人的情来对待自己遇到的难和麻烦,怎能在法上提高呢?心性怎么提高,自身的业力怎么转化?

虽有这沉痛的教训,我还是没能完全摆脱情的困惑,有时还很强烈的返出来。不久,我的U盘不能用了,手机突然也无法正常开机。再次反省自己,我意识到自己还停留于自我的观念,还执著于个人的东西,没能真正溶入法中,没能以慈悲心对待一切。

师尊在《澳大利亚法会讲法》中讲:““情”字啊是很难放,我告诉你们啊,人都以为自己的思想感情是自己身体中的一部份,是经过思想所产生的东西,根本就不是。‘情’恰恰是最不理智的反应。你们是凡被‘情’带动的时候,你们根本就理智不起来。你们仔细想想,你们为什么事情念念不忘时、为什么事情忿忿不平时,那是被情带动的啊。有人忘乎所以,兴高采烈,当情绪异常的时候,那是被情带动的理智不清了;有人在感情上恋恋不舍,甚至剜心透骨的割舍不下的时候,被情牵扯的如此被动,一切都是那个情在起作用。其实,这个情就是我们这个空间中三界内的一个神,他是给人缔造的,为人、为三界内众生而存在的一个神。如果没有情,人人会变的冷漠,人要没有了情,会更恶,那人类一点意思都没有了。正因为有了情,人懂的了喜怒哀乐;正因为有了情,人有了父母和子女之间的感情关系;正因为有了情,才能组织成家庭;正因为有了情,自己才能对自己的子女爱护。情对人类起到这样的作用。但是由于思想不正确导向,这个情,能够使人产生不正确的行为,或者是不正确的思维方式。人一生出来就被这个情泡着,它是浸透你一切细胞的,三界内所有的分子与细胞都被它浸透着,所以修炼中就很难摆脱。修炼的人,你要放不下这个情,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人的行为。其实,重情就是在维护这个情,你就是常人;你要能放下它,你就不在它其中,就是神。就是这个道理。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真的感到非常惭愧,师尊为我们付出那么多,我却执著于自己的情不放,还苦的不行。在做师尊要求的三件事时,也带着强烈的人心。我真该彻底清醒了,能证实法的时间不多了,机会也非常有限了。我知道师尊一直在给机会,就是在等待类似于我的不争气、不精進的弟子。我还执著于人的什么呢?人认为再美好的事情,在神的眼里,都是很低级的,人类的一切都是为法而来。既是为法而来,就不是为了当人,就不可执迷于人的生活,而是要完成自己神圣的使命,兑现自己千古的誓约,回归到自己最高的位置。

文中多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