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女子二监狱黑幕:强行灌药、蚊虫叮咬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一日】据刚从云南女子二监狱出来的一位法轮功学员说,每位法轮功学员一被关进去,就被恶警强迫放弃信仰、转化。凡是进去的法轮功学员都要被强制量血压,个个都被说血压高,要吃药、要打针,而且要被强制长期吃损害神经的药。你说我没病,不用吃药,他们根本不听,叫你自己吃,不吃就叫犯人强行灌。

有一个法轮功学员,恶警叫她吃药,她说我没病,不用吃药,恶警马上叫犯人强迫她吃,犯人说她不吃,恶警说:你们想办法给我整进去。然后杀人犯、贩毒犯就一拥而上,把她按倒,按住她的头和手、脚,一个犯人用膝盖压住她的胸口,撬开嘴强行灌药,这位学员被迫害的差点失去知觉。

有一次,听到隔壁有一位法轮功学员,说:“我没病,不用吃药。法轮大法好!”然后就听到乒乒乓乓乱作一团的声音。过了一阵,迫害她的一个犯人回来有气无力的坐下来靠着墙,自言自语的说:有什么自己知道就行了,不要说出来,在这里被整死了还不如一个苍蝇呢。

有一天她打坐,犯人说:她又要炼功了,恶警马上走过来用电棒顶住她的下巴,然后又顶住肩窝,用手铐卡住,关了一个多月的小号。

二监地处靠山、监后有竹林,蚊子特别多,云南人都知道,竹林里的蚊子是又毒又凶,被叮后又痒又疼,留下红肿的疤痕。在这样的环境里,其他犯人包括杀人犯、贩毒犯都可以扯蚊帐,唯独法轮功学员被禁止扯蚊帐。有一天夜间,这位学员被叮的实在受不了,就顺手拉过身旁一个犯人的蚊帐角遮了一下脸,就被关了一个多月的小号。有一天,她看见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脸上被叮的疤痕与疤痕之间几乎分不出界限。有一天她看见玉溪的法轮功学员沈跃萍等被迫害的水肿,还有好多人也被迫害的水肿。

女二监里的犯人喜怒无常,一有不满的事就迁怒到法轮功学员身上,时常被无故打骂,要不捅你一拳,或者踢你一脚。有一次,她冷不防被一犯人扯下一撮头发,犯人还哈哈大笑。

由于长期的迫害,这位学员回来后脑子反应迟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