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广州市恶党人员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十日】我叫吴秀花,女,四十一岁,是广州法轮功学员。我自一九九八年学炼法轮功后,在很短的时间思想境界得到升华,身心健康。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出于妒忌之心,利用手中的权力,为发泄私愤利用邪党政府发起了这场针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体进行残酷的打压。顿时中华大地犹如乌云盖日,污蔑法轮功的谣言瞬间遍布全国。出于对事实真相的负责,对真、善、忍这普世真理的维护,我觉得自己应该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一、两次去北京上访被抓、被关押

我在一九九九年十月去了北京上访,在上访的路上被警察非法抓捕,由于当时没有说出身份,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海淀区看守所。

小小的房号关满了很多人,睡觉都是打侧立直来睡的。当时有两个比我先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有时被叫出去问话,晚上还要轮流值班。搞卫生、晾衣服是要人骑人才能把衣服晾在风场的高铁网上。那时北京的天很冷,没有天天给热水洗澡;伙食很差,很多时候吃的都是冷馒头,硬梆梆的很难吃,吃一个都得吃很长时间,还有用大白菜煮清汤,有时放点肥猪肉下去煮,每次分汤都不多。还有不允许炼功,还要求大家背房号规则。我没配合她们,经常被叫出去问话,不回答就恶言恶语。

后来我说出了自己的身份,十一月十七日被转到广东驻京办,二十一日由六一零温春兰、海珠区海幢派出所民警岑铭刚(音)、李某某、男副所长,把我转回海珠区海幢派出所,还把我的一千多元钱拿走,还去我家取钱报销收回我坐飞机的费用尾数,然后又转海珠区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回家之后,派出所专区人谢东海、街道主任付尚霞、居委会书记、还有一个叫阿明的人时不时打电话来干扰我,有几天我去外地他们找不到我,他们怕我又去北京,二零零零年师父生日前,把我关在派出所没吃没喝,两天后才放我。

放我的第二天,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二日,我又上北京了。在天安门广场花钱照相留念,照了二张,照第三张的时候被拍照人问(那时我是坐地下散盘结手印的姿势),你是炼法轮功的吗?我说是,他们就不帮我拍了,还报警抓我。五月十八日被拉回广州海珠区海幢派出所,警察又把我的一千多元钱拿走,后再次被非法关押在海珠区拘留所拘留十五天。

二、在公园被抓、被关押、被强制洗脑

二零零零年6月18日,我早上去公园,看到警察在抓同修,于是就上前看看发生了什么事,结果一起被叫上了警车,车上有个所长叫陈小洲。不分青红皂白就将我又拘留了十五天。关押期间我一直绝食抵制。放了几天,身体还虚弱,又把我们几个同修关押在派出所,第二天中午才放。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六日早上,两个警察来到我家没出示证件,叫我跟他们去派出所。当时我没去。他们其中一个又回派出所拿传唤证将我带到海珠区海幢派出所,后又将我转到街道办的洗脑班里。在洗脑班里,逼看侮蔑大法的录相和文章;我们几个同修一早炼功,被那些人员、警员等人干扰。我在那里被关了两个星期。不法之徒还向我家属勒索所谓住食费,我家人说我都没工作。没给。

三、第三次上访遭非法劳教

二零零零年九月三日,由于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好的功法和我们这群按真、善、忍为标准做人,修心行善的人要遭到镇压,我认为还是中国政府的上层不了解真相。于是我再次踏上了上京的路。

到北京后,去到一个地方,那里有个警察,门前有个解放军站岗,我上前问,我要见什么人,还没见到就被警察强行推上了警车,被带到了府右街派出所。在派出所里,我不讲身份,被五、六个恶警轮番的用一根或两根电棍断断续续电了我几个小时,身上多处被电伤。后来,我被迫讲了身份,他们才没电,通知广东办的人来把我送到办事处地下室,几天后由岑铭刚、谢东海把我送回广州,在海珠区看守所关了两个月。其间我曾绝食抵制迫害,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又送到广州市槎头女子劳教所。

当时在那种环境下,我一时被那些“转化”的人搞糊涂了,但很快又清醒了。劳教所逼我们奴役,要写感想,看思想有没改变,如不写不让洗澡,水也不给打来喝。有一段时期还要我们在太阳底下操练,经常叫人来“转化”我,还曾把我和几个同修拉去花都男子劳教所“转化”。

广州市槎头女子劳教所,由于我不放弃信仰,在想见亲人都不容易,买食品、用品都有限。有时别人已睡觉了,就不让我还有其他同修早睡,只能坐小凳子,第二天还要干奴工活。洗澡时间只给十五分左右,春夏秋冬都不给热水,动作慢了就被骂,等等,受到百般刁难。

如盘腿炼功,包夹她们就来制止,在劳教所我们同修曾有几十人罢工抵制迫害,那里的人员说从来都没见过这么多的人罢工。到期后又被非法延期十个月。

四、在养老院被强制洗脑、遭酷刑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一日,我被从劳教所直接转到了设在一家叫“何贵荣夫人”养老院九楼里面的海珠区洗脑班。在那里,拒绝看诬蔑大法的电视就被他们捆绑。记得其中一个警员叫李清华。他们为了达到让我放弃信仰的目地,采取了各种卑鄙无耻的手段。我被他们关到十楼,上面有两间房间,一间房的床上贴满师父照片,一间没有照片,我都住过,只有五、六平方米的房里,房子里安装了摄像头和强光射灯,不给使用日用品,有时给的饭菜量很小,甚至有时连水都没得用,大小便后都不给水冲,我多次绝食抵制他们的恶劣行为,后来他们使出了最恶毒的招术,几天不让睡觉。见没效还将我把头压到双盘的腿上绑住,两只手交叉在背后绑住,然后再将整个身体绑成一个球状,直到绑到我实在承受不住了,说出令人痛苦的违心的“保证”后,才将我解开。

当时我的手掌被绑的立不起来。他们怕留下证据,又将我带到医院去强行针灸。回来后我当时就声明了由于被他们酷刑迫害下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于是他们就继续关押我,直到我的手基本恢复。到二零零三年九月十日,我才走出了魔窟。

没想到才回家五个多月,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五日,海珠区“六一零”岑铭刚、海幢街派出所警员林华等,社区一个女书记,社区一男员工阿明,还有些不知名的及综治办付尚霞等恶人来到我家强行抄家,他们拿走我的电子书,讲法录音带等。并将我绑架到了广州市洗脑班。在那里又将我非法关押了长达一年半多的时间。在这漫长痛苦的一年半里,我受尽了恶人对我人格上的侮辱和身体上的折磨。他们将我关在房间里,吃、喝、拉、撒都在里面,我绝食抵制。有时蹲马桶方便时,男警员、保安男恶人故意闯进来,有时通宵达旦的不让睡觉,每天将电视的音量开到很高分贝,播放污蔑大法的录相等,不写所谓的“感想”就不让坐,罚站,脚肿了还要站。

我不配合她们,就坐到地上,他们就反复的把我抬起扔在地上,还不断的用指甲掐我的手臂,掐得我手臂内侧全都破了,还把水洒在地上将我的身体在湿漉漉的地上拖来拖去。他们还将师父的照片贴在地上、桌子、椅子,强迫我站在师父的照片上。最后,他们见各种恶招用尽都不能改变我的信仰,就将我的双腿双盘绑着,手反到背后绑起,反反复复的绑了我很多次,直到我再次承受不住。

以上就是我被中共邪党广州市爪牙迫害的简要经历。

附:一、广州市海珠区洗脑班恶人榜
(*表示很邪恶的恶徒)
恶官:
*李瑞民(男) 广州市海珠区公安分局科长 13926012323
*郭广平(男) 广州市海珠区法院庭长 13609753482
*谢广荣(男)
*李雄伟(男)
*陈德政(男)
*苏某(男)
范明(男) 海珠区第一人民医院医生
廖某(男)
恶警:
*李清华(男)
*朱善田(男)
*刘光(男)
徐某(男)
以下均是社会闲散人员和下岗人员
协管恶徒:
*车迎春(女) (是参与捆绑法轮功学员的恶徒) 020-84410609;13902216008
*袁玉萍(女) (是参与捆绑法轮功学员的恶徒)
*陈玉燕(女) (是参与捆绑法轮功学员的恶徒)
*吴金霞(女) (是参与捆绑法轮功学员的恶徒)
许雯仙(女)
王伟文(男)
刘大千(男)
王海泉(男)
招(音)小玲(女)
邹月娥(女)
房间协管监看人员:
*陈耀金(女) 13640304234
*刘慧琴(女)
*张佳女(女)
*吴小红(女)
吴瑞萍(女) 020-84452961
曾雪根(女) 13710349006
黄少玲(女) 020-84059307
何慧娟(女) 020-8900820
曾华英(女) 020-84229524
何翠华(女)
吴咏梅(女)
刘X琼(女)
X美凤(女)
XX祥(男)
梁伟雄(男)
唐洁玲(女)
黄小平(女)
牛慕珍(女)
曹永洁(女)
保安:
叶南财(男)
郭二磊(男)
解三元(男)
#三星(男)
出宣传栏:洪XX *清洁工: 张代纯及其丈夫熊某
广州市海珠区洗脑班地址:
广州大道南1690号何贵荣夫人福利院9楼
邮编:510220,电话:84219584

二、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参与迫害的部份人员名单
所长潘锦华020-81730648
政委丘陶标。庄大强。李雪珍。
副所长:刘志雄

恶警教管部长赖鉴锋,其子在市第四中学读初二。020-81730646 13302213938

恶人杨永成(男,此人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上不遗余力,又是好色之徒,也居然被广州市

评为2005年“五一劳动模范”),小灵通是 020--81730322。

恶警:田丽辉(原槎头小岛女子劳教所的恶警)、邓权、陈富民(原花都第一劳教所的)、李志强、李凯华(女)、医务室的恶警邓梅青、医生彭莉英、刘国壮、赵嘟嘟(司机)、张伟平、廖伟东、邓锦侦、柯太清、龚渊文、李仲斌、钟毅明、,唐勤恒、卓健敏、邓顺权、李忠斌、孙文辉(020-81730867)、李健伟(020-31787194)、杨柳(其夫是610的)、周丽(女)、周静(女)、施文茵(女)、邓权(男)、李东斌(男)、符某(李东斌之妻)、陈某(左立志丈夫的姐夫)、李志强(负责验收)、孙文辉(男,负责验收,拍照拍录像)、李某(女,以前在槎头劳教所当医生)、鲜怡(女)、段月玲(女)、傅同英(女)、杨小惠(女)、王晓燕(女)、李景平(女)、吴芝莲(女)、陈素莲(女)、谭曦(女)、邓昱(女)、周静(女)、苏敏(女)、黄琳(女)。

男保安:李俊杰(队长,陕西人)、孙涌林(队副,湖北人)、陈小殷、李波(湖北的)、张先展(潮汕口音)、邓新军(湖北的)、李建辉、魏金、甘志阳、吕芳、董金玉、王衡、(龙丁泊,彭飞勇已离开洗脑班)。

女保安:李婉霞(队长)、梁美容(曾是队副)家02081209207、李海燕、程金枝、麦冠艳、吴美霞、李岩、袁克萍、吕丽萍、陈东、陈欣、刘仙琼、李岩(湖北)、左立志、田礼鹏、彭珍、郑楚云、黎敏娟、温金云、张伟萍(客家人)、谢翠、龙飞娥、鲁颖、黄晏莉、欧阳婷、李伟萍,陈佩佩、林清梅(刘丹红曾为队长的恶人及无知湖北悍妇赵付花)、李军霞(山东的)等已离开洗脑班)、王军霞(020-33031105)、李妍(020-33565678)、田礼鹏(13450246228)。

电工苏绍平、修草工郭环(女)、食堂:庞雪萍(女)、朱雨霖(女)等。
还有在该洗脑班自甘堕落,领取罪恶工资的已放弃信仰的人,她们是:李淑婷、李红伶、*锦霞。

广州市海珠区海幢派出所电话: 020--8441262,83127521,84233458,84445854,83117802
林华警员手机13602788436
仁厚直居委会电话: 020—34076169,书记小灵通 020--33342473
海珠区海幢街综治办电话: 020--34123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