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问自己:你的正念有多大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十四日】过年期间,去同修家串门,同修给我讲了两个故事,听后很有感触。写出来与同修分享。

故事一:我心里板儿似的,没事!

甲同修听说邻近城市同修急需大法书,双方联系好之后,甲同修便带着一百本《转法轮》亲自送去。临行前,有的同修阻止说:“现在正是春运高峰,车站公安、武警检查可严了。还是过了年再说吧。”“是啊,别冒险,这可是大事,万一有个闪失不但对大法有损失,也破坏了修炼环境。”甲同修坚定的说:“我心里板儿似的,没事!”可是同修还是不放心,有的劝说:“你这样硬坚持去是强调自我,是有为,是对大法不负责任……”甲同修认为,这件事既然有争议,那么就应该跟大家做一个临时简短的交流。他概略的谈了一下自己的认识和心态后说:“你们认为很危险,但在我看来危险不危险不是人说了算,一切有师父说了算!这个基点必须牢牢站稳。我做大法之事,谁敢阻挡?这个强大的正念宇宙从上到下都得纷纷给我让路。关键是我这颗心对师父对大法相信多少?坚定多少?我坚定多少师父就给我做多少!你们放心,啥事也没有。”之后,他便提上这些大法书直奔车站而去。同修们十分钦佩,都自觉为他发正念。车站检查确实很严,而等到检查他时,他大大方方提着大包小包走了过去。检查人员谁也没有问他。到目地地后,大家纷纷问:“你是怎么过来的?没检查你吗?”他说:“一路上有众神前后护送,师父法身随时在我身边,谁敢妄动?再说,我心里压根就没有什么邪恶检查那一念,谁干扰谁必灭!”

由此我想起师父的话:“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只是我们在关键时刻是把自己当成神还是当成人?能不能走出那惊心动魄的一步?

故事二:这个锅安定了,谁敢动?

乙同修去同修家安新唐人大锅。同修心里总是有些怕,怕被常人看见,怕警察找上门。可是越怕越出事,在操作时,把楼下一户人家闭路电视线弄断了。这户人家吵吵嚷嚷的找来电视维修人员。同修想:坏了,这事露馅了。马上跟乙同修说:“算了,不安吧,别把事情闹大。”乙同修很自信,很坚定的说:“你先回屋去,这出戏我来演,这锅安定了,我看谁敢动?”之后,他便停下手中的活,站在楼顶巨神一样看着维修工一步步向上走来。待维修工上楼后,看了看乙同修说:“你在干什么呢?哦,原来在安大锅呀?安吧,安吧。”之后,便没事一样把闭路线接上后走了。

事后,同修问乙同修:“当时你是怎么想的?”“咋想的?这件事本身就是对我们怕心来的。如果当时我也顾虑重重或怕这怕那,那这事肯定要吃官司。当时我就一念定住:大法弟子救度世人谁敢干扰?!这一念就有威力,楼下的也不吵吵了,维修工也低眉顺目地走了。关键时刻决不能含糊。”

当然,这两个故事一定还有许多细节和当事同修对大法的认识不能具体详述。但由此我们看到,甲乙同修的正念正行是何等的惊天动地!生活在大陆的同修都有一个共同的感觉:恶党几十年通过不断搞运动打人杀人和一系列恐怖活动,把人变成了它的奴隶,一想到它们那些无人性的残忍的整人手段便不寒而栗。在这个环境中生活的大法弟子要修去怕心真的要下一番工夫。有一位老年同修,一看到新唐人播放恶警迫害大法弟子上刑镜头就心里发抖;还有从狱中出来的同修不敢出来和同修交流,一见同修便躲起来,怕被再抓進去吃不了那苦;还有做生意的同修不喜欢同修到他的店铺里,怕招来邪恶。有的同修说:“我要是能到国外多好!有多少苦累我都不怕。”其实,无论在哪里,都存在能否走出人来的问题,师父已告诉我们:“大法弟子必圆满。”(《问候》)大法弟子为什么能修的高?为什么能光耀寰宇?就是我们今天面对的一切太邪恶太复杂,我们能坚定随师大步走在正法的路上,这便是新宇宙一个王的威德。

随着正法進程的急速发展,我们看到,今天的邪恶已非昨日,环境越来越好,世人越来越明白。过年期间,我的一个在中央某机关工作的亲友说:“现在上边谁都知道,‘六一零’这个机构早晚必撤!就等老江一死。”一个朋友的父亲是警察头头,他说:“我宁肯去乡下办案也不沾法轮功的案子,谁都明白是咋回事,留条后路吧。”可见,正法到了今天,一切都在急速的变!同修们,问问你的正念有多大?怕心去掉了多少?如果再不去掉,那就将失去机会。师父在等,众神在盼,世人在等待救度,再向前迈一步吧,回家不是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