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除追求的执著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五日】有天清晨起床前连续做了两个梦。前一个梦是我家房子的墙是用一堆树建造的,就是说是房子四面都是由一棵棵的树干围成的,由于树是活的,会生长的,树干就越来越粗,也因此房子内的面积也就越来越小,在梦中,树的生长速度很快,因此我觉的非常可怕,似乎屋内很快就会没有空间了,要被封死了。紧接着,第二个梦:我在山上走路,踩到地上一个凸起的树根,一不小心就跌到树旁的一个山凹里,大概有两三人这么高,后来被人拉了出来,但是一出来却发现自己的脚下长了好几条树根,有一条很粗而且还爬到额头上来了,有人(印象中好象是同修)就帮我刮掉深植在额头的树根。

然后我醒了,醒了之后,我感到事态严重,很明显,这是师父点化我出了严重的问题。第一个梦,我的直觉就是我的某种执著使得我的容量越来越小,甚至于整个人都被执著封死了,或许师父为了让我更清楚这个执著,又点化我要从根上找,是根子上的问题。

我想起师父曾说有些人就是根本的执著不去才造成许多问题,我就回想我当初是为何走入大法的,因为《转法轮》开宗明义的第一讲<真正往高层次带人>就给我带来了希望,但我想往高层次上修炼这是震动十方世界的事,不可能是执著,于是再往下找。

我为什么想要出三界?因为我从小就觉的身体是个包袱,冷了不行,累了不行,成年后,又因为男女情感的恩恩怨怨,使我不想与他们再有任何来世的纠葛,再加上由于这一生中造了不少的业力,使我健康状况很差,长期关节痛,所以修炼的目地是建立在怕吃苦、逃避自己造下的业力的基础之上,这是个问题,但是在学法中我认识到这都是要去的心,也认识到要承受和偿还自己欠下的债,虽然没做好,但也不至于那么执著,找到这里,我找不下去了,于是想隔天找同修交流。

当天晚上学法,看到师父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讲法》中说:“利益是过去生命唯私的动力保证,世上的人就是为了利益的追求作为动力了而活着”。突然我似乎明白了,原来我的根本执著之一是放弃了人间的小利益,追求更大的利益。因为出三界可以免去人生的苦,而且人间的快乐、幸福、美好怎能和三界外相比呢?以前也注意到这问题,但只把它当成求安逸的心,在去掉安逸心上琢磨,事实上它隐藏着利益的追求:为了佛法神通,我可以放弃小能小术;愿意在人世间吃亏、吃苦是保护自己另外空间的白色物质不受损失。

这一梦使我惊觉到看不见的东西最容易模糊了自己的正念,因为利益不一定表现在金钱或其它具体的物质利益上,因为那样的利益是显而易见的,都看得见那是要去掉的执著,反而是对一些真理的用心不当最不容易察觉,例如,对“有付出有所得”的执著,有时某方面的心性提高一点就会想到盘腿可能不会太痛了,或者关节会好一点,或是经常看看皮肤是否好一些,或者白的头发有没有变黑等等,都是在追求着修大法带来的利益,而且在做三件事中也心态不纯,有时太累了,就想到“付出多少,得到多少”,而不是纯净的只想到抓紧时间救人。因为一直没有正视这个问题,没有及时警惕、清除这一念,不仅滋养了它的根,还让它茁壮。

我是因为逃避人生的苦而修大法,其实当时也并没有想要图得美好、自在,但是学法一年后看到同修大量证实法的文章,看到了同修绝症者能病除,跛足者能行,盲者能视,愚者开智慧,以及同修们在定中看到的种种美好的境界、所出的功能,引发了我的攀比之心和妄念,再加上以前没有明显的求得去病,是因为不指望了,而不是心性高,但眼看着同修健步如飞,我还是举步维艰,心里就有了期待了,产生了有求之心。虽然知道那是业力,知道要去承受,但还是期待能在提高中能减轻疼痛。

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因此身体会出现很大的变化,每个人多少都可以看到或感受的到,有些大法弟子会出现一些功能,且由于是特殊的历史时期,这些功能又具体的发挥着除恶作用,同修交流是必要的,目地也是正面的。

但是同时却存在了另一个问题,就是会容易让人“动心”,一动心就会成了追求,尤其是九九年大法被迫害之后的学员,因为个人修炼与证实法同时進行,因此可能在个人修炼不扎实的情况下会被许多令人目眩神摇的“美好”迷失了方向,而且这种“追求”的心态又不是显而易见的。例如看到脸色变好了,就想到皮肤会不会变好,皮肤好了,就想到会不会变年轻一点,说不定变年轻了,又想到会不会变漂亮一点(有个小同修曾写到单眼皮变成了双眼皮),哪天真能健步如飞了,说不定又想到能不能飘起来。

包括在证实法中也如此,例如打电话时就在想,如果能把恶警定住就好了或是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出慈悲心啊?甚至于走在路上,看到天上的云彩有些异样,就想会不会是天出异象了,看到一闪而过的亮光就想到是不是飞碟,甚至看到院中的植物,也想会不会也出现了优昙婆罗花。

这些所谓的念头不只是妄念,重复出现,就是“求”。这个物质已经生根并蔓延在我的点点滴滴的生活中了,因为它是以障眼法形态存在的,我只是把它看成“念头”或者“希望”、“期待”,因为没有及时发现并立即清除,这个有求之心就在意识不到的情况下越扎越深,越来越大。

再求下去,最大的执著就追求圆满。师父告诉我们的是天机、宇宙的理,是让我们知道它的真相、殊胜及美好,但我却用常人根深蒂固追求目标的概念在看待,这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如果有人在常人中七情六欲都有,就让他升上去当佛,大家想一想可能吗?他说不定一看那个大菩萨这么漂亮,他生了邪念了。”

也因此我不自觉的把它当成了“有为法”,就象有些常人修桥铺路是为了积善积德,是为了福报,当然他或许也有这颗善心,但是心态不纯,自然也就成了“梦幻泡影”。我虽然知道高层次的境界是修出来的,不是求出来的,表面看也在修心,但其中有一部份原因是为了达到目地,这就是有条件的,而不是真正觉悟到一个好的生命就应该这么做,本来就是应该这样活着,就是该能吃苦,不在乎吃亏;就是应该不执著世间得失,就是应该慈悲众生。一个好的生命来就应该同化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就应该用高标准要求自己。

师父经常讲不要追求,追求本身就是不好的心,是要去的执著,但是我一直没有深思,也就没有跳开人的框框,而且不悟的认为既然有目标就是和追求紧密相连的,而目标本身就是动力,但这个基点就是一个错误的开始,完全是人心(这是经过同修提醒)。高层次中不存在“追求”、“动力”这些概念,这都是人的执著,和欲望、利益是联系在一起的。按照字面上讲,也可以看出“追求”是很不好的东西,带有紧盯目标、急速求取的涵义,这样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会有时出现焦虑、急躁的状态,当时察觉到是急于求成,但还没认识到把圆满也当作利益在追求。

这两天学法时看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谈及追求利益的常人时说:“我告诉你,别羡慕他。你都不知道他活的有多累,他吃不好,睡不好,做梦都恐怕他的利益受到损失。在个人利益上,他往牛角尖里钻,你说他活的累不累,他一生就为这个活着。”以前看到这句话觉的与现在的我是无关的,但在挖根的过程中,我发现我就是这样的状态,心性把握不住时,就想到又损失白色物质了,更严重点的,就想到要掉层次了,有时睡觉的时候就希望做个美好的梦,甚至于现在就是为将来的圆满而活着,而不是真正认识到我来世上的目地是为助师正法、证实法、为救度众生。虽然这些事也在做,但只把它当作责任。事实上只要修好自己、使命完成了,回到我们来的地方也就是必然。

为什么师父点化我要从根子上找,师父在《转法轮》中说:“过去宗教修炼,佛家讲空,什么也不想,入空门;道家讲无,什么也没有,也不要,也不追求。炼功人讲:有心炼功,无心得功。抱着一种无为的状态修炼,只管修炼你的心性,你的层次就在突破,你该有的东西当然就有。你放不下,不就是执著心吗?”因为这是一个基点的问题,修炼一定要无所求,抱着一种无为的状态,由于基点错了,也因此我整个修炼的架构都出了状况(梦中房子的建材都用错了),而且贯穿到整个修炼中(树根都盘到额头上来了)。

也由于基点不纯净,因此才会时不时的出现追求圆满、追求返本归真、追求慈悲心、追求入静,但其结果却是师父在《有为》中所言“建庙拜神事真忙 岂知有为空一场”。

琢磨这一切的妄念、有求之心都是长久以来唯私、唯我形成的观念根深蒂固,严重到真的必须要仔细的刮掉才行了。今天把它挖出来一是彻底解体它,再者也希望和我有同样状态的同修作为警惕,大家都能在纯净中归正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