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赶集得“福”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十八日】腊月二十八是刘家屯一年中最后一次大集。一大早,通往集市的道路上就陆陆续续有了赶集的人。

刘义下了自行车,来到猪肉摊。原本一大排肉摊却只有一家在卖肉,过往的人问的多,买的少。“多少钱一斤?”“十五。”“这么贵?又涨价了。”“来价高哇。这还不好上呢,你没看卖肉的少了吗?猪肉上不来呀。”

“听说闹猪瘟,没人养猪了,肉少,就贵呗。”“电视上不是说年货供应充足,物价稳定吗?”“咳,你听电视的?都是糊弄傻瓜的,哪有真格的?”“别说肉啦,菜也贵的吓人。南方闹雪灾,蔬菜运不过来。”“这天灾人祸的,老百姓过日子难哪。”

刘义摸摸兜里揣的钱,想着要买的几样东西:鱼、青菜、花生、瓜子、糖、鞭炮,还得给生病的母亲买药,给上学的儿子买书本、文具……他狠了狠心,离开肉摊,朝集市里面走去。

刚一拐弯儿,看见一空摊位上有一个红纸包,上面印着一个金黄的“福”字,红纸包外面还罩着一个透明的塑料自封袋。刘义一看心里就喜欢,认定这是好东西,随手拿起来,颠来倒去的看,爱不释手。是谁把这么好的东西丢在这儿了?左右看看,没有别人,摊位也是空的。再一看,纸包背面有一行字:“送给有缘人。”看来这不是谁丢的,是好心人送给有缘人的,那我捡到了,我不就是有缘人吗?刘义想着,脸上不觉露出了笑容。他小心翼翼的把塑料纸包揣进棉大衣里面的口袋,又用力按了按,整理好衣服,去买菜。赶集见“福”,大吉大利。刘义心里一高兴,干什么都有了劲头,几样东西,很快就置办妥当了。

回到家里,把买来的一大堆东西交给媳妇,刘义赶紧脱下棉大衣,洗了手,带着几分虔诚拿出红纸包。打开一看,是一张《明慧周报》和一个“法轮大法好”护身符。

“爸爸,你看什么呢?”儿子小伟凑过来,“哇,这么好看的报纸,还是彩色的呢。看,这个外国小朋友聚精会神的看什么呢?”

“看‘神韵’演出呢。”刘义正看这篇文章。“什么是‘神韵’?”“等我看完了告诉你。”

“快点儿,快点儿。”小伟急不可待。

“你们俩吵吵什么呢?”媳妇闻声过来。“这样吧,你也坐下,我念给你们听听,这可是一张敢讲真话的报纸啊,说的都是实话,讲的都是道理。你们好好听听吧。”刘义清了清嗓子,准备读报。“等等,叫咱妈也过来听。”媳妇建议。“妈,我去叫。”小伟说着跑去叫奶奶。

一家四口围坐在炕桌旁,听刘义念《明慧周报》:“‘神韵晚会’传天机:神韵艺术团主演的“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正在全球近七十个城市巡回上演。神韵艺术团由修炼法轮功的艺术家组成,他们以精湛的技艺展现中华神传文化之美,被东西方观众誉为“世界顶级演出”、“净化心灵的盛宴。”晚会再现中华神传文化精华,精彩的表演博得中西方观众的满场掌声。晚会节目的深远内涵,更引起人们对未来的思考。女高音歌唱家姜敏(法轮功学员)的《我为你歌唱》让很多观众深思:“神在把每一个人衡量,历史中的沉沦都一样。毁掉的是腐败的王朝,复兴的是文明和善良。走出谎言带来的迷茫,不要随那红盗一起陪葬。”

“我要是能看到神韵的演出该多好啊。你看那个外国小朋友,看的多专心呀。”小伟指这报上的图片,满心羡慕。

“这儿还有一个故事,叫‘水火不侵的小屋’。故事最后说:‘店主平时为人厚道,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的没有不帮忙的,邻居们也都知道他学法轮功,他也常跟人讲大法救人的神奇事儿:比如,相信法轮大法好得福报啊,带着法轮功护身符的司机碰着车祸有惊无险啊,医院宣判等死的人默念“法轮大法好”起死回生啊,出生就不会哭的小孩听大法音乐成了正常的孩子啊,等等很多很多……”

“哎,这不就是个护身符吗?”媳妇拿起红纸包里塑封的“法轮大法好”护身符,“刘义,你带上吧,出门在外的安全,家人也放心。”她又对老人说:“妈,你也默念‘法轮大法好’吧,说不定你的病也能好了呢。”

“好,好,我也念,‘法轮大法好’。”

“看,这儿还有一张图,是‘藏字石’风景区的门票。”刘义指指报纸右下角的一张图片,接着念道:“二零零二年六月,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发现了一块距今二亿七千万年的‘藏字石’:五百年前崩裂的巨石断面内有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此奇观被一百多家报纸、电视、网站报道,但报道中没人敢提那个“亡”字,只说前五个字“中国共产党”,但每个亲眼见到的人都心知肚明。”

“还有:今年初南方普降的暴雪是不是上天在警示地上的冤情啊?想想中共对法轮功学员长达近九年的迫害中,三千多善良人失去了生命,这难道不是上天在震怒吗?所以现在有一句广泛流传的话:天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命。古今中外的预言如《圣经启示录》、刘伯温的《烧饼歌》等,也都提到这件事情。古人历来讲顺天意,也就是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历史早已证明邪不压正、暴政必亡。而我们中华儿女的当务之急,就是不再做马列子孙,扶持正义,寻回先祖们珍贵的传统文化与道德理念。”

“说的好啊!”坐在炕头的老奶奶听到这里深有感慨,对小伟说,“中共毒哇,你爷爷当年就是被它整死的,你爸爸也给害的十几年抬不起头来。”

“现在天灭中共,决不给它当陪葬。我们都退!”刘义坚决的说。“我们没遇上法轮功的人,可传单上说粘贴在公共场合也行。我这就把声明写好,贴出去。”

刘义用一张白纸,写了一份三退声明,写上一家三口(奶奶没入过任何组织)的化名。吃完晚饭,刘义就把它贴到了屯子超市对面的大墙上。

正月初二傍晚,小伟从学校跑回家。进门就喊:“爸爸,爸爸──”刘义正忙着收拾鱼,帮媳妇做饭:“啥事儿?”小伟忙说:“是这么回事儿。今天我把你捡的那张《明慧周报》带到学校去了,我们全班三十六个同学都抢着看。同学看完都说报上写的真好,全班同学还都想退队。你说怎么办?”刘义放下手里的活儿:“那就再写一张声明贴出去。”

“对了,”小伟有些得意。“我路过超市的时候,看见好多人围着看咱们的三退声明呢。”“他们都说什么?”“没听见说什么,就看他们直点头,互相看着笑,都挺高兴的。”“好,明天让大伙更高兴。”刘义说着,拿出纸笔,写上“退队声明。”

爷儿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会心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