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赞扬声中向内找 警惕显示心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九日】我讲真相一直都很顺利,不错过任何机会,告诉亲朋好友“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时候主动上门讲真相,使多年的老同学、老邻居都明白了真相。在《九评共产党》发表以后,我开始劝“三退”,因为以前讲真相的基础打的很好,亲友们都很顺利地退了,所以我劝“三退”的主体逐渐转向社会――早市的买卖人、公园散步的人、路人、公交车和火车上的乘客、商店的售货员,等等。

我信师信法,所以我努力去做师父要求我们做的。讲真相劝“三退”也不再是顺便的事,已经成了我生活中的重要内容。师父早就告诉我们:“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只要我去做,师父都会安排的。我不求结果,效果反而很好。见到生人,我便主动搭话,“以前好象在哪里见过你”,也常常以问路为由搭话,有时打听到一个人的姓名和居住楼区,就去那个楼区,遇到人就向他打听此人,借机讲真相,最后到了此人家,再向他讲真相。有时也遇到有人恶语相向,说要举报我,我便正念对待,每每都化险为夷。这样一天下来能劝退二、三十人。

由于讲真相一直很顺利,欢喜心、显示心便随之而起。做的好时同修的赞扬声不绝于耳,我虽然表面上劝同修不要这么说,可心中仍是喜滋滋的,就变的不爱听批评,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时会发正念,可意识不到的时候也很多。有时自己还有怕心,实际上在心里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又忽视了正念。所有这些都会给旧势力以可乘之机,从而促成了魔难。

以前出去讲真相,都会先发正念,可这次出去办事因为心情好,就没发正念,在路上把真相资料递给了一个人,那人没要,我并没有警觉,结果很快来了一辆警车把我绑架了。这时我才意识到应该正念对待,于是发正念、求师父救我,并一路不停的讲真相。到派出所后,利用上厕所的机会出去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警察一齐涌出来把我架了回去,队长把我的嘴打出了血。他们问我家庭住址,想去非法抄家,我没有说,只是向他们讲真相。因为我带了身份证,他们知道了我的姓名,将我送到了看守所。

我在看守所向内找,找到了修炼中的很多漏。想到了前不久同修曾提醒我“注意安全”,我没有太在意,从而被邪恶钻了空子。当我人心出来时,就背《论语》:““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当我感到痛苦时,就想到《洪吟二》中的“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我想一切听师父安排,于是发正念否定邪恶对我的迫害:即使我有漏也不许邪恶来迫害我,我不应该在这里。开始时曾觉孤单,但想到有师父的法身和无数的护法神呢,于是更坚定了正念闯出的信心,重视发正念、背法,也感觉到身体周围的能量场很强,我知道是师父的加持,也有外面同修的正念作用。

第四天,我出现病象,腿抽搐,吃完饭都吐了,然后跌倒在地,我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也就没起来。在第五天,我在师父的加持下顺利闯出派出所。

我被绑架以后,同修在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将事件上网曝光,并为我发正念,张贴真相标语,充份发挥集体的力量。我的家人也积极配合去派出所、看守所要人。家人以前通过讲真相多数都“三退”了,所以在这次魔难中他们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不过这些都是表面现象,其实一切是因为师父的加持,才能正念顺利闯出魔窟。

经历这次魔难,我切实体会到了修炼中时刻向内找的重要,如果平时能扎扎实实学法,遇到事情立即找到自己的执著所在,修去各种人心,邪恶就没有空子可钻。

所述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