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师父的话做真修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九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能当一名大法徒是我最大的荣幸。感谢师父,感谢明慧网同修给我们开创了这样一种学习交流的机会。我是一个人心重、悟性差的弟子,修炼路上没有那些轰轰烈烈的故事,然而,我也有一些自己的感悟,在此与同修交流、互勉。

听师父的话就是实修

学好法、记住法,遇事按照法的要求做,这就是听师父的话。师父要求集体学法,我就组织一个学法小组在我家集体学法,少时有六至七人,多时有十几人。我们一起学法已有四年,为同修们开创了一个良好的学法环境,有利于整体提高。

师父说背法好,我就排除一切干扰,哪怕两天背一段,我也要坚持背,用了一年的时间,背完了两遍《转法轮》

师父叫改《转法轮》上的字,每次改字少有八本,多达十五本。在改字的同时,我感到师父赐予我巨大的无量,有时觉的全身的败物往下压,真有一种天清体透的感觉。

师父说“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美国中部法会讲法》),我主动担起了资料协调和传递的工作,往返六个点。这项工作我已经担任三年时间。这期间我能感觉到师父总在我身边,体悟到师尊的洪大慈悲和无微不至的呵护,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每次出门我的心情特别愉悦,从不考虑什么特殊的时间,特殊的环境,什么警车,什么巡逻,一心做我要做的事。有时到资料点拿的资料多,大包小包,自行车的前面、后面、左面、右面都挂的满满的,自行车象有人推一样,一点也不觉沉。说来真神,有一次,自行车没气,我准备打气,不知气筒放在何处。这时才想起我的车子快两年没有打气了,却还跑的那么欢。还有一次,晚上十点钟,风雨交加,路上有很深的积水,剩下最后一个点的资料还没送完。我准备先回家,明天一早再送,心里这样想,却不由自主地唱起了“狂风中你挺直了腰,冰雪中你依然微笑”我一下子明白了,师父点化我别怕修炼路上苦。那天到家很晚,我却很高兴。师父要求资料点遍地开花,一年来我又学会了做资料,并负责了一片的真相资料和《明慧周刊》的制作工作。

我体会到,这些事情的具体操作的过程就是实修的过程,也是魔炼自己的意志、提高心性、去掉执著走向成熟的过程。其实只要我有修炼的心,师父就给我机会,给我安排了最好的。例如,当我想建立家庭资料点时,《明慧周刊》上就介绍了一种设备;正在想办法购买时,碰上我们这儿做资料的同修要搬家,缺人做资料,这样,不用我操心,给了我一套现成的。

有的时候师父给做了我还没悟到,一时还不理解。例如,儿子在省城读高三了。二零零五年春正准备高考。这时其他家长早已到省城去陪读二、三年了,我一直未动。大家都这么做,在这高考关键时刻再不去照顾一下儿子又怕常人不理解。可是去的话,学法小组怎么办?我心生一念,可以去照顾儿子,但每周学法无论花多少路费,一定要赶回来参加集体学法,决不能让同修失去这个学法环境。到了省城对儿子说,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每周要吃一天苦,周三上午我一定要赶回去和同修一起学法。儿子同意也很支持。就在我回家两次后,也就是到省城的第三个星期,和我同租一套房的那位客户与房东闹翻了,搬走了。但很快从南方来了一位姓张的女士,带着读小学二年级的儿子住進来了。她比我小十岁,我叫她小张。谁知这小张住進来后不愿单独做饭,一定要和我母子合成一家,与其合伙吃饭。这小张做事又勤快、又能干,做一手好饭菜,还说她自己碰上了好人,真幸运,这二合一的家还够欢乐的。这样周三照顾儿子的事也就解决了。当时我不悟,只觉的奇怪,这人又不了解我,一進来就一定要合家,这不是笑话吗?一天早上我打坐时,有一个信息打入我的脑子:是师父找来这位小张帮助我为儿子做饭的。我全身一震,泪水流了出来,这正是“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你想什么他都知道,什么他都能够做。你不修炼他不管你,你修炼一帮到底。”(《转法轮》)师父说的句句都是真。

加强正念,去怕心,开创修炼环境

修炼人的一个意念,就是给自己所在和对应的各个空间场发出的一种指令、命令,如果没有正念,那就等于修炼中指挥系统出现了错误。后果可想而知。要牢记只有正念显神威。然而怕心是正念的阻碍,是死关。不突破这一关你就神不起来,时刻保持正念至关重要。

七二零后,邪恶的中共对大法及大法徒发起了腥风血雨的打压。我发出强大的一念:无论如何也不能被邪恶抓着,他们不配。有了这一念,多少次有惊无险。有一次,我写好标语,晚上和同修一起出去贴。我正在贴时,一个蹲坑的人突然出现在我的对面。那人问我,你贴的是什么?我十分肯定的回答:申冤的。那人没抓我,而是去念标语上的字去了,我骑上车立即离开了。

记的我刚开始担任传递资料的工作不久,有同修告诉我说:据内部可靠消息,公安局已掌握有四人在传递资料,也掌握了资料的来源,下一步准备抓这些人。我心想,管他呢!我既然做就要做到底。结果啥事也没发生。我做资料不久,接到同修的电话,叫我帮忙发正念,说有一个资料点被破坏了,还抓了一个人,抢走了很多器材。我当时想接到这样的电话不是偶然的。肯定有我要修的东西,没动心,只是向内找,后来一打听,是搞错了,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怕是人头脑中的一种物质,只要这种物质存在人就会怕。迫害刚开始,我丈夫不让我学法,只准炼功,我就偷偷看。我退休了,他还在上班。每到他一下班我就把大法的书收好,不让他看到。那段时间我修的很苦很累,一看书就怕。后来我看到师父说炼功人的一念就会带来不同后果。一天我做好饭菜等他回家吃饭,坐在家看书,他一到家就说:我叫你别看你硬要看,我要把你那书撕了。我冷静的站起来,眼睛盯着他,指着大法书说如果你敢动这书一下,我就死给你看(这种说法是错误的,但当时对法理理解不深,说出这种不理智的话为了制止他对大法犯罪)。那坚定气势让他呆了好一会。从那以后,我就堂堂正正的看书了。这件事说明了很大一个问题:修炼的环境就是自己创造出来的。后来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正念突破家庭关后完成的。丈夫是常人,也不容易。我所做的每一件事,对他来说都有一个从反对到认识的过程。其实大法弟子在提高、在升华,大法弟子的家人也在付出,也在升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