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常人头脑中对大法的敌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九日】我个人的体会,常人只有清除头脑中对大法的敌视和退了党,才能得救,而清除对大法的敌视应该占第一位。

可能有的同修给人做三退是做了,但对于这点强调的不是很重,我自己有时也是这样。有一次我给别人做了退团,过了几礼拜以后,又向对方提到大法是被迫害的,她好象还惊奇表示:“法轮功不是不好吗?”我回头想想感觉白做了,这样给她做了三退能有用吗?至少不能算做的很到位。所以要做就一定要彻底,就是要把讲大法真相占一个很大的比重,而不能光讲邪党的历次罪恶,要格外突出邪党迫害大法这一次的罪恶,但也要兼顾的讲到邪党所做的其它坏事。

因为职业的原因,我讲真相、劝三退的对象是比我年龄小和和我年纪差不多的朋友同事,都是年轻人,他们有些是八九年后出生的,对这批人我一般是从六四这个话题开始,每次先引起他们的好奇心:“你们知道你们出生那几年有什么事吗?”一般都说不知道,但好奇心起来了,这时我常是欲擒故纵一下,先不急着讲,适当的吊吊他们的“胃口”,下面就好展开了。

因为他们的年龄小,都是年轻人,在讲的过程中,我就多讲六四和邪党迫害法轮功,因为他们也算有点切身感受,文革和文革以前的少讲,边讲要边观察,随时要“答疑”,做到不急不缓,耐心细致;讲一段稍歇一下,给别人回味一下。还要注意互动,人家要有什么感受了一定要鼓励他说,把这段时间变成“聊天”,而不是单纯的他听你讲。

在适当的时机,一定要把大法被迫害这个话题给引出来,比如我会说:“你们知道吗?对法轮功共产党更凶残。”如果说把做三退比喻成是做一篇作文的话,那么讲大法被迫害真相是要单独起一段的,也是文章主要的一段,很重要。把握好这一段我觉的基点还是要按师父说的,不能讲的太高。

一般来说我的做法是避开神啊、史前文化啊等这些话题。但个别人除外,比如有些人就是对奇迹啊、神灵啊这些感兴趣,那么就找他的兴趣点,可以多讲点预言、有神论。

而对一般人主要突出讲两点:一、为什么这么多人学法轮功的理由:一个是教人做好人的,一个是很多人炼了身体特好。“要不然怎会传播的那么快?那么多人炼?”每每问到这句话,我总觉的别人确实在仔细思考这个问题。二、讲迫害事实和中共为什么迫害。这个可讲的太多了,其中“天安门自焚”伪案,是必讲的一个问题,不能忽视。通过讲这个事,一般一讲后人家都会恍然大悟,知道这个惊天大阴谋。另外讲活体摘取器官的事。这个是我想放在后面讲,因为循序渐進的嘛,一上来先说这个也许别人会不信。以及他还有其它各种迫害,比如各个劳教所黑窝等等的恶行,象马三家的种种灭绝人性的罪恶事实。另外在最后要说明善恶到头终有报的道理。可以加上很多恶警现世现报的实例,很多人会震惊的,会想原来善恶有报果真不虚啊。肯定能起到一些惊醒的作用。

总之,以文革、六四、法轮功遭迫害与当今社会腐败、道德败坏现象结合着讲,也讲昨天,也讲今天,时不时再问问别人:“难道你家没人受害吗?”他家祖辈被迫害过也容易产生共鸣。

接下来的环节,就是要谈到退党大潮,要让人直接了解这个天下大势,这也是我们的目地和中心思想。我一般是结合着预言讲,当然比重不能太大,但我觉的结合预言讲有其独到的一面,因为很多中国人骨子里信这些东西。可以谈到这么一个问题:“很多预言,中国的、外国的,包括圣经都讲到天灭中共这一大事,退出才能保命,这是为什么呢?肯定是真的,要不不会中外预言都这么说。可不是一个两个预言这样说啊。”那么谈到这个也可以明确的告诉别人淘汰人的方式是大瘟疫,(我发现我劝的大部份是怕瘟疫才退的)。在讲到这的时候我觉的有必要提到二零零三年的萨斯病这个例子,这个例子可以让人回忆起当时恐怖的那些日子,我一般这么说:“现在你可能觉的不可能,还有点可笑,但是当时满大街戴口罩的恐怖气氛你忘了?到那时一切都显的那么真实和可怕。所以退了只有好处没坏处,如果不准,到时你哈哈一乐,如果准了,那么到时你就留下来了。”讲到这有时我会轻松的说:“要是准了,到时你请我吃饭啊。不准的话我请你吃。”给人的感觉很在理,也很正常,而且你是真心为他好,就象朋友之间的劝告一样。

亡党石的例子也要讲一下,更能说明这是天意,告诉对方前段时间百度都可以看到照片的,中共自己的网站都把照片登出来了。然后顺手把网址写给对方,或者说“我讲的不是很详细,下次把电子书和录象刻张盘给你”,到这个时候,一般人都很乐意。

最后顺带说:“三退用小名、网名都行,真名也行,国外华人很多都用真名,但你用小名也行,是为你安全考虑。”这样别人也会认为你对他是负责的。过程一定要自然,说话自然,语气自然,行为自然,别人也就不会有什么戒备了。

在说的过程中遇到阻力要发正念,千万不要有大的争论,原则的需要指出来,比如关于大法的真相,但有些问题,比如关于邪党邪的成度,有的人能认识到,有的一时认识不到,我觉的暂时没有必要因为这个来争论,因为我们的目地是让他了解大法被迫害真相和让他三退,有些话他讲过自己过后也忘了,一争论由于面子问题等等,他本来想退可能最后为了要说明自己的观点正确,也暂时不退了,那就功亏一篑了。

最后我想谈一谈我们在讲真相、劝三退中要走正的重要性。我在这方面有过很大教训,有一段时间我劝退了十几二十个,就有点自满,其它方面全都放松,用家里人的话:“你就这个搞的厉害,其他都不实修。”认为都不正常了。家里有了很大的矛盾,几天内就激化的一塌糊涂。当时气氛真难受。其实就是自己做的不正被魔钻空子了。

遇到这种时候,我觉的应该放一放,好好用几天定定心,好好向内找找自己,最主要多看书,打开心结。如果自己做的不好,硬做,不仅会有麻烦,还会影响到自己的安全和信心,所以一切都建立在自己多看书、做正的基础上的。

我还有一个体会,就是一定要保持一个祥和的心态,就象有个同修说的:旧势力的路充满荆棘,过的很苦,可别看它过的苦,也不是什么建立功勋之路,是条死路。而师父安排的路应该是一条祥和的、快乐的路。那么我们乐呵呵的讲真相,修好自己是走师父安排的路,所以一定要平静的对待这个社会、这个世界,开心的走好,走正,不要走偏。有时看似痛苦的感受,其实是执著心,它又不是我们,是它在痛苦,忍过后方知无限妙呀。

个人体会很有限,不足之处敬请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大法的慈悲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