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发挥正念的作用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二日】

一、得法的欣喜

修炼法轮功前,我满身是病,感觉土快埋到头顶,没多少日子过了。两眼白内障,胃肠炎,肝硬化,胃溃疡,肩周炎,关节炎,痔疮,肛裂,静脉曲张,子宫下垂等妇科病。我丈夫身体也不好,我们俩都下岗,我的儿子在上大学。我眼一闭,谁供这儿子,又没钱治病,我感觉没路走了。

只好向天求救,于是我做了四个菜,又买了水果。夜间十二点,那天月亮是那么明亮,我敬了香,叩了头,我说不知天上哪位神管我,我也不知神的旨意,如果我的寿命到了,也在所不惜,我只求神宽容我一点时间,看我儿子毕业再归去,哪怕儿子今天毕业,我明天归。如果我知道了神的旨意,我会遵照神的旨意做下去。

就这样我在九八年的二月的一天,我在商场看佛像时,一个不相识的小伙子介绍了我大法,后来我才知道是伟大师尊的慈悲苦度。小伙子领我去一个地方借我四本书,(有《转法轮》,师尊的美国讲法,悉尼讲法,大法义解,还有一本炼功小册子)。

我回到家里把《转法轮》打开,看了几页感觉好极了,就象久别失散的孩儿来到父母跟前,有盼了。我看啊,哭啊,看啊,哭啊,饭也不想吃,看起来就不想放下。我丈夫说,看书就饱了,不用吃饭了。家里没人的时候,我常常会放声大哭一场,然后我拿镜子照,两眼哭肿了,又觉得常人看了不理解,就用凉水洗。就这状态持续了两个多月,每当想起师父就泪水涟涟。我经常把大法书放到胸前摸来摸去,就象对父母说,孩儿离不开您,永远,永远不能。

二、遭恶党迫害 正念正行

修炼快十年了。江和恶党迫害法轮功,真是恶毒极了。我常常出门被跟踪,恶警又常到家里干扰,抓来抓去,非法判刑、罚款、恐吓、劳教、用刑、电棍电。我也从没向邪恶保证过什么,因为它们不配。这么大的一部法,也是所有生命的源泉,一切生命的根,师尊说佛在宏观上保护着人类,没有这无边的大法就没有一切,包括你,我,他,任何生命,任何因素都不配干扰正法,旧势力怎么配干扰正法呢?它干扰了就正视它,清除它,解体他。

在九九年恶党迫害时,我给自己定了四条:第一条,无论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坚定的信师信法,不给大法抹黑;第二条,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不炼;第三条,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供出一个大法弟子;第四条,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交大法书和供出大法资料。其实以上四条现在看来也是默认旧势力的存在,才遭到这十年的迫害中被抓了三次,损失了三本大法书(《转法轮》),因为是经常看的书没放隐蔽的地方,被恶警给抄走了,其它的东西没受损失。自己也非常后悔,其实自己也完全可以保护好。

三、修炼中正念的作用和神通的运用

师尊关于正念方面的新经文已发表的很多了,我如饥似渴的看呀看。师尊说大法弟子神的一面已经复活了,而且师尊把我们已经推到位了,又给了我们神通。师尊是叫我们做三件事中,完全可以保护自己了。那么,正念也叫神念,也叫佛法神通,师尊给我们神通的目地是面对邪恶的干扰,哪里出现干扰,就在哪里用正念正视它,铲除它,解体它,同时向迫害大法弟子干扰正法的生命讲清真相,救度他(她)。

二零零一年以后,我们地区的恶警经常到大法弟子家抄家,抓大法弟子。恶警每次去我家,我就随时随地发正念,首先求师父加持弟子,我在心里发出一念定住来我家的恶警的元神、心脏,封闭他们的九窍叫他们不要动,叫他们什么也看不见,他们每次来,坐一会,就规规矩矩的走了。

就在这年七月份的一天,我和一同修贴真相,我们俩沿道两旁贴,那位同修在路那边,我在这边,突然离我们五十米远的地方,一辆摩托车起动了,灯光非常亮,这时,我心里就求师父,说:师父,叫警察的车和车灯都不好使,那灯马上就灭了,我和同修安全返回了家。

还有一次,我和另一同修发资料,我们也不多带,十份二十份,发完再回去拿。等第三次拿来的资料,还没等发,又有一辆摩托车转来转去也不走。同修对我说,咱请师父加持,叫骑摩托车的赶快离开,正念一出,骑摩托车的那人马上就离开了。

二零零五年大约是春天,我和一同修讲真相被跟踪,恶警把我们俩抓了,把我们分开询问,问我什么时候炼的功,家里成员。我当时一愣,师尊说什么时候都不能配合邪恶命令和指使,恶警叫我按手印时,我把笔录给撕了。我不断的发着正念,屋里三名刑警队的恶警火冒三丈,我没有动心。他们扬言要把我吊起来,一个恶警说:抓了那么多大法弟子,见多了,从来没看见象你这么嚣张的。我在心里说,“我修的老高老高了,相当高了,你们够不着我。你以为谁都想欺负,要真把我吊起来,你们看谁疼?不信你们就以身试法。”我对他们说:“你们还是做点善事吧。”恶警说,“就是嘛?要不看你岁数大,巴掌早就上去了。”他们给我照像,我也不配合,他们也没照成。本来他们叫我交二百元钱,因为我撕了记录,不交一千元,不放人。我弟弟和弟妹怕他们不放人進去遭罪,就交给他们一千元,才把我给放了。有一个恶警说饿了,就等这钱下饭店呢,也没开收据。我们地区好多大法弟子罚的款有很多没给收据,恶警简直象黑社会一样。

还有两次我去一百里以外讲真相,顺便带一些真相资料,那时客车查的非常严,挨个检查,盘问。我当时想他们看不见我,不要怕,两回他们都把我绕开了。我顺利去了,也顺利回来了,完成了我要该做的事。实践证明,在关键的时候,只要我们正念足,求师尊加持,或请师尊帮帮我们,一切都在师尊的安排中,任何外来因素以及任何生命都没资格管我们,但前提是必须做到不怕。

二零零五年四月的一天,我和一同修去讲真相,被三名恶警看见了,当时我就起了怕心,马上发现,就说这怕心不是我,解体它。我们俩马上又发出一念,师尊帮我们,也叫恶警看不见我们,我们走另外空间。就这样,我们也不慌不忙,心非常静,在师尊的呵护下,我们安全离开了。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九日,我们地区大搜捕,中午我还没来的及吃饭,就被三名恶警带走了,还抄走了一本大法书(《转法轮》)。当时,我得到晚上大搜捕的消息后,发出强大正念,除我之外,今天晚上一个大法弟子也抓不到,今晚我也要离开,恶警给我戴上手铐,我心想你们铐不住我这颗修炼的心,别看我的肉体在这里,你们也动不了我,因为我修的身体各空间都有,已经修的很高很高了,他们也够不着我。

恶警说你不要犟,要看清形势。我说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没错,是你们错了,不是我错了。有的警察说,你就写不炼了,回家偷着炼,我们也不能破门而入,我们也不管你了。这时,我很快清楚,这就是旧势力借他们嘴想把我拉下来,我心想一切听师父安排,任何加進来的因素及任何生命的安排我都不听。所长开出票要拘留半月。我心想半月也不能待。他们叫我丈夫把行李扛来了,又叫交一百五十元钱,半个月的生活费。我的娘家、婆家来了一大堆亲属。有的叫我写不炼回家偷着炼,有的给跪着。

我说谁的我也不听,谁跪和我也没关系,那是你们的事,我也不看,我就把眼睛闭着,心想我修炼的身体可以变大缩小,手铐能拿下来。叫恶警昏睡,叫他们看不见我走脱。这时感觉肚子稍有点疼,我想可以借这个引子出去,于是出现呕吐现象,越来越重,恶警商量说,看是不是装的,结果呕吐从晚六点一直到后夜二点多。恶警说这不把人折腾完了,他们打电话给局长(因为这天大搜捕是局长坐镇)。局长说先叫我回家,三天后再找我。

三天后他们又来找我叫我写“不炼”,我就写上按真善忍永远做个好人,恶警说你这样写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你儿子工作那么好,你别因为你炼功,影响你儿子的前途。我说你们不懂,好处大了,因为我们做好人是修德的,德积多了,孩子福气也大。

随着时间推移,六年过去了,零二年三月十九日那天,除我以外一个大法弟子也没抓到,同时也应验了我当时对恶警说的话。现在孩子的福气也非常大,又有了他的事业。

四、修去对儿女情的执著

师尊说:“你就去学法,在大法中熔炼你。至于说你的孩子如何,你根本也不要再想,你执著一辈子也解决不了。你不想了,我都会妥善的处理这些事情。”(《新西兰法会讲法》)我一次又一次的反复看了这段法。一九九九年一天,我儿子骑自行车掉到了大约三四米的水泥沟道里,因为是晚上,两个多小时才醒来,浑身疼的动不了,又待了不知多长时间,好歹爬了出来,叫一出租车把他拉到他住的地方。

一个星期后去我那,儿子两条腿全是黑色的,他说一个星期都下不来床,又好几天没喝水。我看了后,没动心,也没难受,也没掉眼泪,这在常人看来似乎修大法的没人情味了,修炼就是要修去人情味,修出慈悲心来。我觉得儿子还了一条命,如果不是师父管,不摔零碎了。从这以后不长时间,我儿子音信全无,连续达五年时间,我没有慌,也没怕,因为我把孩子交给师父了,那个时候我们地区扬言说我的儿子失踪了,很多朋友同学也不敢问,也不敢提,怕触动我那颗已碎的心。那是常人的感觉,我已经把其看得很淡了。如果师父管,我若不放心,那谁管能放心啊!

很多大法同修对儿女很执著,找我切磋,说你的心真宽,我说我是这样想的,如果这孩子真有意外也是他的命,很可能不是这结果,因为我们师父管呀!我丈夫说咱的孩子不找了?我说没事,现在都一个,孩子都是父母的心肝儿,儿子离父母几千里,父母能做什么呢?只有交给师父才是万全之策,这也是修炼必须要修的一块儿,也不是偶然的,是师尊叫我放下对情的执著。

五年来,对儿子的期待,盼望中,从来不哭,很少去想他,我心里明白这只是业力轮报的一个状态而已。零五年元旦,我儿子突然来到我面前,我当时想,谢谢师父帮我照看了孩子,虽然也拥抱了,但没有激动。儿子有了一个很优秀的大学生对象,家里经济条件很不错。

我儿子给我们俩买了好多衣服,过年也不叫我花钱,他要尽尽孝心,并且说几年不给我们信,是他不对,儿子不懂事,把脸伸过来,叫我们打他。我说回来就好了,打就免了,在家要陪我们玩一个月。走的时候还给我们留下钱。以后平日经常给我们寄钱、寄东西。对他奶奶也很孝顺,一回来,就给他奶奶买各种吃的用的,也给他的姑姑买东西。

师父呀,您管的孩子真优秀,弟子合十感谢师父,儿子道理也知道的多,心地也很善,知识也很丰富,经常叫我们有事、用钱,给他打电话,他给我们寄钱。我们左邻右舍亲属都夸这孩子真孝顺,真好。我衷心赞叹:只有我们师父的安排才有这样的结果呀!师尊管的孩子真优秀呀!

我也知道有很多同修和我一样,没写过修炼心得,我以前也觉的只读过小学四年级,怕写不好,被观念障碍着,最近有三位同修鼓励我写,并说写修炼心得,是为了证实大法,圆容整体。叫我把修炼过程中的心得体会写出来,总觉得很多同修做的那么好,自己那点事微不足道,同修就一直鼓励,于是拿起了笔。这时候干扰来了,嘴也坏了,胳膊腿都开始疼,白天晚上困,眼睛睁不开,又有很多闲人来玩,因为我家只有一个屋,我就不断的发着正念,请师尊加持,来了干扰就清除,清完了就再继续写。师尊就不断的给打开智慧,师父的法就不断的涌现到脑子里。

同修啊,改变一下观念,拿起笔来,写出我们的修炼体会、修炼小故事,向我们伟大的师尊交上一份答卷,给未来的历史留下我们的见证。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