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劝三退”溶入生活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二日】面对面“劝三退”,念正心稳,说话衔接自然、在理,关键的时候接话要快,整个过程面带微笑。

我买东西一般掌握是先买后劝,这样劝退率比较高。每次少买、勤买。骑车一星期下来跑遍大大小小十几个菜市场和小店。每次车筐装的满满的,途中多观察和留意还能遇上有缘人,这样该退的都能退,起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

印象最深的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子,在其四周有各种各样的水果。他看着报纸,很悠闲。我说现在报上刊登退党、退团,“哪有?哪有?”他 一边喊,一边激动的来回翻报纸。我说的是法轮功的报纸。

智慧

“大爷今年有60岁了吧?”我问
“65啦。”
“是吗,拿退休金了,歇歇吧!”
“刚吃饭是够用,这不房改买房贷款嘛。”
“是这样,只要是力所能及出来活动活动,对身体也好。”
“你说的一点没错。”
“戴过红领巾吗?”
“戴过”
“退了吗?”
“没有,上次有个人给我说过。”
“就是,退了吧?”
“退。”

掌握时机

有次骑车看见前面有个人推个自行车,后坐一边一个篓筐。
“梨多少钱一斤?”我问,
“1块5。”
“两个就行。”
“怎么要这么少?”
“孩子刚咳嗽熬梨水用,冬天农闲,能多挣点就挣点,快过年了,该回家了吧?”
“我就是附近郊区的,当天能来回。”
“三退保平安知道吗?周边郊区可退了不少。你上学戴过红领巾,戴过,退了吗?”
“没有,上次一个年龄大的给了四个光盘,我回家倒是看了《我们告诉未来》。”
“您光看,不退吗?”
“退”

观察留意

有次骑车看见往车筐发卡片,下车要的一张。我随看随说,
“手机彩铃广告。发一天能赚多少钱?”
“不管吃住一天40元。”
“一天下来能发多少张?”
“这倒没有数,只要不乱扔就行。”
“三退保平安,你肯定知道吧?你是团员?”
“我是党员。”
“是吗,你看资料上写的带着兽印不好,尤其是党员。”
“我家不是这里的,我还没回去呢。”
“在网上退,你告诉我名字就行,我帮你退。”
“那就谢谢了。”

老乡

有次去剪发,小伙子东北口音。我说,
“听说这里快拆迁了,你们交房租可要注意。你们东北这两年可出名了,出了个大师。”
“你说是谁啊?”
“法轮功创始人李大师。你们东北人应该感到自豪。你们几个都是东北的?”
“是啊,我们出来开店一般都是老乡。”剪完发,4个小伙子把名字写到纸上,而且说用真名。让我一定帮他们退了。

灵活应付

有次去商店买日用品。大姐近五十岁,整个卖的过程当中面带微笑,慢声慢语。我问,
“三退知道吧?”
“知道。”
“退了吗?”
“没有,我对象在机关单位上班,管得我很严,不愿意。”
“你姓什么?”
“我姓李。”
“你和李大师同姓,这不是缘份吗?”
“不行不行,我还得考虑考虑。”
“又不要身份证和家庭住址。你回家别给他说,就行了,退了以后,对个人和家庭都好”她又想了想,愿意了。

顺水推舟

有次买快餐。我说,
“大姐三退退了吗?”
“我都下岗了,我不参与这个。”
“不能说是参与。”这时,她丈夫过来了,男的说,
“你说的是法轮功?”
“是,我这么年轻为什么炼?我妈六十七岁,炼了以后,四百的花镜都摘了。身体炼了以后就是没有病。现在洪传八十个国家没有反对的。”
男的当时就大声说,“法轮功就是好,我叫***,我退红领巾。”并冲着他妻子说,“我可退了。”转身就進了屋。我接着拿出护身符递上,“大姐现在出门不安全因素这么多。你们如果碰上念法轮大法好。”然后她告诉我她的名字。

心服口服

有次刚过红绿灯,向右拐,一个三轮车装的满满的。侧面观察五十岁左右的男子。我说,
“今天收了这么多?三退知道吗?退了吗?”
“退有什么好处?”
“保命得福!”我脱口而出,“你是党员!”他当时就哈哈大笑。
“党员!”表情上带着一种被人看穿和服气。
“停下停下,首先我不是瞧不起你的工作。甭说你,就是中央高层党政军用化名在网上声明退出,给自己留条后路。”
“退。”
“得福了。”他边点头边说。

义工

有次晚上买面包,刚从商店出来,就听见喊“棉袜棉袜五元三双”我一看是个摆地摊的三十出头小伙。
“三退知道吗?”
“我不在党不在团。”
“你红领巾戴过吗?”
“那个也算?”
“你们有个误区,这三种是一样的。法轮大法洪传八十个国家和地区,并翻译成三十多种语言出版,全世界没有反对的,共产党破坏佛法遭天报,你就是它组织的一员。”
“你是法轮功义工!”
“是。”
“我姓胡,叫胡明。”

活传媒

我住在城市闹区,一年四季都有周边郊区开车来卖东西的。农民善良、直白、凑人场,劝三退特别容易(见上例二),就这样三斤买桃退了,两斤樱桃退了,两个西瓜退了,两串葡萄退了,两斤绿豆退了,两斤小米退了,十斤大米退了,十斤苹果退了,两棵白菜退了。而且一退就是俩口子,回去还是个活传媒。这其中印象最深的是一个35岁左右中年男子。他说:
“你们的资料我看过,炼法轮功的都很有学问。”
“孔子讲‘仁义礼智信’,你名字中间加上个‘智’字,退了以后既平安又聪明。”
“哎呀!这可了不得了!炼法轮功的还代给起名呢!”高兴的他了不的。

顺便

冬天到了,卖烤地瓜的特别多,我基本上是隔天买一个。一冬下来也劝退了几十人。

警示

下大雪的那天,我吃了早饭骑上车子就出去了,刚上马路不一会儿,就看见一个环保工人扫雪。

“大姐你好,听说你们开会让看到法轮功资料交上去。不能交,如果见到拿回家看看或放到车筐里。交了就是参与了迫害大法。你看看资料上写的迫害大法的都得癌症和出车祸猝死了。”这位大姐退了,还要了护身符,并说:“我回家也放到包里面。”

平安

有次从超市出来,一个三十岁出头男子手里拿着一大包东西就站在车子旁边冲着我笑,我问,
“拿的什么?”
“资料,我是保险公司的,在等车。”
“正好请教个问题。平安和人寿相对那个好?”
“差不多。人寿入的多一些。”
“现在外保加入对国保也是个冲击。我有个亲戚,单位不行了想跑保险。好跑吧?”
“就是现在跑好的,一年也有赚一百万的”
“是吗,空间还是有,主要是看自己的能力。”
“对对。”
“你们干保险的消息灵通,没有不知道的事,三退退了吗?”
“我不是党,不是团。”
“红领巾你肯定戴过。”
“小学戴过。”
“那也得退。”
“退。”

购物

星期天下午去超市,刚進去不一会。就听见喊“普洱茶!快来选购。”我抬头一看,有一个近一米八的帅气英俊的年轻人。
“请教个问题。乌龙讲究洗茶倒空,普洱呢?”
“不用,留根闷泡。”
“是这样,你是团员吧?‘全球在世百大天才’法轮功创始人荣登华人榜首!在网上退留条后路。”
他用手指指左胸,我一看工作证有名字。

理性

有一次看车收费的是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年男子。临走,我说:
“是不是按辆拿工资?”
“是,平均下来还是五百元。”
“就是冷点,受点罪,不过对身体好。”
“就是。”他微笑点头。
“我舅舅家没有传达,经常接到小报,上面让三退保平安。”
“你是不是说的法轮功那一套?”
“咱可不能这么说,我在单位是团员,为了家和孩子也得留条后路。”这时有个执勤的瞪着眼,向这边走来。
“快走吧!这个事我知道了。”

环保工,看车工和保安只要是遇见,有合适的机会我都给他们讲真相,退不退最起码以后不敢举报大法弟子。

随机应变

去年冬天,我住的附近拓宽马路。傍晚刚走过去不久,迎面过来个四十左右中年男子一边走一边左右看。
“这路是你承包的?你是包工头?”
“是。”
“现在不让拖欠农工工资,工程完了,能挣不少钱。”
“还可以。”
“三退保平安知道吗?”
“听说了。”我仔细给他讲了讲,刚笑刚点头,但不同意退。

施工,一般是两个一起,三个一起。白天买菜路过,晚上有时也去,每次退两个就走,越退越顺。到后来,“红领巾戴过吗?”对方接着告诉名字。就这样路也修完了,该退的也退了。有一个给全家五口办了三退,总共退了几十人,碰上工头,他装没看见,我也装不认识(民工吃住在一起)。

第一次劝退是二零零五年,花七十元买棉加莱卡内衣,是个小姑娘,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一开始她说:“你说的我听不懂也不明白”。同意了又说,“不行,我妈妈信基督教回家不愿意。”最后总算是愿意了,从那以后自己有了信心。

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讲,现在救一个人多难,苦口婆心(不是原话)。深深的体会到,表面上是我做真正的是师父在做。自己的亲朋好友总是有限,如果不走出来,师父怎么把有缘人带到身边,怎么建立自己的威德。不能让师父再着急了,恨铁不成钢。助师正法,兑现我们的史前大愿!

不妥之处,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