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跃君:神韵是重建中国传统文化的奠基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三日】旅德华人学者、现任“欧华导报”总编辑钱跃君博士观看了神韵巡回艺术团在法兰克福的首场演出后表示,神韵以艺术重建中华道德体系,是重建中国传统文化的奠基石。


旅德华人学者、现任“欧华导报”总编辑的钱跃君博士

以下是钱跃君观看神韵演出后,接受采访的录音整理:

传播传统文化 本身就是对社会道德的重建

中国五千年的历史建立了整个中国文化体系。换句话说,建立中华文化的过程也是造就中华传统社会道德体系的过程。而传统的社会道德是维系我们中华民族五千年发展的基石。

中国的传统社会道德发展到今天本应该已经进入了非常成熟的阶段,可惜共产恶党建政五十年之后,中国传统文化被系统的破坏掉了,更严重的是它们破坏的不仅仅是文化本身,而是文化背后的社会道德。社会道德被破坏之后,这就不是一天两天能够重新建立起来的。

正因为这样的情况,传播传统文化,本身就是对社会道德的重建。中国社会中的贪污腐败也好,刑事犯罪也好,这些乱象和社会整体传统道德被破坏密切相关,现在整个社会的道德在全面沦落。

中国儒家讲“仁、义、礼、智、信”,仁是第一位的。佛家讲慈悲,讲善,在这个前提下,人们会想到行善积德,每个人心里都有个神在那里,心里想着自己的将来,想着自己的子女,希望能够给他们留下福音。今天很多中国人什么都不相信了,做了坏事,只要没人看到就无所畏惧。

建立道德价值观,不能是说教性的去建立。你比如说,孔子建立儒家学说,是从《诗经》开始的,首先谈谈民风怎么回事,通过文化建立整个社会道德,所以这样建立的道德观才是有生命的道德观。

佛教文化也是一样,历史上流传着许多佛家故事,比如说:割肉喂鹰,舍身饲虎等许多耳熟能详的故事,都是通过佛教故事的流传,给人传递这样一种理念,一种内涵,就是说:佛家对鸽子、对老虎都如此慈悲,何况对人呢?所以我认为神韵的演出就是以艺术的形势去演绎、诠释道德价值,从而重建中华文化的传统道德价值体系。

神韵是对中华传统文化的重新启蒙

我们这一代中国人,几乎从一出生开始,就没有受到任何系统的传统文化的教育。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国传统文化从我们这代就断层了。我们这代人如何把传统文化重新建立起来?我们的下一代如何以看到真正意义上中国传统文化?并不是一个遥远的命题,从这个意义来说,神韵演出起到了文化重建的作用。

同时,神韵演出也能够帮助西方朋友了解中国文化。今天的世界是一个全球化的世界,全球化的世界首先需要大家互相了解。不得不承认,很多西方人对中国文化并不了解,如果不了解我们中国人的文化,就无法了解我们中国人,这样就会影响到文化、经济、政治交流各个方面。所以说,神韵的演出在向西方社会传播中华传统文化方面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对中国社会来讲,神韵则可以讲是说对中华传统文化的重新启蒙。某种意义上讲,神韵是重建中国传统文化的奠基石,既能影响到我们的周围,也能影响到国内。我真心希望神韵的演出可以给中国文艺界树立一个榜样,给他们看看中国文化是可以重新复兴的,更是有待开辟的领域。希望全国的文艺工作者能在这方面有所作为。所以我说,神韵同时也对中国文艺的重新发展起到了奠基作用。

晚会选择的主线相当好

我认为晚会的总体结构相当好。神韵晚会是以中国的传统文化为基点,具体的说是从佛家文化的角度来传播中国文化。我个人认为,佛家文化确实是中国文化的基础。名义上讲,儒道释在中国文化中占主体地位,不过在民间,佛家文化是第一位的。从这点上来讲,晚会选择的主线相当好。

另外,传统的儒家和佛家思想毕竟是在传统社会的基础上传播开来的。而今天,整个社会环境都已经改变了。因此,有个衔接工作,也就是,如何让传统文化适应今天的社会现实。很多当年辉煌的传统文化因为不适应今天的现代社会,已经死去了,但是其文化内涵还在,仍然适应于今天。我们面临的问题是如何去诠释这些思想。神韵给了我们一个非常好的思路。你比如那个《善念结佛缘》的节目:在佛的引导下,那两个小混混改变了人生。这个节目,就把传统思想和今天的社会结合起来了。

从演艺技巧上来说,我觉得那些舞蹈,尤其是少数民族舞蹈,跳的相当漂亮,非常丰富多彩。中华民族尤其汉族来讲,比较羞涩,没有用舞蹈表达感情感情的习惯。而少数民族则能歌善舞,另外中国的少数民族在西方社会有相当大的影响。提起西藏,我看民间没有人不知道西藏问题的,而神韵恰恰让西方人通过舞蹈来了解西藏文化。

看到神韵乐队 感到非常激动

看到神韵乐队,我感到非常惊奇,也感到非常激动,因为这么多年来,我再也没看到过海外华人有这样的能力,能组织这么大规模的乐队。因为我本人就搞过两场纪念六四的“白玫瑰”乐会。由于经济原因我们没有使用乐队,使用配乐也就是放录音的方法,现场效果那可以用“天上地下”这个词来形容。乐队现场表演,给人感觉整个大厅里都传扬着音乐的旋律,而配乐只能靠几个喇叭,效果实在无法相提并论。

今天看到神韵这么大规模的乐队现场表演,感觉艺术层次真的是不一样。德国是音乐的故乡。一个艺术团能从音乐故乡开创出一条路来,必须有相当的层次。无论是在艺术性上,还是在思想性上,必须让德国社会感觉到,这批中国人确实是有水平的,而不是像搞新年联欢似的,跳跳秧歌舞就完了。从这点来讲,神韵的乐队层次相当高。

钱跃君的背景资料

钱跃君博士是旅德工程师。一九八九年,当“六四”的枪声在中国天安门响起,大批海外华人走上了街头;走在最前面的人群中有一个血气方刚的华人学者,就是钱跃君。“六四”之后德国成立了独立于中国大使馆之外的全德学生学者联合会,钱跃君曾连续担任两届主席。为了纪念六四周年和十周年,他作曲并组织举办过两场“白玫瑰”音乐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