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市赵天秀被劫持迫害经过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山东潍坊市法轮功学员赵天秀2006年8月15日晚被恶警从家中绑架到潍坊看守所非法关押,随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遭受了非人的迫害,直到二零零八年元月才放回家。

2006年8月15日晚九点,赵天秀吃过饭在看电视,突然来了十几个警察,有派出所的、有“610”,还有其他的,他们是爬墙而入的,也没叫门、也没经过允许就闯进了屋,一进门就问:这是不是某某的家,赵天秀答:我就是。有几个警察立刻拿出手铐把她反背铐起来,其他恶警象土匪一般,把屋里、院内、厨房里抄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出什么。

这时,有几个人在屋外嘀咕了几句,然后拿出一张白纸,上面一个字也没有,就逼迫赵天秀丈夫按手印,不按,他们就拿出手铐威胁说:你不按手印,连你一块带走。并逼迫赵天秀丈夫骂大法师父。在邪党人员们的恐吓面前,其丈夫违心的骂了大法师父,并按了手印。紧跟着,邪党人员们把赵天秀连推带拥装进了面包车后箱内,劫持到潍坊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

在潍坊看守所,赵天秀吃的是不熟的馒头,连热水也不让喝。夏天很热,十五六个人挤在一个炕上,一天给一壶水喝,早晚吃的咸菜是带缨子的那种,中午的菜是没削皮的老冬瓜,带着种子加上水煮的所谓的炒菜,连点油也没有。这种非人的生活熬了二十八天,赵天秀体重轻了八九斤、视力迷糊。

一天恶警让她收行李,赵天秀问上哪,恶警说:让你回家。结果一出铁门,一个40多岁的男子与派出所的一个恶警强行给赵天秀戴上铐子,推上了警车。赵天秀问:你们不是让我回家吗?为什么又给我戴上手铐?中共邪党人员们说:这就是让你回家,随即把她拉进山里。赵天秀问:难道劳教我吗?他们丧心病狂的说:你知道了还问啥。

就这样,赵天秀被拉到淄博王村劳教所的大铁门外,下车进所办手续时,才看见那个她丈夫按了手印的白纸变成了满满黑字,外加公安局公章的一张假证明纸。赵天秀要看写的什么,邪党人员们不让看,赵天秀说:纸上的东西是他们自己编造的写的,什么都没经过我本人过目,手印是强制我家人按的。

赵天秀被推进了劳教所(一年半)。一进所就象进阎王殿一般到处是穿着黑皮的恶警,第三层门就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使人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刚进去,就让换上狱服,安排进了一间不见太阳的小屋里,并指示两个邪悟者看押。两个邪悟者问赵天秀:为什么炼法轮功?赵天秀说:法轮功能治百病,教人做好人。他们声称政府不让炼了,你和政府对着干,并指使坏人打赵天秀,毒打了一通后又问:你还炼不炼。赵天秀的右下牙被打掉了两颗,满嘴是血,他们还不让吐,这时血顺着嘴角流,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将血喷了一地。

赵天秀在非人般的折磨中多次休克过去。经过医生检查,心脏跳的快,血压很高。虽然没再打,这时恶徒们又耍了一招,白天、黑夜三班车轮站不让她睡觉,熬了数夜,困倦的不知道东西南北,走路头重脚轻随时都有摔倒的感觉。在凳子上坐不住,朝这一歪,一巴掌;朝那一歪又一巴掌。吃馒头不知嘴在哪,还被恶警吴秀丽把馒头打在地上,并说:不用吃饭了,永远不吃才好呢!给政府省下点。

就这样,赵天秀被还逼迫干奴役活。由于邪恶残酷的迫害,好多人都出现上了腰椎盘突出、肩周炎、颈椎病、手指关节炎等。邪党人员们对劳教者百般虐待,当机器人使用不管死活。

二零零八年元月十日,赵天秀本应到期回家,可又被潍坊恶警从淄博王村劳教所带到潍坊看守所,又非法拘留了十八天才放回家。

我们正告那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山东省王村劳教所的恶人,不管你们是直接主动参与迫害,还是被其他人指使的,都将受到历史和法律的追究和清算,也必遭恶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们只有立即停止迫害,退出中共邪党,才会有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