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口办奥运 中共加紧迫害法轮功(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七日】(明慧记者黎鸣综合报道)自二零零一年国际奥委会把二零零八奥运举办权交给中共以来,尽管全世界都在以极大的耐心等待中共兑现其申办奥运时对改善人权的承诺。但是整整七年过去了,中共除了继续耍弄外松内紧、严密封锁人权迫害的真相、欺骗国际社会外,没有任何改善人权的迹象;相反,中共一直在利用全世界的耐心等待,借零八北京奥运的名义,加剧对中国人民思想、言论、信仰、甚至基本生存权的迫害。难以计数的中国老百姓被非法抓捕、关押、被迫失去家园、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其中尤以对法轮大法修炼人的迫害最为惨烈。近来更出现了众多非法搜查、诱骗、抄家、甚至绑架法轮功学员案件,迫害情势加剧,北京奥运正沦为地地道道的血腥奥运。

中共三年前开始不断借奥运施加迫害

早在二零零五年,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刘京就受命在北京奥运开幕前消灭法轮功,并向全国公安部门下达指令,要求落实这一行动计划。零七年三月,中共前公安部长周永康,再次向全国下达了新一轮严厉打压法轮功的命令,紧接着大陆许多地区连续发生大规模抓捕绑架,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性事件。他们中有的被非法关押或非法判刑,有的失踪,有的已被迫害致死;大量被非法关押在中共劳教所、监狱等迫害场所的法轮功学员也因新一轮严厉打压命令,受到加剧迫害。中共警察在绑架法轮功学员时公开叫嚷:上边有令,奥运之前要杀一批。

近零八年奥运 北京一片恐怖

据大陆消息,随着零八年奥运临近,现在北京市笼罩在一片恐怖之中,天安门广场,甚至各主要路口已经开始对行人搜包;出北京的高速上警察拦截车辆,进行搜查;进北京的火车除了车票外还要出示进京证。值得注意的是,以往中共两会期间都是提前一周或一个月才这样做,但这次为了奥运,提前八个月就开始了。 就在零八年元月二十四日,北京朝阳区、崇文区、顺义区等都发生中共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的工作单位、家中绑架、抄家。零八年元月二十五日,北京市大街遍地警察,拦截过往车辆,要求车里人全下来出示证件。这是历来少有的事。另据透露,中共对迫害的经费投入也在增加。

据明慧网资料不完全统计,零七年十二月份,北京数十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零八年一月份也有多人被绑架;仅一月二十三到二十五日就抓了二十多人,甚至有些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及同事都受到牵连,被抓、被关。一些知情人反映自己认识的人里陆续有多人被抓,实际被绑架的人数远远不止这些。

据内部消息透露,这几次抓人不问青红皂白,抓进去就遭到毒打。很多人没有任何理由,直接从家里单位里带走或者骗走,然后就非法劳教八个月(正好是奥运结束的时候)。因为劳教所已经满了,现在北京一些劳教所在向外地转移被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据悉这是中共所谓奥运前的“严打”行动。

外松内紧 各地迫害案例增加

1、大庆警察近期绑架法轮功学员数十人

大庆恶警在二零零七年一年中又虐杀了七名法轮功学员。他们是:张洪权、周述海、姜湃、刘生、马冰、张宝英、倪文奎;还制造了数十起绑架法轮功修炼者的恐怖案。恶警还无辜绑架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五日上午大庆市公安局东安分局的恶警绑架法轮功学员陆桂兰同时,还野蛮的绑架了她未修炼的儿子燕骄辉。


姜湃

姜湃,三十岁,未婚,大学文化,原黑龙江省大庆石油化工总厂热电厂职工。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上午九时左右,姜湃在单位门口被等在那里的卧里屯分局的恶警绑架,后被关押在大庆市看守所。期间,姜湃被迫害的呕吐、昏迷,咳嗽、咳血不止,人消瘦得很厉害,无力行走,曾被送进医院抢救十多天。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零点至一点之间,姜湃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岁,去世时双脚还戴着五公斤的脚镣。


原本健康的刘生


遭受迫害后的刘生

刘生,女,五十三岁,大庆石油管理局供水公司退休职工。她一直坚信“真善忍”做好人,遭邪党恶警多次绑架、非法关押,并被拆散家庭。二零零七年九月,刘生被大庆恶警虐杀,死时骨瘦如柴,体重仅六十斤左右。

2、马三家拉来死人床 迫害法轮功学员

曾将十几位女法轮功学员投入男牢的辽宁省沈阳市马三家劳教所,在中共以奥运为名的迫害中摧残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一日,马三家劳教所一王姓所长亲自坐镇指挥,拉来死人床,逼迫几乎全部“包夹”法轮功学员的犯人,迫害在男一所集体绝食抗议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据目击者称,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的四名法轮功学员陈开渠、刘庆、高玉苓、韩锡敏遭到毒打,人都被打的变形;法轮功学员郑海涛(关押在三大队),法轮功学员陈妍(关押在一大队)被绑在死人床上,四肢被从四角抻开,口中被卡入嚼子,合不上嘴,说不出话,进行野蛮灌食。

据明慧网报导,被中共恶警零七年九月从北京团河调遣处转送到马三家一所三大队的河北法轮功学员赵健,二零零八年二月十四日在食堂大厅高呼“法轮大法好”,要求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结果赵健连续两天遭恶警毒打。被非法关押在一、二、三大队的部份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迫害,声援赵健,要求严惩打人凶手。二月十八日,二大队恶警管教大队长潘洪洲亲自出手,殴打声援赵健的法轮功学员高玉苓。为抗议恶警进一步行恶,二月十八日,又有更多的法轮功学员开始绝食,同时被关押在二大队的法轮功学员全面拒绝非法奴工。加上自农历大年初一以来就开始绝食反迫害的其他法轮功学员,现在被关押在马三家一所的法轮功学员几乎全部绝食抗议。

目前,关押在六大队的法轮功学员冯国富已被送监管医院紧急抢救,情况危急。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黑龙江法轮功学员陈妍的母亲因承受不住巨大压力,心脏病发作,正在住院抢救。

马三家教养院下分男所和女所,各有所部,同时,教养院又有总的所部,男所又分为男一所、男二所和少教所,男一所非法关押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分别隔离在三个大队,目前都在绝食抗议;男二所也非法关押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冯国富一直在绝食反迫害;少教所关押三四名法轮功学员,女所非法关押人数最多。

3、迫害导致各地迫害致残、致死案频发

明慧网资料显示,中共以奥运名义实施的迫害手段恐怖而恶劣。法轮功学员在家中或在单位被绑架或失踪,然后下落不明。抓人的警察及责任人,拒绝告诉亲属被抓法轮功学员的关押场所、拒绝亲人见面,甚至互相推诿、矢口否认抓人事实。四川新津,广西容县等地都有知情人士透露,法轮功学员遭遇绑架时被用头套蒙着头。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恶性事件不断发生。仅在二零零七年一年里,经核实被迫害致死的人数就有一百二十三人;而零八年元月证实又有八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 安徽吴九平被殴打致重伤后被从四楼抛下

吴九平,男,三十岁左右,安徽省天长市人,毕业于蚌埠卫校,生前在天长市人民医院检验科工作。吴九平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因坚持修炼于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二年。

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下午四点多钟,由天长市人民医院保卫科长夏文史和天长市公安局国保股股长(天长市“六一零”组织头子)崇斯槽和其余两名警察共四人,闯入吴九平准备结婚用的四楼居住处,其间过程不详。后来吴九平从四楼坠落,一楼住户听见响声,以为是楼上重物坠落,一看是个人,遂大呼救人。这时目击者看见四名警察从楼道里出来,对在地上尚在动弹的吴九平置之不理,匆匆离开现场。不知是谁叫来了救护车,救护车上只下来了一个人,将吴九平搬上车,送到天长市人民医院。不一会儿,来了十几名警察,将吴九平的住处封锁。吴九平未婚女友、同一医院的护士及家人均被警方监控。

当晚,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晚上八点多,吴九平离开人世。

目击者说,吴九平坠落地后还能动,当时身穿医院的白大褂,白大褂上很多血迹。据知情者说,送到医院后吴九平迷迷糊糊还能讲话;左脸青肿得很厉害,推断是打伤,左眼已被打瞎,整个后背青紫,臀部以下两腿全是青紫的;左骨盆粉碎性骨折,左腿断了。当晚医院也被警方封锁。事后,警方对外统一口径说吴九平畏罪跳楼。这是中共把法轮功学员整死后的一贯说辞,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

但据进一步的情况调查表明:吴九平是被警察殴打至重伤后,为掩盖罪行将其从四楼抛下。

* 重庆退休教师雷正夏被踢断两根肋骨导致胃肠急性穿孔

重庆市小龙坎高级职业中学退休教师、法轮功学员雷正夏,六十二岁,于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四日下午两点,在重庆市凤鸣山家里遭到重庆市沙坪坝区六一零办公室头目、沙区国保支队长李红为首的邪徒拳打脚踢、绑架,当晚强行解送沙区白鹤岭看守所关押。一月二十七日上午,雷正夏因左背肋骨被踢断两根导致胃肠急性穿孔、其它脏器多处损伤,出现休克,到重庆市肿瘤医院抢救。

行动起来 立刻制止迫害

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自一九九二年五月由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社会上公开传出后,短短七年里就有上亿人在遵循“真、善、忍”的修炼中获得了身心健康和道德归正,给国家和社会带来的巨大益处;当时的人大委员长乔石等老干部在对法轮功修炼团体进行了调查之后得出的结论是: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如今法轮功已经传播至全世界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人们都可以自由学炼法轮功。法轮功获得世界各国政府和民间机构的褒奖、支持议案和支持信函近三千份。

九年前,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出于个人私利和变态的妒嫉心理,不顾法轮功福益人民、社会和国家的事实,竟以法轮功人数超过中共党员人数这种极其荒谬的理由,违宪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人的全面迫害,导致数以千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失业、失学、流离失所、家破人亡;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残、致死、甚至被活摘器官牟利焚尸灭迹;累累血债遍布华夏大地三十一个省、市、自治区。

这场持续九年的邪恶迫害已经远远超出对法轮功修炼团体的迫害。中共用谎言和经济利益欺骗、诱惑国际社会,用造谣、诽谤和利益威胁把国人也绑在其迫害机器上直接间接的参与迫害。中共竭尽一切邪恶手段摧残人性,摧毁着人类的道德良知。因此制止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就是制止中共邪党对全人类的迫害。

以史为镜 抵制血腥奥运

历史已经给人类留下了惨痛的教训,一九三六年柏林奥运,希特勒动用了一切邪恶手段迫害犹太人,使柏林奥运沦为血腥奥运。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国际社会曾共同发出“永不重蹈覆辙”(Never Again)的誓言。

中共对法轮功修炼人的系统的,灭绝性迫害现在已经进入了第九个年头。中共比起纳粹希特勒,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焚尸灭迹。但是自二零零一年国际奥委会将二零零八奥运举办权交给中共以来,全世界对中共信誓旦旦的改善人权的承諾耐心等待,却被中共利用,并赢得时间杀害着更多的无辜。整整七年过去了,多少个生命被杀戮,多少个家庭被迫害的支离破碎……

这是中共在全面公开的挑战全世界人的道德和良知。让我们牢记“永不重蹈覆辙”的誓言,不再给人类留下新的耻辱,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摆正自己良心的位置,为自己赢得一个美好的未来。历史上圣人,先知们留下的警示和预言,都告诉过人有关最后的大审判。善恶分明,未来迥异,天理在衡量和摆放着每一个生命。